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宋天悅看了看錶,距離上次看錶的時間已經超過十分鐘了,他無聊地坐在車內用手指輕敲方向盤,繼續等人。

  車內音響流洩出廣播主持人輕快的說話語調,很活潑,但並非宋天悅習慣聽的頻道。他再次轉頭看向一旁的KTV大廳,等的人還是沒出來,也許和朋友道別時聊到捨不得離開吧?他有些猶豫著是否要下車去看看?

  伸手將廣播頻道調到自己喜歡的音樂台,然後聽到了有人輕敲副駕駛座車窗的聲音。宋天悅並未立刻降下車窗,從車窗望出去所見的衣物他沒印象,絕對不是這次聚會的友人,他稍稍壓低頭想看清那個陌生人,隨即便被也低下頭、張大眼看著車內的那人嚇到了。

  是盧振宇!

  車窗外的盧振宇瞧不清被暗色隔熱紙保護的車內,才彎下腰沒幾秒便又直起身走到車子正前方,宋天悅清楚看到他的表情非常的……驚喜又焦急。而且他看來似乎很喘,大概是從遠處看見便急忙衝過來的吧?

  見到這個大男孩做出拜託他把車窗降下的手勢,宋天悅一瞬間非常想直接把車子開走。他真沒料到會再見到這個人……

  快要有三年沒見了吧?大男孩的外型有些改變了,原本稍長的頭髮剪得很短,但仍是好看得讓人移開眼時心跳會不由自主的加快。

  宋天悅嘆了口氣,深呼吸後才慢慢伸手降下了副駕駛座的車窗,對著車窗外的人刻意淡淡笑著說:「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這種態度果然讓盧振宇手足無措,他怯怯地指著車內問:「我、我可以上車嗎?」

  車內的男人笑了笑,說:「不太方便,我在等──」

  「天悅,你朋友嗎??」

  盧振宇楞了一秒,轉頭瞪著從身後走過來的男人,瞬間他便明白了──這次他運氣比較差,宋天悅已經有男友了。

  他楞楞地看著那個和宋天悅年紀相仿的男人,再看看表情有些僵硬的宋天悅,原本發熱的腦袋猶如被一桶冰水淋下,整個人瞬間呆若木雞。

  只見宋天悅對那男人笑笑地說:「以前認識的小朋友。上車吧,等你好久。」

  男人聞言挑了挑眉,知道宋天悅在暗示他快點滾上車,更加饒富興味地多看了盧振宇幾眼。盧振宇因此清醒了些,顧不得對方的舉止,他只緊張地盯著宋天悅,一片空白的腦袋卻不知該說什麼,只能有些結巴地說:「你……還氣我嗎?」

  沒料到盧振宇會這麼問,宋天悅楞了一下後立刻又扯開嘴角對他笑了笑,說:「都那麼久了,早該忘了。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再聯絡。」

  盧振宇正要追問他的手機號碼,宋天悅卻馬上道再見、不顧身邊的人才剛坐上車尚未繫好安全帶便直接開車離去了,一秒鐘都不願多停留。

  盧振宇只能吃驚地望著車子揚長而去。那個他曾經坐過的位子現在坐了別的男人,而且那個人上車前還刻意對他笑了笑,眼神明顯的很得意。

  直到車子影像縮成了小黑點消失在視線裡,他仍像雕像般在路旁呆呆站著。

  盧振宇知道路過的人都多看了他幾眼,但他無心去想那是因為他的長相或是恍神的行為而惹人注目了。他只知道宋天悅雖然是笑著的,但連和他多說幾句話都不願意。

  好不容易遇到了,他竟然這樣就讓他走了?當真是注定無緣了嗎?

  他們曾經那麼親密,如今他對宋天悅而言卻只是個說說表面話應對即可的路人了?盧振宇覺得胸口像是被挖空了一塊,好痛好失落……

 

    ◎

 

  而另一頭的宋天悅心情也不怎麼好,一路上開車都不說話。

  「怎麼了?見到舊情人心情差?」身旁的李子仁笑著調侃他。

  「沒有。」

  否認的這麼快,一定有。李子仁笑出了聲,故意說:「他看起來很年輕,沒想到你有交過年紀差這麼多的小帥哥。青春的肉體啊……如果哪天想玩點新鮮的,把他找來3P我也不介意。」

  「我介意。我不接受一對一以外的關係。」宋天悅的口氣變得更硬了。身邊這男人私底下也是口無遮攔,沒想到他總是喜歡上這種類型的。

  「開開玩笑嘛,別生氣。」李子仁拉拉宋天悅的手,迅速轉移話題:「你要載壽星去哪裡啊?」

  「找個沒人看到的地方,把你這個剛才high過頭又讓我等很久的壽星吃掉。」

  「哈哈,我好期待……」

 

    ◎

 

  與盧振宇不期而遇的事,宋天悅只想當作沒發生過,他現在已經有新男友,盧振宇對他來說已經是過去式了。

  如果當初分手分得不夠漂亮,舊情人就像債主一樣,能不想到、不遇到是最好,而新愛人則是未開發區域,值得好好探索──

  宋天悅其實並不太了解李子仁。他們交往還沒兩個月,一開始是李子仁在酒吧中搭訕他、但他有些興趣缺缺。

  李子仁的外型清俊,雖然只比宋天悅小了一歲,但注重保養的他看來比實際年齡年輕。他說話的神態充滿了自信,不過相對的也頗自視甚高,宋天悅對這類的人向來都是敬而遠之的,這種德性在自己家族裡看得已經夠多了。但也許是他們幾次閒聊都頗愉快,也許是宋天悅太寂寞了……總之,他們開始交往了。

  他們有些相像,學歷相仿,工作上都是帶了一些下屬的白領階級,個性一樣的謹慎所以都還沒去過對方家中、彼此也不曾主動說過自己的家庭背景……宋天悅只知道這些而已。

  所以當他正專心開車,而李子仁一直用難以解讀的眼神直盯著他瞧時,宋天悅實在是一頭霧水。

  「怎麼了?有事要跟我說?」

  「我昨晚遇到了上禮拜看到的那個小帥哥,你猜他看到我有什麼反應?」

  宋天悅聞言一楞,沒想到又聽到了盧振宇的事。隨即回過神淡淡笑說:「看來不是情敵相見分外眼紅而揍你一拳就是了,要我說真失望嗎?」

  「天悅,你真幽默。」李子仁扯開嘴角也笑了笑,說:「他跟我要你的電話。你和他分手後有換手機號碼?」

  宋天悅更是呆住了,好半晌都無法接話。

  「你……有給他嗎?」

  「我跟他說,只能給他我的手機號碼,哈哈!」一想到盧振宇那瞬間變得很臭的表情,李子仁哈哈大笑。

  「你給他你的號碼?」

  「是啊,猜猜他會不會打來吧?」

  宋天悅沉默了一下,淡淡地說:「別鬧了,他要真打來,你直接掛掉就好了。」

  「不想和他聯絡?」

  「沒什麼好聯絡的。」

  「好絕情。」李子仁笑著說道,話裡倒沒多少指控的成份。本來就是這樣,若沒什麼利益關係可言,分手後的確是沒什麼好聯絡的了。

  「你約我出來,不是要討論我很絕情的問題吧?」

  李子仁又是笑了笑,伸手撫上宋天悅的大腿,正欲挑逗時手機的鈴聲卻殺風景的響起了。

  「喔,有電話,來看看是不是那個小帥哥?」

  宋天悅抓著方向盤的手明顯一僵,李子仁雖然笑著,內心卻莫名覺得有些不快。他掏出手機將來電號碼唸了一遍,見宋天悅表情變得更怪,便明白了這的確是那個小帥哥打來的電話。

  「你還記得他的手機號碼?」

  「忘得差不多了。」

  李子仁輕輕推開宋天悅想阻止他的手,直接按下了通話鍵。「喂?小底迪?」

  「迪你媽。」電話那頭的盧振宇忍不住回了這麼一句。「上次就說了我叫盧振宇。」

  「你家教真差!」李子仁也不客氣的回嘴。

  一旁的宋天悅困惑地轉頭看了李子仁一眼,不明白盧振宇說了什麼以致於讓他直接批評家教差?

  情敵交手分外眼紅,才說沒幾句,李子仁連再見也沒講便直接結束了通話。

  「他的優點只有臉嗎?」

  宋天悅聞言楞了一下,突然覺得很不高興。雖然盧振宇曾讓他氣得做出分手的決定,但這個大男孩也並非只有臉蛋能教人稱讚,更何況李子仁這話裡的意思是指他找對象時只膚淺的以外表為主嗎?

  「怎麼了?」忍耐著想皺眉的衝動,宋天悅保持語氣平緩地問道。

  「算了,沒事。不好玩。他打來我不會再接了。」李子仁按著手機按鍵,將剛才的號碼設為拒接來電。

  「你該不會一開始就不打算給他吧?」

  「當然,只是好奇他會不會真的打來罷了。難道你希望我給他你的手機號碼?」

  宋天悅忍不住苦笑。「既然如此你又何必這樣鬧他?好好地跟他說話不是很好?」

  李子仁聞言盯著宋天悅瞧,直到宋天悅不太自在地問「怎麼了?」時,他才扯了扯嘴角笑著說:「他年紀跟你差這麼多,應該很聽你的話吧?你該不會就正好喜歡這種小底迪型的吧?不過我可不是那個小帥哥,不需要這麼循循善誘的跟我說話。」

  宋天悅又是一楞,無法理解為什麼李子仁會這麼說?但被盧振宇的話題這麼一攪弄,他整個約會的心情都沒有了。草草找了個理由讓李子仁下車,他便回家了。

  李子仁雖然不高興,卻也如他所願的指定個地點便下車離去。如果是盧振宇的話,大概會纏著宋天悅說什麼也不願錯過可以約會的機會,而宋天悅最終雖感無奈卻也會陪他荒唐一晚吧?

  李子仁的觀察沒錯,宋天悅對年紀比他小很多的年經人的確比較有耐心與包容力,至於對年紀相仿又差不多經歷的人,他的態度反倒比較嚴肅。以致於他們後來發生衝突時,宋天悅當下立刻決定和他分手。

 

    ◎

 

  宋天悅猶豫了幾天,最終拿起公司用的手機撥了盧振宇的手機號碼。

  他的號碼在當初隨著那個被換掉的門號SIM卡一起丟棄了,但宋天悅在三年後拿著手機時卻仍記得該怎麼撥號給他……

  面無表情地用大姆指按著按鍵,宋天悅要自己儘量不要胡思亂想,心跳卻莫名撲通撲通地加快了。

  但沒人接電話,一直響到系統轉到語音信箱了,盧振宇都沒有接起。

  搞什麼啊?連撥了兩通都沒接,宋天悅不禁有些不高興,還莫名賭氣的將手機塞進公事包裡。

  他會想撥給盧振宇的原因,絕大部份是因為心懷歉意。雖然盧振宇曾讓他很失望、又說了很難聽的話傷了他,但他當時不也同樣的用很尖銳的言語刺傷了這個大男孩嗎?宋天悅後來想想,覺得相比之下說不定他還比較過份一點。因為當時的爭吵他是拿盧振宇沒有親生父親疼愛他、和家人間淡薄的親情這點來故意刺傷盧振宇的。

  他很想好好的跟這個大男孩道歉,就當是個了結,然後從此各過各的吧……沒想到那個人卻沒接電話。

  直到他入睡後被模糊的鈴聲吵醒、迷迷糊糊地翻找半天後,才從公事包裡撈出早已安靜的手機。時間將近晚間十一點半,這時候是誰沒常識的還打電話來?宋天悅沒好氣地瞪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未接來電,果然是盧振宇回撥的。

  正想關機繼續睡時,手機又響了,宋天悅嚇了一跳,差點把手機摔出去。

  「喂?」被吵醒又受驚嚇,別怪他的口氣不好。

  「喂?我是盧振宇,請問哪裡找?」

  因為沒聽出那是宋天悅的聲音,所以盧振宇語氣很平和地問道,這反倒讓宋天悅有些驚訝。他不知道這個許久不見的大男孩在這幾年間,對陌生人說話的姿態和以前相比竟變得如此有禮……

  沉默了數秒,直到盧振宇有些不耐地又「喂」了一聲,他才緩緩地說:「我是宋天悅,好久不見。」

  電話那頭傳來好像什麼東西摔在地上的聲音,宋天悅感到錯愕的同時,也聽到盧振宇結結巴巴地說:「我、我沒想到是你、你你……」

  他忍不住笑了,睡眠中被吵醒的的笑聲聽來略顯低沉而誘人,更讓盧振宇的心跳瞬間飆升。

  「我、我我……」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什麼,盧振宇結巴地吐了幾個字後便沉默了。

  好半晌的時間,雙方都沒有說話。

  「你這、這是你的手機?」盧振宇怕再不出聲對方就要結束通話了,便又結巴地問。

  「公司的。」

  「……噢。」他明白了,宋天悅並不想和他有更多交集。沉默了幾秒,盧振宇又強打起精神和他閒聊:「你最近好嗎?」

  「還不錯,我換了更好的工作。」

  他和他分手、搬了家、換了新工作、交了新男友……還真是一片新氣象呢。盧振宇忍不住表情複雜地苦笑,並且慶幸還好電話那頭的宋天悅看不見。

  「嗯……我也退伍開始工作了,在餐廳裡當學徒,我才剛下班。」

  「剛下班?好辛苦。」

  宋天悅不冷不熱的回話,其實內心有些訝異。要是以前的盧振宇,一定會追問他的私人手機號碼,沒想到現在卻很識趣的只和他閒話家常?

  正猶豫著該怎麼開口道歉時,沒想到盧振宇卻先說了──「對不起。」

  「嗯?」

  「我……我常常會想到你。我現在當完兵出來工作了,覺得以前的自己好幼稚,我那時候不應該對你講那些話的,對不起……」

  宋天悅沉默了許久。盧振宇真的變了,他記憶中的大男孩不是個會乾脆道歉的人,就算知道自己做錯事,最多也只是默默地嘟著嘴,或被指正時順著別人給他的台階而下、避重就輕地更正自己講過的話而已。

  這幾年裡到底是誰改變了他?宋天悅突然覺得有些嫉妒。

  「振宇,都過去了。」宋天悅輕聲溫柔地說道:「而且我也要向你道歉,我那時候也說了很傷人的話不是嗎?對不起。」

  盧振宇突然覺得眼眶一陣發熱,「都過去了」這幾個字聽在耳裡讓他覺得好痛苦。宋天悅不計較那些,是因為他已經成為不重要的過去式了?

  一片苦澀湧上喉頭,他忍不住捂著嘴深深吸了一口氣。顧及還在通話中,要是因落淚而哽咽一定會讓對方發現,他只能故作開朗──

  「哎呀不要這麼說啦,你這樣我會更不好意思……」

  然後,他們沒有多聊什麼,盧振宇說了自己工作的餐廳位置,要宋天悅有空來坐坐,而宋天悅只是客套地說改天有空一定去捧場。明白這時應該是宋天悅該入睡的時間了,盧振宇很識相地沒有纏著他不肯掛斷電話,只是在最後小心翼翼地問了句:

  「那個……我偶爾可以打這個號碼來和你聊聊嗎?」

  「……嗯,可以啊。」

  宋天悅頓了一下後才回答,是因為他驚訝於盧振宇明明渴望和他保持聯絡,卻沒有追問他的私人手機號碼。而盧振宇則以為宋天悅並不太願意回答這問題所以才遲疑了。

  他認為自己給宋天悅困擾了,這種感覺真的好難過……盧振宇這時真的以為,他們就要這麼錯開、各自過著自己的生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