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宋天悅裝作沒感覺到有隻手指正輕撫著他的臉。

  以為他仍睡著,那隻指頭輕點過他的臉頰,嘴角,然後是下眼眶,還特別溫柔地用指腹中最柔軟富彈性的部位輕輕撫過他的眼袋和眼角,像是要把那因歲月而生的細紋輕柔地撫平般,微微用了些力道、卻又不覺得有壓迫感或討厭。

  撫摸一陣一陣的持續了許久,宋天悅扯了扯嘴角,終於忍不住睜開了眼。

  「三更半夜不睡覺在搞什麼?」

  突然張開的雙眼嚇到了盧振宇,昏黃矇矓的夜燈下只見他整個人停格了,愣愣地望著身邊的男人沒答話。

  「乖乖睡覺,別亂動。」也沒等他回話,宋天悅便伸手蓋住了盧振宇的眼,強迫這個擾人清夢的大男孩閉眼睡覺不要吵。

  兩人再度交往後已經過了幾個月了,宋天悅並不急於回復到之前那樣親密的關係,一方面是因為他公事繁忙、而盧振宇的下班時間又偏晚,前陣子兩人見面的頻率一周大概只有兩次。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隔了幾年不見,盧振宇的性格有些變了,不像是他記憶中的模樣,他需要一點時間再重新認識這個大男孩。

  也許是當初切斷所有聯繫方式這點太激烈了,在復合後盧振宇總是很在意他的一舉一動,任何一個小動作都能牽引這個大男孩的情緒……宋天悅想,他們還需要一點時間磨合、適應彼此的步調吧?

  但盧振宇卻很心急,他不想要兩人之間如此的生疏,在他看來宋天悅也有些改變,變得對人若即若離、不再是以前那副溫潤親和的模樣。

  他好想知道這幾年間宋天悅身邊發生的所有事情、想快速的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所以總是會找時間約宋天悅出去吃飯、散步,甚至想辦法要宋天悅帶他回新家。

  拗不過盧振宇,宋天悅沒多久便帶他回新的住處了──盧振宇這才發現宋天悅現在的住處離他工作的餐廳只有一點路程,但當時他告訴宋天悅餐廳的地點時,對方什麼也沒說、也不曾去找過他,可見那時宋天悅是真的沒想要與他有更多接觸。

  一意識到這點,雖然那已是過去的事了,但盧振宇仍然很介意,進了宋天悅的屋子後除了拚命地想取悅這個男人之外,在男人該休息睡覺準備送客的時間到了時也很識相的離去,只是在離開前小心翼翼地問:「我下次可以在這裡過夜嗎?」

  ……可以,被那雙桃花眼可憐兮兮地望著,什麼都可以!

  默默點頭後,宋天悅看著盧振宇眉開眼笑、好看得讓人暈眩的臉時,除了心跳加快外,也覺得胸口陣陣疼痛。

  在一起後,從此過的就是幸福快樂的日子嗎?

  不,他們要調適的地方還很多。

  這幾個月以來,盧振宇雖然積極又黏人,卻過於小心翼翼,對宋天悅說話時總是很斟酌用詞、不太敢用任性的口吻。拿過夜這件事來說好了,要是幾年前的盧振宇,大概不管有沒有帶換洗衣物和牙刷之類的物品,一定直接說出「我要在這裡睡」之類的話,如今卻怕惹男人反感而謹慎地詢問「下次」了……

  宋天悅想,到底是當初自己一次爆發把盧振宇嚇得太慘,還是這個大男孩在這幾年內真的變了?

  他不知道,也不可能直接問盧振宇,他只能像過去一樣的疼愛這個大男孩,知道盧振宇渴望增加與他相處的時間,兩人約會時便總順著大男孩的要求讓他常常在他的床上過夜。

  可就算是以前交往時,他們也鮮少一起共眠到天亮,通常都是深夜時宋天悅開車將盧振宇送回家,然後再趴回自己的床上睡覺。與盧振宇分手後,宋天悅也從沒和交往的人一起入睡過。

  察覺到宋天悅不想在復合後這麼快就發展到像以前那樣每次見面常是上床激烈做愛的關係,盧振宇在躺上床後對宋天悅做的事真的僅只於親吻與摟著睡覺而已,乖巧到讓宋天悅也訝異的地步。

  但也許是還不太習慣身邊有人睡著,原本就淺眠的宋天悅更是睡得不安穩。

  時序已進入了深秋,這氣溫正適合兩人互相依偎著。明明身邊躺的是喜歡著他、而他也喜歡的人,明明就可以放鬆感受著對方的體溫,但……身體就是還不習慣。

  於是即便是睡夢中,宋天悅其實也能感覺到盧振宇常常趁他睡著時輕撫他的臉。

  那力道很溫柔、很細微,如果熟睡的話根本就不會察覺,只是盧振宇不知道宋天悅向來很淺眠,那些舉動他都一清二楚。

  「對不起,吵醒你了。」

  「我是問你半夜不睡覺在搞什麼,又沒罵你。」

  些微的鼻音聽得出宋天悅剛從睡夢中醒來,那種鬆軟微沉的嗓音聽來好舒服,讓盧振宇突然覺得好燥熱。

  從下腹竄起的熱流逼得他深吸了一口氣,連宋天悅剛才說什麼都忘了,於是便沒有接話的呆呆沉默著。

  「你啊……平常摸不夠?」他不答話,宋天悅只好再自己接著說了一句。

  昏暗再加上近視,宋天悅其實看不清盧振宇臉上的表情,只能伸出手也用指腹輕輕撫著盧振宇的眼皮,然後感受到他的眼珠快速轉動,似乎是有些無措、不知該怎麼答話。宋天悅笑了,摸夠了便放開手,讓盧振宇能睜眼看他。

  盧振宇聽得出來,那句話其實並非調侃。昏黃的夜燈下,他看見宋天悅嘴角微微勾起,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模樣──盧振宇最喜歡看男人對他露出這種表情了,那種極度寵溺他的溫柔神情,每每見了總覺得心要融化了,讓他只想一直巴著這個男人不放。

  「我只是……想確定一下……」

  「確定什麼?我比以前更老了?」

  「你才沒有!」對於某個關鍵字,盧振宇現在比宋天悅更敏感。先是激動反駁後,他才吞吞吐吐地說:「我、我是想……想確定我真的又和你在一起了。」

  宋天悅微笑不語。他大概猜想得到這個大男孩的答案,真可愛,卻又叫人心疼。他伸手又摸了摸盧振宇的臉,用行動讓盧振宇明白,他們的確又在一起了沒錯。

  實在忍不住體內那股不斷竄升的燥熱,盧振宇衝動地湊向宋天悅,在他嘴唇上輕輕碰觸了一下。男人只是微瞇著眼,看不清楚是喜歡還是睏了,盧振宇便更大膽地張嘴含著男人薄薄的下唇輕輕吸吮著,雙唇在輕合微噘間細微地挑逗著男人的嘴唇。

  宋天悅不自覺的張了嘴,盧振宇便將舌尖探入,舔著他的嘴唇,牙齒,然後是他的舌尖,輕輕的,一點一點溫柔舔舐著男人溫暖的口腔。宋天悅覺得有股熱氣沿著脊椎流竄而上,讓他更衝動地伸手擁著盧振宇,主動加深了兩人的接觸。

  原本柔軟的親吻產生了慾望,與盧振宇的舌頭相抵吸吮、舔咬著他豐潤的嘴唇時,宋天悅更是覺得全身發熱,滿腦子只想扒光這個大男孩身上的睡衣。

  直到感受到自己的手不知何時真抓著盧振宇的上衣想扯掉時,宋天悅趕緊鬆了手、喘著氣撇開頭結束與盧振宇的激烈熱吻。

  「停……明天我還要上班……」

  這句話讓仍想撫摸男人的盧振宇停下了手,有些痛苦的深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壓下被男人挑起的慾望。

  他是說明天還要上班,而不是他不喜歡所以不要──盧振宇在吸氣吐氣間這麼說服自己,便覺得好過多了。和男人重逢後,他深呼吸的次數愈來愈多,肺活量大概也有增強吧?

  「嗯……睡覺、睡覺,我乖乖的,晚安。」

  盧振宇摸上男人的手親了一下後拉到自己胸前握著,彷彿這樣才睡得著似的。兩個人的手貼合交疊,已閉上眼的他用大姆指輕輕摩娑男人的虎口,看來很乖的,像是撒嬌般的姿態微微弓著背、側身面對男人而睡。

  這種孩子氣的模樣讓宋天悅忍不住勾起嘴角,憐愛與慾望同時在心底滋生。真想再親吻他……

  當然不行,這樣下去鐵定是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然後累得白天無法工作。身旁這個大男孩有多麼精力充沛又磨人,他以前可是領教過的。

  宋天悅忍不住苦笑。果然,體力和盧振宇相比之下真的有差,他畢竟不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哪。也許復合之後他一直推拖著不想讓盧振宇做到比親吻更多的地步,有部份原因是不想在年輕力壯的大男孩面前裸露出自己的身體吧?

  宋天悅知道自己的體格並不差,結實均勻,但要跟盧振宇相提並論就……別說了。

  閉著眼胡思亂想了許多奇怪的問題,宋天悅在迷迷糊間無意識地湊向身邊的大男孩,盧振宇便伸手將他摟進懷裡、讓宋天悅的頭埋在他的頸窩間睡著。

  動作這麼快,原來還沒睡著啊……

  快要再度墜入夢鄉前,宋天悅腦中躍過這個想法。

  然後,他聽到盧振宇輕嘆了一聲,似乎很滿足的感覺,低聲在他耳邊說:「小月亮好好睡。」

  小月亮……這個讓他彆扭的暱稱,好久沒聽到了。復合後,盧振宇總順他的意叫他天悅,原來,大男孩自己私下還是叫他小月亮。

  有不同的人為他取過不同的暱稱,但小月亮這麼怪異的還真是前所未有。他一直很不解,為什麼盧振宇會叫一個大了他十幾歲的男人「小月亮」?

  因為已經有人親暱地叫他天悅、小天、阿悅……所以沒人懂得的、最特異的「小月亮」,才是大男孩能獨佔享有的嗎?

  真是可愛的想法……

  享受著摟著他的體溫,宋天悅彎揚了嘴角,呼吸逐漸平穩綿長的墜入夢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