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十幾歲精力旺盛的少年,正是對性愛大感興趣與渴切的時期。

  面對積極想觸碰他的身體的盧振宇,即使宋天悅在這方面經驗較為豐富,也忍不住臉紅害羞了起來。

  盧振宇似乎非常喜歡親吻及撫摸,每次見面只要一上了宋天悅的車就會立刻摸上宋天悅的手、親吻他的臉頰,甚至連他開車時都會將手放在他的大腿上來回輕撫。

  「振宇,我在開車。」

  這樣的話重複了好幾遍,少年始終沒有改掉這種習慣,甚至覺得宋天悅偶爾受不了地將他的手抓開的反應很有趣,而更加開心的玩起了牽手拉鋸戰。

  儘管和盧振宇目前是以戀愛中的關係相處,但宋天悅介意著盧振宇的年紀,總是拒絕他想進展到最後一步的索求,只是為了少年每次見面總少不了的熱吻而改戴了隱形眼鏡,不然接吻時鼻樑總被性急的少年磕碰得好疼。

  盧振宇曾約宋天悅去夜市、新堀江之類的地方逛逛,但宋天悅不太喜歡兩個男人一起走在人多的地方的感覺,尤其盧振宇的臉蛋在染回黑髮、拔下誇張的耳環後更顯俊美迷人,幾乎所有的路人都在偷偷注意他們的目光讓宋天悅有些消受不了,但盧振宇卻說那有一半也是因為宋天悅散發出來的氣質會讓人忍不住多看一眼的關係。總之,兩人約會的地點除了看電影之外,幾乎都是在空曠少人煙的海邊或戶外。

  這也給了盧振宇親近他的機會,每次約會到最後兩人總會在無人的角落或車上熱吻到難分難捨,甚至磨蹭著彼此、在對方手裡達到高潮……然後,在少年粗喘著笑著親吻他、摟著他一起平緩呼吸的節奏時,宋天悅總是會在心裡問自己:這種年紀的少年,不是應該背著書包談青澀的戀愛才對嗎?

  但他在青少年時期也曾對性愛懷著熱切的渴望與妄想,所以儘管顧忌盧振宇的年紀,宋天悅也不會對盧振宇潑冷水或說教,只是溫和的推拒與不正面回應。

  「嗯……唔……」

  這天又是在盧振宇沒打工的夜晚兩人約了出去走走,最後連車都還沒下盧振宇就在車內纏著宋天悅親熱了起來。

  火辣的熱吻蒸熨得兩人都滲出了薄汗,盧振宇隔著夏衣薄薄的布料大膽撫摸宋天悅的胸口,挑逗地輕揉他的乳尖。宋天悅忍不住逸出了呻吟,不甘示弱地拉開盧振宇的上衣將手放在那結實腰際上輕撫……

  盧振宇沿著下巴一路吸吮親吻到了宋天悅的頸側,宋天悅則摟著他輕咬著他的耳朵。當盧振宇舔吮著宋天悅的鎖骨時更是忍不住伸手拉下了兩人的褲頭拉鏈,讓他們得以緊貼著彼此熱脹的慾望磨蹭出更多的火花。

  突然刺耳的喇叭聲鑽入兩人的耳膜,受到驚嚇的兩人不約而同轉頭望向了車外,只見一台機車囂張地一直按著喇叭急駛而去。

  「幹!」

  興致正好卻被打斷,盧振宇忍不住罵了一聲髒話。隨即又想到身旁的男人不喜歡聽,他下意識地咬緊唇,在內心暗自問候了那騎機車的傢伙祖宗十八代。

  這樣的小動作被宋天悅瞧在眼裡,反應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他知道盧振宇的改變,變得很少說髒話,至少在他眼前很少,整排的耳環也拿下僅留了單邊一只,服裝也儘量走乾淨清爽的穿著……盧振宇的確很在意他,所以為他做了改變,他覺得很甜蜜。

  宋天悅伸手輕輕拍了拍盧振宇的肩膀安撫他。

  「好了,你不下車走走?」

  「我比較想跟你去開房間。」少年還真敢講,讓聽的人都要臉紅了。

  「比較優雅的說法是共度一晚。」宋天悅一邊說一邊將車鑰匙放入外套口袋,儘量表現得很淡然。

  「你不想要嗎?」盧振宇在他想開門下車前抓住他的手。

  「振宇,你還未成年。」

  「我十七歲生日過了。」

  宋天悅知道,才剛過,那晚他還請少年吃了最喜歡的燒肉,然後被精力旺盛、飽暖生淫慾的少年在車裡糾纏親熱得差點失守。

  「十七歲還是未成年。」

  「你嫌我小?」

  「不是,我只是……希望等你再大一點……」

  「你再不理我,我要去找別人試了哦。」

  少年半開玩笑地說著這種像是賭氣或恐嚇的話,宋天悅立刻拉下了臉,沉默了幾秒後說:「既然這樣,反正我也沒有很喜歡你,那以後就不要見面了。」

  盧振宇傻眼,沒料到男人翻臉跟翻書一樣快,他無措又有些氣惱地說:

  「喂,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你聽到的那種意思。」

  「講清楚什麼叫你『也沒有很喜歡』我?那之前那些算什麼?」

  「如果你只是想找個人上床,反正你長得很好看,路邊多得是願意跟你one night stand的人,不要花心思在我身上了。」

  盧振宇聞言不語,只是收緊了手指力道更用力地抓著宋天悅的手臂不放。

  男人知道少年在生氣,可是被激怒的他不想理會這樣幼稚的少年,只是轉頭看向車外的夜景也跟著不說話。僵持許久後,少年負氣甩開宋天悅的手下了車逕自往方才來的路上走回去。

  「振宇!」宋天悅終究擔心他而跟著下車追向他。

  「我自己回去!」

  「搞什麼,這麼晚你要怎麼回去?上車!」

  「既然不喜歡我就少管我!」

  儘管是夜間人不多的海邊,兩個男人大呼小叫拉拉扯扯的仍然引人注目,宋天悅拉住了盧振宇的手將他往回拖,不想在這種地方爭執。

  「放手──」

  「你搞清楚一開始是誰的錯?要找別人這種話是隨便可以說出口的嗎?」宋天悅憤怒地開口打斷少年的怒吼,讓他愣住了。

  將安靜下來的盧振宇用力塞進車內後,男人跟著回到車裡,一肚子火都發洩在關車門的動作上,然後發動車子準備送少年回家。

  「你記不記得以前問過我,有沒有人說我的眼睛很好看?」

  宋天悅捺著怒氣開著車,幾分鐘後才打破沉默開口對仍臭著臉的少年說話。可是少年仍然緊緊抿著唇不答話,擺明了就是在耍性子,宋天悅也不管他,逕自說下去:

  「我的混帳前前前男友就說過。」

  這句話讓盧振宇忍不住臭著臉轉頭看向他。聽到前前前……那麼多任男友,少年非常不開心。

  「我在美國讀碩士時和他交往了整整兩年,結果從別人口中聽到恭喜他要結婚的賀詞才知道那渾蛋他媽的一邊說愛我一邊跟女人求婚!」

  宋天悅激動地講著往事,開車方式也不由得可怕了起來,盧振宇睜大眼瞪著他看,倒不是被開始飆快的車嚇到,而是第一次瞧見他這樣的神情、第一次聽到他的往事都讓盧振宇不知該作何反應……

  深深吸了口氣,宋天悅強迫自己要鎮定下來好好開車,幾度深呼吸後他才再度回復到冷靜自持的男人形象,緩緩開口說道:

  「我跟之前的BF分手原因大部份都是因為對方腳踏兩條船或是他們要結婚。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不專一,你要是覺得找別人試那檔事也可以的話,那表示我們的理念不合,就到此為止吧,趁我還沒有那麼喜歡你之前,去找一個能接受你想法的人和他在一起吧,你好過,我也好過!」

  車內又是一片沉默,盧振宇低下了頭讓宋天悅看不清他的表情,該講的話都講完了,男人只能默默開車。

  當車子愈來愈靠近市區時,盧振宇倏地抓住了宋天悅的右手,語氣僵硬地說:「我不要回去。」

  「好,那你要在哪裡下車?」

  男人的話再度讓少年語塞,那漫不在乎的冷淡言語比難聽的話更刺人。少年低頭咬著唇不知該說什麼才好,手裡卻仍緊緊抓著男人的手不肯放開。這種有些無措卻又倔強的模樣讓宋天悅忍不住心生憐惜,明明這小子剛剛把他氣得半死,他現在卻想說話安慰他了。

  「振宇,如果你剛才的話真沒有那個意思,就告訴我你只是在開玩笑。」

  「我只是開玩笑啦!」少年立刻答話,然後咕噥:「誰叫你要當真……」

  「我認真聽你講的話,有什麼不對?」

  盧振宇愣了良久,然後將頭垂得更低了。他心跳得好快,為男人反駁他的這句話莫名的感到好開心。在少年的世界裡,會對他說這種話的大人的確只有宋天悅一個。

  他討好地輕扯男人的手指,口氣放軟了說:「好啦,不要生氣嘛……」

  「所以你現在想想也覺得不應該講那句話?」

  「嗯……對啦。」

  宋天悅趁著空檔轉頭看了看咬著嘴唇的盧振宇,本來想告訴他「既然這樣是不是該說對不起?」──但想了想,算了,不管願意與否,少年被大人強迫說對不起的次數應該頗多,也許他對這個詞很抗拒吧,不然表情不會這麼彆扭。

  「下次不會了啦……」

  當轉過頭專注開車時,宋天悅聽到盧振宇那像是含在嘴裡的咕噥,頓了一秒後宋天悅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盧振宇的頭。好彆扭,好欠揍,好可愛……

  但這種憐愛的輕撫似乎卻只被少年認為是男人把他當小孩子看待的訊號,盧振宇噘嘴僵著脖子動也不動,不敢躲開看來也不喜歡。

  宋天悅搖頭笑了笑,收回手放在方向盤上繼續開車。

  「我不要回家。」

  「嗯。」

  盧振宇又愣了,還來不及想男人這種反應是什麼意思時,只見宋天悅將車停在路邊,丟了句「等我一下」便往一旁的藥局跑去。直到他拿著個紙袋上了車,盧振宇仍是覺得莫名其妙。

  車子又開了好一會兒,盧振宇終於沉不住氣,怕是剛剛拉扯間無意傷了宋天悅,於是語氣僵硬地問道:「你……你剛剛去買什麼?」

  宋天悅轉頭對他揚起了嘴角不說話,只是用手指著遠方明顯的MOTEL招牌。

  美少年呆滯的表情讓宋天悅笑了。

  「不想進去?」

  「……想!」

  男人將車子駛進了汽車旅館裡。

 

    ◎

 

 

  「先去洗澡吧。」

 

  進了旅館房間內,當盧振宇還在好奇地觀望房間四周雅致的擺設時,只見宋天悅已經脫下夏季的薄外套隨手丟在一旁的大理石飾台上,親了他一下後將他推往浴室。

  盧振宇望著態度突然轉變的男人,除了覺得不解之外還感到有些無措了。真的……要做嗎?

  「欸欸你你你如果真的不想要沒、沒關係別勉強……」

  事到臨頭他卻畏縮了起來,結結巴巴的,讓宋天悅忍不住嘴角上揚。盧振宇在內心裡罵自己真孬,但見到男人那樣溫柔又誘人的笑容他也什麼都忘了,緊張啊顧忌啊怕男人不情願的想法全都被拋在腦後,直接撲上去摟著宋天悅狠狠地親吻,將他壓在柔軟的沙發上,兩個人激烈地擁吻。

  等到盧振宇一路往下吸吮著男人結實又略為粗糙的肌膚直抵腰腹間時,他才發現兩人在不知不覺間互相扒掉彼此的上衣了。喘著氣,他饑渴地望著宋天悅光裸的上身,發現對方也用同樣的眼神望著他。盧振宇下意識地用力吞嚥了口中兩人的津液,這小小的舉動卻挑斷了男人最後的理智,立刻拉著他往浴室衝去。

  僅以毛玻璃做區隔的浴室打著柔和卻挑逗的燈光,按摩浴缸大得讓兩人在裡面翻來滾去也沒問題……事實上,這的確也是它的用處之一沒錯。

  旅館房裡所有的事物對少年來說都是新鮮的,而瘋狂親吻著他、在浴缸裡為他脫掉所有衣物的男人也是。男人的臉頰泛紅,閃爍著水氣的眼睛透著露骨的情慾……盧振宇這才明白男人是的確想要他的,那樣的神情平時被隱藏得太好,直到兩人在水流湧動的浴缸中親密相擁,男人才大膽地對他露出渴望。

  浴缸裡的肢體交纏像是探索與嬉戲,他們瞧著、撫摸著彼此的身體,少年的青澀卻充滿活力,男人的則是精瘦結實。水聲夾雜親吻吸吮的聲響,喘息聲,還有偶爾的交談。

  「你、你有腹肌耶……」

  「所以你原本小看我了?」宋天悅輕咬著盧振宇的下唇,笑著將盧振宇正戳著他腹部的手指抓住往腰後放。「會癢……」

  注意力果然被轉移了,盧振宇雙手改而滑向下撫摸輕揉男人結實的臀部,隨著這舉動,緊貼著的兩人喘息愈來愈粗重、將對方摟得更緊,他們在彼此手中磨蹭著火熱的慾望,最後伴著低聲呻吟和激烈喘息在水裡釋放出了白濁的體液。

  兩人在浴缸裡一起貼靠著平緩呼吸,盧振宇將頭埋在宋天悅的肩膀上,輕聲說:「水髒了……」

  「嗯……」

  宋天悅的應答聲低沉慵懶,聽得盧振宇忍不住微微顫抖,頭一抬便湊上親吻他的嘴唇想要再一回的親熱。

  宋天悅卻笑著將手掌抵在盧振宇的胸前制止他,接著放掉了浴缸裡的水,將盧振宇拉往蓮蓬頭底下開始認真地為兩人洗真正的澡。

 

    ◎

 

 

  好不容易壓著興奮的小野獸洗完了澡,宋天悅順著對方往床上走去,但很快地他便發覺盧振宇想壓在他上頭。

 

  「等──」話還沒說完,盧振宇已將宋天悅壓在彈性良好又柔軟的床上,開始親吻著他敏感的頸項。

  「唔,等等!」宋天悅抬腿使著腰力翻了個身,成功地交換了兩人上下位置。

  「我不要在下面。」盧振宇皺眉說道,不甘示弱地也立刻再翻了個身。

  「你──」

  「再翻就要滾下去了啦。」盧振宇不滿的嘟噥讓宋天悅停下動作,想想也是,方才的氣氛都在翻滾間被打折了。

  「嘿,我是不介意被比我小這麼多的小鬼壓,可是你沒經驗對吧?」

  「什麼小鬼,你不會講小愛人哦──」盧振宇低頭咬了一口宋天悅的嘴唇,噘嘴說道:「你教我就好啦,我……我怕痛啦,我不要在下面。」

  這樣撒嬌的少年真可愛,宋天悅覺得自己要快融化在盧振宇的懷裡了。還來不及嘆氣,他便感受到盧振宇往下埋首吸吮他乳尖的戰慄感,忍不住粗喘了口氣,輕輕扯著對方快要及肩的髮。

  憑著衝動與本能,一陣吸吮親吻後盧振宇張嘴含住了宋天悅被挑逗得勃發的部位,然後將之細細舔吮著。

  「唔──」宋天悅將手指全沒入了盧振宇的髮間,有意無意地壓著少年的頭、讓少年將他含得更深。「不、不要用牙齒……」

  沒辦法開口道歉的盧振宇只能更溫柔地取悅身下的男人,聽著男人的喘息聲愈來愈緊繃,他知道他想射了,當盧振宇正想更賣力地撩撥時沒料到男人卻突然用力抓著他的頭髮逼他退開。

  「振、振宇……我剛剛拿的那個紙袋拿來,我教你……」

 

    ◎

 

 

  那一夜,即使用了許多原本預計用在少年身上的潤滑液,宋天悅還是在青澀的少年身下吃足了苦頭。不過他也好好地教育了少年做愛時不要橫衝直撞的只顧自己。

 

  「讓床伴爽有那麼困難的話,不然我跟你換個位子也沒關係啊。」被興奮過頭的盧振宇折騰得不甚舒服時,宋天悅摸上了他的股溝半戲謔半認真地這麼說道,便讓他立刻變得溫柔了。

  盧振宇後來都會開玩笑說,初夜是被男人帶去MOTEL強上的,因為他結結巴巴地要宋天悅不要勉強沒關係,但最後是宋天悅將他推進按摩浴缸裡的。

  「你少給我得了便宜又賣乖!」最後真正被上的那個人,聽到這種話才不會只是自己臉紅而已,總是不客氣地彈著盧振宇的額頭教訓他。

  在盧振宇二十歲之前,宋天悅在他身邊一直都扮演著這種長者與情人的微妙角色。

  是的,二十歲之前。在二十歲來臨前的那個初夏,他們分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