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與白馬王子》的番外

時間點是江喻捷退伍後、出國留學前,兩人短暫同居中=///=。

(若覺得字體太小,請按ctrl+滑鼠滾輪把字體推大)

 

 


 

 


  謝子覺打開大門,那個人影如意料中的坐在沙發上。

  吐了口稍長的氣,覺得深夜裡的空氣微甜也重。

  仿佛整個世界都沉睡時,還有個人端坐、清醒地等著自己回來的那種感覺實在很甜,但除了除此之外,更多的還是想唸他「怎麼還不睡啊」的念頭,以及讓人等門的那種抱歉感。

  「回來啦。」那個人聽到聲響轉過頭,對他微笑。

  「嗯。」

  他脫大衣,而起身靠過來的對方則接過他的鑰匙和安全帽放進櫃子裡。

  「很晚了怎麼還不睡?」

  「我想等你。而且也沒差啊,這本書我今晚看完比較好。」

  這個人提出的入學申請,太平洋那一頭的校方已經許可了。這段準備時間裡要讀的書目就跟即將遠赴異鄉求學的緊繃感一樣,直往上飆。

  於是謝子覺說話的口氣不自覺軟了點:「我不是有說嗎?我朋友失戀了,要陪他喝酒。」

  「你喝了多少?酒味好重,還有煙味……」好臭。

  眼前的人皺眉的表情讓他不禁抬手聞聞自己身上是否真的有那麼重的煙酒味?

  「沒多少啊,又不是我失戀。」

  江喻捷忍不住笑了。本來不太高興他喝酒傷肝到大半夜才回家,聽到這句意外讓他覺得好笑的話,氣也消了。

  「我保證你這輩子都不會失戀,只怕你移情別戀。」

  謝子覺只看了他一眼,呣了一聲,轉頭拿起掛在一旁的大衣,拍了拍大衣袖子,說:「我要去洗澡。」接著便往臥房走去。

  看著他走遠的背影,江喻捷忍不住又扯開了嘴角。

  等等他一定會很困惑自己怎麼會把平時固定吊在門邊的大衣拿進房裡來吧?──無意識地掩飾自己難為情的舉動,好可愛。

  這個人在他眼裡愈來愈可愛了。那段常常被他罵到臭頭的日子,好像是很久遠以前的事?有點回想不起來了呢。

  不過有些記憶,即使經過好幾年,當時的感覺還是會烙印在心裡很難忘記。

  像是等門這件事。

  想當初兩人為了求學剛剛一起租屋居住時,第一次晚歸是因為機車被偷而回不了家,當對方打電話找他時,只覺得「真是太好了」,倒還沒意識到什麼。第二次晚歸,謝子覺非常生氣地罵他:「你都不知道這樣會讓人擔心嗎?晚回來怎麼不講!」

  然後訓話從晚歸沒報備、一路翻舊帳往前回溯到他做決定時都不太會問別人的意見、要拿東西時也沒順便問「你要不要?」,那段長篇大訓話的結論是──他這個小少爺實在很不懂得為別人著想。

  聽著訓時,其實心裡覺得有點委屈。原來他是個不會為別人著想的人?於是很不甘心的頂了嘴:「哪有人會擔心……」長到那麼大,從來沒有人跟他規定過回家時間,更別提什麼報備。

  得到的卻是更抓狂的怒罵:「我擔心!白痴!」──謝子覺聽到那句話時真的很吐血,室友如果無預警晚歸又沒報備,誰不擔心啊!?

  ──那時,江喻捷才知道,原來有人會為自己預定一個該回家的合理時間,只要超過這時間還不回來又沒報備,就有人會掛心自己怎麼還沒出現。

  他長那麼大了才知道,原來晚歸要報備啊?原來,有人等他回家的滋味……這麼美好。

  好得令他對於棲身的空間有另一種感覺,不再認為那不過就是個吃飯睡覺的地方而已。直到兩人在一起後,他更喜歡被等待,或等待他的感覺。

  愉快的哼著歌,關掉沙發旁的燈,江喻捷踱步回臥房。

  其實房間是謝子覺的,只是晚上時他都硬賴著要同睡,賴著賴著,單人床升級了,這房間變成「兩人的臥房」,另一間原本該是江喻捷自己的房間卻成了「書房」。

  謝子覺洗好澡出來時,正好看見那個常態性賴著自己的床、逼得自己不得不拓寬床鋪的仁兄躺在床上翻著書,打呵欠。

  「很晚了,下次別等了,你可以先睡啊。」

  「我想等你。」等門對他來說其實是件很浪漫的事。這點也許對方不懂吧。

  江喻捷放下書本,迫不及待的摟住他。

  「欸──」

  「洗好久。」

  「你管我。」是誰剛剛一臉「你很臭」的表情、嫌我身上有煙酒味的啊?

  「好香。」啵一個!

  「……你用的香皂好像也是這個吧。」

  「小覺聞起來比較香。」

  無言,被打敗了。

  江喻捷賴著他繼續摩蹭,頭髮落在他耳旁、搔得謝子覺一直往反方向挪去。

  「好冷哦。」他的小覺好溫暖,再貼緊一點。

  「都已經快要夏天了,是哪裡冷?」謝子覺想起夏天即將來到,這個老是纏著自己發情的人就要離開、往海洋另一頭去了,心頭不禁發酸,動作也遲緩了。

  「你都不抱我,我的心好冷。」

  「……白痴。」剛才的感傷瞬間煙消雲散。

  「嗯,我是愛你的白痴。」用力摩蹭。

  「很癢啦!」

  「親一個。」在謝子覺耳旁壓下一個親吻,還輕輕地用鼻頭蹭著,感覺懷抱裡的人微微震了下。那反應連帶地撩撥了他……

  「喂,很晚了,睡覺──」

  「小覺,」江喻捷原本嬉戲式的親吻開始變調,手滑進了他的睡衣內,「反正都很晚了,再晚一點也沒關係吧……」

  「什麼?」

  把還來不及反應的人壓倒後隨即吻上。他吃驚的表情實在可愛,讓江喻捷忍不住笑了,輕輕舔咬他的唇、滑進他衣內的手故意若有似無的輕觸,引出更多反應……

  如果不願意,身下的人絕對不可能任他得逞。知道自己是被縱容溺愛的感覺真好,江喻捷在落下親吻之際不忘說著對方不知道聽膩了沒有的話:「最愛你了──」

  「睡覺啦……」呼吸開始急促、臉紅的人仍在死守陣線。

  「嗯,正在睡……」

  什麼?謝子覺還來不及細想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就失神在對方壞心眼的撩撥裡了。

  今夜,好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