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草》番外

內為BL,不喜勿入


 

 

  迷戀上一個遙不可及的偶像,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在演藝圈裡待了一陣子後,見到那些追星的粉絲時,鄭衡亞常常會想起這問題。

  是什麼樣的動力讓他們假日不待在家裡睡到自然醒,願意早早到會場佔個好位子、甚至是接機送機,就只為了親眼見偶像一面?

  他們追逐的偶像表面上看來甜美親和,有些在私底下的德行卻可說是糟糕到極點,有些看似清純的人更是實則男女關係複雜。就連談威,真實的談威也不像螢光幕前的「梁承蔚」那般夢幻美好。

  如果那些粉絲們知道明星在私底下的模樣,會不會覺得失望?

  鄭衡亞呆呆地盯著電視,直到談威坐在他身邊、撩起他的上衣後才回神。

  「在想什麼?」談威一邊問道,一邊將熱毛巾摀上鄭衡亞的腹側。

  他的腹部有塊瘀青,是兩天前為了擋住一個溜過保全朝「梁承蔚」直衝而來的粉絲時,被激動的粉絲以手肘撞傷的。當時鄭衡亞只覺得很疼,回家後才發現已經有一大片瘀青,他還因此對粉絲為了接近偶像而爆發出來的力量感到驚嘆不已。

  雖然本人認為沒什麼大不了,但談威看見後卻立刻為他冰敷、隔天為他熱敷。看著談威認真為他熱敷的模樣,鄭衡亞覺得身體其他地方也開始熱了起來……

  「沒想什麼。」他急忙轉頭再度盯著電視。眼前的節目正播著某位男歌星的專訪,鄭衡亞忍不住指著電視對談威說:

  「以前剛做你的助理時,看到那些明星和主持人都會不太習慣,可是……現在變成我看到電視裡的人會覺得怪怪的。」

  「本人和電視裡的不太一樣?」

  「嗯,有的真的差好多。不知道那些人的粉絲如果知道真相會不會覺得幻滅?」

  「有些事情,不知道會比較幸福。」談威聳聳肩,輕壓鄭衡亞的側腹問:

  「還會痛嗎?」

  「早就不會啦,其實不管它自己就會好了。」

  「不行。」

  談威拿開毛巾,看了看錶,似乎打算隔幾分鐘後再熱敷一次的樣子。

  有別於在外頭裝作只把鄭衡亞當私人助理使喚的態度,談威私底下對鄭衡亞非常好,但有時又太好了,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樣讓鄭衡亞覺得好彆扭。

  「拜託,我不是三個月大的小嬰兒……」

  「嬰兒至少還不會說不用管我。那塊瘀青有多大你知道嗎?」

  再大不過也就只是瘀青而已。鄭衡亞在心裡嘟噥,忍不住想將眼球往上翻時,背著他正拿著毛巾走向浴室的談威突然丟來一句「不要翻白眼」,讓鄭衡亞嚇了一跳。

  「才沒有……」心虛。他怎麼會知道?

  「我背後有長眼睛。」談威回頭瞪大眼、神秘兮兮地說道,摻了點戲弄的神情讓他看來像個惡作劇得逞的小男孩,鄭衡亞忍不住笑了。

  相處久了,他漸漸不把談威當成與眾不同的明星來看待。這個人對他總是毫不設防地流露出最真實的那一面,於是鄭衡亞明白,談威和他在一起時,就只是談威而已,不是電視上的那個萬人迷「梁承蔚」。

  「又在想什麼?」談威又回到客廳,親了親鄭衡亞的臉頰後在他身旁坐下。

  「沒什麼。」

  「就這樣呆呆的什麼都沒想?」

  「你怎麼老愛問我在想什麼?」鄭衡亞失笑。那些事說出來還怕談威嫌無聊呢。

  「喜歡一個人的話,當然會什麼事情都想知道。」

  鄭衡亞愣了一下,感覺自己的臉頰有些發熱。

  「你臉紅了。」談威伸手輕戳他的臉,那語氣聽來有些得意,讓鄭衡亞忍不住轉頭咬上那隻手指。

  「好痛!」

  「只是輕輕咬一下而已。」

  「你看,這裡留了痕跡。」談威伸出食指湊到鄭衡亞眼前。

  「哪裡?那麼小一點點?」

  「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傷痕……給我個親親就會好了。快~」

  噘起嘴唇、一臉期待的談威讓鄭衡亞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拿他沒辦法,只能湊近談威在他唇上親了一下。

  得逞了。談威收回食指,表情很滿足。

  他的阿亞不常主動吻他,現在騙個親吻也好。

  「真該讓你的粉絲看看你現在這樣子。」

  「哪樣子?」

  「像個小男生。」而且還是很愛作弄人的小男生。

  「我只會對你這樣。」

  談威揚起嘴角,鄭衡亞的心跳瞬間漏了一拍。

  「你好像很愛看我講不出話來的樣子?」想想真有些不甘心,他老是被談威的甜言蜜語逗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談威又笑了,微瞇的眼睛深邃迷人,讓鄭衡亞深吸了口氣,急忙說道:

  「停,停!不要講出來。」

  「你又知道我想說什麼了?」

  「我猜得到!」大概會是更肉麻的話,像是「你什麼樣子我都很愛看」之類的。鄭衡亞覺得再聽下去他的心臟真的會受不了。

  「你真了解我。」談威哈哈大笑,撲上鄭衡亞往他臉頰上親了又親。

  其實談威的個性很好懂的,以前怎麼會覺得這個人難以捉摸呢?鄭衡亞忍不住也隨著談威笑了,沒有將談威從身上推開,只淡淡地開口提醒:

  「別忘了明天一早你還要上課。」

  「掃興。」壓在他身上的人皺了皺眉。

  「我是盡責。」

  「現在是下班時間,你要不要盡一下愛人的責任?」

  談威以嘴唇輕輕磨蹭鄭衡亞的唇,親暱中含著一股若有似無的情慾,讓鄭衡亞臉頰一陣發熱。他向來不太能抵抗這種調情的語句,只能推了推壓在身上的談威再次提醒:

  「不行……明天你上完課還要去健身房。」

  礙於明日行程,談威也知道今晚不適合把愛人吃乾抹淨,只能乖乖從沙發上爬起身,拉著被他壓在下頭的鄭衡亞坐起來時還不忘裝委屈:

  「你好像不愛我。」

  「誰說我不愛你?」

  「誰?絕對不是我。」立刻撇得一乾二淨。

  鄭衡亞睨了談威一眼,笑了笑沒有再接話。鄭衡亞很拙於用言語表達情感,談威則是只要逮到機會就想套他的話。雖然成功率極低,但就算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一來一往間的對峙拌嘴也是兩人相處時的一種樂趣。

  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鄭衡亞拿著搖控器隨興切換著頻道,談威則隨著他這樣跳來跳去地看了好幾段沒頭沒尾的節目。廣告時,談威站起身,鄭衡亞下意識抬頭問道:

  「要睡了?」

  「不急,幫你熱敷完第二次再睡。」

  「還來?我沒那麼嬌貴──不,這不是問句,你不用回答!」

  生怕談威又回以什麼驚人的情話,鄭衡亞急忙阻止他發言。談威聞言露出「謹遵吩咐」的表情後逕自走向浴室,看來是真打算再弄條熱毛巾出來。

  鄭衡亞忍不住對他的背影說:「你這樣真的很像老媽子。」

  談威回頭看了鄭衡亞一眼,揚起嘴角笑了。每當鄭衡亞受不了他小心翼翼的照顧時,談威也曾想要開玩笑說自己像電視劇裡那種繞著孩子打轉、神經兮兮的老媽;而鄭衡亞則是嫌煩不領情的兒子──但談威沒忘記戀人的身家背景,所以從不開這種玩笑。現在鄭衡亞自己說了,想必他是不介意這種玩笑話吧?

  「你剛才說我像小男生,現在又說像老媽子?我角色扮演的範圍還真寬。」

  是啊,私底下相處時,他什麼都像,就是不像電視裡的那個明星。鄭衡亞笑著說:「很好啊,什麼角色你都演過了──不過老媽子可以少演一點,拜託你。」

  談威拎著熱毛巾又走回沙發旁,壓著鄭衡亞再度為他熱敷,然後低頭在他耳邊刻意輕聲說道:

  「那你知道我最喜歡演哪個角色嗎?」

  鄭衡亞的耳朵瞬間紅了。

  他連忙伸手摀住談威的嘴,阻止談威自問自答出足以燒紅他整張臉的情話。沒想到談威卻笑了,微瞇的眼裡閃過一絲戲謔……原來是在鬧著他玩的?

  想必是不滿剛才鄭衡亞說的話、又知道他很怕聽這類的甜言蜜語,所以故意嚇嚇他的吧?

  「你真的很會記恨!」只不過是叫他老媽子的角色少演一點而已。鄭衡亞收回手,捶了談威一下。

  「沒錯,我甚至還記著你說我眼裡妖氣很重的事。」

  談威咧嘴笑了,那不懷好意的笑容讓鄭衡亞愣了一下,決定裝傻到底。

  「睡、睡覺啦!」

  「急什麼?至少還要敷五分鐘。」

  「可是我想睡了。」

  「好吧,那回床上敷。」談威倒也不戳破鄭衡亞想逃避這個話題的心思,隨著他的要求將他從沙發上拉起。

  「你真的很堅持。」

  「你好了解我。」談威故作感動。

  「是啊是啊……」鄭衡亞一臉無力。

  實在太了解了,所以就放棄掙扎了。他乖乖地任由談威拉著走向浴室,一起刷牙準備睡覺。

  他明白,談威之所以會如此在意,不只因為那塊瘀青頗大,更因為那是他工作時因談威而受的傷。雖然鄭衡亞認為沒什麼大不了的,但要是再抗拒下去,只會讓談威心裡更加在意,他只能順著談威。

  刷完牙後,鄭衡亞便自顧自先爬上了床。他知道談威等一下肯定會帶著熱毛巾上床,他還是閉眼先睡吧,不然不曉得談威除了熱敷之外還會在他身上弄什麼花招……

  一覺醒來,出了門後,他們在外頭表現出來的模樣就要互換了。談威才是那個被眾人捧在手心上的對象,而鄭衡亞則是像保姆一樣跟在他身邊的小助理。在這只有兩人的屋裡,被螢光幕前的明星這樣小心翼翼地照顧的感覺其實也不賴……

  「晚安。」感覺到談威掀開了他的上衣,已經閉上眼的鄭衡亞輕喃。

  「晚安。」談威摸了摸鄭衡亞的頭,如他所料地將熱毛巾摀上他的側腹。

  毛巾的溫度和那個人,給了他一個安眠的夜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