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

 


  毛巍瀚下午就拿著備份鑰匙進了孫微辛的屋裡等他,前幾天不敢這麼做是怕對方更生氣,但今天管不了那麼多了,他的愛人竟然真的要去相親?再這樣下去他真的快要被拋棄了!


  沒想到孫微辛沒回家,也許是下班後直接赴了相親宴吧?一想到這裡毛巍瀚更不知所措,坐在屋裡胡思亂想了許久。


  直到很晚了,孫微辛回來打開燈時,像上次那樣又被呆坐在床邊的毛巍瀚嚇了一跳。


  「你……」


  嘆了口氣,孫微辛懶得說「備份鑰匙不是給你這樣用的」,只是轉頭脫下西裝外套、換下一身的正式服裝,一言不發。


  「回來了。」毛巍瀚試著和他說話。


  「嗯。」


  「今天……過得好嗎?」


  「很好。」


  他居然說很好!?很好是什麼意思?相親很好嗎?


  毛巍瀚差點失控,深呼吸了數次後,才能繼續說話:


  「你……吃飽了嗎?」


  「吃得很飽。」


  冷淡的答話讓毛巍瀚不知該說什麼了。他突然想到,「吃飽了嗎」和「今天過得好嗎」這種問話,他鮮少問過孫微辛,通常都是對方問他。


  毛巍瀚嘆氣了,有些無措,只好直接說出本意:「可以談談嗎?」


  孫微辛正換好衣服,聞言頓了一下,然後繼續整理著剛剛換下的衣物。


  「如果你是因為我去相親的事才這麼說,那我是覺得沒什麼好談的。」


  「為什麼沒什麼好談?」


  「因為你介意的是我去相親,而不是我們之間的關係變得怎樣。」


  毛巍瀚楞了,沉默了很久。


  孫微辛把換下的襯衫褲子丟進洗衣機裡,西裝外套則掛著準備送洗。通通整理完後發現毛巍瀚仍呆呆的看著他,忍不住嘆了口氣。


  毛巍瀚真的在思考關於他們之間的事嗎?雖然看他露出著急的樣子會覺得有些痛快,早知道就該早點使出這招激他才對。但孫微辛突然又覺得悲哀,毛巍瀚之所以不曾在部落格裡記下情人的事,也許是因為愛情對他來說不值得一記吧?所以自己呢?在他心中的份量又是到哪裡?


  如果再繼續這樣被冷淡的對待,孫微辛覺得自己當初被點燃的熱情真快要燃燒殆盡了。


  正想出聲請毛巍瀚離開時,他卻像自言自語般的說起話了:


  「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不是因為你去相親,在這之前我就想和你說好多話了,只是我那天來剛好看到那張照片……」


  孫微辛看了他一眼,默默地打開冰箱拿出一瓶啤酒。想了想,再拿出一瓶,然後遞了一瓶給他。


  「謝謝。」毛巍瀚輕聲道謝,因手中的啤酒而想起了喝酒的那晚。「前幾天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我沒有說謊,隔天真的有口試,朋友打電話來約我出去真的是意料之外的事……」


  孫微辛站著扳開啤酒拉環,默默地喝著啤酒,還是不說話。


  第一次見到這樣冷淡的孫微辛,連和他一起坐著交談都不肯,毛巍瀚有些不知所措,開始語無倫次:


  「我在酒吧裡可能太興奮了,真的喝醉了,講了很多本來要跟你說的事。我好後悔,都還沒跟你說居然就先被別人聽了!我想告訴你我很愛你,你不要生氣,我很怕你真的不理我了。我以後不會了,對不起,我好愛你……」


  最後那句話讓孫微辛無法繼續維持冷硬的姿態,只能把悶氣哽在心頭,拿著啤酒坐下,在他對面的小茶几旁默默地喝著。


  「我覺得你好可愛。」


  孫微辛聞言楞了一下。為什麼突然冒出這句?可愛?明明覺得可愛這形容詞有點奇怪,但被情人這麼稱讚還會害羞的自己真是……


  「我最近看了你的部落格,很認真的看完了。」


  「……嗯?」


  「你的部落格的影評裡,有一篇寫到你很能體會默默等待的心情,所以覺得主角很呆又希望他可以得到幸福……那是你在等我的時候也會想的事嗎?」


  孫微辛不答話,只是表情冷淡地喝著啤酒。毛巍瀚只得自己接下去說:


  「我一想到你乖乖的等我就好開心,可是現在想起來,也覺得暑假的自己很混蛋,居然因為你默默的等我就真的放心的玩。我……我下次一定不會讓你這樣等我了,如果我要出遠門,我會常常打電話和你聯絡,會問你那天過得怎樣?你一定要老實跟我說,如果你那天過得不愉快,我會在電話裡安慰你,還會給你親親。如果你那天過得很好,還有帥哥美女跟你搭訕,那我會逼你說你最愛的是我……這樣我就會覺得其實我離你沒那麼遠……」


  沒有怎麼換氣的一串話,聽得孫微辛也覺得自己不能喘氣了,心跳漸漸加快。不過,也許根本不是因為對方說話沒換氣的關係。


  「我那天跟我朋友說了一大堆你的事。」


  「……你剛剛講過了。」


  「我跟我的朋友炫耀說你對我有多好,總是答應我所有的要求,我討厭洗衣服你就幫我洗衣服,我說了討厭吃冷飯以後你就從沒讓我吃過冷的東西,我要你乖乖等我你就真的不吵不鬧……我發現你太寵我了,你把我寵得像小孩子一樣。可是你也不是沒有原則,如果我太過份你還是會生氣,可是你會用對待大人的方式跟我好好的講道理,如果我自己沒有發現這點的話,我真的會被你寵壞。」


  孫微辛正要開口,毛巍瀚卻沒注意到仍自顧自地繼續說著──


  「可是我朋友吐槽我說,不是你把我寵得像小孩子,是我本來就是小孩子,只是遇上你以後變本加厲,變成被寵壞的小孩子。」


  這話讓孫微辛無法再繼續維持面無表情,忍不住輕聲笑了。毛巍瀚有些不滿的嘀咕:「我討厭被這麼說……」


  所以那晚他在計程車裡才會那樣回嘴?


  孫微辛嘆了口氣,終於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其實自己並不討厭他像小孩般的任性,只是要適可而止。


  「浩恩哥說我只會撒嬌是不行的。」


  ──原來他的朋友那晚對他說的話,是指他們之間的關係?


  孫微辛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的確,只會撒嬌是不行的。但一直寵溺著他的自己好像也應該檢討。再這樣下去,他們之間真的遲早有一個人會先覺得膩了……


  「小辛,你真的想結婚嗎?」


  毛巍瀚突然話鋒一轉提起這個,讓孫微辛楞了一下。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你真的去相親了。」


  「不要再提了!那是我爸媽逼我去的,對方那個女孩子也是她父母壓著她去的,我們根本不來電。今天這頓飯我吃得有多痛苦你知道嗎?你只要長到一定的年紀身邊還沒有交往中的異性朋友,全世界的人都會建議你去相親!可以不要再提這件事了嗎?更何況我說了幾百遍:我現在喜歡的人是你!為什麼你老是記不住我講的話?」


  關於相親,孫微辛已經受了一肚子的鳥氣,實在不想再聽到這話題,語氣也忍不住激動了點。


  「……對不起。對不起。」毛巍瀚被他突然的反應嚇到,只能好聲好氣地道歉。


  氣一上心頭,孫微辛開始翻舊帳:


  「我真的很痛恨你老是記得我是雙性戀這檔事,認真講起來,這代表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甚至不相信我。我並不覺得人生一定要照著固定的模式走,我不一定要結婚,不一定要養兒防老,我不一定只能喜歡漂亮的女孩子,我覺得只要長得好看的人都可以好好欣賞,只要遇到值得喜歡的人就可以交往!要說令人擔心,你長得比我好看、比我更不安定,出去就像丟掉一樣無消無息,我是不是也可以抓著這點一直質疑你?你憑什麼老是記得我這點不忘?」


  毛巍瀚啞口無言,只能道歉。


  「還有,我最討厭被試驗。你憑什麼測試我忍耐的底限?要不要反過來說,要是我一直都不打電話找你,我倒想看看你什麼時候才會想起我?」


  這話令毛巍瀚著急的立刻開口澄清:


  「不是的!我是看了你的部落格後發現自己好像從來沒好好的和你相處、好像沒有仔細地認識過你。我開始回想你和我在一起的事,然後覺得自己愈來愈愛你。我是在問自己你怎麼可以對我這麼默默地容忍?我要讓你忍耐到什麼時候?我不是在試驗你,也許我講錯話讓你誤會了,可是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你不要生氣……」


  他激動地抓著孫微辛的手解釋,讓孫微辛沉默了。見對方願意聽,毛巍瀚更急切的繼續說:


  「考期中考時我就一直好想衝來找你,可是又覺得自己應該好好想清楚,如果你一直這麼認真對我,我卻老是憑衝動或當下的心情做回應,這樣很糟糕。所以我那幾天才會一直沒有和你聯絡。我真的不是冷落你或故意試驗你,拜託你相信我。」


  聽了這番話,又稍稍冷靜下來後,孫微辛覺得剛才脾氣爆發得太突然,現在反而感覺有點丟臉。


  「是嗎……那你想清楚了嗎?」


  「嗯,我真的好愛你,我想要好好的對你,就像你對我一樣。我想要看你很開心的樣子,我不會再讓你寂寞了;我會怕你生氣,所以如果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請你一定要告訴我。我覺得我對你不夠好,了解你不夠深,以後我想常常和你說話。」


  任性夠了後才發現對他不夠好,誰說教年長的戀人認識那些新奇的東西就是對他好?不過是種自我滿足罷了,反正是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所以聊起來相當輕鬆。真要對他好應該是要了解他的喜好、進入他的世界吧?


  「說什麼?」


  「說……什麼都說啊,現在最想說的是我愛你。你不要生氣,不要不理我,我會怕,真的。」


  這種甜言蜜語也許只有年輕的戀人講得出口。


  孫微辛軟軟地抽回被握住的手,趴在小茶几上把臉埋在自己的手臂裡。


  明明想計較對方居然在最近看到自己的部落格後才開始愛上自己,明明可以逮著難得的機會理直氣壯鬧脾氣、讓他知道容忍別人耍脾氣是什麼心境的,但毛巍瀚只說了我愛你……他就毫無抵抗力了。


  怎麼辦,他突然好想親吻這個一臉可憐兮兮望著他的大男孩。他才剛飆完脾氣,還拉不下臉來說「這次就饒了你」……


  「小辛?」


  「………」


  「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沒有。」好得很。


  「那你為什麼趴在桌上?」


  「我沒事。你想講什麼繼續講。」


  「真的沒事?」


  「沒事。」


  毛巍瀚擔心地坐到他身邊摸了摸他的頭,然後忍不住順著他的後頸輕輕往下撫摸,手掌滑過背脊,感覺到他緊繃的背微微一弓,然後順著輕輕拍撫的手掌漸漸放鬆……


  「我這幾天好緊張,你生氣起來真的很可怕。我本來要很有氣氛的講我有多愛你的,上次就想告訴你了,反而讓你那麼生氣……結果搞得好遜。」


  在身邊輕聲低喃的語氣帶著些許對自己的不滿,讓孫微辛聽了忍不住笑了。


  「沒關係,因為你還沒講。」


  「什麼?」


  「講你有多愛我。」


  「真的嗎!?」那他剛剛緊張時說了一大堆的是什麼?


  「嗯。」


  孫微辛忍住笑和快要滿漲出來的情感,把頭偏向毛巍瀚看不到的另一邊。


  「等等──你在偷笑?」


  毛巍瀚看到了,他在轉頭時不小心露出的嘴角是向上勾的!


  「好啊你,騙我?害我剛剛好緊張,以為你被我氣到突然不舒服……」


  把因為被發現了所以乾脆笑出聲的孫微辛壓倒在地毯上,毛巍瀚整個人鬆了口氣。


  「別生氣了,你要我做什麼來彌補我都願意,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孫微辛只是微瞇著眼看著壓在他身上的人,不說話,嘴角微微地笑著。彷彿在評估他的誠意到哪裡。


  那樣的他流露出一股從未見過的風情,很誘人,但又帶點距離感,讓毛巍瀚想擁緊他卻也怕他不悅。只能開口再和他聊聊關於他的事──


  「為什麼你討厭戰爭片?」


  「……因為會有很多無辜的人死掉。」


  他看到死亡的畫面會很傷心。一想到這毛巍瀚就忍不住輕撫他的臉,見他沒有面露不悅,於是更大膽地在他臉頰上落了個親吻。


  「為什麼你覺得尼可拉斯凱吉很帥?」他如果說湯姆克魯斯或奧蘭多布魯很帥,自己也就認了,可是這位大叔……


  「他真的很帥啊。」


  「……他的頭髮好像愈來愈少耶。」


  「他的演技讓他看起來很帥。」孫微辛忍不住笑了。


  「那我呢?」


  「你當然很好看。」


  「我討厭在你的部落格上看到你稱讚那些演員帥氣美麗。」


  孫微辛失笑。「演員不帥氣美麗怎麼行?」


  「我也很帥啊,你可以在部落格上稱讚我。」


  「不要跟演員賭氣啊。更何況……你不也從沒在部落格上寫過戀愛的事?」


  毛巍瀚愣了一下,才意識到孫微辛話裡的失落感。


  「我家人好像知道我的部落格耶,所以我只會寫求學和日常生活的事,不過既然是小辛要求的話,那我就──」


  「我沒有!」孫微辛急急否認。


  毛巍瀚笑了,今晚第一次敢放心地親吻他的臉。


  嘴唇捨不得離開他的臉頰,流戀地輕啄了一口又一口,孫微辛主動湊上自己的唇,舌尖輕舔著對方的今夜意外地害羞的唇瓣,勾引毛巍瀚開始熱情的回應他……


  直到快喘不過氣,交纏的唇舌才捨不得地分開。


  「小辛,我真的好愛你哦。」


  「……嗯。」仰頭輕輕在毛巍瀚的唇上再落個吻,算是回應了。


  知道他對太露骨的話說不出口,但這個吻真不能滿足。毛巍瀚嘟嘴:


  「再親一個。」


  孫微辛再給他一個親吻。


  「再一個。」


  年長的戀人拿他沒辦法的笑了,在他唇上再度輕輕啾了一下。


  「小辛……」


  毛巍瀚突然在孫微辛耳邊低語,明顯有所求,刻意壓低的聲音讓孫微辛忍不住微顫。


  「嗯?」


  「如果我以後再惹你生氣,拜託你千萬不要不理我好嗎?」


  「那我應該怎麼辦?」還以為他要說什麼,結果這要求讓孫微辛覺得好氣又好笑。


  「你可以揍我。」


  「……我覺得我打不過你。」


  「我不會還手的。好吧,那你還可以罵我,狠狠的罵。」


  孫微辛因為這些話忍不住笑了。被壓在地毯上,他只能輕輕地笑出聲,看得他身上的大男孩忍不住封住他的嘴唇細細親吻……


  「唔……」


  捨不得這樣的氣氛轉化成情慾,毛巍瀚放開他,把頭埋在他的頸間繼續和他說著話。


  「小辛,你討厭我之前對你的任性嗎?」


  「其實還好。」


  「我可以偶爾耍脾氣嗎?」


  「可以。」


  「你還是會繼續寵我對吧?」


  「嗯……」忍住笑,孫微辛想到有個人剛剛才說自己討厭被批評像被寵壞的小孩呢。


  「那你討厭什麼?我不可以做什麼?」


  「你不可以挑戰我的耐性。」


  「好。」


  「你可以臨時想和朋友出去玩,但是不可以再忘記和我的約會。」


  「沒有下次了,我一定會牢牢的記住的。」


  「你可以玩得很瘋,但是不可以出去像丟掉一樣都沒連絡。」


  「我會常常打電話跟你說我愛你。」


  甜言蜜語讓孫微辛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著──


  「你可以任性,可是你不可以思慮不周的任性。做什麼事都應該要適可而止。」


  「呃……像是?」


  「考試前還喝醉酒然後還蹺課!」


  「我知道了。下次不敢了。」


  「你不可以老是懷疑我隨時會喜歡上女人然後結婚。」


  「……對不起。」


  「你不可以質疑我對你的感情。」


  正要答話時,毛巍瀚愣了一下,才意識到這其實是孫微辛對自己的告白,忍不住興奮地收緊手臂、再度壓上他的唇──


  「唔…我、還沒講完……」


  「可是我現在好想親親你!」


  「你…啊……」


  只是親親的話為什麼手要摸進衣服裡?


  「小辛,沒關係,你可以用一整晚慢慢說。」


  在懷裡被撩撥到全身發熱、喘息著的戀人誘惑太大,而且聽到他那麼說實在太開心了,讓毛巍瀚沒辦法再繼續和他單純的聊天。所以,先喊暫停吧?好想好好地撫摸許久未疼愛的戀人。


  「不行…明天……要上班……」


  「明天不是禮拜六嗎?」


  「才、才怪…明天是禮拜四……」


  「可惡──」


  不願勉強明天還得上班的戀人,不好容易停下手時,孫微辛卻喘著氣翻身把他壓在身下、拉下了他的褲頭拉鍊。毛巍瀚還來不及反應,先前因興奮而微微昂揚的下身已經被握在對方溫熱的手裡了。


  「乖,今天先這樣吧……」


  孫微辛輕吻著他,呼吸微促、臉色潮紅地靠在他身上,用手撫著他灼熱的分身。那種害羞又帶點慾求不滿的表情讓毛巍瀚更是興奮,也跟著伸手探向對方熱漲的下身……


  「啊……」


  被毛巍瀚的眼深情望著,身下受到的則是熱情的撩撥撫慰,孫微辛了舔了舔唇,親吻著他,舌尖竄入他溼熱的口腔與他糾纏著;感覺到手中的熱物和嘴裡纏住自己不放的舌一樣都在渴求自己,更是難耐地忍不住呻吟,想全身都癱軟在情人的懷裡任他吃乾抹淨也沒關係……


  「小辛……」


  「嗯?」


  「我…快忍不住了。」


  互訴情衷後,戀人在自己面前展露出前所未見的風情,讓毛巍瀚在體貼的理智和情慾衝動間掙扎翻騰。今晚可不可以仍然還是被寵壞的小孩?明天開始他再努力改進好不好?


  看著想學習當個疼惜他的戀人卻又難忍焚身慾望的毛巍瀚,孫微辛笑了,扯開嘴角逸出輕笑聲的樣子好勾魂,讓毛巍瀚差點失控。勉強忍耐住的衝動在他的下一句話裡真的潰不成軍了──


  「那就不要忍啊。我允許……」


  所以,最後在床上翻滾交纏到夜深,即使疲累還是忍不住斷斷續續交談的兩人,該說真的不在意明天還要上班上課得留些精力呢,還是孫微辛真的太溺愛他了,連見他忍耐都捨不得?


  那晚,疲累至極時的臨睡前交談,聊到了當初毛巍瀚早就知道孫微辛老是偷偷地看他。


  「可是小辛很害羞呢。要是你沒撞到我,會考慮對我搭訕嗎?」


  「……不會。」說實在的,他還沒膽這麼做。


  「呵呵,那我倒該感謝你把我撞飛在牆上了。」


  「你……這種事也能感謝?」


  「如果不是這樣就會錯過了。」


  「唔……」


  「睡吧。你明天要上班呢,我會先起來幫你買早餐哦。晚安~~


  隨著話尾落在頰邊的輕吻,讓已經睏得閉起眼的孫微辛笑了。


  「晚安。」


  今夜一定好睡。


 
                                                                       
─完─


 
此篇將收錄於2008年2月新刊《距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