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太小,請按Ctrl+滑鼠滾輪,可將字體推大。

 

 


 



  被當街搭訕的外國男人,在回到家換下衣物順便清空口袋時,才掏出那張被硬塞進口袋裡的紙條。

 

  看著手上捏著的小紙條,男人心想,原來那個怪人叫駱航。

 

  紙條上的字是匆忙寫下的,雖然凌亂卻不扭曲,可以想像這個人原本的字跡應該很好看。

 

  年輕的男人忍不住笑了,覺得駱航這個人真的……很妙。

 

  即使當時街上光線昏暗,也能看得出來駱航長得極為俊俏。這個人有英俊的外表、好聽的名字、還寫得一手好字,從他開的價錢看來經濟環境大概也不差……但為什麼要在路邊這樣搭訕一個路人呢?

 

  男人常常遇到因為他的外貌而接近他的人,駱航是最誇張的一個。

 

  當聽到「三個小時三千」時,男人的確有種想揍人的衝動,但駱航的解釋立刻讓他冷靜了下來。駱航身上的確有種藝術家的氣質,脫序的行為也算是證明吧?總之,男人毫不懷疑的就相信了駱航的解釋,但他沒興趣賺這種外快。

 

  他不懂藝術,「模特兒」在他聽來就是用身體賺錢,而他向來排斥這點。

 

  年輕男人的外表很顯眼。他的五官很立體,鼻子高挺、皮膚偏白,眼瞳是綠色的,現在染黑的頭髮原本是焦糖般的深棕色。他之所以會是這副模樣,只因為父親應該是外國人。

 

  應該是──因為他不曾見過他的生父。

 

  就連他的母親也不知道真正的生父到底是誰吧?因為他是母親當年接客時意外懷有的孩子。

 

  他叫陳盛良,除了混血兒的長相外,根本就不是什麼外國人。

 

  早年高雄港口還很興盛時,各國的船隻都會聚集在港都,各種國籍的船員也因此在港口附近來來去去。船員晚上消遣的去處就是酒吧,或者是溫柔鄉。陳盛良的母親當年就在那一帶接客,好聽點是賺皮肉錢,講白了,就是流鶯。還有更難聽的,他曾經從親戚口中聽過。

 

  陳盛良小時候有好多疑問,為什麼他長得和別人不一樣?為什麼他沒有爸爸?為什麼每個人看他的眼光都好奇怪?為什麼很少人敢對他說話、敢說的一開口卻是英文?

 

  他骨子裡明明是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只有外表和周圍的人不一樣,卻總是因此受苦,莫名的被冠以許多無聊的臆測、被孤立、被冷嘲熱諷……

 

  所以他對駱航提出的兼差沒興趣。只要是和外表有關的工作他都不想做。

 

  收緊五指將紙條擠壓成團後,陳盛良把它丟進了垃圾筒裡,轉頭準備洗澡睡覺。

 

 

 

    ◇

 

 

 

  住宅區裡的咖啡館,不論何時客人都是絡繹不絕。

 

  陳盛良在開放式的飲料吧台裡一邊調飲料一邊顧著鬆餅機,客人們因好奇而時常偷瞄他的目光完全不影響他工作的態度,陳盛良像是毫無所覺般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因為像外國人般的臉孔而引人注目,這種事情他早已習慣了。

 

  陳盛良目前靠著在咖啡館裡打工維生,負責的是晚班飲料吧台,雖然要記的東西很多,但不太需要直接和客人接觸這點非常合他所意。

 

  由於外表的關係,人們對他開口的第一句話通常都是英文。可惜小時候他的母親沒錢供他上英語補習班、他也不愛讀書,所以陳盛良其實只聽得懂中文。「講中文」這三個字,通常是陳盛良最常對人們講的第一句話。

 

  大多數的人們對他這種長相的人會有刻板印象:一定是遠渡重洋來的,也許是英文老師,也許是傳教士,或從事其它更專業的職業。

 

  可惜,陳盛良什麼都不是。他只是個普通人,從小生長的家庭環境就不太健全,媽媽靠著賺皮肉錢或其他男人供養,不甚盡責的把他扶養長大。陳盛良沒有一技之長,從國中畢業後就靠著打零工維生。

 

  小時候他曾經很討厭和人接觸。要面對那些異樣的眼光、聽他根本聽不懂的英文,甚至得開口要求對方講中文……實在麻煩透了。

 

  長大後他漸漸學會調適,就沒那麼排斥人群了。但如果可以不要和陌生人打交道當然是最好,尤其他工作的咖啡館生意極好、上門的客人非常多。

 

  雖然陳盛良負責的飲料吧台不需要跟客人接觸,但空間是開放性的,任何人都能走近吧台和他說話。幸好同事們都會儘量幫陳盛良擋下對他感到好奇的客人,他很少需要像服務生那樣去應付千奇百怪的搭訕方式。

 

  飲料吧台的工作除了負責煮茶、切水果、調飲料外,還需要製作菜單上較為簡單的鬆餅和吐司。工作鮮少有空閒的時刻,所以晚間休息時間一到,陳盛良只會待在提供員工休息的小房間裡吃飯小睡,懶得像大部份的同事一樣出去買飯透氣。

 

  「嗨,阿良。」一名同樣也輪到吃飯休息的服務生,在踏進休息室時向他打招呼。

 

  「嗨,小冠。」

 

  「今天突然好忙哦。」被叫小冠的大男孩軟綿綿的癱在沙發上。

 

  「大概又是有人在網路上講到這家店了吧?」陳盛良聳聳肩說道。

 

  他們工作的咖啡館因為餐點品質極佳、服務生又個個都是俊男美女的緣故,在網路上時常有人提及、甚至寫了詳細的「食記」推薦,咖啡館的生意也因此愈來愈好。特別好的那幾日,員工就知道大概是因為前一天在網路上又有人介紹了。

 

  「今天聽到的廢話特別多。」小冠繼續以有氣無力的狀態抱怨著。

 

  「哦?問你幾歲、是不是學生、有沒有女朋友?」陳盛良笑道。

 

  「沒錯。還有『那個外國人叫什麼名字?』、『他是混血兒嗎?混哪裡的?』──又不是兄弟,還混哪裡咧!」

 

  小冠突然激動起來的神情讓陳盛良忍不住笑了。當人們知道他是混血兒時,最常見的問題就是「你是混哪裡的?」有禮貌一點的人則會含蓄詢問他父親的國籍。但不論是哪一種方式,陳盛良都會直接回答「我不知道」。因為他真的就是不知道。

 

  這裡的服務生每天都得應付向他們搭訕攀談、還有私底下詢問「那個外國人」的客人。他們大概都知道陳盛良只聽得懂中文、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能幫陳盛良擋下時也都會儘量幫他擋下,只是如果遇到忙碌或這種因網路推薦而突然湧進一大批新的客人時,服務生們難免也會覺得有些不耐。

 

  「辛苦你們了,謝謝。」陳盛良伸長了手拍拍小冠的肩,感激地說道。

 

  「同情我,就給我你的肉。」小冠看著他餐盤裡的嫩煎豬排,眼睛閃閃發亮。

 

  「我的肉不好吃。」

 

  「吼~你盤子裡的啦!」

 

  陳盛良一邊哈哈大笑,一邊把盤子裡的豬排用叉子通通鏟給小冠。

 

  「欸,都給我?」

 

  「我剛才有吃一點了,你喜歡就給你。」陳盛良對食物並沒有特別的喜好,吃什麼都行。

 

  「哇,阿良葛格我最愛你了,這些菜都給你!」

 

  明明就是你不愛吃菜。陳盛良笑著看了小冠一眼,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地吃著晚飯,兩人吃飽各自閉眼休息了一會兒就繼續上班了。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回家路上陳盛良一邊騎車一邊大略估算這個月的開銷。

 

  這個工作陳盛良做不到一年,也許是工作環境和同事都還不錯的關係,連帶也讓他覺得吧台是很有趣的工作,他想再回去讀夜校,學點這方面的技能。

 

  他的學歷不高,只有高職夜間部肄業。當時並沒有興趣讀書、又沒什麼錢繳學費便乾脆休學了,現在難得遇到感興趣的事,也該好好的計畫一下未來了。

 

  正當陳盛良想到存款根本還不夠付一個學期的學費時,機車後照鏡裡似乎閃過了什麼東西,他還來不及做出反應,撞擊的力道就已將他整個人彈飛了出去──

 

 

 

 

 

 

 

 

創作者介紹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