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太小,請按CTRL+滑鼠滾輪,可將字體推大。


 

 



  原來這個人這麼會記恨。

  氣氛僵凝了兩秒後,鄭衡亞才意識到他的提問而忍不住傻眼地「蛤」了一聲。

  這段插曲鄭衡亞幾乎快忘了,沒想到他卻一直惦記著,比昨晚的荒唐事還放在心上?

  因為完全出乎意料,所以鄭衡亞一時無法反應,只能望著談威發呆。

  見他久久無法回答,談威笑著輕拍他的肩膀,說:「想好記得告訴我。」

  鄭衡亞還是不知該如何是好地呆楞著,談威起身靠在他身邊、兩人併肩坐著,體溫隔著衣服從相貼的手臂相互傳遞,他的心跳得更快了……

  「我……昨天晚上……對不起。」

  「你吐了滿地都是讓我清了好久,的確是該說對不起。」

  「對不起!」

  談威笑了,似乎沒把這事放心上,繼續說:「你說我很難懂。」

  「呃……」喝醉酒真的很可怕,他居然把內心裡想的通通講出來了!

  「有人也這麼說過我。」

  談威突然輕嘆一聲,仰頭靠在沙發背上看著天花板,像是在喃喃自語。

  不知該接什麼話,鄭衡亞只能楞楞地坐著,用眼角餘光偷瞄一旁的他。

  「你對我真的不好奇?」

  「呃……我不知道該不該問。」不是好奇,應該是關心才對。

  即使是朋友間的關懷也是該適可而止的,不該問的就別煩對方,這才算是體貼的朋友;但談威向來如此神秘,他深怕一不小心就跨越了底線讓人困擾,這就不應該了。

  「你覺不覺得有時候這麼小心翼翼反而不好?」

  鄭衡亞楞了一下,有些回憶瞬間湧上心頭,讓他低頭沉默了。

  其實這句話也有人對他說過。他平時雖然呆呆的,可是在某些事上卻特別看重而容易患得患失,比方說:感情。

  在前兩段感情裡,他都過於小心翼翼不願給對方負擔,卻讓對方覺得自己不在乎感情或即便分手也沒關係……

  談威察覺到他心情似乎突然有些低落,伸手摸摸他的頭,讓他楞了一下。

  對了,他昨天也有說到自己喜歡「摸摸」。唉……

  雖然覺得丟臉,但談威在他頭上輕撫的手指溫柔得讓他忍不住將頭壓低了些,想得到更多撫觸。

  「其實我還滿希望你對我好奇一點的。」

  鄭衡亞聞言即使驚訝也不敢望向他,談威笑著惡作劇地戳了戳他的臉,果然他也不敢有什麼反應。

  「你是不是很想逃回台東?」

  「呃……」被發現了。

  「鄭衡亞,你從早上醒來到現在,都沒有正眼看過我一次。」

  這句話語氣輕鬆,卻讓他聽得萬份緊張。「對、對不起,我……」

  「你喝醉酒的時候可愛多了,坦率的不得了。」

  不是可怕多了嗎?他苦著臉依然沉默。

  「你到底在怕什麼?」

  談威揉了揉他的頭。雖然他不知所措的樣子看來很可愛,但一直這樣下去可不行,要是不推一把恐怕這傢伙永遠都把他當成只可遠觀的朋友。

  「我──」

  他怕見到談威嫌惡他的表情。酒後亂性實在是太糟糕了,居然連朋友都可以胡來?也許是談威昨晚對他太溫柔了,才讓他敢如此放肆,言行都失控了。

  鄭衡亞不禁又想起昨晚的談威。對他極有耐性,說話也是溫和甚至帶著寵溺;那些甜蜜的安撫、輕拍著他背脊的溫熱手掌,還有拿他沒辦法卻又不生氣的態度……

  好像全都亂了?他真的困惑了,從昨晚到現在的談威似乎也不是平常的談威?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帶著疑惑又緊張的情緒轉頭望向談威,不敢與他四目交接所以目光只放在臉的下半部,見到他的嘴唇時卻想起了昨夜的親吻……

  鄭衡亞立刻臉紅了,談威見狀笑著說:

  「你想到什麼?」

  正當他嚇了一跳而想轉頭撇開視線時,談威竟伸手摘掉自己鼻樑上的眼鏡、環住他的脖子後襲上親吻他──

  昨晚印象中那柔軟又帶彈性的嘴唇,現正貼著他的唇輕柔、刻意撩撥地啄吻著,鄭衡亞無法反應地呆滯、任對方摟著往沙發裡壓。

  被困在柔軟又有彈性的沙發與男人間、落下的細碎親吻逐漸加重,他終於想起應該推開談威才對,卻難以抵擋溫暖的嘴唇觸上時的麻癢與悸動,一不小心就被勾引了,張嘴迎合對方探入的舌尖,演變成輾轉輕磨吸吮的濃烈親吻。

  他們含著、啃咬著彼此柔軟的嘴唇,饑渴地舔吮著舌頭探入的濕熱口腔、與對方交纏的舌尖傳來陣陣酥麻顫慄,更是刺激著他們愈發旺盛的情慾……

  兩人分開時,鄭衡亞撇過頭喘著氣,他的臉色酡紅、雙眼與嘴唇濕潤晶亮,重度近視的談威不需戴回眼鏡都能感受到這副模樣的誘人,他再度欺上他、糾纏著他的唇舌又熱烈地親吻了一番,直到鄭衡亞幾乎快呼吸不了而輕推著半跪在沙發上壓著他的人,對方才終於捨得放開他。

  兩人急促地喘著氣,戴回眼鏡的談威看清他臉上的表情後更是忍不住一直撫著他熱紅的臉、笑著看他張著迷茫的雙眼望向他。

  「鄭衡亞,讓我再確定一下,你不討厭我吧?」

  「嗯……不……」

  回答的聲音細如蚊,像是為了確認清楚,談威湊近他,在快觸到他嘴唇的曖昧距離間輕聲再問一次:

  「不討厭,對吧?」

  「嗯……」

  「那,昨晚的事就要麻煩你認帳了。」

  談威笑著這麼說,那猶如獵物上勾般的愉悅神情讓鄭衡亞一楞,還來不及感受到危機,就見他表情瞬間變得正經,說道:

  「我們交往吧,從現在開始請把我當愛人看待。」

 

    ◎

 

  他本來想用輕鬆的口氣說「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可是這樣的態度說不定會讓鄭衡亞以為他是在說笑而有所猜疑──談威不願自己的心意被如此看待,所以才會認真地對他這麼說。

  沒想到,鄭衡亞仍然不太相信。

  錯愕之類的情緒可以想見,但他眼裡浮現極大的困惑和些許受傷、不悅是怎麼回事?

  「怎麼了?」

  談威用大姆指輕輕摩娑著他的眼角,完全就像在與情人說話的模樣。

  「昨天晚上的事是我不對,你沒必要這樣委屈自己吧?」感覺到火熱的身體急速冷卻,鄭衡亞撇過頭,躲開他那有些甜蜜的撫觸。

  「哪裡委屈?」

  「那……不要開這種玩笑。是我的錯,我願意做任何事情來彌補,但是請你不要開這種玩笑!」

  「鄭衡亞──」談威握住他的下巴扳回他的臉、逼他直視自己,「我很認真,你不可以這樣誤會我。」

  看著談威在鏡片後有些惱怒又帶著其它不明情緒的雙眼,他楞住了,久久都無法回話。

  談威也不再解釋了,再度襲上他、想抱著他用力狠狠地親吻一番時,鼻樑上的黑框眼鏡卻從中作梗,讓談威楞了一下後喃喃咒罵了幾句他聽不太懂的英文、稍稍退後拔下眼鏡再兇狠地撲向他──

  霸道的嘴唇狂野地壓著他輾轉啃咬吸吮,在他還楞著時溫熱的舌尖就竄入微啟的唇齒間舔著、勾纏著他的舌頭廝磨,柔軟敏感的舌尖不斷地被挑逗撩撥……

  談威極有技巧的擁抱讓他稍稍仰頭迎合這濃烈的親吻,口腔裡不屬於自己的體溫燙得鄭衡亞忍不住微顫,蠻橫卻不讓人生厭的熱吻最後捲走了他的意志,讓他隨著親吻沉淪。

  在他半推半就地回應以後,唇齒間的啃吮轉為溫柔而綿密,探入的舌卻更放肆地糾纏著他,似乎逼他把最脆弱柔軟的一面向對方坦露……

  親吻變得甜蜜,有股莫名的感覺從胸口湧出,讓他覺得全身燥熱。

  甜美的親吻最後因兩人對氧氣的急迫需求而結束,雖然不若方才的濃烈激情,可是卻讓鄭衡亞的心跳更加劇烈。

  他喘著氣、下意識地舔著自己的唇,卻見談威看他的眼神瞬間更為熾熱、又湊過來眷戀地啄吻著。他困惑了,低頭躲開拚命喘著氣、想平復這一團混亂與心頭的騷動。

  鄭衡亞不是沒有談過戀愛,自然明白談威剛才望著他的眼神裡飽含的慾望與情意,但……

  「你不要妄自菲薄。」

  談威的聲音在頭上響起,讓他下意識抬頭望向他,卻迎上對方襲來的親吻。

  「也不要懷疑我。」

  細碎的親吻溫暖甜蜜得讓他難以抗拒,鄭衡亞瞇著眼,困惑迷茫地醉在談威的懷裡,隨他擺佈。

 

    ◎

 

  然後,他們的確以交往中的情人模式相處著。

  那天談威拉著鄭衡亞一起逛超市買了食材回家,親自煮了豐盛的料理餵飽他。

  原本還以為談威只懂得吃呢,沒想到這個大明星下廚還真有模有樣,雖然是他陌生的西式餐點但味道實在好極了。

  當抬頭見到談威笑著看他吃著盤中食物時,鄭衡亞忍不住臉紅又心跳加速了。

  那望著他的表情……讓他感覺到自己是被疼愛的。

  他的手瞬間笨拙得連叉子都拿不好,一直捲不起盤中的義大利麵。

  談威竟意外地沒有笑他,只是遞了隻圓湯匙給他,讓他利用湯匙抵著叉子將麵條順利地捲起來。──這小小的舉動卻讓他心頭更紛亂了。

  即使內心裡對這一切的轉變感到困惑,他也不由自主地隨著談威

  那晚,談威留下他,在床上蹭著他討回了前一晚未能滿足的慾望。雖然沒有做到最後一步,但也夠臉紅心跳的了。

  陷在情慾裡的談威狂野迷人,鄭衡亞從未見過他如此火熱的眼神。

  可是他害羞,也無暇欣賞,因為談威熱情地纏著他撫摸親吻、撩撥得他意亂情迷。

  白天醒來後,談威摟著他逼他聊了一些事,像是從小到大的求學過程,之前做過些什麼工作?畢竟他們在「交往」了,彼此了解一下是似乎應該的?

  在談威的懷裡,鄭衡亞只得一一回答,他從國中開始讀的就是體育班,靠著游泳這項專長一路升到了大學……大部份其實都無聊得不值一提,但談威就是要逼他說。兩人窩在沙發裡,客廳的音響播著輕柔的音樂,他們在音樂裡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整個下午。

  可是什麼都想知道的談威,卻連一句也沒問到他之前的感情。

  也許是那晚酒醉時他訴苦的差不多了吧──這麼認為的鄭衡亞,沒想到談威說不定其實是個大醋桶的可能性。

  他們還聊到預計去台東時的悠閒行程。談威真的很愛記恨,居然還記著他在順序上竟先邀請丁有南同遊的事──但那個傍晚來了通電話,讓談威原本預定的台東行臨時不能去了。

  雖然刻意用淡淡地語氣說著「這幾天臨時有事」,但鄭衡亞能感覺到他的心情立刻變得很惡劣,即使內心裡對於在這種狀態下不用和談威同遊其實是偷偷鬆了口氣,卻也忍不住擔心起他。

  「家裡打來的?」

  「嗯。」

  這麼簡短的回話讓人不知該說什麼才好,鄭衡亞咬著唇沉默了。

  「你想知道我家裡的事嗎?」

  「呃……如果你想說的話。」

  那表示他對他並不好奇。談威失笑,說:「還是算了,我不太喜歡說。」

  「喔……」有些困惑地望著他,鄭衡亞猶豫了一下,然後伸手輕撫他的頭。

  這是在安慰他?談威楞了一下後看來開心了些,湊近親吻尚未完全捕獲的愛人。

  親吻最後蔓延成在沙發上失控的肢體交纏。鄭衡亞體諒著談威的壞心情而承受他的需索,甚至用手撫慰談威磨蹭著他的熱脹下身,看談威充滿情慾的雙眼直盯著他、不再泛著想要隱藏的怒意……最後壓著他、喘息著在他手裡射出了熾熱的慾望。

  他們真的……不再只是普通朋友了。

 

 

 

 


本文以個人誌方式於2008年12月發刊,已完售,謝謝大家支持。

目前暫時沒有再版打算,全文將在網誌上慢慢貼完。請多多指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