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ognac干邑

 


 

 

於是

 

我想,沒有意義的事或沒有用處的存在,本身並沒有什麼不好。

事實上,也沒有幾個人能坦然說出保證自己每個行為都有其意義這樣造作的話。

太過於執著想在原本單純不過的事物上加諸定義或解釋,除了徒勞無功之外,或許那並不夠真實。

後來添加的,多做解釋的,又怎麼會是真的?

也許,世上的一切原本都只顯現最真實的面貌,只是不同的人眼中,看得見的細節都各不相同。

我始終在找尋自己存在的意義,也能說是我始終希望能對自己的存在這件事賦予一些意義。又或者是找出方法解釋我受的那些苦難、我嚐到的那些酸楚究竟是為了什麼。

但我忘了我非得這麼做的原因,好像活著就必須是件有意義的事,好像痛苦都必須有理由。

找著找著一無所獲,漂泊的我是世界上可有可無的存在。

我不停的思索,哪一個環節出了錯,怎麼我仍然無法肯定我自己,畢竟我是如此努力。

我迷惘的同時,我與許多人錯身而過。

我焦急苦惱時,四季不停的變換。

後來我累了,靜止不動,才發現眼前有一片夏日湛藍的海。

接著秋天來了,而我遇上了好多人,他們對著你有時哭、有時笑、有時破口大罵、有時甚至親吻你。

我開始思索,這一切會不會有什麼意義,關於我的迷惘、我的自我懷疑,是不是有著什麼神秘的關連,使的這一切消失又出現,停滯又綿延。

是不是,誰已經給了我暗示,是不是我就要找到我渴望已久的答案?

我於是又再度開始尋找,試著用與先前不同的方式,平靜的站在路邊。

然後錯過了許多人、許多風景,也許也不算錯過,我只是旁觀,眼睜睜的看著與自己先前焦躁苦悶時所遭遇的絲毫沒有不同的過程。

在一個接續冬天的秋末,沒來由的,我不等了。

我忽然發覺,理由和原因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事。

我只要活著就好,只要有人對我真誠的微笑就好,只要有人用真實的自我愛著我,那就好。

其他都已經不是那麼重要。

只要我可以在分離時痛苦的哭泣、可以在獨一無二的時刻開懷大笑。

我可以被愛、可以去愛、可以感受,可以在冬天寒冷的時候牽著彼此的手。

容易被遺忘、容易被取代、容易被忽略、受傷時怯弱、得意時忘形,我還是我。

沒有意義、沒有解答、沒有用處,我卻還可以是我。

漂泊又怎樣呢?不過是以人生為名的旅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