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書衡並沒有對那句話感到驚訝。他相信雷世宇多多少少都能感覺到自己對他並沒有感情,他只是喜歡他的身體。


  他也沒有問雷世宇「你到底喜歡我哪點?」這類的句子。他沒有回任何話。


  那個早晨,雨還是沒停,後來他對雷世宇指了指放鑰匙和雨傘的櫃子後就再度沈沈睡去。記憶中映入眼裡的最後一個畫面是雷世宇一臉拿他沒辦法、無奈笑著的樣子。


  真狠哪,果然只借出雨傘讓他去買雨衣回家,連送他出門口都沒有。


  雷世宇只能無奈的笑笑,算是自嘲吧。其實他知道對方說白了就只把自己當炮友,可是沒辦法,他就喜歡上了他,連他冷淡的樣子都覺得很好看。唉……


  以為對方沒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幾週後,仍是在賀書衡的床上,完事後他看著雷世宇,趴在他腿上喝下他為他端的水,懶懶的開口:


  「你喜歡我?」


  「喜歡。」


  怎麼仍然是毫不猶豫的回答?他還不倦?賀書衡眨了眨想睡的眼,酣暢淋漓的縱慾過後身體的疲累讓腦袋跟著快不靈光了。


  被愛慕應該多少會有些優越感的,可是從小到大經歷無數次的告白和搭訕,早在習以為常間忘了那種感覺。所以當雷世宇說著喜歡他時,他實在沒什麼感想。


  「我們──」伸手探進他的大腿間,如意聽到喘息:「在床上很合得來啊。」


  受到引誘的人俯下身親吻他,「嗯…我希望下了床後還是很合得來……」


  賀書衡停下了手,看著壓在他上頭被挑起慾火的人一眼後轉身躺回床上,再眨了眨眼驅走倦意。


  「你覺得你哪點值得我喜歡?」


  雷世宇因他突然停下的挑逗和這句話而愣了一下,然後笑了,苦笑。


  「你真的很狠。」一般人是問『你喜歡我哪裡』吧?


  「或是你認為我會喜歡上你的哪裡?」他拉著他一起躺下。


  雷世宇翻身再度把他壓在身下,伸手滑過他的腰間感覺到手下傳來的輕顫,扯扯嘴角說:「還好我很確定你喜歡我的身體。」


  「嗯,的確是。」賀書衡笑了。


  「我很體貼。」手滑過腹部,雷世宇開始細數自認的優點。


  「嗯。」他同意。


  「我生活習慣很好。」手指停在胸口,感受到對方的心跳,正常速度。


  賀書衡又笑了。好吧,這也算優點沒錯啊。


  「我很專一。」撫上胸前敏感的點,滿意的聽到笑聲轉弱了。


  我也很專一啊,一次只拐一個人上床。


  在若有似無的挑逗下喘息,賀書衡這麼想著,但聰明的沒說出口刺激對方。


  「還、還有嗎?」快講完,不然就直接上吧,別這樣……


  「還有很多很多……」低下頭吸吮剛才撫弄的地方,嘴唇感受到肌膚底下愈來愈快的脈博,理智瞬間斷線了。


  「唔──」


  前一秒還在對他細數自己優點的雷世宇,下一秒突然襲上他最敏感的部位。


  然後兩人在升高的體溫裡一起沉溺。


 


◆◆


 


  半夜醒來,冷氣已經停止運轉,身邊有人摟著他酣睡。賀書衡捂著臉,覺得全身上下最痛的地方就是頭。


  怎麼又留他過夜了……


  算了。下了床撿起散落一地的衣物後,直接搖醒他。


  「唔…嗯……?」


  「起來。」


  「幾點了?」怎麼覺得沒睡飽就早上了?


  「現在──」賀書衡看了一下床頭鬧鐘:「三點十七分。」


  「什麼?」雷世宇睜開了眼,以為自己聽錯了。


  「凌晨三點十七分。」賀書衡很有耐心的重複了一遍。


  「拜託噢──」哀嚎了一聲後雷世宇又閉上眼睛。


  「起來,你不回去?」


  「現在?」他嘆了口氣,「回去會吵到我室友啊。」


  「………」賀書衡看著他,擰了眉。


  雷世宇用力揉了揉眼睛掙扎著坐了起來,又嘆了口氣。如果對方不想留人,他自然也不會硬賴著不走。捂著臉要自己冷靜,深呼吸、按下好夢正酣時被搖醒的火氣和莫名的心酸後,淡淡的說:


  「好,我醒了。」


  「我餓了。」


  完全意想不到的對話讓他困惑的看向賀書衡。什麼?


  「嗯……所以?」


  「我想出去吃東西。你要一起去嗎?」


  「……好啊。」


  其實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雷世宇穿上對方遞過來的衣物,起身進浴室洗了把臉,出來時賀書衡已經拿著鑰匙在手上轉啊轉的準備出門了。


  「去哪?」


  「我想吃興隆居的包子和豆漿。」


 


◆◆


 


  大半夜的,兩個男人騎了廿分鐘的車,只為了包子和豆漿。


  雷世宇停好機車抽出鑰匙時,突然覺得有點荒謬,還有點無奈。而另一個人,早就走進店裡拿著托盤開始搜括他想吃的東西。


  「我想帶回去吃。」


  「噢。」跟著拿起托盤的雷世宇沒意見,反正不管怎樣就是再騎廿分鐘回去而已。


  賀書衡轉頭看了他一眼,原本以為他聽到大半夜的騎了這麼久的車來卻連坐都不坐、待會又要再騎車回去時會發脾氣……沒想到他居然卻只是噢了一聲?


  察覺到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雷世宇轉頭困惑的也看著對方,於是賀書衡把視線移開,再度搜括起食物。


  「你只吃這些?」結帳時他看到雷世宇手中的托盤忍不住這麼問。


  「當早餐吃吧,我現在吃不下。」半夜被搖醒拖出來、騎了廿分鐘機車的人打了個呵欠。


  賀書衡突然很想看他被激怒時會是什麼樣子。這個人還是有脾氣的吧?


  回程時在後座看著雷世宇的背,他突然對這個人感興趣了。想起剛剛出門前兩人爭著油門掌控權、雷世宇堅持要當坐在前面騎車的那個人時說:「我不是自大以為我該當保護者之類的……而是我不敢坐你騎的車啊。」


  那一臉無奈的樣子,現在想來也覺得有點可愛。


 


◆◆


 


  雷世宇以為當賀書衡打電話找他時,一定是暗示著他想和他在床上一起耗盡力氣。所以聽到「一起去游泳」這麼青春有活力的邀約時,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還以為你只有…嗯……」


  「只會找你上床?」賀書衡接下他頓住、不知該如何說下去的話。


  「呃……」狠角色的功力未減啊。


  「我以前也找過你看電影啊。」在還沒拐上床前。賀書衡在心裡附註。


  「嗯。」


  雷世宇笑著點頭,仿佛想起什麼美好的事。賀書衡知道那和當時自己心裡盤算的一定差了十萬八千里,不禁也跟著笑了。不過現在的確是因為對雷世宇感到好奇而約他出來沒錯,想看他平常生活大概是什麼樣子……


  兩人走出泳池時有個男人迎面走來,男人的眼神在賀書衡身上溜了溜。


  雷世宇覺得很不是滋味,往身邊的人靠近,手臂貼著手臂,聲明著某種所有權。


  擦身而過後賀書衡笑了,低聲說:「放心,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貼著他手臂的人沉默了,然後很無奈的開口:「我還期待你會說你已經有我了之類的話。」


  你知道我不會這麼說的。賀書衡心想。


  「如果我和別人搞上呢?」


  賀書衡出於好奇問的問題,令雷世宇變了臉。


  長長的沉默──


  再遲鈍也能感覺到他不高興。哦,這麼快就看到平時好脾氣的人發火的樣子了?


  利用泳池附設的設施淋浴完後,那個人還是不說話,面無表情的提著自己的袋子和他一起走出泳池。


  「我只是問問。」始作俑者開口打破僵局,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


  「只是問問嗎?」


  「不然呢?」賀書衡覺得自己的火氣也開始上來了。


  雷世宇深呼吸再深呼吸,卻覺得這樣還是無法平撫某種情緒。搖了搖頭說:「我沒有辦法回答你,就算你『只是』問問。」


  「那就不要回答!」莫名其妙。


  把隨身揹袋用力甩進機車車箱裡,賀書衡面無表情的說。


  以為氣氛僵持時,雷世宇卻聽到對方接了一句:「要來我家嗎?」


  傻眼的瞬間,雷世宇體認到這個人的想法和情緒……真不是自己能猜測掌握的。


 


◆◆


 


  果然,賀書衡的邀約到最後還是脫離不了兩人在床上一起筋疲力盡。


  賀書衡從浴室裡一身清爽的出來後,看看雷世宇閉眼休息的臉,彎下身撿起落在地上的衣物,正想叫醒人時對方已經出聲了。


  「我要回去了。」


  沒聽錯吧,以往能待多久就待多久的人,現在乾脆的說要回去了?


  察覺到剛才做愛時這個人的心不在焉,和現在反常的行為,賀書衡不用猜也知道對方介意著自己說的話。


  「嗯。」把衣服塞在雷世宇手裡,賀書衡繞過他躺回床上。


  俊美的臉孔毫無表情的閉著眼。真的對他毫無感覺,所以就算知道他在賭氣也由他去?


  雷世宇嘆了口氣。是啊,要發脾氣也要看對方買不買帳呢。


  他其實知道賀書衡的個性。就算沒感情,也一次只跟一個人來往。不管是因為嫌麻煩,或是什麼堅持使然,雷世宇不懂,可是他知道就算只是生理需求,賀書衡在這方面還算對伴侶忠誠,兩人持續關係的期間不會再找其他人。


  還忠誠呢……「忠誠」這詞是這麼用的嗎?雷世宇苦笑。


  就是因為明白賀書衡的個性所以更介意。要是他真的花也就算了,說不定還能死心,可是現在這情勢……


  賀書衡,我真的不想當你的性伴侶了。


  雷世宇真想讓這句話脫口而出,可是更害怕對方乾脆地的一口說好。焦躁和鬱悶擠滿心頭,就這麼走了,真不甘心!


  一屁股坐下,床輕微彈了彈,晃得賀書衡睜開了眼。


  「不是要走了?」


  「………」雷世宇莫名地有種想掐他的衝動。「我突然想問你,你有沒有遇過瘋狂迷戀你的人?」


  「有。」賀書衡又閉上了眼,開始昏昏欲睡。這話題他一點都不感興趣。


  「那你會怎麼拒絕?」


  有時候我並不會拒絕──賀書衡在心裡想。不過他懶得再刺激對方了。


  「讓他們幻滅就好了。」


  「比方說?」


  「我平常的樣子。」


  的確是。


  光看他的臉和在咖啡店裡工作的樣子是滿分,會以為這個穿著制服、圍裙時身形優雅笑容醉人的俊美青年下了班也是一樣的。但見識到他生活中的我行我素、目中無人、冷淡,和那股有仇必報的狠勁後……分數差不多也扣光了。


  可是雷世宇就是因為看到他私底下的樣子而心頭騷動,還來不及對他有什麼幻想,就清楚這個人的個性應該不太好才是。


  怎麼辦,沒辦法幻滅……


  「我覺得你平常的樣子還不錯啊。」雷世宇低聲喃喃自語。


  原本閉眼欲睡的人張開了眼,以為自己因睡意來襲所以聽錯了。


  「什麼?」還不錯?有沒有搞錯?


  輕撫上他的唇,雷世宇想起第一次見到他抽煙時表現出來的驚訝。他的身上聞不出煙味,沒想到竟是個有煙癮的人。當時賀書衡只是笑笑,回答抽煙後會影響嗅覺、分辨不清咖啡香味,所以他只有下了班後在晚上抽。


  雷世宇覺得一定是煙味或朦朧煙霧令他恍惚了,那一瞬間,他覺得叼著煙微笑的臉孔俊美得讓他一陣暈眩,比任何的誘人舉動都更令他怦然心動。感受到賀書衡對工作的執著與投入讓他覺得這個人好帥,果然認真的人最好看……


  「你剛剛是說我『平常的樣子』不錯嗎?」賀書衡笑了,覺得這可能是這幾年聽過最誇張的笑話,睡意都因這句話而消散了。


  「嗯。」性格敦厚的好青年點了點頭,讓他更止不住笑了。


  雷世宇不懂對方在笑什麼?即使見識過他的個性後絕對沒有人會說他脾氣好,但雷世宇覺得那種辛辣的個性還挺可愛的,並不討人厭。他又想起了一件事──


  賀書衡一騎上車性格會更加激烈,坐他的車一路上會聽到長串連綿不絕的怒罵。有次等紅綠燈時,對向的號誌已經轉黃燈了,一位老伯伯在蓄勢待發的車群前看似吃力卻緩慢的踱過斑馬線。


  賀書衡用手指敲著機車手把,好像有點不耐。當眼前的號誌轉綠燈、一輛輛機車衝出去時,老伯伯正好緩慢的移動到他們面前。只見賀書衡右手一攤,沒有要催油門的意圖。


  被堵在後方急著要右轉的車輛很沒耐性地按著喇叭,不知道是不是趕著去投胎。刺耳的喇叭聲激怒了賀書衡,令他火大扭過頭爆出了句:


  『叭三小!?


  事後回想起來,這麼俊美的青年居然在車陣中罵出如此粗野的話……實在很令人錯愕。


  不過更多的是想痛快的笑。雷世宇當場就笑了,因為他的反應而感到痛快。那時覺得這個人好妙,好想再看看他其他時候的樣子……雖然辛辣得令人難以招架,但其實很可愛、並不傷人對吧?


  愈是看清賀書衡的本性,愈是覺得他很有趣。就連他乍看之下優雅迷人的外表和實則激烈的性格間的高反差……也很有趣。


  不過顯然對方對雷世宇並不感興趣。


  雷世宇嘆了口氣,站起身離開時,床上的人卻開口了:


  「還想說什麼?」


  「……沒有。」


  賀書衡的眼閉了又張,因為他的「笑話」而睡意漸趨後突然想到件事──


  有天夜裡兩人一起去便利商店買東西,有個小孩不知為何居然踢了雷世宇一腳、還對他扮鬼臉挑釁的比出中指……面對立刻追隨而來陪笑道歉但看不太出誠意何在的婦人,賀書衡毫不客氣地說:「拜託妳沒教好就不要隨便放出門!」


  問被踢的人怎麼不生氣,雷世宇只是淡淡的回答「沒有必要那麼氣啦……」


  莫名其妙到極點的死小孩惹不火他,而他現在居然因自己而耍脾氣?


  賀書衡坐起身,撥開額前的瀏海時看見雷世宇正要穿上外套。


  「可是我有。」


  「什麼?」


  不懂這句沒頭沒尾的話,雷世宇翻開外套領子、困惑地回頭,正好看見倚著床頭的人半裸,俊美的臉孔噙著笑望著他……心跳很不爭氣的漏了一拍。


  「聊聊吧。」


  往旁邊挪動騰出空位,示意衣著端整的好青年上來蓋棉被純聊天。見對方似乎不知該如何回應,賀書衡又扯開嘴角朝他笑了笑、勾勾手指頭。


  原本在耍脾氣的好青年默默脫掉才剛穿上的外套,順了他的意。


 


◆◆


 


  本來想賭氣直接走人的,但這其實沒什麼意義,於是就留下了。


  賀書衡因此說他「真有趣」,不明所以的雷世宇一臉困惑,發言的人卻只是笑著並不解釋。


  對自己有仇必報的激烈性格不覺得有什麼不好,但賀書衡更欣賞雷世宇不把太多心力花費在發脾氣、執著要回以顏色上。


  突然對雷世宇很感興趣,很想知道更多他平常的樣子,就連他的醋意和佔有欲也能不以為意的配合。除非真想激怒他,不然,挑戰他底線的話就不再說了。並非在意雷世宇所以改變了,而是要看人發火飆脾氣的話……賀書衡覺得看自己就夠了,沒人發飆比他自己更精彩。力氣還是留著去發掘這個性格敦厚的好青年其它有趣的地方比較好。


  比方說,那晚蓋棉被純聊天了整夜,即使再無聊、再奇怪的話題,雷世宇都很認真的回話。而因為認真所以對於出乎意料的話題招架不住的樣子……令賀書衡覺得逗弄他真是件很有趣的事。


  回想起雷世宇當時張嘴卻不知該如何答話的表情,嘴角不禁向上揚起。不過看到眼角瞄到的一景,賀書衡瞇了瞇眼,笑容轉冷。


  雷世宇帶著幾個與上次不同面孔的朋友光顧他工作的咖啡店,圍坐在角落大桌的他們非常熱烈的……猜拳中!


  又在猜拳?這次要玩什麼?姓雷的沒勸他們在自己面前最好別玩花樣嗎?


  與雷世宇眼神對上,賀書衡送上意味深長的一笑,令坐在遠方的好青年一愣,不知該如何回應。


  有點無奈的搖搖頭,雷世宇想告訴那個笑起來在旁人眼裡是迷倒眾生、自己卻感到莫名寒意的俊美青年,不是他想的那樣啊啊啊啊……


  緊要關頭卻發傻的下場就是猜拳戰裡又輸了。


  在同學的笑聲中只能瞪著自己的手,臉色有點發青。這次的猜拳戰並非是無聊的遊戲,而是事關誰要在小組報告時代表上台,面對可怕教授毫不留情面的「指導」……


  深怕賀書衡誤會而不高興,當晚兩人獨處時雷世宇立刻解釋清楚,得到的卻是對方笑到趴在桌上的反應。


  「哈哈哈~~那個教授有那麼恐怖嗎?」想到雷世宇下午那臉色鐵青的樣子,賀書衡忍不住笑出了聲,因為嘴裡還含著雷世宇送來的宵夜而微嗆咳了幾下。再想到一件事,更是止不住的狂笑──


  「而且、運氣真差啊你…怎麼每次猜拳都輸哈哈哈哈~~」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