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太小,請按CTRL+滑鼠滾輪,可將字體推大。

 


 


  秋去冬來,轉眼又是一年春將到。

  羅利閔每到了農曆年前情緒都會變得很浮躁。

  當初被迫出櫃時和家裡鬧得很僵,父親甚至對他說「有你這種小孩很丟臉」──這句話傷他至深,從此羅利閔便靠自己打工接翻譯稿過活,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沒回老家。

  即使後來羅利閔會定期打電話回家問候,有了收入便每月固定匯錢回家、逢年過節還託妹妹帶紅包和禮物回去……這些服軟示好的舉止仍無法讓父母稍微改變一點想法。這幾年他們終於「准許」他回家吃年夜飯,但總會在飯桌上提到結婚生子才是正道之類的話。

  羅利閔只能自嘲,他的性子硬、腦筋死這特色肯定是遺傳。

  他最討厭過年了!團圓吃年夜飯本該一家和樂融融,實際上卻讓他如坐針氈,有時氣氛還尷尬到讓他覺得對不起常常為他打圓場卻被連累的兄妹。

  接著大年初一他便得急忙離開老家,以免遇見上門拜年的親戚,讓場面更加尷尬。

  當自己孤伶伶的一個人坐在回程的客運上時,心裡總不免覺得有些悲傷。

  他只是喜歡男人,只是不想照父母的要求而害另一個女人不幸福而已。如果可以,他也想選擇比較順心的人生啊。

  這種痛苦每年都要循環一次。羅利閔也不想大過年的就自虐、也想清靜自在的躲在小窩裡就好,可他還是愛著養育他長大的父母,渴望那一絲絲親情溫暖……

  「啊煩死了!」

  重重摔了那個倒楣的滑鼠,他離開電腦桌,起身去洗把臉。

  前陣子剪掉的頭髮又長了。羅利閔抓起一撮已遮住視線的瀏海,想起回家圍爐前還得為外表做一番努力,更覺得心煩。

  葉孟傑也知道這點,早就和他約好出門剪頭髮那天晚上要在外頭一起吃飯。

  也就是明天。要出門剪頭髮,還要去百貨公司買新衣服……羅利閔抓了抓頭,對鏡子裡的自己比出中指,他才不承認是因為明天要出門,所以從現在就開始焦躁咧。

  「一定是因為要過年的關係!」

 

    ◇

 

  隔天,當他看見和自己一樣心情不佳的老友時,不禁好奇了起來──

  「你是怎樣?最近太忙了嗎?今天誰惹你了?公司沒發年終?還是你跟我一樣也有過年恐懼症?」

  很少看到葉孟傑板著張臉的表情,羅利閔一時之間忘了自己的苦悶,抬起手肘輕頂葉孟傑的手臂,想從他的反應確認他的心情糟到什麼程度?

  「沒有啊。」葉孟傑順手回個拐子將羅利閔推到角落,與一旁的人群隔離開來。

  「哇靠你好狠。」沒察覺到他的用意,羅利閔開始笑嘻嘻地與他打鬧。

  寒冷的冬夜裡要在外頭用餐,他們一致決定吃麻辣鍋。雖然已訂位,但兩人來得早了,因為寒冬而客滿的店裡一時間也空不出位子,他們只能和許多人一起站在外頭等著入座。

  剛開始這人潮讓羅利閔遠遠看了就倒退三步,但店裡飄出的湯頭香味實在吸引人,再加上和葉孟傑打鬧閒聊後轉移了注意力,等待入座的時間倒也不難熬。沒想到還沒等到服務生來請入座,倒是有人出聲叫葉孟傑──

  「葉子?」

  這打大學畢業後就沒再聽過的暱稱,讓兩人一致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男人。

  羅利閔打量著那陌生男人,對方也正好望著他,基於禮貌,他對那人點頭微笑,然後拎著一大袋下午買的新衣服,靜靜待在一旁看葉孟傑和那人敘舊、交換名片。

  「好巧,出來吃飯?」

  「對啊,好久不見,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最近過得怎樣?」

  人與人來往時,實在少不了這種不怎麼有意義但又不得不說的話。

  羅利閔站在店家的大片落地玻璃窗旁,有些恍惚地想:看來葉孟傑在開始工作後,這種應對技能練得還不錯嘛。

  他偷偷看著兩人映在玻璃窗上的影象,猜想那個男人是葉孟傑在什麼時期認識的朋友?高中?還是更早以前?那男人說葉孟傑沒什麼改變,喜好仍舊跟以前差不多……

  羅利閔一邊拉長了耳朵偷聽,一邊心裡納悶的想:葉孟傑從大學時代至今明明變了許多,他變得非常明白社會上那些人情世故應對進退,同時外表也更加英挺帥氣,哪裡沒變?而且才短短幾秒間,那人是看出葉孟傑哪種喜好和以前差不多?

  偷瞄時,一不小心便和那人也望著玻璃窗的視線撞個正著。羅利閔怔愣之餘還來不及挪開視線,就看到男人對他露齒一笑。

  非常明顯的示好,他嗅到了同類的味道。

  乾淨斯文的外貌和清亮的嗓音都是他的菜,羅利閔瞇了瞇眼,還來不及反應,葉孟傑卻正巧挪動腳步讓路給老太太經過,擋住了他的視線。

  接著服務生朝等待的人群中大喊「葉先生兩位」,羅利閔便跟在葉孟傑背後向那人禮貌性地點了點頭道別,然後走進溫暖的室內。

  他轉身轉得太乾脆,沒看見那人別有深意的微笑。

  入座後,怕已經在外頭折騰整個下午的羅利閔餓壞了,葉孟傑抓著服務生迅速點好了菜。兩人都了解彼此的口味,也不需要討論菜單,羅利閔任由葉孟傑和服務生對談,只是最後忍不住出聲追加:「再多兩盤霜降牛肉。」

  「等等,一共四盤肉,你吃得完?」

  「噢,我下午被地球人弄得元氣大失,讓我補充一下能量拜託你。」

  羅利閔用奄奄一息的口吻說道,葉孟傑只好示意服務生寫上加點的肉。

  等服務生一走,羅利閔立刻好奇發問:「剛才那個人是誰啊?」

  「以前高中同學。」葉孟傑一邊為兩人的茶杯添茶一邊答道。

  「原來你高中時代的綽號也叫葉子?」

  「對啊,不然你除了小蘿莉之外還叫什麼?」

  「……羅賴把。」(螺絲起子)

  葉孟傑愣了一下,然後忍不住笑了。

  「笑屁!」就知道說出來會被笑,羅利閔捏著杯子恨恨地喝了口茶,接著又吞吞吐吐地說:「欸,不是我在自作多情,你同學……剛才對我笑了一下耶。」

  「然後呢?」

  「你知道我要問什麼吧?」

  羅利閔斜睨了葉孟傑一眼,有些難為情,抓抓頭小聲地說:「他看起來是我的菜耶,你知道他是我們這圈子的吧?覺得他人怎麼樣?」

  葉孟傑沉默了幾秒,無法答話。

  我覺得我比他更好。

  這句話能說出口嗎?

  那幾秒間的空白,讓羅利閔誤以為葉孟傑站在一個好友的立場,認為那個人不適合自己、又不知該怎麼措詞才不讓他失望,便揮揮手自認很識相地說:

  「好吧,我知道了。其實我剛才有發現你好像不想讓我和他交流,所以沒有介紹還擋住我對吧?如果是你覺得不及格的人,長得再好看我也不會昏頭,放心放心~」

  「……嗯。」葉孟傑不冷不熱的點了個頭,其實是故作鎮定。

  原來羅利閔對他的那些舉動並不是毫無知覺,只是又弄錯方向而已……

  那番話裡單純的信任讓葉孟傑心情有些惡劣,他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沉默地望著正好走近上菜的服務生,假裝在注意那一大鍋湯底上桌的模樣。

  服務生上完菜離開後,這種靜默依然持續著。原本就各懷心事的兩人默默拿起筷子夾了可以直接食用的鴨血和豆腐,慢慢咀嚼……

  鍋裡的湯漸漸沸騰起來,羅利閔終於發現他們這桌實在太安靜了,便隨口說道:

  「你看起來心情不好,怎麼了?我還以為只有我要過年才會鬱卒咧。」

  「沒怎樣,就有點忙而已。」葉孟傑面無表情,語氣裡卻透出一絲煩躁。

  羅利閔抓抓頭,明白老友不想說話時真的什麼也問不出來,只好體貼地說:「好吧,那要不要喝酒?點壺啤酒好了。」

  深呼吸,然後轉頭去找服務生點酒。羅利閔沉浸在想誇獎自己竟能流暢地對陌生人講話的得意裡,沒察覺到葉孟傑的情緒波動。

  過了年就三十歲了,老家裡的父母非常關心葉孟傑的婚事,這幾個月來在電話裡嘮叨不斷,更明講了等葉孟傑回家過年時,要介紹一位和他一樣在台北工作的同鄉女孩給他認識。

  在心裡有人的情況下,葉孟傑實在不想浪費那位女性的時間,但又卻找不到能說服父母的理由。「有喜歡的人」這句話去年拿來搪塞過了,今年再拿出來用就被父母毫不留情的打槍,還說喜歡了人家一年都沒追到,該放棄了……

  事實上何止一年?他喜歡這個在他面前真情流露地咒罵雙性戀惹人厭、打從心裡把他當哥兒們關懷信任的人已經將近五年了。

  五年的單戀,連葉孟傑都覺得這簡直是自虐。他明明不是一個膽小的人,可遇上了羅利閔,什麼事都能讓他憋在心裡不敢洩露出一絲一毫。

  出口在哪裡?葉孟傑自己也不知道。

  這幾日已經夠煩了,方才遇見高中同學更讓他煩躁。自己喜歡的對象被人覬覦的感覺真不爽!更不爽的是羅利閔居然說那人外表「是他的菜」。

  葉孟傑知道,羅利閔偏好長相清秀斯文的男人──正好是和自己相反的類型。

  心頭正鬱悶時,羅利閔又換了個話題:

  「對了,我看你的MSN狀態上寫說要找新房子?」

  「嗯。」葉孟傑將蛋餃和牛肉丸推下鍋,心不在焉地回答。

  「原本的地方不是住得好好的?為什麼突然要搬家?合約還沒到期吧?」

  「老房東不曉得怎麼了,可能是要準備分家產給兒子吧,他有照合約通知所有的房客,也沒急著趕我們走,只說如果提早解約搬走不扣押金。是我自己想快點找到新的地方住,趁過年後比較不忙的那段時間搬家比較好。」

  「那你要不要來跟我分租?」

  葉孟傑頓了一下,狀似思考後答道:「我還是先在公司附近找找看再說。」

  幾年前羅利閔也曾這樣問過他。

  那時正在找房子的葉孟傑已察覺自己喜歡上羅利閔,便以不想花太多時間通勤為由,找了離公司只有三站捷運站距離的套房租下。如今用的藉口仍舊與當年相同,他真想嘲笑自己,這幾年間還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

  從喜歡上羅利閔的那一刻起,葉孟傑就認為該離這個人遠一點。

  他都不知道自己剛睡醒時一臉迷糊的樣子有多誘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看電視時經常自言自語、猜測劇情的行為,在旁人眼裡看起來有多可愛。

  看見他出了家門,在擁擠的人群裡抿著嘴一臉煩躁時,總有股衝動想拉著他的手安撫他……

  要是再靠近一點同屋共住,葉孟傑實在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失控。

  和心裡暗流洶湧的某人不同,羅利閔聽了這如同重播的拒絕理由後,並沒有繼續追問「你為什麼就是不想跟我住?」反而曖昧的笑了笑,說:

  「啊~我懂我懂,你怕一起住的話,以後帶妹回家過夜不方便對吧?」

  對個頭啊!

  葉孟傑無力地揉了揉太陽穴,有時他實在不曉得該拿這個人怎麼辦。

  就算自己哪天鼓起勇氣透露出喜歡他的意思,這平常想像力豐富但偏偏腦袋裡少根筋的宅男,大概也只會以為那是哥兒們間的友情吧?

  「湯滾了,可以涮肉了。」

  把肉盤推向羅利閔,葉孟傑沒有繼續這話題,若無其事的開始朝食物進攻。

  看著羅利閔因為肉而雙眼發亮的模樣,他的眼裡忍不住溢出一絲笑意,原本灰暗的心情突然好了許多。

  吃了些東西、幾杯啤酒下肚後,羅利閔恢復了元氣,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著自己最近身邊發生的事。他原本話就不少,喝了酒後更加多話,甚至把手邊正在翻譯的稿子大綱像在講故事一樣說給葉孟傑聽。

  而葉孟傑向來都是個好聽眾,他揚著嘴角靜靜喝酒吃肉,偶爾點頭出聲附和,任由羅利閔說個痛快。

  話鋒一轉,羅利閔開始傾訴過年回家總會被父母冷嘲熱諷的苦悶。

  「不過就想睡的對象是男的嘛,有必要講得好像我殺人放火殃及全家嗎?可是我也太玻璃心了,每年才回家吃一頓飯就覺得要內傷了哈哈……」

  看著他有些難過的表情,原本一直當沉默聽眾的葉孟傑忍不住開口安慰:

  「別想太多,父母對小孩子講話都比較直接。你爸媽只是比較固執,老人家嘛,多花時間安撫一下,再過幾年總會接受的。」

  「有時就覺得好像是自己單方面熱臉貼冷屁股,他們會不會覺得我不回家圍爐反而比較好?眼不見為淨?唉算了,每年都要你聽我重複講這些還真不好意思。我說你,以後如果當爸爸了,不要對小孩子這樣。」

  「關我什麼事。」葉孟傑失笑。

  「先給你教育一下啊,要當個開明的好爸爸,你的小孩一定要給我當乾兒子乾女兒,這樣以後如果小鬼和你吵架,還有叔叔我可以開導他們要好好聽話孝順父母。」

  話題一轉,羅利閔說著說著,自己忍不住笑了。

  雖然小孩子在他眼裡都是吵鬧得要命、簡直非地球生物的可怕物種,但如果是葉孟傑的孩子,他應該會打從心裡喜歡吧?

  「呃……我儘量。」葉孟傑低頭抿了口啤酒,含糊其辭。

  「什麼儘量?是一定要!一定要開明的教育,一定要認我當乾爹。這樣以後如果我孤老終生還有他們可以幫我送──」

  「要過年了你不要亂講話!」葉孟傑瞬間變臉。

  「好啦,我童言無忌就講講而已。」

  羅利閔低聲安撫他,心裡忍不住吐槽:就算不是過年你也不准我亂講話。有這麼嚴肅的爸爸,小孩子要是像他就不好了,他們絕對需要一個活潑的怪叔叔。

  「快點答應,我保證對未來的乾兒子乾女兒超~好!過年會給大~紅包哦!」

  「你喝醉了在發酒瘋?我怎麼能確定以後真的有小孩?」葉孟傑扶額。

  「你總會娶老婆的嘛!」

  是嗎?葉孟傑笑了笑,沒有答話。心裡五味雜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