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太小,請按CTRL+滑鼠滾輪,可將字體推大。

 


 

 


  於是,羅利閔將此事結論為是他虛驚一場。

  大驚小怪的代價不小,不僅讓他爬出門搭上擁擠的捷運搞得自己精疲力盡,還在髮廊裡折騰一個小時剪了自己不習慣的髮型,最後甚至在餐廳裡出糗……

  而那個他原本以為至少需要有人陪著喝點酒的傢伙,神色居然只有些許惆悵,仍是正常的和他閒扯淡,甚至還開玩笑地說:

  「這顆頭剪得不錯,要好好保持,記得定時除草。」

  「老爺喜歡就好。」羅利閔只能皮笑肉不笑地咬牙回道。

  既然沒事,日子當然還是繼續無波無浪地過下去。

  羅利閔依然很自閉,每天蹲在家裡足不出戶靠翻譯日文過活。

  他近來主要的工作是翻譯輕小說及漫畫。漫畫的稿費雖然不多,但因為收的是現金票,所以羅利閔習慣每月都會接幾個漫畫稿確保下個月有現金入帳;輕小說則是一系列稿量固定,只要按時交稿便能按時收到支票。不過,翻譯輕小說有時會遇到頗難克服的瓶頸──

  「他媽的這到底是哪個星球的外來語啊!?」

  在某個詞彙上折騰了一小時仍毫無所獲,羅利閔終於受不了了,用力摔滑鼠洩憤。

  正開始翻譯的這本小說裡,有個名詞不管他怎麼查,萬能的網路裡也查不出個所以然,他甚至不知道作者採用的原形單字到底是哪國語言,只能將日文拆解再按照發音拼湊,慢慢地用拼湊出來的詞一個一個在網路字典裡查詢……

  查了一陣子後羅利閔才發現,這個詞彙應該是作者將兩個不同語系的外文單字拼在一起自創出來、再寫成日文的外來語模式的,要還原查出原形就更難了。

  做翻譯一定會遇到瓶頸,但像這麼毫無頭緒、沒有文獻可查又非得克服不可的難關,他可說是第一次遇到。羅利閔催眠自己,其實他是個臥底在翻譯界的名偵探……

  「推理小說都沒這麼難翻!我要瘋了啊啊啊啊!」

  又是三十分鐘晃眼過去,依然毫無進展。在測試了N個拼音都不對後,苦中作樂的自我催眠已全然無用,羅利閔煩躁到拿起電話撥了葉孟傑的手機──

  「喂?小蘿莉?怎麼了?」

  就算電話那頭的背景聲很吵雜,羅利閔還是聽出葉孟傑叫他小蘿莉時語帶笑意、聽來心情很愉快。他已經無力反擊了,絕望地說:

  「你說,我是不是該轉行賣雞排了?」

  「什麼?」

  「他馬的我真想掐死那個作者,居然自創翻不出來的詞,拎北已經從英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一路查到俄文義大利文了,通通都不對!我接的明明是奇幻輕小說,不是語言學推理小說!拎北遇到大魔王了,拎北想放棄了!還是賣雞排有前途!」

  「喔。可是賣雞排要面對很多地球人,你不行的。」葉孟傑的反應很平淡。

  每隔一段時間,他都會接到羅利閔向他傾訴職業生涯瓶頸重重、兼之幻想開發副業的電話,上一次是想改行當駭客,再上一次則是想開牛郎店……葉孟傑早已司空見慣。

  「靠,已經很鬱悶了你還打擊我。你來當我工讀生幫我招呼客人,包吃包住!」

  「我時薪很高的。」

  「哈哈哈,有你這個帥哥在,而且老闆我長得也不差,還怕收入不好?」

  「你是賣色還是賣雞排?」

  「色相和雞排兼俱,既然都有,就一起賣了!你就從了我吧嘿嘿嘿……」

  葉孟傑失笑。論鬼扯淡的功夫他果然還是差羅利閔一大截,只能認輸:「大爺您放過我吧。我現在在外面,要進客戶的公司了,先掛了。你振作點。」

  「嗯,掰掰。」有氣無力。

  掛了電話,羅利閔又花了將近一小時才終於突破瓶頸找到解答。原來作者居然是用拉丁文加上希伯來文的名詞形態拼湊出自創單字,再寫成日文的外來語……

  這花了他三個多小時的原文詞彙,翻成中文只有寥寥三個字。

  儘管是個重要的詞,但稿費可是每個字都一視同仁的,羅利閔望著眼前的Word畫面忍不住罵道:

  「花三個多小時才賺一點二塊錢!靠!」

  渡過了這道難關、罵了幾句粗口發洩夠了之後,他又想打電話給葉孟傑分享一下「破案」的喜悅,但隨即想到那人剛才說要去見客戶,只好收回已拿起電話的手。

  「算了,來睡一下好了。」

  下午四點,羅利閔決定喝杯牛奶小睡一下,晚上再爬起來繼續工作。葉孟傑老是提醒他要改變這隨心所欲的作息,看來是被他當耳邊風了。

 

    ◇

 

  三個小時後,當羅利閔迷迷糊糊地從床上爬起來為葉孟傑開門時,後者已經想不出新的句型來叨唸他的作息了。

  「吃晚飯了。」葉孟傑抬高手上的一大袋食物。「你這是睡哪個時區的?」

  「獨家時區。你先坐。」羅利閔打了個呵欠,踱步去浴室洗臉。

  葉孟傑搖了搖頭,直接走進羅利閔的廚房拿起碗盤,將買來的熟食擺盤盛好然後端上餐桌,等廚房的主人從浴室裡清醒地走出來時,已是可以直接坐下開飯的場面了。

  接過葉孟傑遞來的碗筷,即使餐桌上依然是菜多於肉,羅利閔仍然一臉感動。

  「張開眼就有飯吃,真好!謝謝啦~不過你怎麼突然來了?」

  「看你是不是還活著,下午聽起來一副快陣亡的樣子。怎麼樣,解決了嗎?」

  「拜託,你還沒娶老婆呢,沒看到嫂子前我怎麼捨得死?當然搞定啦,花了三小時翻三個字賺一點二塊台幣,錢得來不易啊哈哈……」

  被自創詞彙折磨得死去活來的事現在想想還挺好笑的,羅利閔自己哈哈哈笑得很開心,葉孟傑扯開嘴角跟著笑了笑,隨即低下頭專心吃飯。

  也許是突破瓶頸心情大好,羅利閔吃了幾口飯後又隨意找了個話題聊天:

  「最近都在做什麼?」

  「沒做什麼啊,一樣上班,回家,一三五去健身房。」

  「這樣有比我這個阿宅好嗎?」羅利閔一臉嫌棄。「欸,你沒喜歡的女孩子?」

  「……沒。」正在咀嚼飯菜的葉孟傑又是一愣,只能這麼回答。

  「奇怪,明明你在外面工作接觸的人比我多啊,人長得帥,賺的錢也不少,怎麼這幾年你跟我一樣都沒對象?我不信你公司裡沒女同事倒追你。」

  「你怎麼突然那麼八卦?」

  「關心你啊,就跟某人都會關心我這個阿宅什麼時候踏出家門一樣。」

  葉孟傑被堵得回不了話。

  總不能回答「不用操心,我自己過得好好的。」──羅利閔一定會趁機反擊說:「那你也免了吧,不要老是叫我常常出門。」

  想了想,葉孟傑只能苦笑不答話,認真吃飯迴避此話題。不過羅利閔仍繼續說道:

  「就是這樣才會害我以為你還忘不了小妍。」

  「想太多。那你呢?明明整天窩在家裡,可以自由上網的時間那麼長,怎麼沒在網路上勾搭一個?我不信沒人在網路上搭訕過你。」

  葉孟傑撇撇嘴,學著羅利閔的方才說過的話照樣造句,但省略掉「害我還以為你忘不了前男友」這段,那傢伙不提也罷。

  「有啊,有試著聊過幾個,之前有一陣子和一個人聊得滿愉快的,結果去google他看到他的網誌,才發現他馬的居然是個雙!靠!」

  講到自己印象最差的雙性戀,羅利閔還用筷子狠狠戳了一下手裡的碗,沒注意到葉孟傑的臉色瞬間變了。

  「你還真的學別人談什麼網戀?」

  「欸這是世界新趨勢。」

  「趨勢個屁。」

  羅利閔困惑地抬頭看了葉孟傑一眼,怎麼感覺這個人似乎有點生氣?

  偏頭想了想,隨即恍然大悟。葉孟傑大概是關心他,聽到他連談戀愛都懶得出門、真的想上網找所以才生氣吧?所謂恨鐵不成鋼的心情或許就是如此?

  這麼想來還真覺得有些溫暖,朋友果然還是老得好。

  「欸你不要生氣嘛,我知道你關心我,不過人生就是要多方嚐試啊,你也可以試看看,說不定真的會在網路上找到真愛,可能還是個大美女哦!」

  羅利閔笑嘻嘻的神情,讓葉孟傑很是無力。

  「我沒有生氣……網戀就免了,專心吃飯吧你。」

  他沒有生氣,只是有點無法冷靜。

  看著羅利閔乖乖埋頭猛吃,葉孟傑深吸了口氣,繼續舉筷消化碗盤裡的飯菜。

  他沒有喜歡的女孩子,他喜歡的是眼前這個少根筋的宅男。

  怎麼會是羅利閔?葉孟傑自己也想不明白。

  兩人認識的前六年,他對羅利閔的確只有單純的朋友之情。那時他們各有自己的朋友圈和戀人,雖然談得來、彼此很尊重並關心對方,但除了大四下學期那段日子較常陪著羅利閔外,其實他們聚在一起相處的時刻並不多。

  一起渡過的大學時光裡,那些關懷和照顧全都是哥兒們間的情份義氣,這樣的友情毫無雜質。

  直到葉孟傑退伍投入工作、漸漸淡忘上一段感情,當時開始以接案翻譯維生的羅利閔卻變得愈來愈自閉……同樣都是在大都市裡討生活的異鄉客、也基於對老朋友的關懷,葉孟傑有空就會用電話或MSN和羅利閔聊天,假日會想辦法約他出門走走、或直搗羅利閔家中把他拉出來……

  沒想到等回過神時,卻發現自己已倒栽進去了。

  遠比大學時代更頻繁的相處往來,讓葉孟傑看見羅利閔未曾在朋友面前展現出來的性格和缺點,那些因為相處久了、因為信任而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模樣好可愛。

  愈是不想喜歡上老朋友、愈是觀察羅利閔這個人想藉機挑剔,就愈是深陷其中……

  可雖然喜歡他、雖然知道他本來也就喜歡男人,葉孟傑卻從不敢妄想告白。

  因為羅利閔非常討厭雙性戀。

  前男友留下的陰影太大,導致他對這樣的人極度排斥,每回想起總會罵上幾句。

  「我真的很討厭雙!男的也愛女的也愛,他媽的到底有沒有節操啊!?」

  每次聽羅利閔如此罵道,葉孟傑都只能輕拍他的肩,默不作聲。

  一開始沒讓羅利閔知道自己其實也是個雙,只要喜歡上了是男是女都無妨……當兩人來往的時間愈久、愈喜歡羅利閔時,那些藏在心裡的話,葉孟傑便愈是不敢說出。

  要是向羅利閔告白,結果大概可以想見。

  所幸雖然羅利閔很敏感,很快能察覺到旁人的細微變化,但只要是關於自己的事情卻很遲鈍。所以這幾年下來,儘管葉孟傑單戀著他,他也毫無所覺,總把那些關懷和誘哄當做是好友間的相處模式……

  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已經吃飽了,正一臉滿足地撫著肚皮。

  「吃飽啦!謝謝你的晚餐。老規矩,碗放著我洗。」

  「我還沒吃完。」葉孟傑淡淡說道。

  「怎麼吃那麼慢?你今天胃口不好?」

  「沒有啊。」

  「少裝,明明看起來一臉鬱卒。怎麼了?工作不順利?想把的妹被別人先把走了?來吧,跟羅老師我傾訴一下,免費又好用!」

  看著對他擠眉弄眼的羅利閔,葉孟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時他還真慶幸羅利閔是個天然呆。

  「羅老師,我有個問題想請教。」

  「什麼?快問快問,羅老師我一定好好給你解答!」羅利閔雙眼閃閃發亮。

  「請問你害怕地球人的症頭什麼時候會好?」

  「靠,又扯到我。這是絕症,沒得治!就讓我窩在這個小房子裡了卻殘生──」

  「你給我克制點,別亂講。」葉孟傑立刻變臉截斷羅利閔的話。

  「你真的很像老人欸!好啦好啦,我童言無忌行了吧?沒事沒事。」羅利閔也翻了個白眼。「所以你到底在煩惱什麼?」

  「最大的煩惱就是你。」

  「唉唷,講得我好像你家嫁不出去的閨女似的。葉馬麻,別擔心,嫁不出的話我娶一個進來就是了,白天伺候你,晚上伺候我!」

  「不要叫我葉馬麻。」葉孟傑扶額。其實心裡受不了的是另一句話。

  「知道像個娘兒們一樣一直唸看起來有多可怕了吧?」羅利閔哈哈大笑。

  「肌肉比我少的人敢說我像娘兒們?」

  「靠!有肌肉了不起啊你這個健身狂!」

  「哈哈哈~」輪到葉孟傑大笑,抬手將羅利閔丟過來的筷子接個正著。


  他已經用表面上平靜無波的模樣和這個人相處許久了,到底還能繼續假裝多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