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含BL劇情,不喜勿入。

 


 

 

  怒氣讓羅利閔完全忘了出門在外的煩躁,走路,搭捷運,再走路回家……他沒空注意旁人,只能想著方才在葉孟傑屋裡的一幕幕。

  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這應該是個惡作劇吧?和他相識十二年的老友居然強吻他,還說喜歡他?

  回到家後,他才發現葉孟傑發了好幾封簡訊給他,MSN上還有留言。

  反覆看了兩遍,愈看反而思緖愈混亂。

  這幾年間累積隱忍的情意,葉孟傑在幾封簡訊及留言裡表白得一清二楚。

  但葉孟傑也知道他在生氣,字句裡更多的是道歉及安撫,溫柔得近乎於低聲下氣。即使不明說喜歡,從字裡行間也能明顯感受到葉孟傑對他的感情……

  再怎麼憤怒,看了那些文字之後怒氣也都淡了。接著想到自己離開前說的那番話,羅利閔就更心虛了。

  他有個可怕的毛病,就是生氣時管不住嘴,什麼話都說得出口。

  葉孟傑肯定被那些話傷得不輕,但即使如此,葉孟傑也還是在意著他,在他摔門離開後就急忙打簡訊和留言給他?

  一想到這點,心就更亂了。

  已經好久沒有人對他說喜歡,也好久沒有喜歡的對象了。太久沒有接觸感情這種事,羅利閔不明白胸口那股慌亂又莫名鼓脹的情緒到底是什麼?

  如果拒絕葉孟傑,有可能就會從此失去這個朋友嗎?

  葉孟傑為什麼會喜歡上他?這個人,原來和自己認知中的有這麼大的差距?

  原來葉孟傑不是自己認為的異性戀,而是個雙?那之前在他面前口無遮攔的大罵雙性戀時,他心裡是怎樣的感受?為什麼葉孟傑什麼都不說,只是輕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羅利閔這才恍然大悟,難怪每當葉孟傑聽見自己要他快去找女朋友時看來總有些煩躁,對於乾兒子乾女兒的玩笑話,也從不做正面的回應……

  為什麼這幾年來葉孟傑要這樣戴著好友的面具與他相處?難道真是因為自己那些討厭雙性戀的言論太讓葉孟傑害怕了,怕到連隻字片語也不敢提?

  他還以為自己很了解葉孟傑,但實際上呢?他根本什麼都不明白。

  那些他認為的情誼,原來都不是那麼一回事……

  不知哪根筋不對,羅利閔突然抓起手機刪光所有的簡訊內容,也清掉了MSN裡的聊天紀錄,索性對這一切來個眼不見為淨。

  他還有工作要做呢,與其想那麼多,還是拿起稿子來翻譯比較實在。

 

    ◇

 

  雖然得不到回應,打過去的電話不接,簡訊和MSN留言都不回,但葉孟傑並沒有放棄。不過他也沒有繼續積極地和羅利閔連絡。

  他明白羅利閔的個性,若是一直打電話發簡訊和留言煩他,只會更加激怒他而已。

  接下來的這幾天,葉孟傑固定每兩天傳一封簡訊、隔幾天留一次MSN訊息給他。那些內容,也只是無關緊要的生活瑣事及問候,並沒有要求羅利閔做出回覆。

  第六天時,羅利閔回了簡訊。

  你有沒有想過,喜歡別人會比較輕鬆一點?

  葉孟傑看了一眼,表情平靜地按著按鍵回覆:

  有想過,可是我還是喜歡你。

  第九天晚上,羅利閔又來了封簡訊。

  做朋友難道不好嗎?

  葉孟傑看著那行字沉默了許久,決定撥手機給羅利閔。

  但他依舊按掉不接。

  沒實際與他談過,葉孟傑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問題。

  羅利閔還在生氣嗎?當他提出這問題時,自己心中是否已經有答案了,所以才會這麼問?他……連聽到他的聲音都不肯嗎?

  葉孟傑深吸了口氣,慢慢打著簡訊,邊打又邊刪除方才按出來的字,許久以後才咬牙送出:

  這個問題以後再回答你好嗎?如果有空的話,可以跟我談談嗎?

  他沒有辦法答出「只做朋友也很好」之類虛偽的話,他只想好好的和他談談。

  這一次,羅利閔很快就回覆了──

  最近在趕稿,改天再說。

  盯著這則簡訊又是發呆好一會兒,葉孟傑才緩緩地按著按鍵回應:

  那你加油,趕稿也要記得按時吃飯。

  不管這是不是他的緩兵之計,不管他最後願不願意搭理他……葉孟傑知道,自己現在能做的,也只有這樣了。

 

    ◇

 

  沉默了三周後,羅利閔覺得自己憋得好難受。

  難道真的要繼續這樣裝聾作啞,完全不和葉孟傑往來,等一陣子過後再若無其事地回復到兩人以前的相處模式?

  不可能。他根本就不能假裝這一切都沒發生過,固定發簡訊給他的葉孟傑更是不可能。要是再這樣下去,大概連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了。

  可一想到要和葉孟傑談這件事……羅利閔就更加不知所措。要說什麼?該用怎樣的語氣來面對葉孟傑?

  怎麼想,都覺得好尷尬。

  因為心煩無法集中精神譯稿,手上的工作已經好幾天都沒什麼進度了,急躁之下連帶影響到睡眠,羅利閔整個人更加煩躁。

  長期以來養成的習慣讓他抓起手機想撥電話,這才想到那個人他現在根本避之唯恐不及。

  「啊啊啊啊你怎麼那麼婆媽啊?不過就一句『對不起,我不喜歡你』,幹嘛害怕說出口!?他會吃了你是不是?」

  羅利閔突然對著天花板放聲大叫,一口氣叫完後又覺得自己的行為簡直是神經病,立刻沮喪地倒向床舖。

  要是說出來,會不會連朋友都做不成?

  他真的沒對葉孟傑有過妄想,不像葉孟傑,竟然曾想過與他上……一想起這件事,羅利閔就覺得臉頰一片燥熱。

  他真的不想失去葉孟傑這個朋友。有些朋友即使不再連絡了也不會覺得難過,在大學畢業時,他就曾順勢和許多這樣的人切斷連繫。但葉孟傑對他來說並非可有可無,不是失去時能灑脫地說「少這個朋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人。

  羅利閔心想,他終於能明白葉孟傑先前為什麼憋了好幾年都不敢告白了。

  有些局面,好像只要踏錯了一步就會兩敗俱傷,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在想不出能達成目地的好方法前,這麼龜縮著似乎才是最安全最保險的……

  趴在床上許久,他突然想傳簡訊給葉孟傑。

  我睡不著。

  送出之後沒多久,還來不及後悔就得到了回覆。

  怎麼了?我打給你好嗎?

  羅利閔抓著手機停頓了許久,消掉本來已打出的「很煩睡不著」,只回了:

  

  手機鈴聲響起時,他的心跳得好快,差一點就又掛掉不接了。

  「喂?」

  隔了三周不見,那聽慣的聲音再度溫和地流進耳裡,羅利閔一時之間忘了要說話。

  葉孟傑等了幾秒都沒聽見回話,只能自己繼續說:「怎麼了?現在都九點多了,你整晚沒睡?」

  「……嗯。」

  「稿子不順利嗎?」

  「嗯……」

  「最近睡不好?」

  「嗯……」

  「不想出去散步的話就跑跑步機吧?跑一跑會比較好睡,儘量不要這樣一直日夜顛倒了,久了身體會不好的。」

  「嗯……」

  羅利閔幾度張口,卻不知該說什麼,只能老是用嗯嗯嗯來回答。

  好尷尬。他心想,在這氣氛下葉孟傑難道都不覺得困窘嗎?

  「利閔。」

  葉孟傑突然叫了他的名字。聽見低沉的嗓音溫柔地喚著他,羅利閔的心跳不受控制地變快了。

  他鮮少叫他的名字,更不曾用這麼溫柔卻正經的語氣叫過,羅利閔不禁感到緊張,不知葉孟傑接下來要說什麼?

  「我喜歡你,是我的事,你不要煩惱,想太多了反而會睡不著。」

  羅利閔瞬間臉紅。「我靠!拎北才不是在煩惱你的事才睡不著!」

  葉孟傑笑了。依然是低沉又略帶磁性、就像以前他們互開玩笑時的笑聲……

  突然間兩人都沉默了幾秒,彷彿都回想起了以前的種種片段。羅利閔突然將心裡的想法脫口而出:

  「我怎麼可能不煩惱?」

  葉孟傑愣了一下,正想接話時,羅利閔又搶著繼續說:

  「換做是你十幾年的好朋友突然對你說『我喜歡你,我想上你』,你煩不煩惱?」

  「我知道你從來沒想過這種事,」葉孟傑溫和地安撫情緒開始激動的他:「我知道你覺得尷尬,我也知道,我長得不是你的菜。可是除了外表,我自認我不比別人差,想要個男朋友的話,你可以考慮一下我嗎?我不求你立刻回答,給我個機會,讓我們先試試好不好?」

  「試什麼?試了覺得不好就繼續當朋友?真的可以再回到像以前那樣嗎?你當這是機器測試啊?朋友情人都可以試試,就像你是雙的一樣男人女人都可以試試看比較喜歡哪種口味嗎?」

  又來了,話才剛脫口,羅利閔就知道自己老毛病又犯了。不等葉孟傑回話,他立刻再加了一句:

  「對不起,剛才講得太過份了,我不是故意的。」

  「嗯,沒事。那你也別煩惱太多,好嗎?」葉孟傑的聲音依然溫和。

  「……嗯。」

  「你該睡了,現在什麼都不要想,先刷牙,然後去床上躺著。稿子什麼的全都等睡醒再說,嗯?」

  他在哄他?

  羅利閔忍不住想問葉孟傑,自己在他眼裡到底好到什麼地步?即使被尖銳的言語刺傷,也甘願如此溫柔相待?

  這樣的葉孟傑,這樣的語氣,他突然覺得好陌生。

  許多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羅利閔一時消化不了,只能做作鎮定地回道:

  「嗯,那我去睡了。」

  話一說完,也不等對方回覆,他立刻中斷通話。

  看似冷淡,其實羅利閔心裡慌亂得很,一想到自己這種隨便掛人電話的舉動很沒禮貌,就更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是不是被葉孟傑影響了?開始也變得奇怪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