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筍會不會煮得太爛?」


  雷世宇叉起盤中的菜吃了一口後,賀書衡很認真的這麼問。


  賀大少不知是怎樣的心血來潮,最近很愛找雷世宇來作西餐給他吃、逼他拿平常不習慣使用的刀叉用餐,然後再把廚房作完菜後的殘局丟給他處理,理由是吃飯總要付點代價。


  其實根本就是賀書衡自己討厭收拾作完料理後的廚房吧?


  雷世宇在默默的收拾了好幾遍廚房後,自己下了這個定論。不過最近和心上人互動愈來愈頻繁,不管做什麼都甘之如飴。


  「剛剛好。」雷世宇搖搖頭回答,看著得到答案的賀書衡扯開嘴角對他笑,心裡泛起一股甜意。


  在逼問完每盤菜的感想後,賀書衡才放過雷世宇讓他專心的吃飯。冷氣運轉的聲音和餐具相碰的輕響在空間裡迴盪,沒有人說話。


  安靜了一會兒,賀書衡開口了:「你吃飯時都不說話。」


  這句話在每次兩人一起吃飯時都會被提一次。大部份時雷世宇會「嗯」一聲當作回答,然後聽對方接著自顧自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他在適當時機再搭句話。他其實習慣吃飯時就吃飯,看電視時就看電視……專心的做一件事,不一心二用。只是賀大少似乎不喜歡吃飯時很安靜,所以就配合著他。


  賀書衡大概是覺得吃飯時沒聲音很無聊吧?雷世宇的結論是這樣。


  照慣例的「嗯」一聲為回答,繼續專心吃著賀大少煮的菜,等著對方如同以往自己開口說話。不過,久久都沒聲音,雷世宇不禁停下手看向賀書衡。


  「怎麼了?」


  「你吃飯時真的很少說話耶。」是如果不逼他根本就不說話吧。


  「嗯,很少。」嘴巴只有一張,吃飯時在咀嚼,怎麼能同時講話呢?──照雷世宇的邏輯來說是這樣。


  賀書衡因這個回答忍不住失笑。「說點話吧,好無聊。」


  「噢──」心上人說跟他在一起『很無聊』?雷世宇有點受到打擊。「怎麼不開電視?」


  「開電視幹嘛?」


  「不是說無聊?」


  「開電視也很無聊啊……想和你說話。」


  就這一句話,讓雷世宇感覺又輕飄飄了起來。他想自己大概會被對方吃得死死的吧。


  「這些菜是你以後開店打算要放在菜單上的嗎?」想說話,就和他說吧。


  知道賀書衡的專業是餐飲,未來也可能會自己開店,那這些日子來「試吃」的東西想必是關係到他將來的某些計劃吧?


  「嗯…開店?還沒有想那麼多耶。」沒想到自己隨口說說的夢想被對方記在心上,賀書衡心情大好,幫他倒了杯茶。


  只是雷世宇沒料到對方的回話竟是這樣的,接過茶忘了說謝謝還不禁錯愕的看了他一眼。


  「只是突然想做而已。如果不常常練習,以前跟老師學的東西都會忘記啊。而且──」俊美的青年手指輕敲臉頰,望著他笑著說出很有他一貫自我風格的話:「有你可以幫我吃。」


  這句話讓雷世宇莫名的心情好上加好,開心地拿起刀叉再度專心的吃起菜來了。


  看著有人表情愉悅的吃著自己煮的東西固然是件高興的事,不過又沒聲音了,很無聊啊。賀書衡撥了撥自己盤子裡的食物,分了一半到雷世宇的盤裡,繼續自顧自的說著之前的話題:


  「你吃飯時不喜歡講話?」他一定要知道為什麼。


  「沒有不喜歡……」接收了對方一半的食物,只好更賣力的吃了。


  「我覺得吃東西時如果安靜的話就很無聊。你不覺得?」


  「嗯…不會。我喜歡專心的做一件事。」嚥下嘴裡的食物,放下刀叉,奉行「專心只做一件事」的原則,雷世宇看著賀書衡:「而且…我覺得你做的菜很好吃。」


  我覺得你做的菜很好吃,所以更要專心的品嚐──賀書衡在突然心口一熱地微怔後,自行把這句話解讀為這意思。於是,我行我素的賀大少對雷世宇漾開近日來最好看最勾魂的笑容,然後在傻眼的雷世宇身邊,難得安靜的陪著他吃了這一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