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太小,請按Ctrl+滑鼠滾輪,可將字體推大。

 


 


 

 



  好夢正酣時被吵醒,不管是多麼優美的音樂都很惹人厭。

 

  駱航抓起一旁的手機,完全沒看來電顯示便按下拒絕通話的紅色按鍵,《世上唯一的花》連前奏都沒響完就被強制結束了。

 

  罵了句髒話,駱航將手機丟回床邊櫃上然後臭著臉下了床。

 

  他向來淺眠,剛才好不容易入睡後還難得地做了個美夢,在夢裡,前些天遇到的那個外國男人大方的寬衣解帶讓他素描,沒想到才畫了幾筆就被吵醒了。可惡!

 

  知道自己被吵醒後很難入睡,駱航只好爬起來開燈煮杯咖啡,繼續睡覺前畫到一個階段的油畫作業。

 

  即使屋子空間有稍微挑高的設計,當駱航拉直手臂伸展了身體後,那一八二的身高仍然讓室內有不夠寬敞的錯覺。當然,四散的雜物堆也有可能是造成錯覺的原因之一。

 

  「靠!才晚上八點!」

 

  戴上眼鏡看清牆上的掛鐘後,駱航又爆了句粗口。熬了三十多個小時沒睡後,他在下午四點才昏迷在床上,居然睡了四小時就被吵醒?不過仔細想想,作息混亂的他實在沒資格怨恨方才那通電話擾人清夢。

 

  按下咖啡機的按鈕,等待香氣四溢的咖啡煮好的空檔,駱航去洗了把臉,然後從冰箱拿出牛奶倒了一些進杯子裡。

 

  身為一個從需要咖啡提神進化到咖啡成癮、三餐都需要咖啡的美術系大學生,要是總喝黑咖啡的話,他早就得胃病了也說不定,所以他習慣在咖啡裡加入三分之一的牛奶,但這舉動卻被好友吐槽──怕就不要喝。

 

  不可能,這就像是要求他畫完油畫後,只用清水洗筆一樣的無理。

 

  準備好咖啡後,《世上唯一的花》的鈴聲又響起了,是個陌生的號碼。

 

  起床氣還沒消的駱航抓起手機,一邊喃喃自語「不管你是哪個品種的小花,我現在都不想接!」一邊按了拒絕通話鍵。

 

  駱航的男女關係有些複雜,只要主動搭訕他的人長得好看,駱航向來都是男女不拘、來者不拒。赤裸的肉體很能激發駱航的創作欲,他無法抵抗這種誘惑。

 

  駱航猜想,陌生電話大概是某個一夜情的對象問到了他的手機號碼而打來的吧?於是他連聽都不想聽。

 

  駱航的外表很迷人,他的身材修長精瘦、比例極好,是個完美的衣架子。俊美的臉龐即使不笑,內雙的深邃眼睛也像會放電般,笑起來時,朋友戲稱他簡直就是高壓電。再加上那一點點藝術家特有的頹廢氣息……不論男女,被駱航吸引的人從沒少過。

 

  朋友曾調侃他,老是這樣來者不拒又甩得極快,遲早有一天會被人在路邊蓋布袋。

 

  管他呢──駱航心想,在被蓋布袋之前,他還是想這樣過著多情又無情的日子。

 

  打了個呵欠,駱航打開畫室的燈光準備繼續畫油畫。

 

  換上平常在家畫畫時會穿的衣褲,上頭還沾滿了各色顏料,駱航把幾個小時前刮到密封小盒子裡的顏料再抹回調色木板上,正要看油壺裡的油是否該再多調一些時,才剛被丟在桌上的手機又響起了《大黃蜂的飛行》。

 

  那緊湊的音樂,專屬於讓他光想就覺得喘不過氣來的親人──他的母親。

 

  停留在油壺蓋上的手指一僵,駱航頓了幾秒後才嘆口氣走出畫室去接起手機。要是能像方才那樣帥氣的拒絕接聽就好了。

 

  「寶貝,最近好嗎?」

 

  溫柔的女聲從手機另一端傳來,駱航卻只覺得脖子像被掐住了似的,喘不過氣來。

 

  「媽咪,我很好。妳最近好嗎?」

 

  「媽咪不好,寶貝整個暑假都沒回台北,害媽咪好想你。下禮拜的中秋節有沒有要回來陪媽咪剝柚子吃月餅?你爹地也很想你呢。」

 

  駱航逸出無聲的苦笑。

 

  自從遠離北部老家到高雄上大學後,某些特定節日前母親總是會打電話來要求身為獨生子的他回家。像是端午節,母親會說「回家一起來吃粽子」,中秋節時則是「月圓人團圓,一起吃月餅吧」……他巴不得掙脫母親的掌控,怎麼可能會乖乖回去呢?

 

  駱航很清楚,母親並不是想他、掛念他才要求他回家。單純只因為這些節日通常都是跟家人一起過的,而駱航的父親要跟元配一起過節,她自然也不甘示弱,要抓唯一的兒子駱航回家了。

 

  是的,駱航的母親是所謂的小老婆,或情婦。而駱航,是俗稱的私生子。

 

  他的父親姓談,是大財團的接班人。談家不願意讓駱航認祖歸宗,駱航是從母姓。

 

  豪門私生子的生活過得倒沒外人想像中的辛苦酸楚,駱航的父親非常照顧他們,而且駱航從小就不喜與人爭強,談家看不出一個小小的私生子有什麼威脅性可言時,自然也不會找他麻煩。

 

  駱航的物質生活因此過得極好。除了有些親戚偶爾會對他們母子明嘲暗諷外,他認為自己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反倒是從小相依為命的母親讓駱航倍感壓力,好想逃離她,愈遠愈好。

 

  出身貧寒的母親是個極有野心的女人,她總希望能藉著駱航得到更多,不只是錢,還要大財團背後的資源。她並不滿足於一輩子只拿駱航的父親提供的生活費,儘管那已足夠她不工作便能過著優渥的日子。

 

  可惜的是,駱航容易滿足的個性及志向……在她眼裡簡直就是不成材。

 

  駱航怕極了恨鐵不成鋼的母親,反而不怕父親元配所生的「兄姊」們,說來真的很諷刺。

 

  他厭倦了母親與豪門裡的勾心鬥角,好不容易逃到高雄來唸書,沒想到偶爾還是得應付一下母親。

 

  「媽咪,今年的中秋節在禮拜三,我已經開學了,實在──」

 

  「小航,你要放媽咪自己一個人過中秋節嗎?」

 

  當母親不喊他寶貝時,更讓他心驚膽跳。駱航頓了一下,只能勉強從喉嚨間擠出聲音應答。「我禮拜二晚上搭飛機回去……」

 

  「媽咪最愛你了。早點回來,順便陪媽咪去你詳姨的店裡買點東西。」女人的聲音此刻更加溫柔,再也沒有比這更像是慈母的聲音了。

 

  駱航只能苦笑著答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