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工作記事,毫無章法地寫些零碎的感想,看不懂很正常
一轉眼,這新工作已經做了2個月了。
奇怪,我怎麼老是覺得昨天才剛來報到?什麼都不懂,做什麼都毫無頭緒。

不過「很累」這種想法倒是很實在的感受到,而且登入網誌和小薔時還覺得恍如隔世。
媽呀~我以前可是天天上小薔的說,可是現在卻不知道CHAT板演到哪裡了?Q_Q

新的工作業務上需要常常接觸軍方。在還沒接觸軍方前,我對軍人實在沒什麼具體的印象,頂多只是有一層壓一層的刻板印象吧。「長官說的是」和「是,長官~」這樣。
所以聽老闆娘講那些監工的工程官都很辛苦,有的每天都工作到凌晨、假日還來加班時,一整個就覺得很不可思議。
真的假的,國軍有這麼……?

直到遇到每個案子的工程官都比我晚下班,每個月唯一一天周六來上班時還接到工程官的電話時,才體會到軍人也不全都是這麼輕鬆的啊。有過得很爽、納稅人出錢把他養得肥滋滋的,當然也有努力苦幹實幹的。

因為我沒當過兵(汗),所以對軍方的單位名稱和習氣一無所知,剛工作接電話的那幾天,真的完全聽不懂對方在到底在講什麼。
覺得最謎的應該是戰系廠吧。光聽音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原來是戰鬥系統工廠...orz

因為對軍區的單位和哨口還不熟,在送合約去某個哨口時騎過了頭,還曾經讓長官等我十幾分鐘。而且還在打電話回公司問路時不小心爆出一句「靠夭,我騎過頭了!」←我的形象啊啊啊~Q口Q

工程部的經理第一次帶著我把要交的機器送去軍區時,第一次寫會客單真的覺得好有趣。不過只有第一次寫才會覺得有趣,以後都覺得很煩了,字都隨便亂撇

第一次進軍區時,經理的車子開著開著……居然看到海了!
「有海耶!@口@(驚)」
工務經理:「噢,對啊……軍港。」(一副沒什麼稀奇的樣子)
工務經理不曉得為什麼,開始跟我說:

「那些工程官啊,我們都算是看著他們長大的吧。從少尉一路升上來,升了就調走、又來新的,然後升了就調走。像那個誰誰誰啊……第一次看到他時也是少尉,現在是上尉了。」

他說的那個誰誰誰,就是之前在哨口等迷路的我等了十幾分鐘、等到快抓狂的工程官XD|||

聽的時候,不懂他為什麼講這些,所以只是聽聽而已。
不過遇到現在正接觸的這個菜鳥工程官,就覺得可以理解工務經理的心情了。

現正接觸的菜鳥工程官好可愛,有著讓我看了忍不住會邪惡微笑的腰=w=(室友的朋友聽了說:「腐女真的是不能進去軍區.....」XD)

這工程官是去年才剛從官校畢業的少尉,套句友人阿B講的:「菜比八~XD」
據說是第一名畢業的,只有第一名畢業的畢業生可以選擇將來要去的單位,這菜鳥卻笨笨的選到最操勞的單位,被一堆人笑說「選來選去,選到一個賣龍眼的」←請用台語講XD。
(不過我合理的懷疑是長官看他可愛所以騙他「這裡很好哦~」而拐進來的)

因為是最操勞的單位,而且工程官又少、事情繁雜,所以我每次跟他講電話都很匆忙,好像他的手機有限通話秒數、超過就會爆炸似的。
他也菜到居然用傳真機打給我,讓我一接起電話就聽到傳真機「嘰~~~~-」的聲音、然後電話居然就斷了,我愣住、然後火大立刻打給他。搞什麼飛機?

因為他菜(我也菜),所以目睹他被工地的工頭瞧不起(沒有什麼實務經驗)、被戰系工廠的士官長剿(沒辦法,誰叫他菜),看他每天都很疲累,只有禮拜一比較有精神(因為禮拜天有稍微休息到?)。然後做事漸漸比較有心得而上手……

那種感覺就好像目睹一個小孩子漸漸長大茁壯一樣。菜鳥好可憐哪~

不過我在他身上浪費的青春也很多。每次約在哨口要送文件給他,每次都要等大概30分鐘。
是怎樣,你也當我在站哨就對了?=___=
真的等了太多次的30分鐘,可是真理就是:向來只有廠商等長官,沒有長官等廠商的。(所以我之前迷路讓長官等十幾分鐘真的是有夠好膽……)

到了後來就學會在哨口外放空站著發呆、想東想西了。
(有人問我說每天看制服系的阿兵哥,有沒有比較有靈感可以寫文?答案是:沒有...||orz)

有一天看著那些站哨的阿兵哥手裡托著槍,我突然驚覺到他手裡拿的是槍。

上膛的,有殺傷性的,真槍實彈。

我突然想到曾經進去過的軍區是多麼的龐大,繞了幾圈後曾見過的軍港和泊在港區的軍艦,還有每幾分鐘就從頭上飛過的軍用直升機。

那一瞬間,我才真實的感受到之前在課本上看到的論點。

總統制的缺點是:如果掌握三軍的領導人是極權主義者,那真的很恐怖。那把握在軍人手裡的槍讓我感到毛骨悚然。當然,我很慶幸自己不是生在那種恐怖的地區,或時代。

就好像大家都知道火很可怕,可是如果沒目睹過火災或身邊沒有人遭遇過這種傷害,那種「火很可怕」的認知是很表面的。我當然知道課本上的那些論點,不過都沒有在那瞬間,哨口衛兵手裡的那把槍讓我整個在神遊的魂都被嚇回來了……那麼的有真實感。

後來公司裡的業務經理告訴我,槍裡前兩發是空包彈。
「妳可以試著闖闖看(哨口)啊,他會先對空鳴槍的啦。XD」
「我才不要!囧」



又有一天,還是在等那個工程官,持續放空發呆中……
「隆隆隆」的聲音從遠到近又漸漸遠去。這聲音聽起來不像直升機的聲音,不然是?
轉頭一看,原來是一整排坦克車從眼前跑過去。

噢,坦克車。我對坦克車的印象只在天安門事件的新聞裡看到,從學生身上輾過去,不是什麼好東西。
坦克車令我不舒服,所以繼續放空等工程官。

這些經驗還滿特別的,至少是人生新體驗啦:p


其它還有很大塊的工程告示牌在航指部裡不見蹤影、長官以為我們公司沒做工程告示牌所以打來罵「一個工程做那麼久了,居然連塊告示牌都沒有!」
結果我們的工地主任跟老闆娘說:「不是沒做啦,是它飛走了啦=.=」

這句話讓我在覺得很囧的同時,還想到「莫非是飛機下來的風太大,所以它就上去了?」這念頭而忍不住笑得亂七八糟。

還有被一個少校工程官在一邊說他很忙的同時,一邊持續碎碎唸了20幾分鐘。唸到我整個人都快靈魂出竅了。
媽媽咪呀~我長這麼大了除了以前學校軍訓課時,還沒被軍人教訓過這麼久的說|||orz


這2個月,我做了什麼?

做型錄,學寫公文函,送料去軍區順便逛軍區、當熊貓,送文件,和工程官一起驗料,做合約,一次蓋十幾本合約章、蓋到手痛,學寫標單,殺價,被殺價,接告修電話,被軍人虧(要不是有男友了我就虧回去=_=),被老闆嚕小小(幹!),寫說明書、保固書,學會說「長官好~」,學會看軍階……

感覺好……沒什麼感覺的2個月。我到底有沒有學到東西啊?Q__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