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慎入!













之一.暱稱


  某天,莫禮竹枕著梅的大腿窩在沙發上看電視時,突發奇想說:「我來幫你取個名字。」


  梅有種不妙的預感。「我叫梅就好了,真的。」


  「你不是說過你是我養的,所以我叫你什麼都可以嗎?」


  「……是這樣沒錯。」咬牙。


  「露露~~」


  冷冷掃了趴在自己腿上的人一眼,梅慢慢的開口說:「我覺得隔壁那株三八的玫瑰比較適合這個名字。」


  這下換莫禮竹僵了。嗚不要讓他想起庭園裡萬物皆有靈的事啊啊啊啊啊……


  「梅,我錯了,對不起。」小的下次不敢了,所以你不要再這樣嚇我了。


  「我接受,禮竹乖~」


 


 


 


 


之二.愛的郵差


 


  莫禮竹白天無聊盯著窗外發呆時看見有蜜蜂在飛,大吃一驚。


  蜜蜂耶!被螫到一定很痛!


  夜晚時將這件事告訴梅,換來一陣輕笑。梅輕撫著他的臉笑著說:「你庭院裡種了花當然會有蜂來,但蜂不會隨便螫人的,螫了你他也活不了,遇到時別激怒他就好了。」


  被梅的手指輕撫得昏昏欲睡,莫禮竹其實不怎麼仔細聽他說了什麼。直到恍惚間似乎聽到梅用輕快的語氣說「蜜蜂是我們愛的信差啊」之類的話才驚醒過來。


  「什麼!?你背著我和外面的公梅樹胡來!?」


  梅愕然。這人是怎麼聽話的?他明明是說蜜蜂穿梭在不同花叢裡採花粉,有時會充當花木間愛的信差……


  「我就是男的了,幹嘛還要找公梅樹啊?」


  「那可不一定,明明你就……」很愛壓在我身上。後面的話莫禮竹臉紅著說不出口。


  不知是真的還是假裝沒聽見,梅笑著說:「我還以為你會要我為你介紹美麗的花精。」


  唔,美麗的花精?莫禮竹開始在想什麼花會美得過他的梅?


  不明白他在想什麼,那副出神的樣子激怒了梅,他斂起笑容淡淡說道:「禮竹,在想什麼呢?你已經有我了。」


  帶著殺氣的口吻,言下之意就是「敢找別人你給我試試看!」──莫禮竹被語裡的寒氣冰得回過神,莫名其妙的看著梅冷淡的表情。剛剛的話裡似乎有酸味?


  好新鮮,原來梅吃醋時是這副模樣。莫禮竹湊近他親了一口,嘿嘿嘿笑得好肉麻。「你在吃醋?妖怪也會吃醋?」


  梅不想搭理他。妖怪就不能吃醋?他最好不要幻想和別的花精有什麼浪漫情事,不然……


  「對了,我很好奇妖怪都像你一樣長得這麼漂亮嗎?」


  「端看養的人有無愛心照料吧。」梅捺著快要溢出來的酸味回答。好奇什麼?就不相信你敢看!


  「真的嗎……」所以說他請的園丁很有愛心地照顧他庭院裡的花木,才能把梅養成如此絕美嗎?不知怎的,莫禮竹覺得他也開始冒酸泡了。


  「你真想看看別的花精?」梅睨了他一眼,邪氣的笑了,笑得他被勾了心魂的任對方將他按倒在沙發上。


  其實根本沒這麼想過。莫禮竹陶醉在梅的親吻中,沒察覺那早已滿溢的酸味……好危險。


  「你吃醋了?好可愛嘿嘿……」還不知死活的逗著發酸的妖怪,以為這樣很有趣。


  「吃醋?我比較喜歡吃你──」


  然後,梅花了整夜時間解開莫禮竹聽到美麗的花精時出神的誤會。莫禮竹則用身體體認到吃醋的妖怪真是不好惹……


  真是吃不消啊,這妖怪吃醋他也累,兩人互吐了酸泡泡後誤會解開也累……梅開心的把他吃了一次又一次,吃得乾乾淨淨全身酥麻無力。


  「不要了──」


  「嗯,不吃醋了,還是你比較好吃,呵……」


  「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