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

 

  然後,孫微辛學會了逛BBS


  他對於電腦或網路其實並不是那麼的感興趣,只是毛巍瀚笑著問他:「你都不好奇我平常在幹什麼?」──他才試著去接觸那些本來不怎麼感興趣的東西。


  毛巍瀚帶著他慢慢敲著鍵盤穿梭在黑色背景、只能使用鍵盤指令的BBS迷宮裡,那種純文字的介面讓他覺得好複雜。


  「你不是喜歡看電影嗎?這裡有電影板,裡面會有很多人的討論和心得。」


  敲著鍵盤踏進孫微辛可能會感興趣的電影板後,見他終於醒過來了、眼睛盯著螢幕發亮,毛巍瀚忍不住笑了,親了親他的臉再繼續講解著其它在BBS裡有趣的東西:


  「你可以慢慢逛,在主畫面會有大分類可以選。啊這個是GAY板,我之前有段時間常常會掛在這上面。這個是……BI板。」毛巍瀚按著鍵盤的手停了一下,然後按著左鍵快速跳出這個分類──「總之就是這樣,想看什麼的話按分類去找就好了。我先幫你把電影板加到最愛裡面。」


  孫微辛傻傻地看著毛巍瀚的動作好一會兒後,才意識到剛才讓他頓了一下的『BI板』是什麼東西。只能嘆口氣說:


  「我說過,我現在喜歡的是你。我喜歡一個人時的確是可以不分性別,只要感覺對了就好……可是我不是隨便誰都可以。」


  毛巍瀚沉默了幾秒後將視線移到孫微辛的臉上,扯開嘴角對他笑了。


  「我知道。」


  勾勾手指,引孫微辛主動傾向前吻上自己的唇,毛巍瀚輕輕挑著他的舌頭撩撥起他的情欲,直到感覺他的喘息逐漸濃重後才滿意地放開他,在他耳邊低聲說「對不起」。


  捨不得溫暖的嘴唇離開,孫微辛再度湊向前輕吻對方,溼潤的眼睛含著沒說出口的渴求,毛巍瀚笑了,摟著他親了親,關掉電腦螢幕後在他耳邊低語:


  「比起網路,你對我還比較感興趣?」


  「當然……」


 


   ◆◆   ◆◆   ◆◆


 


  隔幾天,毛巍瀚又帶孫微辛認識部落格,只是在教他使用時他那並不怎麼感興趣的樣子讓毛巍瀚傷腦筋地笑了笑,只能再把他喜歡的電影搬出來比喻:


  「部落格比較像是日記,很多人都把它拿來寫些日常瑣碎的事,你可以把看電影後的心得打上來,自己紀錄看了多少電影也不賴。」


  「唔……」


  「你該不會真的在想自己到底看了多少電影吧?」


  「很多。」孫微辛笑了。


  溫存時的交談讓毛巍瀚知道對方唯一的興趣就是看電影,假日時的活動則是大掃除。聽到這答案其實也不訝異,孫微辛看起來就是很安靜的人、斯文不好動,看電影這項唯一的嗜好倒滿符合他給人的第一眼印象。也正好,嗜好少的話毛巍瀚也比較容易記得住,只要稍微提起自己知道對方喜歡看電影這項,就能令孫微辛感到高興。


  「大概就這樣,你有興趣弄一個部落格玩玩的話再找教你別的吧。啊對了──這是我的部落格!」


  毛巍瀚擅自把一個網址加到最愛裡,然後笑嘻嘻地親了他一下。


  「你的?」


  「嗯,現在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部落格啊。」


  孫微辛好奇地看著那個網頁,但視線隨即被毛巍瀚的手遮蓋住。


  「等我回去再慢慢看,現在看我本人。」


  他轉頭還來不及聚焦在他的臉上,嘴唇就感覺到一片溫暖柔軟的細細親吻了。


  「明天休假對不對?」


  「嗯……」


  「幫我脫衣服。」


  「現、現在?」


  「不早了啊。我就想要,你不想嗎?」


  剛才在電腦前笑嘻嘻的青年現在換了表情,飽含著慾念的眼睛、勾著邪氣笑容的嘴角令孫微辛心跳加速,忍不住回應了親吻,照著他說的為他脫下身上衣物……


  剩下最後一件輕薄布料時,毛巍瀚卻突然阻止了他。


  「啊、等等!該死,我忘了還沒洗澡。」


  拉著反應不過來的孫微辛衝進浴室扭開水龍頭,蓮蓬頭灑下來的水把兩人都淋溼了。初秋的天氣已有些發涼,灑下來的水還是冷的,讓孫微辛嚇了一跳打了個冷顫,至少讓他先把衣服脫下啊。


  「對不起,水等等就會熱了。」


  毛巍瀚湊近他親了親,為他剝下溼貼在身上的衣物。親暱的肌膚相觸間還夾著衣物磨擦的粗糙感,讓兩人呼吸都深濁了起來,親吻也變得黏膩……


  轉眼兩人耳頸間的肌膚都紅了──但似乎不是因為水溫升高的關係。兜頭灑下的水聲也蓋不掉激情吸吮親吻的聲響,還有慢慢逸出的低聲呻吟……


  直到喘不過氣,毛巍瀚才捨得放開緊緊抱著的人,關掉水龍頭、拉起孫微辛的手,抓過沐浴乳擠在他手上──


  「小辛,幫我洗。」


  孫微辛喘著氣望著自己的手怔愣了幾秒後,才臉紅地將手上的沐浴乳塗在眼前的胸膛上,然後他聽到毛巍瀚低聲笑了,拉著他另一隻手往下碰觸自己的臀部提醒他:


  「等一下,我幫你脫光了,但你還沒幫我脫最後一件耶,應該先幫我脫掉才對吧?我沒有要洗澡順便洗內褲哦。」


  逗得孫微辛臉紅瞪了他一眼,喃喃唸著:「誰叫你先把沐浴乳擠在我手上……」,但還是乖乖地蹲下身幫他扯下那塊布料。


  除去布料遮掩後看見他興奮的器官微微抬頭,孫微辛只覺得一陣口乾舌燥,毛巍瀚拉起他、在他耳邊低聲笑著說話,讓他更是心跳加速。


  「小辛,沐浴乳應該要先打點水再搓在我身上吧?」


  「你…少囉嗦……」


  「哈哈……」


  毛巍瀚的笑聲消失在孫微辛湊上來的唇瓣間。兩人的舌尖糾纏著,甜蜜的喘息溢滿唇齒間,緊貼著的肌膚因滑溜的沐浴乳而細細摩擦、逐漸發燙……直到手指撫上他的乳尖感覺到溼滑觸感,毛巍瀚才清醒過來。


  「啊……差點忘了要洗澡了。」


  孫微辛只是眼神迷濛的望著他,那模樣讓毛巍瀚忍不住又笑了。


  「小辛沾到我的沐浴乳了,現在連你也要洗了。」


  隨即再擠了點沐浴乳到孫微辛的手裡、打了些水稍微搓揉出泡沫後拉著他的手往自己胸口上抹,毛巍瀚在他耳邊低聲說:


  「這次乖乖幫我洗,然後……」


  然後怎麼樣?孫微辛舔了舔唇,捺著被撩撥起的燥熱默默地將帶著泡沫的沐浴乳塗滿他的上身、用沐浴海棉細細地搓揉清潔,但愈往下就愈不知該如何著手,正覺得不好意思時一抬頭,只見毛巍瀚嘴角噙著笑看著自己,頓時覺得全身一熱……忍住想親吻他的衝動,將沐浴海棉塞到他手裡。


  「剩下的你自己洗。」


  毛巍瀚覺得有趣,又拉著孫微辛的手輕碰自己的下身說:「這裡你不幫我洗?」


  「別、別玩了……」


  哈哈笑了兩聲,毛巍瀚親了親他的臉後才乖乖自己搓洗身體。一旁的孫微辛鬆了口氣,拿起蓮蓬頭把身上沾的泡沫都沖淨,正打算也幫對方沖乾淨時,毛巍瀚卻突然貼上來讓他驚嚇得放掉了手裡的蓮蓬頭。


  「你、你幹嘛?」


  又沾到泡沫了,又要再沖一遍了。


  「小辛好小氣,如果是我一定會幫你洗得乾乾淨淨的……」


  順手關掉蓮蓬頭的水,毛巍瀚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握住孫微辛因興奮而微昂的分身輕輕搓揉,讓他又嚇了一跳。


  「……啊……我…我剛剛洗過了……」


  「我知道你洗過了。我是說你很小氣,不是問你洗了沒,呵呵……」毛巍瀚笑了。


  「啊啊……停…這樣下去……你要洗多久?」


  「洗很久也沒關係啊……」


  被身下惡作劇的手挑逗得無法思考、全身發軟,孫微辛只能輕靠著毛巍瀚喘息,不知是該制止他還是任由慾望漫延。毛巍瀚笑著挑起孫微辛的下巴親吻他,柔軟的舌尖輕掃過下唇內側讓他微微發顫,再也無法思考這鴛鴦浴到底該洗多久比較好。


  「啊……」


  撩撥的吻再度燃成激情,兩人緊擁著對方熱切的深吻著,唇舌吸吮間的嘖嘖聲響刺激著耳膜,也讓慾望迅速滋長……孫微辛撫著毛巍瀚的背,順著滑溜的泡沫向下,不甘示弱地也握住他灼熱的器官愛撫著,讓毛巍瀚更熱情地親吻他。


  升高的體溫讓兩人忘了正裸露在轉涼的天氣裡,只感覺到自己和對方的喘息都是熾熱的。毛巍瀚把孫微辛按在牆上瘋狂地吻著,冰涼的磁磚讓孫微辛一顫、往前瑟縮想碰觸身前的熱源,喉間發出含著撒嬌和抗議的輕聲呻吟,卻不知這聲音只會讓人對他更狂野。


  把他按在牆上的人離開了他的唇往下啃咬著他的頸部和鎖骨,製造出一片淡紅的痕跡,一手揉弄著他灼熱的慾望,另一手輕揉著他的乳尖,滿意地聽著他斷斷續續的呻吟,直到──


  「唔…shit!我開始恨起泡沫了!」


  舌頭舔到沐浴乳的泡沫了,毛巍瀚呸了一聲,放開正在憐愛的乳頭抓過蓮蓬頭開熱水,將自己沾在孫微辛身上的,剛才帶著滑溜感、很能刺激慾望的泡沫通通沖掉。


  「啊……」


  正沈浸在情慾裡的孫微辛感覺撩撥著自己的情人竟在此時退開了,不滿地張開眼時正好見對方拿著蓮蓬頭替自己沖掉身上的泡沫,溫熱的水灑在皮膚上的感覺讓他忍不住舒服地低吟,再加上那迷濛的眼神……讓毛巍瀚覺得眼前的美景是種折磨,很想不管身上的泡沫、丟下蓮蓬頭不洗了。


  「不要發出那種聲音……」


  將孫微辛沖乾淨後毛巍瀚才沖洗著自己,沐浴乳在肌膚上稠黏滑順的感覺要花些時間沖洗才能確保乾淨,孫微辛像是無法等待般地伸出手在他身上游移著,渴望親吻他的情意非常明顯。毛巍瀚咬牙輕聲地說:


  「你這樣……我會很想把你直接按在這裡做到讓你哭出來……」


  迷迷糊糊的,因先前的激吻和情慾正熾而無法再思考什麼,孫微辛扯開嘴角竟對毛巍瀚笑了。


  靠在牆上全身發軟、溼淋淋的情人,聽了他的警告居然還對他甜甜地笑了?


  所以,咒罵著厚稠泡沫礙事、正好把自己沖乾淨的毛巍瀚理所當然的失控了。


 


   ◆◆   ◆◆   ◆◆


 


  然後,也理所當然的兩人都著涼感冒了。


  「哈啾!」


  擤了擤鼻涕,孫微辛頭昏腦脹的坐在電腦前看著毛巍瀚的部落格。幸好兩人在浴室交纏許久後的隔天是假日,不然他就得撐著微微發燒的身體上班了。


  那晚真是太荒唐了,毛巍瀚真把他按在牆上狠狠地做了好幾回,激情中連保險套都忘了戴,身體直接承受著他射出的灼熱體液,就算頂得他哭泣求饒毛巍瀚也不放手,還在他耳邊低語:「都是你……」


  一想到那晚,孫微辛的臉不禁發熱。自己真能讓他失控到如此地步?雖然事後身體著實不好受,因激情過度而虛脫、拉肚子、發低燒……但那晚毛巍瀚陪在他身邊看似心疼地撫著他的臉,好像也就不那麼難受了。


  隔天醒來後兩人都感冒了,苦笑著乖乖躺在床上休養,孫微辛全身痠軟還頂著發暈的腦袋為毛巍瀚做了粥,中午兩人吃完清淡簡單的粥食後毛巍瀚就撐著出門打工了。


  假日過後上班上課的兩人也沒再見面,連電話都因為喉嚨沙啞而不能說了。孫微辛只能看著毛巍瀚的部落格,裡頭記的都是些瑣碎雜事:學西班牙語的紀錄和心得、每年固定會去西班牙遊學的紀事、生活、同學、打工的事……雖然沒幾張他的照片、也沒有他的聲音在裡頭,但看著那一頁頁的網誌孫微辛就覺得好像毛巍瀚在他身邊跟他說著這些事。


  還有在還沒遇見他以前,這個大男孩經歷了哪些人與事,也一起在這個部落格裡窺見了。


  「哈啾!」


  又打了個噴嚏,孫微辛打開第二盒抽取式面紙繼續擤著鼻子,他真懷疑今天補充的水份有比流出來的鼻水多嗎?


  即使頭昏沈沈的但仍捨不得離開電腦前,毛巍瀚的部落格很有趣,吸引著他一直點選閱讀下去。看著毛巍瀚在部落格裡紀錄去西班牙遊學時被搭訕,他卻誤會對方是想問路、還正經的道歉說自己對西班牙還不熟的趣事,另一篇則抱怨著《唐吉訶德》不知道在寫什麼鬼看都看不懂,還有學打舌音的訣竅,再一篇則是細數著他自己喜愛的酒類、自豪酒量很好,還有一篇是說著有一天想要騎哈雷機車環島……每一篇每一個文字都讓孫微辛嘴角微翹,覺得那個大男孩好可愛。


  直到電腦桌旁的垃圾筒堆滿衛生紙團,他也看完他的部落格了。孫微辛發現那個部落格裡記著他日常生活的瑣事,卻沒有紀錄到愛情。


  毛巍瀚沒有在部落格裡寫過誰暗戀著他、偷偷看著他,也不曾記下他自己是否曾為誰傷神迷惑過……在那個部落格裡看不到他的愛情,看不到在他身邊來來去去的情人,也無法得知他的愛情觀。


  沒在上頭看到他過往的情人也許是好事吧,這樣就不會為已經過去的事還介意地胡思亂想。但發現自己也不會出現在裡頭、他不會為自己打下幾行字紀錄一下兩人交往時的事情時……那種感覺,好失落。


  笑了笑,孫微辛又覺得自己有些想太多了。搖了搖頭,正打算關掉網頁時,腦中突然萌生也想要有一個自己的部落格的念頭,於是立刻移動游標申請了一個。


  然後整個晚上都熱中於自己口中「年輕人的東西」。其實,還挺有趣的……


 


   ◆◆   ◆◆   ◆◆


 


  和毛巍瀚交往一陣子後,孫微辛開始聽到周圍的人對他說:「你最近感覺變活潑了。」、「你好像變年輕了。」、「你變帥了。」


  先是被毛巍瀚逼著換了髮型後上班時總是會有客人偷瞄他,一開始很不習慣,跟毛巍瀚說了這件事,其實多少是想看對方吃醋的樣子吧,但他只是哈哈大笑。


  「就說吧,我的小辛很帥啊!你早該這樣了!」


  後來是同事、甚至來郵局裡存款的婆婆媽媽們都會問他:「帥哥啊你有女朋友了沒?沒有的話我幫你介紹……」


  孫微辛覺得有趣,莫非自己的言行舉止真因為和個大男孩在一起而變了?


  毛巍瀚會為他挑衣服、嚴格控管他的造型,老是在他耳邊低聲催眠:「你長得又不醜,拜託不要把自己弄得那麼老氣。下了班後人家還能看得出來你在郵局工作──因為就一臉公務員的無趣樣子。」


  跟毛巍瀚講了幾百遍現在郵局的員工已經不算公務員了,但他總是記不住,孫微辛也就放棄糾正他了。


  毛巍瀚也會拉著孫微辛去游泳,這點不用毛巍瀚強迫他,孫微辛自己也知道運動的重要性和好處,為了讓健康和體態能與年輕的戀人相契合,於是他開始上健身房,過了段時間後似乎看得出成效了。


  想來和毛巍瀚在一起後的自己真的改變了許多。被迫嚐試了許多從沒試過的東西,不論是新髮型、自己以為不適合的衣服、出門去運動,或是接觸原本不熟悉的網路世界……原來都比自己以為的有趣多了。雖然也有怎麼也無法喜歡的事,像毛巍瀚也會拉著他去夜店,不一定是Gay吧,反正去了那種地方就會很喝多酒,但孫微辛在那種場所裡總覺得不太舒服,後來也就很少跟著去了。


  年輕的戀人很可愛,行動力很強,總是有消耗不完的精力,知道錯了可以毫無顧忌地說對不起、不會覺得有失面子,做的事、說的話常常令自己感到驚奇,和他在一起就會覺得自己也充滿活力、身心似乎真的青春了不少。


  這些轉變連自己也感到有些訝異。


  但兩人之間似乎也有些轉變了。一起渡過了秋冬,時序正要轉夏,兩人間卻降溫了下來。


  也許是熱戀期過了吧,那種相處時的甜蜜感似乎也變淡了,日常的親吻沒有少,但親熱間的挑逗卻少了,毛巍瀚想要他時只要確定他也有那個意思就直接欺上來了,鮮少再花時間把他撩撥到全身發軟……


  毛巍瀚好像把他當成了理所當然的存在,他為他付出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所以……現在要邁入老夫老妻的狀態了?


  大概是吧。毛巍瀚跟孫微辛要了備份鑰匙隨時都能出入這個屋子,孫微辛的浴室裡多了另一套盥洗用具,衣櫥旁多了一個整理箱放著他的換洗衣物,屋子裡也到處散放著他的東西,一週裡大部份的天數他都在這裡和他一起渡過……相處的時間久了兩人之間好像真的會變得淡了些。


  看著睡在身旁的人,孫微辛忍不住伸手輕拂了他落在額前微溼的髮。


  結束了激烈的性愛,沒有交談,毛巍瀚簡單沖了澡、親了親孫微辛的臉頰後就倒在床上睡著了;孫微辛則是靜靜地看著他的睡臉好一會兒,才撐起身體去沖澡。明天雖然是平常日,但孫微辛請了年假可以好好地休息,去租幾部片渡過一個下午、或逛逛市場買些毛巍瀚喜歡的食材煮給他吃也不錯……


  盤算著明天的假日,沖完澡後邊擦著溼髮邊走近床邊時,發現毛巍瀚張眼看著天花板。


  「醒了?」


  「嗯。」


  「我要睡了,要關燈嗎?還是你待會自己關?」


  「……關掉吧。」


  關了燈上了床,黑暗中感覺到毛巍瀚湊過來摸著他的臉親了一下,孫微辛笑著也回吻在大概的位子上。


  這是晚安吻,沒有慾念只是單純的肌膚接觸。孫微辛有時真想問毛巍瀚是什麼時候、怎麼會養成親吻親頰的習慣的?即使只是單純下意識的動作,但也好甜蜜,他喜歡。不過想想又作罷,因為如果毛巍瀚答說是之前的情人教的……他可能會被自己產生的酸意淹死。還是不要問比較好。


  「小辛。」


  「嗯?」


  「你明天休假?」


  「嗯,年假。我習慣把年假分攤在幾個月裡消化掉。」不要到了特定時間或年底一堆人搶著把未休完的年假消化掉……他根本掙不贏那些同事。


  「有想要做什麼嗎?」


  「租片吧。」


  他聽到了毛巍瀚的笑聲,大概是在想「果然休假的娛樂就是看片」然後笑出來的吧。突然想到應該要設定明早的鬧鐘,於是坐起身問毛巍瀚:


  「你明天早上幾點的課?」


  「明天?……我不想上課。」


  「你要蹺課?」


  「噢,對,那叫蹺課!哈哈……」


  「你啊……」孫微辛躺回床上,閉上眼和他閒聊:「明天的課不去上也沒關係?」


  「嗯……大概吧。」


  「該不會是看我休假,你也想跟著放自己一天假吧?如果是這樣,我會建議你乖乖去上課比較好,說不定老師會點名或是剛好教了什麼值得學習的東西。」


  「才不是咧。明天有老師請假,課變得很分散,我不想專程跑到學校去啦。」


  其實還是藉口。孫微辛挑了挑眉,說:「好吧,如果你真的很不想,我不會逼你一定要去上課。不過我會建議你既然明天空出來了,別浪費一整天的時間放空比較好。」


  「你真的不阻止我?」


  「你會因為被唸了幾句就真的乖乖去上課?」


  才不會,就算會也一定覺得很不甘願。毛巍瀚在黑暗中扮了個鬼臉。


  雖然因光線太暗而看不清楚,但可以想見他的反應是如何,孫微辛笑了笑,翻身換個姿勢準備入睡。


  「要睡了,晚安。」


  「晚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