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

 


  到了暑假,毛巍瀚就辭掉打工跟著遊學團去西班牙了。


  年輕的戀人因即將前往喜歡的國度而毫不掩飾興奮雀躍,孫微辛看在眼裡覺得有些落寞。一個多月的日子不能見面,似乎只有孫微辛會感到寂寞?毛巍瀚倒是沒什麼反應,離別前也沒什麼熱情的表現,兩人像往常那樣相處,毛巍瀚對他只說了:「要乖乖的哦。」就非常放心地去了西班牙。


  孫微辛照常上下班,作息仍舊如同往前一般,只能看著毛巍瀚在西班牙時仍勤於更新、紀錄著西班牙遊學生活的部落格想念著他。


  知道毛巍瀚去遊學一定遇到了許多有趣的事,每分每秒都是珍貴的,先不說可以從中得到的經驗和學習成果,很現實的論他父親為他所砸下機票食宿的龐大費用就夠理由讓他每分鐘都不可浪費、專注在那個國家的一切裡了。但……孫微辛還是忍不住會想,為什麼有時間可以寫部落格,卻不順道寫個短信給他呢?


  毛巍瀚曾教他使用MSN,但毛巍瀚在西班牙的這段時間裡就算孫微辛好不容易遇上他登入了,傳給他的訊息始終只得到一個親吻的表情圖當回應。


  還有兩次在深夜打來的電話,第一次打來時他聽到孫微辛被吵醒而渾濁不清的聲音立刻道歉說忘了台灣時間這麼晚了,第二次……在差不多的時間裡他還是打來了。


  孫微辛不會為這些事生氣,就算這麼長的時間裡只有兩次的深夜電話聯絡還是覺得開心。只是不免有些失落,他知道年輕的戀人正是愛玩的年紀,對方和自己的腳步似乎並不同調,觀念、想法、生活習慣等等,都有很大的差距吶……


  這時候,他第一次萌生了「不曉得這個戀情會談多久」的念頭。


 


   ◆◆   ◆◆   ◆◆


 


  暑假快結束時毛巍瀚才出現在孫微辛的面前。


  幾天前孫微辛有接到他打來的電話,只是匆匆地說:「小辛,我回台灣了!現在在台北的家裡,過幾天再去找你!啊對了,我有寄高第的明信片給你,你最近注意一下信箱。我還有買紀念品要給你,乖乖等我回去哦,親一個,嗯嘛~~


  說了這麼短短幾句後就掛了電話,感覺上好像行程滿檔,也許毛巍瀚接下來還要打電話通知很多朋友自己回國了吧?


  孫微辛看著已經結束通話的手機苦笑。他沒問自己最近過得如何,只是匆匆的告知「過幾天再去找你」……他就這麼篤定自己隨時歡迎他?


  雖然的確是如此沒錯。


  然後又是數天的毫無聯絡,直到毛巍瀚拿著孫微辛給的備份鑰匙打開他的家門出現在他面前,然後在他臉上落了個親吻……孫微辛什麼也沒有抱怨,只是說:「我很想你。」


  「我也是。」


  毛巍瀚笑著回答,笑得如同白日陽光那般的燦爛,會放電的眼睛笑得半瞇著望著他,讓孫微辛不想去計較那句我也是。


  他明白就算是戀人也不代表要時時關注著彼此、要以彼此為優先。人際關係裡除了戀人外還有朋友、家人、同學……等等多樣需要去經營來往的,所以他不想鑽牛角尖在這上頭。


  他年輕的戀人不曉得玩夠了沒,但總是回來了。


 


   ◆◆   ◆◆   ◆◆


 


  不過就算回來後還是不見人影。


  在暑假所剩不多的日子裡,毛巍瀚每天都和不同的朋友有不同的行程,會出現在孫微辛身邊的時刻一定是在夜晚裡……伴隨而來的是性愛。


  他明白有些活動和朋友在一起真的比較好玩,更何況毛巍瀚離開台灣一個多月了,朋友之間真的需要聚一聚。告訴自己不要在意,也不要找碴問「難道我們就不需要時間聚聚?」──反正這大男孩開學後也沒辦法野到哪裡去了。


  孫微辛照常過著規律上下班的日子,見到長假裡玩瘋了、鮮少相見的戀人來到就任由他索求地陪他,然後隔天早晨大男孫會留下一個頰邊親吻後離開,或是孫微辛撐起縱慾過後的身體在他的睡臉上落個親吻後去上班……


  知道自己過於溺愛他,可能為他找了太多理由,但孫微辛似乎就是沒辦法不寵他。


  就連他先前答應要一起去看周末的晚場電影,開演前一小時卻找不到人、打電話得到這種回答……孫微辛還是不想生氣。


  「喂?巍瀚嗎?你在哪?」


  「小辛?我和朋友在山上,這裡好涼哦!星星好漂亮!」


  「什麼?山上?哪裡的山上?」


  「我也不知道這是哪裡的山上耶,哈哈哈~~~~


  愣了幾秒後,孫微辛終於嘆了口氣。


  「所以你忘了今天要和我一起去看電影?」


  「什麼!?」手機另一頭的毛巍瀚這才大驚。「是今天嗎?對不起──」


  連綿不絕的『對不起』一直傳來,孫微辛只能說:「算了,反正你趕不回來了,在山上好好玩吧。」


  雖然事後回想起來有點嘔,當時沒發飆實在可惜,如果發脾氣的話毛巍瀚會不會比較把自己當一回事地放在心上?不過就算生氣也不能讓對方下一秒就出現在他眼前,所以……算了。


  隔天毛巍瀚非常愧疚在他身旁一直道歉,孫微辛一臉平靜的模樣反而讓對方有些不安。


  「對不起,不要生氣啦~~~~


  「我說了沒有生氣啊。」


  「可是……」就是這樣才可怕。


  「我昨天晚上就說算了,現在當然也不會發脾氣。可是你以後一定要記得和別人的約定,好嗎?」


  「嗯,對不起。下次不會了。」


  毛巍瀚親了親他的臉,然後摟著他在沙發上閉著眼睡著了。大白天的也能睡,看來昨晚大概又是玩通宵吧?


  孫微辛靜靜的任他抱著,打開電視切成靜音模式、穿梭在各個電影頻道裡……就這麼過了整個假日的下午。但他不知道毛巍瀚在他忍不住稍稍挪動身體時就醒了,只是仍然閉眼靠著他,若有所思。


 


   ◆◆   ◆◆   ◆◆


 


  開學後毛巍瀚總算乖了點。升上了二技二年級,他不再打工而把時間都專注在學業上,因為父親已經開始把自己公司和中南美洲外商往來的文件拷貝給他看、想開始磨練他了,西班牙語和副修的英語對他來說已經不只是學業而已了。


  在一個開始收斂乖乖地上課、另一個人則是規律上下班之間,兩個人都有各自不想讓對方發覺的心事──


  毛巍瀚總覺得感情這東西……沒有感覺就可以分了。他很熱情,但膩得也很快,身邊來來去去的人很多,沒有一個對象能交往半年以上,通常幾個月的熱戀期一過覺得無趣就分了。


  孫微辛是第一個例外。那天他靠在孫微辛身上想著他們在一起多久時,才驚覺已經快要一年了。


  這期間不是沒有誘惑,總是有人約他、甚至對他表現出露骨的慾望,還在熱戀期時毛巍瀚會想也不想地拒絕,然後回去找剛在一起、感覺正新鮮的孫微辛;但在兩人間的感覺不再像熱戀時那樣濃烈、漸漸平緩下來後他仍然能推拒引誘……真像自己認為的只是懶,因為偷吃還要擦嘴太麻煩了而已?


  為什麼和孫微辛在一起的時間能比以前的戀人們來得久?


  以前的戀人都是因為他的長相而喜歡他,可能是他沒什麼內在可吸引人吧,所以熱戀期一過新鮮感沒了就可以分了?那孫微辛呢?這個人也是因為他的外表而開始注意他的,除去外表之外他還有什麼地方可以讓孫微辛寵他寵了這麼久還不膩?


  毛巍瀚以為喜歡一個人一定是一瞬間的事,對方在某個點上讓自己心跳加速,會有一種「啊,我在這時候喜歡上他了!」的念頭。但孫微辛並沒有給他這樣的感覺,他只覺得孫微辛……很特別,自己身邊並沒有這種人。


  孫微辛鮮少掃他的興,和這個人在一起時總會覺得很平靜。孫微辛人很溫和,很溺愛他,乍看之下是個沒有脾氣的老好人,但其實還頗有自己的想法和個性,即使縱容他耍任性,還是會把前提和利害關係對他說清楚──孫微辛是用疼愛年幼者的心態來寵溺他,但用對待成人的方式向他說道理。他喜歡。


  身邊那一票知道他過往情史的朋友,得知他現在的戀人居然打破過往紀錄而紛紛表示好奇,有人猜測是否對方手腕很高明、掌控得住他?有人則直接露骨地問莫非是肉體契合度很好?


  毛巍瀚有些無法招架,只好回答對方不過是個普通的公務員,沒什麼特色也沒什麼脾氣,長得挺好看的但有些害羞,現在跟他在一起快要沒什麼感覺了,完全不是大家猜測的那般。


  話一出口大家討論得更熱烈,有的人鼓譟把對方約出來吃個飯,有的人揶揄說這種對象不像是他會交往的類型,更有人開玩笑地問說依他的個性,這種快要沒感覺的對象什麼時候要分手?滿一年的那天嗎?


  毛巍瀚當下還哈哈大笑地回答:「不要幫我排時間表,我自己排!」


  話落,自己卻怔愣了一下。


  分手?


  那一刻,腦袋裡頭好像冒出一個小小的孫微辛,語氣和緩但嚴肅地對他說:分手豈是那麼可以輕易被拿來當朋友間聊天的話題、讓你開玩笑的事?


  那種感覺不算強烈的衝擊,但叫他梗在心頭難以忘記。


 


   ◆◆   ◆◆   ◆◆


 


  比起日常生活裡的課業、瑣事而言,感情並不是一件非花心思在上頭不可的事,所以即使毛巍瀚開始試著想理出自己對孫微辛的感情到底到什麼程度,終究只是偶爾才會滑過腦中的瞬間念頭而已。


  等他再度想起時,兩人已經交往超過一年了。他正像一年前的自己一樣準備著期中考,不同於一年前正值熱戀當時的是:他已經一個多禮拜沒去找孫微辛了,而對方知道他要期中考,也很體貼地不打擾他,連簡訊連絡也沒有。


  如果他就這樣一直不出現,不知道孫微辛什麼時候才會受不了主動殺來找他?


  兩個禮拜?三個禮拜?一個月?兩個月?什麼時候才是孫微辛忍耐的底限?


  ──晚上讀書讀到覺得無趣,腦袋裡突然冒出這個問題。


  毛巍瀚推開書本,打開電腦開始在網路上閒晃了起來。臨考前的學生大概都是這樣的,腦袋裡想的都是平常不會想到的、愈是應該專心讀書時愈是想做無意義的事來浪費時間……


  逛完了幾個平常習慣瀏覽的網頁,覺得無趣了又不想看書,他突然想到之前跟孫微辛硬要來的部落格。


  孫微辛曾經詢問過他關於部落格的一些設定,他反問對方有申請部落格了嗎?可以給他網址看看嗎?只見孫微辛有些難為情的說「不好吧……」,見到那樣的反應毛巍瀚就更好奇了,硬是要看到不可,不過後來拿到網址根本沒仔細看內容地瞄了幾眼後,他就忘了這回事。


  情人的部落格,毛巍瀚當初連加到「我的最愛」裡也沒有,翻找了好一會兒後才在網路信箱裡找到當初自己轉寄回來的網址,連結過去看到孫微辛的部落格頁面後,忍不住笑了。


  果然還是電影。


  部落格裡所有的文章都是電影觀後心得,沒有一篇寫到私人生活。


  其實大概可以猜得到以孫微辛含蓄的個性而言,是不太可能會在上頭寫什麼日常生活心情記事的,不過所有的文章都是電影觀後心得,而且篇數還不少……也真是太厲害了。


  毛巍瀚笑著點了其中一篇看,看完了再隨便點選一篇……然後,那個部落格好像有種魔力讓他想一篇接著一篇不停地閱讀。


  他發現孫微辛寫的心得還滿好看的,而且都不是短短幾行字而已,從影片簡介、導演和演員經歷、電影配樂適合與否、觀後心得……一直到衍生推薦,非常詳細而且內容豐富。其實從文章裡可以明顯看出孫微辛的影片評論並非客觀,裡頭摻和了明顯的私人喜好和想法。但相對地,孫微辛那些平日看不到的個性,在部落格裡通通透過文字鮮明地流露了出來──


  他富有同情心,但又冷靜地不任其氾濫成沒有理智的憐憫;他很矛盾,可以冷靜理性地把事情分析得透徹、卻又自嘲很難抵抗得了情感上的衝動;他很厚道,現實生活中他是那種即使再不滿但還是會為對方留情面的人,可是當他在部落格裡罵起爛片時卻毫不含蓄,原來這個人還滿牙尖嘴利的嘛……


  毛巍瀚忍不住一直點著部落格上的文章來看,愈看愈覺得孫微辛這個人很有趣,原來他的個性這麼的……


  不只是自己認為的那樣。


  原來雖然他不算活潑好動,不像自己一放假就想出去狂歡玩通宵,但不代表他沉悶。原來他很可愛,有很多有趣的想法,只是毛巍瀚從沒和他聊過那些事,所以不曾聽他表達過那些令人覺得有趣的想法而已。


  幾個晚上的時間,書讀累了後毛巍瀚就點著孫微辛的部落格來看,期中考考完了,部落格裡的文章也全部看完了,有許多篇還會一讀再讀,隨著裡頭的文字而發笑、省思。看到孫微辛的觀後心得因劇情而流露出哀傷時會好想抱抱他,見他在文章裡稱讚男演員俊帥、女演員美麗時心裡還會發酸,會很幼稚地想:可惡啊,你的愛人在這裡!要發情來找我啊!


  毛巍瀚突然懷疑自己是否從沒和孫微辛好好的相處過?不然怎麼會沒發現他的戀人是如此地令人傾心?


  他知道網路裡文字堆砌起來的不一定是事實,偽裝與誇大在虛擬世界裡處處可見。但閱讀著部落格時腦中也浮現著平日與他相處時的孫微辛……他相信那些毫不做作的文字所凝成的形象,的確是真實的孫微辛沒錯。說不定那個人根本沒想過在網路上可以虛構理想中的自己吧?


  一想到他的部落格裡每天都有人來來去去點閱他的影評,雖然流量很少,但……帶他開始接觸部落格的自己居然比那些人還晚發現這樣的孫微辛,毛巍瀚不免覺得有點悶。


  那幾天的深夜裡,即使隔天還要期中考,他卻隨著部落格裡的文字起了股衝動,想出門去把孫微辛推薦的影片通通借來看到眼睛發酸。更想去找那個自己其實冷落許久的戀人,好好地跟他說說話,再一次認真地重新認識他……


  在此之前,毛巍瀚回顧起和孫微辛相處的點滴時,只是朦朧地覺得還不想離開這個人。可是看完了他的部落格後再想起他、和他寵溺著自己的事……


  毛巍瀚清楚地知道,他愛上他了。


 


   ◆◆   ◆◆   ◆◆


 


  比起毛巍瀚,孫微辛的煩惱顯然單純但現實多了。


  遠在雲林老家的父母,勒令已經結婚、家庭生活幸福美滿的大哥帶來了相親通告。


  這時候孫微辛反倒慶幸起毛巍瀚最近不常與他連絡了,不然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張直接送到他手上、現在不知該擺在哪裡才好的照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毛巍瀚考期中考而毫無聯絡的那週,孫微辛正每天忙著說服父母,希望雙親不要逼他去相親。


  人生嘛,不一定要照著既定的腳步走,其實結不結婚都會後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在啊──不過雙親大人聽到『結不結婚都後悔』的論調後反而更生氣,撂下狠話說如果孫微辛不乖乖和代表父母的大哥去,年事已高的倆老就要從雲林自己搭火車南下、押著他去赴相親宴!


  就連假日一大早,兩老還不放心的打電話來嘮叨許久。忙著應付雙親,直到累了想約毛巍瀚吃個飯時,才想起他應該已經考完期中考、還過完一個週末了。


  孫微辛自嘲不知是該覺得幸好毛巍瀚沒看到如此煩心的他,不會問他在煩惱什麼;還是該因情人最近和他關係平淡,居然沒發覺他被逼著要去相親而感到失落?


  其實,不管是哪一種心境,他都不想要啊。唉……


  好想見他啊,還記得他曾在考完試後抓著換洗衣物直奔自己家裡當大爺的……為什麼這個週末卻毫無音訊?


  年輕的戀人很愛玩,莫非是和朋友又野到哪個不知名的山上去看星星了?


  打電話給他,對方還一副很驚訝的語氣:「小辛?啊你打電話來了?」


  他不應該打電話嗎?看不到毛巍瀚的表情,所以孫微辛也無從知曉他為何會這麼說,即使介意也問不出口。只能用淡淡的口氣詢問他最近如何?考完了嗎?今晚要一起吃飯嗎?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才聽到他回話:「小辛,不好意思,我今晚要準備明天的西班牙語口試,改天好嗎?」


  他說改天,卻沒約哪一天。


  孫微辛忍住想嘆氣的情緒,輕輕地答了聲好。毛巍瀚在電話結束前給他一個親吻,就能讓他微笑,無法對「很忙」的年輕戀人感到不滿。


  不過這種溺愛的狀態只持續不到幾小時,他就真的快被毛巍瀚給氣炸了──


 


   ◆◆   ◆◆   ◆◆


 


  孫微辛搭著計程車匆匆來到電話上所描述的酒吧,果然看到毛巍瀚趴在吧檯前,明顯是醉倒了。


  接到電話時,毛巍瀚一劈頭就說:「小辛來接我!」──嚇得他以為毛巍瀚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沒辦法自己回家,結果下一句竟是含糊不清的胡言亂語,還夾雜著英語和西班牙語,聽都聽不懂。還是他旁邊比較清醒的人聽不下去奪過了電話,報出酒吧的地址後孫微辛才得知毛巍瀚推掉他的邀約,卻和朋友跑出來喝酒喝到醉倒。


  一邊走近醉倒的毛巍瀚,孫微辛在腦中一邊幻想掐住他脖子用力搖晃的快感……直到靠近後發現他身旁坐著也是喝得微醺的朋友,只得隱忍。他不想在他朋友面前發火,這樣不好看。


  「你們好,我是巍瀚的朋友。」對他身邊的人打了招呼,孫微辛才把手搭上毛巍瀚的肩膀。「醒醒!」


  手指頭真想用力捏他的肩膀,讓他痛得清醒……


  「你是『小辛』?」


  「『小辛』?長得還滿好看的啊!我還以為是蠟筆小新咧哈哈哈……」


  「小辛啊,Leon剛剛講了一堆你的事耶,閃得我們快瞎了!你應該要代替月亮懲罰他才對,快點拋棄這個小孩吧!」


  一群醉鬼。


  孫微辛的眼皮抽搐了一下,搭在毛巍瀚肩上的手指頭真的狠狠用力給他掐了下去──


  「敝姓孫,孫微辛。」無視毛巍瀚悶哼,孫微辛對著這群醉漢中唯一一個還沒有開口說話、看來比較清醒的人自我介紹,然後擠了個笑臉說:「不好意思,我先帶巍瀚回去了,他明天還要考試。」


  「敝姓崔,我叫浩恩。不好意思,因為他都叫你小辛,所以我們只知道你叫小辛。」崔浩恩笑了笑,指著毛巍瀚說:「抱歉,如果知道Leon明天還要考試,我們就不會灌他酒了。」


  孫微辛只能搖搖頭回以微笑。別人灌他酒,他其實還是可以選擇要不要喝、或者不需要喝到這麼醉,所以責任不全都在這群朋友身上。


  「我先帶他走了,啊對了,請問他有沒結清的帳嗎?」


  「沒關係,這攤算我們請他的,不好意思給你麻煩了。」


  正想接話時,卻見崔浩恩拍了拍毛巍瀚的肩膀說:「Leon,只會撒嬌是不行的。」


  Leon是毛巍瀚的西班牙語名字,孫微辛知道他的朋友都這麼叫他。可是這句話卻說得有些莫名其妙,眼角正好瞄到毛巍瀚的表情聞言變了,更覺得奇怪,不知該說些什麼時毛巍瀚正好扭動了一下身體說:


  「小辛帶我回家。」


  「你醒了?」


  「沒有,所以你帶我回家。快點!」


  「………」


  忍住想掐死他的衝動,只能匆匆向他的朋友們道謝、告別。


 


   ◆◆   ◆◆   ◆◆


 


  坐上計程車後,孫微辛向司機報了毛巍瀚的地址,結果毛巍瀚立刻出聲抗議:


  「不要!我要去小辛家!」


  「你明天要考試,從你家去學校不是比較快?」


  「口試是下午的事。」


  「那早上呢?」


  「不重要的課,蹺掉。」


  孫微辛覺得腦血管真的快被這傢伙氣爆了──


  「學生怎麼可以說課不重要?!你會不會太過份了點,明明有考試還跑出來喝酒喝到醉?明天還要蹺課?」


  「不要像訓小孩子一樣的訓我。」


  「你就是小孩子!」


  此話一出,毛巍瀚就沉默了,氣氛突然變得很僵。


  計程車司機從後視鏡窺視他們,默默地開著車……一片尷尬。


  「我要去你家。」


  「不准。我不想明天早上看到你的時候就想到『這傢伙蹺掉了早上的課』。你要蹺課隨便你,但是不要在我面前!」


  「……算了。我回我家。」


 


   ◆◆   ◆◆   ◆◆


 


  儘管很生氣,但孫微辛還是把毛巍瀚扶到他的屋裡,在床上幫他脫了外衣、還幫他蓋了被子。


  這個被訓了一頓的「小孩子」後來一直悶聲不響,看不出來是在生悶氣還是單純的醉了,孫微辛也賭氣不想找話題和他說話,默默地幫他巡視了門窗後再看他一眼就走了。


  隔天下班,孫微辛覺得悶,在外頭吃了頓好吃的、還買了啤酒又租了幾部片子後才回家。


  一進到自己的屋裡,打開燈時就被坐在床邊的毛巍瀚嚇了一跳。他沒想到昨天鬧得有些不愉快今天毛巍瀚還會來找他。


  「你……嚇我一跳。怎麼不開燈?什麼時候來的?」


  毛巍瀚似乎不適應瞬間打開的燈光,眨了眨眼,沒回話只是呆呆地看著孫微辛。


  「吃飯了嗎?」


  「我不餓……」


  那就是還沒吃的意思。


  孫微辛看著牆上快指到九點的掛鍾嘆了口氣,把手上的東西放下,一邊打開冰箱一邊說:「我只有昨天剩的炒飯,還是你要吃泡麵?」


  「我不餓。」


  「好吧。」關上冰箱門,孫微辛說:「那現在是?」


  「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嗯?」


  「可是我想先問你……」毛巍瀚緩緩地舉起手,手裡是一張女人的照片。「這是什麼?」


  那是父母逼他大哥硬塞給自己的,相親對象的照片。


  孫微辛嚇了一跳,心虛地說:「你怎麼可以隨便亂翻別人的東西!?」


  「我沒有亂翻,他就攤在桌上,我一進來就看到了。」


  「……好吧,那是我要相親的對象。我爸媽──」


  「所以你去相親了?」


  「……只是吃頓飯而已。」而且他還沒去。


  情勢瞬間逆轉,原本他還想算昨天的帳,結果現在反而是毛巍瀚有理由可以找碴。孫微辛在心裡暗暗叫苦。


  「吃頓飯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


  「那為什麼照片要留著?」照片上的人長得還挺標緻的,該死的讓他好介意!


  「我真的很想不要。可是不需要的照片該怎麼處理?」


  「直接丟掉就好了!」


  孫微辛嘆了口氣,「這樣好嗎?」


  「有什麼不好?優柔寡斷才不好!」


  孫微辛沉默了,他突然覺得累了。如果斷然拒絕真能省掉許多麻煩就好了,但很多時候並非如此。是因為毛巍瀚的年紀未到,所以還無法體會嗎?


  「我有點累了,你回去吧。」他現在沒辦法容忍年輕戀人的任性、不體貼。


  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話讓孫微辛有了負面的情緒,毛巍瀚沮喪地把揚起的手放下。


  「對不起,我沒有要惹你生氣的意思。」


  孫微辛沒有回話,只是再度打開冰箱門,默默地把買回來的半打啤酒通通冰進去,關上冰箱門。


  「昨天的事情也很對不起。」


  他頓了一下,第三次打開冰箱門,拿出一瓶才剛丟進去的啤酒。啤酒應該留下一瓶直接喝掉才對。


  「小辛?」


  「昨天的事其實你不需要向我道歉,你應該向今天被你蹺掉課的老師道歉才對。他的學生居然深夜還跑出去喝到爛醉然後蹺掉他一早的課,如果我是那個老師,我會覺得很不高興。如果你今天下午的口試還考得很差,那簡直可以說是你活該。」


  「……對不起,你昨天約我吃飯時,我真的是因為今天有口試才推掉的。」


  孫微辛終於忍無可忍──


  「那喝酒就不能改天!?」


  毛巍瀚閉嘴不說話了。他可不敢說昨晚是因為正聚在喝酒的朋友打電話來消遣曾發下「不要幫我排時間表,我自己排!」此豪語的他恢復自由身了沒啊?──確定自己的情意後他可無法忍受這種玩笑,於是立刻殺出去和那票朋友炫耀著自己的情人有多好,得意忘形地大放閃光的下場,就是被那票朋友給灌得爛醉。


  靜默不答話的毛巍瀚讓孫微辛火上心頭,再度下了逐客令。


  「改天再聯絡吧。」


  「小辛,你聽我說……」


  毛巍瀚從地板上站了起來想抱抱對方,伸出的手卻被推開了。他愣住了,這是孫微辛第一次因生氣而拒絕他的碰觸,


  「我問你──」孫微辛想到了一件事,開口問他:「昨晚為什麼我打電話給你時你那麼訝異?你不想接我的電話?」


  「不是,只是剛好我之前在想……如果我一直沒和你聯絡,你什麼時候才會受不了的來找我?所以我接到電話才會驚訝你打來了。」


  老實卻不得體的回話,讓孫微辛瞬間憤怒了起來。


  為什麼自己對年輕戀人的溺愛可以成為對方測試自己底限的理由?他討厭被試驗!這麼默默容忍他其實只會讓對方得意忘形地不知珍惜嗎?


  「我受夠了……」


  「小辛?」


  「滾!」


 


   ◆◆   ◆◆   ◆◆


 


  突然發飆的孫微辛真的狠狠地嚇到毛巍瀚了。


  他還想再為自己的話做解釋,孫微辛卻直接揪著他的領子把他推出門外,關上門之前還不忘抽回毛巍瀚一直握在手裡的相親照片。


  「毛巍瀚,我真的不想要讓我對你的感情只剩下忍耐,再說我的忍耐也已經快到極限了!」


  撂下這句話,孫微辛就摔上大門不再理他。


  不敢拍門引起鄰居注意而給他帶來困擾,毛巍瀚只能回家。但後來任憑打再多通電話,孫微辛都不接,向他道歉的簡訊也不曉得他看了沒?直到三天後孫微辛在早上傳來一封簡訊,本來很開心的毛巍瀚看了內容後卻想摔手機──


  『不用打電話。我晚上關機去相親。』


  人真的很賤。對方捧著奉上時不懂珍惜,現在有了危機才醒悟那時的自己有多糟糕。


  是誰當初認為『想抽身隨時都可以』的?結果現在反而是他害怕被拋棄。


  孫微辛一直寵著他,寵到讓他得意忘形地看不見對方默默容忍的姿態、後來甚至忘了顧及對方是否覺得寂寞、認定這個人會一直默默地寵他而懶得花心思維繫這段感情……


  毛巍瀚向來都只和比他年長的人交往。他喜歡看比他年長的人平常穩重疼他的模樣,更喜歡看他們在他身下被搞到哭泣的樣子,那樣子更可愛。最重要的是,年長的戀人會把他當弟弟一樣的疼愛,所以他總是可以任性地耍著脾氣還倍受寵溺。這種輕鬆的戀愛他談得很快樂。


  直到孫微辛在他心裡開始有了份量,直到他知道自己愛上了這個人,而且對方現在氣得不想理他……毛巍瀚才覺得自己實在很糟糕。


  只會撒嬌是不行的。


  他的朋友曾在酒吧裡笑著這麼對他說,語氣裡帶著聽不出的揶揄。


  那時只覺得有些刺耳。但現在真的體悟到了,如果一直這麼任性、不體貼下去,他已經可以預見孫微辛對他的愛消磨殆盡的那一天。然後,孫微辛下一次會喜歡上的對象也許正好是個女性,也許還會結婚……


  光想就無法忍受。


  對孫微辛來說,交女朋友不是不可以、結婚不是不可能的事……結果現在害怕被拋下的,反而是當初主導局勢的那個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