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太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第二次進駱航的畫室時,陳盛良把上半身的衣物都脫了,那完全沒有刺青的背部讓駱航非常滿意、開心地盯著陳盛良的裸背狂畫。

 

  第三次進畫室,陳盛良就乾脆全裸了。

 

  「欸欸……你脫得這麼豪爽,我好害羞。」

 

  陳盛良斜睨了駱航一眼,這個眼神正閃閃發亮的人,實在看不出來他哪裡害羞。而且,駱航其實在一秒內就確認了兩件重要的事情:一,陳盛良全身都沒刺青。二,他的身材比例真的很好!

 

  「反正遲早都要脫。」望著被關上、甚至拉緊窗簾的窗戶,陳盛良淡淡說道。

 

  「這麼無奈啊……」

 

  「不是無奈。」陳盛良皺了眉,不知該怎麼解釋這種無所謂的心情。

 

  一開始,陳盛良的確不太想做這樣的工作,但進了畫室後,駱航從不曾讓他感到不愉快。即使駱航看著他的眼神飽含慾望,但那並非性慾,而是想肢解他的身體後將血肉化為創作養份的饑渴。

 

  陳盛良以前從未見過這樣鋒利的眼神,雖然露骨卻不讓他感到噁心黏膩,反而覺得有些新奇,倒也不排斥在駱航面前展現赤裸的身體了。

 

  「好、好,不是無奈就太好了。」駱航笑嘻嘻地接話:「你大概也快習慣了,今天來試試時間較長的靜態素描吧?我有準備計時器,你擺幾個姿勢試試,找個自己覺得可以的就定住別動。」

 

  「計時器?」

 

  「嗯,設定二十分鐘到了就會嗶嗶叫,每二十分鐘休息十分鐘。」晃了晃手上的計時器,駱航想想又笑著說:「下次再幫你準備紙膠帶,那個可以貼在任何地方做記號,幫你記得上一次擺了什麼姿勢。」

 

  稍有接觸這一行的人都知道模特兒會自己準備這些小工具,但陳盛良完全是個門外漢,聘他來畫室的駱航自然該幫他設想到這些細節。

 

  陳盛良為眼前的計時器感到有些困惑,不過當他擺好姿勢後停止動作時,就覺得計時器真是必備物品。

 

  不同於前兩次的速寫,這次他得像個人偶般凍結著肢體和表情,讓駱航盯著畫上二十分鐘。聽到嗶嗶聲時,就表示陳盛良能活動一下固定了二十分鐘不動而開始僵化、甚至疼痛的身體了。

 

  嗶嗶聲一響,駱航會露出受到打擾而有些不滿的表情,陳盛良則是像聽到下課鐘的孩子般快樂。

 

  兩種完全不同的心情,想來真是件有趣的事。陳盛良開始覺得當人體模特兒也不輕鬆簡單,不只是脫光了擺姿勢讓人作畫而已。

 

  兩周下來,陳盛良進過駱航的畫室四次了,卻不曾要求看駱航的圖。

 

  每次畫完後,駱航都會主動將圖遞給陳盛良看,但他卻總是興趣缺缺的樣子。照常理說,每個模特兒應該都會好奇畫家把自己畫成什麼樣子才對啊……

 

  駱航困惑地問道:「你不想看自己被畫成什麼樣子?自己看自己,和別人看你可是不太一樣的喔。」

 

  「不想。」

 

  陳盛良毫不猶豫的答話讓駱航愣了一下,突然不知該說什麼。他歪頭打量正伸懶腰舒展著身體的陳盛良,想了想後說道:

 

  「你有好好觀察過自己的身體嗎?你的身體很好看,我特別喜歡你的手和背部。啊,還有眼睛也很漂亮!」

 

  陳盛良聞言只是扯了嘴角笑笑,一副「那又怎麼樣」的表情。

 

  「你知道你的眼睛是什麼顏色的嗎?」

 

  這問題簡直是廢話,陳盛良歪了歪頭,懶得回答。

 

  「很像普魯士綠哦。」駱航笑了笑,轉身從油畫箱裡挖出一條顏料,直接用指尖沾了點顏色後抹在白紙上遞給陳盛良。

 

  綠色就是綠色,還有個奇怪的名字叫普魯士綠?陳盛良挑了挑眉,原本興趣缺缺,看到畫紙時卻忍不住發愣──

 

  油畫顏料直接塗在紙上,有種厚稠油潤的感覺,米白色的畫紙將這種綠色襯得濃豔又有些深沉……

 

  陳盛良突然覺得很困惑,這真是他眼瞳的顏色嗎?他竟然無法判斷是不是,他有多久沒有仔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了?

 

  「好好再觀察一下自己的身體,有時候還滿有趣的。」駱航別有用心地勸誘道。

 

  如果陳盛良對身體有更深入的知覺,想必在展現裸體時會有另一番不同的模樣,駱航很期待……

 

  「再說。」陳盛良只是聳了聳肩答道。

 

  「你不喜歡自己的身體?」

 

  「沒有喜不喜歡,反正我就是這樣。」

 

  「所以你也不在意別人怎麼看你?」

 

  「那不關我的事,別來煩我就好。」陳盛良早已習慣被當異類看了。

 

  「啊~真好。」駱航忍不住嘆息。

 

  真好?陳盛良挑眉看了駱航一眼。

 

  他還以為駱航也不太在意別人怎麼看他呢,不然第一次見面時應該不會那麼瘋狂才對吧?

 

  接收到陳盛良的眼神,駱航語焉不詳地哈哈笑著說:「人生嘛!」然後立刻找別的話題帶過。

 

  漸漸的,兩人也大概摸清了彼此的個性。

 

  駱航雖然看來有些無厘頭但實則心思細膩,他不太喜歡露出自己的負面情緒,一直都是溫和或笑嘻嘻的模樣,除了所讀的科系外也不曾提過自己的私事。駱航非常會察顏觀色,待人也很體貼,陳盛良有時會因駱航細微的觀察力而暗自感到驚訝。

 

  而只大了駱航兩歲的陳盛良,混血兒的外表和性情都讓他看來比實際年齡成熟。陳盛良的性子不冷不熱,應對間基本的禮貌他會做到,但他只對自己感興趣的事物有所回應。陳盛良討厭麻煩別人,也討厭被別人煩,所以當他只用淡淡的幾個字應答時,駱航就知道該轉移話題了。

 

  但兩人相處時,大多數的時間都是不太說話的。

 

  素描時,駱航盯著燈光下的陳盛良,專注地補捉他每一吋肌理的光影。休息時,陳盛良披上大衣後就會自己去倒水、吃點心,或是看看駱航隨手四處亂放的書籍。

 

  在別人的空間裡,陳盛良在主人允他「自便」的範圍內隨性自在又不失禮,這種個性讓駱航感到有些羨慕。

 

  如果他和母親相處時能有這種姿態就好了,想必心裡的壓力會小一點。不過他居然想這樣對待母親,想想真是悲哀。

 

  「嗶嗶──嗶嗶──嗶嗶──」

 

  定時器的聲音響起,畫得正投入的駱航恍若未聞,陳盛良直接說「我要起來了」後便從沙發上站起身,活動一下靜止了二十分鐘的身體。

 

   「啊靠北!」駱航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隨即又立刻說:「抱歉!」

 

  陳盛良聳了聳肩並不在意,圍上浴巾後自己去廚房倒水、拿點心吃。過幾分鐘後陳盛良拎了片CD回畫室,看見駱航仍凝視著畫紙,忍不住說:「你真的很愛畫畫。」

 

  駱航聞言,扯開嘴角笑著說:「最喜歡了。」

 

  看著駱航燦爛的笑臉,陳盛良不禁有些困惑。

 

  他很難理解這種心情,因為他並沒有什麼嗜好,感興趣的事物雖然很多,但都是三分鐘熱度而已。這麼投入某件事物的熱情到底是如何開始的?怎麼能一直維持下去?到底能得到什麼樂趣?

 

  「畫圖的時候很快樂,什麼煩惱都能忘記。」好像讀出了陳盛良眼裡的疑惑,駱航笑著補充。

 

  「那我就更不懂了。」

 

  不是成就感會驅使他想一直畫下去,而是畫圖時的快樂?陳盛良很難想像拿著筆勾勒線條、塗色的樂趣何在……

 

  「你小時候會塗鴉嗎?小孩子不是都很喜歡到處亂畫?」

 

  駱航試圖讓陳盛良回想起童年時隨手塗鴉的樂趣,卻不知這問題勾起了他不甚愉快的回憶。

 

  小時候?他的童年回想起來一點都不有趣。祖父母不願幫母親養他這個混血的「小雜種」,陳盛良打從有記憶開始就是跟著母親在包養她的男人間流轉。

 

  無法選擇的外表和這樣的經歷讓陳盛良在很小的時候就明白,他不該奢求會有人無條件對他好,而刻意討好別人也不一定能得到對方的疼惜。在不傷人的前提下,陳盛良漸漸變成我行我素、只在意自己的人了。

 

  陳盛良想起來了,小時候他的確喜歡塗鴉。他曾從床板裡掏出一本簿子,開心的在上頭亂畫,然後被某個背上佈滿刺青的男人揍到差點斷氣,母親為了保護他也跟著被打得鼻青臉腫。

 

  陳盛良長大以後才意識到,藏在床板中的簿子,裡頭記的大概是見不得光的買賣。那個刺青滿背的男人實在不是什麼好東西,幸好母親和他分得早。

 

  真是不愉快的回憶……陳盛良皺了皺眉,沒有回答駱航的問題。

 

  「以前在學校上美術課時,你都不覺得有趣?」很懂得看人臉色的駱航這次卻忽略了他臉上的不快,繼續問道。

 

  「沒什麼好玩的,老師要我們畫什麼就畫什麼。」

 

  駱航聞言笑了笑,那表情似乎在說「傷腦筋啊……」

 

  「嗯?你好像讀師大?」

 

  「什麼好像,我就是啊!」駱航失笑:「喂喂,我絕對不會變成那種讓你對美術沒興趣的老師!」

 

  陳盛良聳聳肩笑了笑,那可不關他的事,他並不在乎駱航會變成什麼樣的老師。

 

  會這麼問只是因為突然想到第一次遇到駱航時,他自稱是師大美術系的學生而已。當初駱航要是沒有祭出這個身份又一直糾纏的話,陳盛良可能真的會揍他幾拳。

 

  「除了人體,你還有別的喜歡畫的東西吧?」

 

  「我也喜歡畫動物,反正活的東西我都喜歡。」駱航笑咪咪地答道。

 

  活的東西都喜歡?想到駱航作畫時的銳利眼神,陳盛良又想調侃他真的很像電影裡的殺人魔了。

 

  「人體很美啊,肌肉,關節,皮膚的光澤,還有神態啊……怎樣都畫不膩。」

 

  根本不知道陳盛良在想什麼,駱航用迷戀的語氣繼續說道。

 

  瞇著眼的駱航看來帶點孩子氣,這模樣讓陳盛良不自覺彎揚了嘴角,突然有些羨慕講到自己的嗜好時會雙眼發亮的駱航。

 

  「嗶嗶──」

 

  計時器盡責的提醒十分鐘休息時間已到,陳盛良將音響裡的CD換了另一片後,回到沙發上凝固著肢體繼續當活雕像。

 

  他正成就著別人的嗜好與執著,但他自己的呢?

 

  陳盛良突然覺得有股莫名的空虛感正啃蝕著他的胸口。

 

 

 

 

 

 

 

 

 

   

創作者介紹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