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廚房裡的工作是很消耗體力的,除了得在高溫的環境裡連站好幾個小時地忙碌之外,搬運、初步處理食材,刷洗廚房等也是輩份較低的廚師或學徒該做的事。

  當盧振宇洗完了後巷的水泥地板甚至清完排水溝後,即便是晚冬的天氣他也早已流了滿身大汗。

  一天辛苦的工作終於要結束,盧振宇長長地呼了口氣後慢慢直起身,覺得一直彎著搬貨及做清潔工作的腰實在快要斷掉了。稍微向前傾、緩慢地走進室內後,他看到原本該下班離開的前輩都還聚在後場聊天,還來不及開口就被取笑──

  「厚,肖連捏,哩安捏咩賽啦~」(年輕人,這樣不行啦~)

  「哩架咩賽(你才賣屎)咧,一斤多少?」

  盧振宇用酷似的諧音調侃回去,周圍同事都哈哈大笑。對他開口的是和他差不多時間進公司的劉志宏,人說穿了就是粗神經、不會計較,他才敢這樣回話。果然只見劉志宏笑罵「靠夭!」後立刻又嘻嘻哈哈地說起別的事了。

  講話要視對方的輩份和性情做斟酌,這是宋天悅教他的。這個男人不厭其煩教了他許多事情,態度總是溫和且委婉的,除非他不放在心上、一犯再犯,男人才會直白地訓他……

  分手快要三年了,盧振宇從專科畢業服完兵役出社會了,總還是常常想起這個男人。想他現在過得如何?沒有個小了十幾歲的毛頭小子在身邊氣他、總是要他同時扮演老師與情人的角色,想必好多了吧?他……真的結婚了嗎?

  每當想起男人,盧振宇總是會一路回想到他們最後一次相處時大吵的情景,然後不斷地感到後悔。

  「欸,帥哥,等一下回家不要走右邊的巷子。」

  劉志宏用手肘頂了盧振宇幾下,差點讓正想著男人而失神的盧振宇重心不穩往旁邊跌去。

  「為什麼?」

  「有人被撞了啦,警察在量現場。」

  盧振宇心想,難怪剛才有聽到救護車的鳴笛聲,還來不及點頭回應,同事們又討論起來了。

  「我剛剛去看,好像撞得很嚴重,血流滿地耶。」

  「人家被撞你還去看熱鬧!」

  「厚~我是去關心一下救護車來了沒,不行哦?」

  「最好是啦!」

  「聽說救護車來得很慢?效率很差耶。」

  「可能是沒人馬上幫他報警吧?」

  「對耶,現在的人都好冷漠,看到都不會關心。」

  「怕被誣賴是他撞的吧?之前不是常常聽到嗎?」

  盧振宇聽著同事們的閒聊,又忍不住神遊想著那個男人去了。

  在他十八歲生日那年,為了慶祝他成年及考上了二專,宋天悅請了幾天假趁他開學前開車帶他出去玩。

  回程的途中他們目睹了汽車追撞機車的車禍,肇事的車子加速逃了,盧振宇要求宋天悅停車,他要下車看一下倒地不起的機車騎士。宋天悅一邊打手機報警、一邊攔著他不要他下車,但盧振宇還是甩開男人的手下車去了。

  最後,他的好心被躺在醫院裡昏迷不醒的騎士家屬反咬一口,指責他們說慌亂中看不清楚肇事的車牌號碼一定是瞎掰的藉口、人一定是他們撞的,堅持要他們負責。

  盧振宇好愧疚,在沒有其他目擊者的情況下,車子是宋天悅開的,結果整件事反而變成了宋天悅的麻煩,都是他害的。

  「對不起,早知道就不要理他,以後再也不要幫人了!」

  麻煩上身的男人卻沒有讚同他的話,反而輕輕用手指敲了敲他的嘴唇。那是他每次失言時男人總是會對他做的溫柔舉動。

  「嘿,你還小,將來這世界要讓你失望的事情還很多,不要一次就這麼沮喪好嗎?」

  那時的盧振宇只是緊咬著嘴唇不答話,宋天悅只得再安慰他:「警察去調附近路口的監視器就能過濾出車輛了,再說我的車子保養得很好,一看就知道沒有擦撞過。而且……請律師和他們對抗的錢,我還付得起。」

  男人最後那段半自誇的話及刻意的表情果然逗得他放輕鬆了。

  沾上的糾紛沒多久就擺平了,盧振宇在這件事中才看到宋天悅平常不會顯露在他面前的模樣──遇到紛爭時很堅定自己的立場、冷靜果決、辯才無礙,而且氣勢凌厲逼人。

  他喜歡的男人原來在別人面前是這個樣子,一想到男人和他相處時的模樣,盧振宇就覺得更甜蜜了。

  但……那也已經是過去式了。

  「欸,帥哥,是你會怎麼辦?」

  劉志宏又用手肘頂了頂盧振宇的腰,力道之大讓痛得回神的他忍不住罵出了聲:

  「靠夭你不會頂小力一點哦?」

  「你才靠夭咧,我只頂我老婆!」劉志宏笑嘻嘻地回以非常黃色的話。

  「啃!這種話你也講得出口?我才要說我很挑的好不好?」盧振宇立刻伸手勒住劉志宏的脖子,兩個人扭在一起過招的模樣又為同事們製造不少笑料。

  嬉笑過後總莫名的感到空虛,下班後盧振宇在避開同事說的巷子改道回家的路上,認真地想著要是現在的自己遇到會怎麼辦?

  大概是找附近的公共電話來打免費的緊急電話報警吧。

  男人教會他凡事要量力而為,只要在幫助別人之前懂得先想到要保護自己,就不需因為失望而變得冷漠。

  盧振宇突然覺得好痛苦,他做什麼事都會想到這個男人……

 

 

    ◎

 

 

 

  「你有想過要讀大學嗎?」

 

  在兩人激烈的性愛後,宋天悅摟著仍賴在他身上、將頭埋在他頸間的少年,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靠在他身上躺著的少年動也不動,良久後才懶懶地回話:「不用吧,我唸餐飲的,讀到大學做什麼?」

  「沒想過要考餐專?」

  「你怎麼知道餐專?」男人不是對這不熟嗎?

  「唔……我有研究了一下你可能會唸的學校。」

  「太難考了吧,我考不上的啦。」

  「都還沒試,怎麼可以先唱衰自己呢?」

  男人不喜歡他貶低自己,盧振宇知道,宋天悅總覺得年少的他有無限可能。他有時會忍不住想男人這種心情莫非是移情作用?男人曾對他說過,如果再年輕一次,他肯定不會像當年那樣順從父母、唸了父母希望他唸的科系。

  「我是有自知之明,再說又不是只有唸書才有前途。」盧振宇吐了吐舌,其實說穿了根本是對讀書沒興趣。

  宋天悅愣了一下,覺得少年說得也沒錯,反而是他過於刻板了。希望少年去考餐專的想法就好像當年父母希望他志願只填台大、而且最好是熱門科系將來才有前途一樣的……自以為是。

  「嗯,的確不是只有唸書才有出路。只是我覺得有時候讀書會讓眼界變得開廣一點,而且可以交到各種朋友。」

  他溫柔撫著盧振宇埋在他頸間的頭、親了親那汗溼的額頭,讓盧振宇微微抬起頭蹭著他的臉頰也親了親,似乎又想再和他親熱一回。對於男人提的這話題,他似乎一點興趣也沒有。

  「振宇,你今年要畢業了……」

  「嗯。」盧振宇吸吮著男人的下唇,不甚專心地應答。

  「真沒想過要升學?」

  「嗯。」他將舌頭探入男人的口腔裡,甜蜜的親吻讓身下的男人暫時只有漸漸深沉的呼吸聲,但嘴唇移開後,男人仍喘著氣繼續說道:

  「那……有想過將來要做什麼嗎?」

  盧振宇不禁愣了一下,男人還在想這件事?是自己的魅力不夠嗎?他更努力地撫弄著男人的身體,並且也得到了男人的愛撫。

  再拿起一個保險套時,男人輕喘著握住了他的手,似乎是在阻止他撕開包裝。

  「夠了,我明天還要上班……你不想討論這件事?」

  「不知道,我沒興趣啦。」

  宋天悅有點氣少年那滿不在乎、眼睛只直盯著他的身體的神情,稍微用力推開那拿著保險套的手當作拒絕,少年因此微噘著嘴的表情看來有些不滿,但又撒嬌地蹭著宋天悅輕輕搖晃著、討好地舔吮著他的嘴唇,手指卻半強迫地撫弄挑逗著他灼熱的下身,無論如何就是想和他再親熱一回。

  少年這副模樣有些無賴卻又可愛,慾望已被撩起的宋天悅實在無法對他生氣,只能摟著他親吻,讓少年開心地擁抱他再放縱一回。

  宋天悅有些無奈也憐惜地想,還沒十八歲的孩子,要他對未來有什麼清楚的想法,似乎也很為難他……隨即一陣激烈頂入讓他無法再想著少年的身體以外的事物,那壓在他身上的年輕軀體霸道地奪走他所有的注意力,將他捲入激烈又醉人的情事裡。  

 

 

    ◎

 

 

 

  直到少年饜足,終於肯摟著他乖乖躺在床上平緩呼息,宋天悅也疲累得快要沉睡過去了。

 

  「小月亮醒醒……」

  盧振宇在他耳邊嗡嗡地低語,讓宋天悅好想伸手打飛他,無奈精力早已被少年榨乾,只能靠在他身邊閉眼躺著、嘴裡輕聲逸出低喃:

  「小宇北鼻,不要吵。」

  情人間總會有暱稱,不知為何盧振宇總愛叫他小月亮,聽得宋天悅好生彆扭。三十出頭的男人也不甘示弱,知道少年不太喜歡被他說小,便故意用對幼稚園兒童講話的口氣這麼稱呼對方,常常把少年激怒到噘嘴撲上來啃咬他的唇。

  「不要叫我小宇北鼻!」少年果然很不滿意地回嘴了。

  「那不要叫我小月亮。」

  「很可愛啊。天悅天悅,天上的月亮~」

  「明明是喜悅的悅,不是月亮的月。」宋天悅伸手輕推盧振宇湊在他耳邊的頭,卻剛好被盧振宇張嘴接個正著,細細舔咬著他自己送上門的手指。

  「小月亮豬北鼻,洗澡才能睡覺。」盧振宇學宋天悅的語氣在他耳邊低語了一句,果然讓男人又好氣又好笑。

  「有人害我現在爬不起來了,還一直吵我……」

  「是誰?好壞哦!」盧振宇笑嘻嘻地親了親懷裡男人的嘴唇,讓宋天悅也拿他沒辦法,連伸手彈他額頭都懶。

  「振宇,別鬧了……」少年的手像是戲弄似的開始在宋天悅胸口和腰腹間輕戳,讓他有些無奈。年輕人就是不一樣,精力旺盛地做了這麼多回後還能胡鬧他,宋天悅卻只覺得明天上班一定慘了。

  盧振宇常常這樣,一上了床非得做到滿足不可,總是無法拒絕他的宋天悅只得隔天勉強打起精神來工作。

  「好啦,走,我們去洗澡。」

  盧振宇將他拉離柔軟的床鋪,當溫水淋在身上後宋天悅才覺得精神回復了些,他坐在浴缸裡瞇眼望著眼前的盧振宇拿蓮蓬頭將適度的溫水灑在他身上,先沖一遍後再拿肥皂在他身上搓揉著……宋天悅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

  「傻笑什麼?」

  「我喜歡你事後幫我洗澡。」

  盧振宇不禁臉紅,「事後」這種說法好文謅謅,但從男人嘴裡說來莫名就是有股甜蜜感。再加上男人在情事後的聲音有些低沉沙啞,更讓他覺得好害羞、心跳加速了……

  「厚,小事好不好?又沒什麼……」

  即使如此也硬是要裝酷,他靈巧地轉身到男人背後,將一隻手臂橫在男人胸前、另一隻手為男人的背部搓上肥皂泡沫。

  宋天悅閉上眼靠在盧振宇身上,他真的很喜歡這一刻,他可以什麼都不用想、放鬆地靠在一個人身上,即便是赤身裸體的,也什麼都不用顧慮。

  背搓完了,盧振宇親暱地從背後摟著宋天悅,讓他的背貼著自己胸前靠著。盧振宇將頭擱在宋天悅的肩上和他用一樣的視角看著宋天悅的身體,然後繼續拿肥皂滑過他的腰腹和下半身。

  宋天悅只需閉著眼任由盧振宇有些粗魯地搓來揉去即可,因為太放鬆了,直到盧振宇搖醒他、將他拉出浴缸拿毛巾為他擦乾身體,宋天悅才恍惚地說:

  「嗯?我睡著了?」

  「對啊,你還說夢話咧。」

  「才怪。」

  盧振宇哈哈大笑,將不甚清醒的宋天悅拉出浴室,然後自顧自撿起散落在床邊的衣服穿了起來。

  呆呆望著眼前的少年穿上了褲子後,宋天悅意識到自己也該穿上衣物,待會還得開車載少年回家呢!這才慢吞吞地也撿著床邊地上的衣服穿著。

  「對了,你禮拜六有要打工嗎?」

  「沒有耶,可是我跟同學約了要打CS。」

  那是什麼?宋天悅困惑的皺了眉。「電動嗎?」

  「嗯,對啦。怎麼了?」

  「沒事,只是想好久沒去爬山了,我再找別人去吧。」

  「爬山……好養生哦!我沒興趣,下次你如果要打球的話我可以陪你打。」

  宋天悅點點頭不再說什麼。少年的應答讓他有些失望,不過也不需放在心上就是了,每個人的嗜好都不同,他不強求。

  穿上衣服,他強撐起精神將盧振宇載回住家巷子口,目送他進家門後才狂打呵欠地再開車回去睡覺。

  每次兩人的約會到後來總免不了在宋天悅的床上滾個幾回合,然後即使精力被少年榨得乾乾淨淨,宋天悅總會不放心地堅持要開車載少年回家。而盧振宇不喜歡車子直接停在家門前,他怕被鄰居或父母發現惹來關注所以習慣在巷子口便下車,宋天悅則隔了段距離親眼見他走進家門才會安心開車離去。

  可是有此顧忌的少年卻總是在踏入家門時轉頭對車子裡的宋天悅揮手,讓宋天悅覺得甜蜜卻又有些好笑。

  「既然不喜歡被鄰居看到,等一下就直接進門吧。」

  男人曾在他下車前對他這麼說,卻得到少年噘嘴回道:「我看電視上說這樣比較好,原來你覺得沒什麼哦?」

  什麼奇怪的電視節目連情人間晚安道別都有教?宋天悅不禁失笑。他當然喜歡,要是目送的人連回頭看他一眼也沒有就逕自離去,其實會覺得頗失落的。但說實話,他並沒有料到少年會有這樣的舉動和心思。看到電視上說的就記下來了呢,真可愛……

  即使疲累,可每次送盧振宇回家時見他進門前轉頭揮手的模樣,宋天悅總忍不住嘴角微揚,那點甜蜜能讓他在回程中撐起精神、安全地開車回家睡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