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告版位
●個人誌通販資訊請點此●

2010/12/9徐●謹無摺存款,請施主快來認領Q口Q

 

此篇為《總有出乎意料的美好》番外。

 

內含BL劇情,不喜勿入。( ̄▽ ̄)///﹏﹏


 




  熱戀中的人,眼裡除了愛人以外什麼都沒有。

  這種帶點調侃的敘述,駱航一向是拿來揶揄朋友用的,沒想到有天會用在自己身上。

  當夏天來臨時,駱航也從大學畢業了。

  一旦畢業他就該搬回台北準備服兵役和留學的事,但為了能多和陳盛良相處,駱航找盡了各種理由留在高雄,大概只剩延畢這招沒辦法使上而已。

  母親已經催過好幾次了,就連向來放任他的父親,也開始對駱航畢業後遲遲不回台北而感到疑惑。但駱航眼裡仍舊只有陳盛良。

  畢業後一下子空閒了許多,駱航除了在固定時間去幫教授整理資料、偶爾和同學朋友聚會外,剩餘的時間他都和陳盛良一起渡過。

  陳盛良清晨去咖啡館上早班時,駱航就做自己的事;陳盛良下班後,兩人便一起四處逛逛,或者窩在駱航的屋裡看書看電視畫圖……當然,咳,還有做些兒童不宜的運動。

  才剛進入情侶關係的兩個人正值熱戀期,在一起時不管做什麼事都會覺得很開心,恨不得一天廿四小時都能黏著對方……駱航想,還好他在天高皇帝遠的高雄,不然這初萌芽的戀情勢必會被察覺,然後不是被強勢的母親從中作梗,就是被父親給暗地了結。

  看著身旁的陳盛良,他的嘴角不自覺地微微揚起。

  駱航喜歡到愛河附近散步,兩個人一起外出的目的地如果不是吃飯,看展覽,通常就是愛河邊。在公共場合不好做些親暱的舉動,再加上陳盛良的長相很引人注目,所以他只會靜靜地陪駱航走著,配合著駱航的步伐,偶爾閒聊幾句。

  駱航喜歡來這裡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陳盛良說他從小就是在這一帶長大的,而且這裡也是駱航第一次遇見陳盛良的地方。

  愛河附近的氣氛很好,長長的步道很適合邊走邊談心,走在這一帶的路上,駱航不禁心想,不知道陳盛良小時候是什麼模樣?

  多數的混血兒小時候都可愛得不得了,所以陳盛良四五歲以前,應該是白白嫩嫩的、再加上一雙晶亮綠眼珠的可愛模樣吧?

  再大一點,身體抽長了,輪廓深邃了,和同年齡的孩子比起來感覺就成熟些了吧?也許當陳盛良還背著小學生的書包時,體態看來已經像個少年了也說不定呢。

  駱航的嘴角忍不住更加往上彎揚。

  「在想什麼?」陳盛良問道。他不明白,為何駱航這陣子常常看著他露出傻笑?

  「在想你小時候的樣子。應該很可愛吧?」

  陳盛良愣了一下,扯開嘴角也跟著笑了。但摻雜了幾分微妙的情緒。

  打從有記憶以來,還真沒印象曾有人稱讚過他「可愛」。

  通常都是「外國臉孔好帥」、「皮膚好白」、「五官好立體」之類的話。如果並非稱讚,那所用的詞彙可就更多了……

  「不知道,我沒看過自己小時候的樣子。不過你小時候一定很可愛。」陳盛良淡淡說道。

  一定是個私底下愛作怪,在大人面前卻一副乖寶寶樣子的小惡魔對吧?

  一旦開始想像,他就像駱航一樣,嘴角忍不住往上翹了。

  太過於沉浸在兩人世界裡,陳盛良沒察覺身後有人走近,稍微往旁邊移動了些,右手肘便撞到了一位中年男子。

  「幹拎○!」

  只不過是輕撞,對方卻惡狠狠地啐罵。陳盛良立刻將駱航推開一點後才轉身道歉。

  「對不起,沒注意到。」

  「啊──系哩哦(是你哦)!」

  陳盛良看著這個中年男子,愣了一下後眼裡閃過極力想掩飾的錯愕與厭惡。

  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撞見親戚。

  他是陳盛良外婆那邊的親人,論輩份,陳盛良要叫他一聲舅舅,但這個人在陳盛良眼裡只是個欠揍的老不修。

  因為他跟所有的親戚一樣不齒陳盛良的母親靠出賣肉體維生,卻又在四下無人時對她開著下流的玩笑、甚至毛手毛腳。陳盛良年少時差點出手揍他,要不是母親攔著,陳盛良還真想打掉他幾顆牙齒。

  這種親戚早就沒有往來了,沒想到卻在這裡巧遇?陳盛良瞇了瞇眼,顧忌著駱航在身邊,只能低頭再次向他道歉:「阿股,拍謝(舅舅,抱歉)。」

  但對方似乎不打算放過他,竟不懷好意地說:

  「拎母啊擱底加咧賣喔?」

  陳盛良和駱航聞言都愣了一下。

  駱航發愣,單純是因為他一時之間沒聽懂,還在努力思索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陳盛良錯愕,則是因為他沒對駱航提過自己的母親以前曾從事的職業,而且未來也不打算提,卻突然被這樣惡意揭露,讓他非常難堪。

  駱航困惑地看著陳盛良,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抿著唇一副不高興的模樣?

  「哩供威卡伍斬喳咧!(你講話客氣一點)」陳盛良難得動怒了,臉色非常難看。

  直到他說出這句話,直到駱航讀出他眼裡的憤怒與一絲絲難堪後,才意會到對方不懷好意的嘲諷所指為何……

  駱航不禁感到一陣錯愕。

  陳盛良只淡淡地提過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誰、從小就是和媽媽相依為命過日子的,原來他的媽媽是──

  莫非這就是陳盛良父不詳的原因?

  「攏咧賣啊擱驚郎共?呣大呣細,對恁阿股供威安捏──」(都在賣了還怕人講?沒大沒小,對你舅舅這樣講話──

  「阿良,不要打他!」

  搶在陳盛良爆發之前,駱航一邊低喝一邊用力扯著他的手臂遠離。中年男子原本一臉「我就是要讓你丟臉」的表情,一聽見駱航這麼說,錯愕之餘氣勢也弱了下來,只能瞪著他們離去。

 

    ◇

 

  抓著陳盛良拐個彎走了一段路後,駱航才鬆開手,轉頭看向低著頭的陳盛良。

  他緊緊抿著嘴,大概是連要怎麼開口帶過這話題都不知道吧?駱航突然好想擁抱他、給他一個親吻……可惜現在四周都有行人。

  兩人都不說話,默默地沿著比剛才更昏暗、情侶卻較多的小路走著。夏夜的微風迎面吹來涼爽宜人,卻無法拂去兩人間的一絲尷尬。

  「我想吃冰,一起去買吧?」

  沉默一陣子後,駱航終於開口了,表現得卻像是剛才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樣子。

  陳盛良愣了一下,突然覺得更難受了。

  駱航是個聰明人,什麼都沒問,正代表了他已經什麼都猜到了。

  也許是出於體貼,或者是同情,更有可能是他也不想談這話題……總之,駱航聰明得什麼也沒問,裝作剛才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但這樣的駱航同時也讓陳盛良感到害怕。

  雖然自己的媽媽並不算是個盡責的母親,以前賴以維生的工作又引人非議,不過陳盛良也未曾對此感到不滿或羞恥。妓女也是人,只是為了討生活罷了,陳盛良才不相信那些嫖客就有高尚到哪裡去。

  可是這件事竟讓駱航在毫不設防的情況下知道了,駱航會怎麼想?

  陳盛良很恐懼,他們兩個人的關係才正要變得親密,他們其實還沒有那麼了解對方,他真的不知道駱航會怎麼看他……

  他不在意別人怎麼想,但他在意駱航,非常在意!

  他感到手足無措,一時之間只能和駱航在昏暗的小路上慢慢走著,默不作聲。

  「嗯,看來你不想吃冰。那去逛夜市好嗎?」

  駱航持續自問自答,表情看來仍無異樣。

  陳盛良深吸了口氣,明白自己無法對他裝作若無其事,決定坦白面對。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可是那已經是以前的事了。」

  駱航愣了一下,沒料到陳盛良會想談這件事。就算周圍陸續有情侶經過,他還是抬起手親暱地摸了摸陳盛良的頭,藉此安撫這個情緒低落的愛人。

  他真的不在意陳盛良的身家背景,也不意他一開始沒坦白說出這些事。雖然乍聽之下難免感到驚訝,但不論如何,駱航覺得那都無損他對陳盛良的戀慕。

  母親是母親,他是他。駱航自己對這點的體會再深刻不過了。他之所以會迴避這個話題,只因為他以為陳盛良並不想談,於是他便體貼的避開了。

  「你不需要說對不起,就像你說的,已經是以前的事了,沒必要提了嘛,對吧?其實我也有很多家裡的事還沒跟你說,可是我不想用怨恨的口氣講我媽的事,這樣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幼稚,所以我還沒想到要怎麼跟你說……」

  駱航溫柔地摸摸他的頭,然後還拍撫著他的背。

  陳盛良不知該怎麼接話,只好「嗯」了一聲當作回答。

  想讓氣氛輕鬆些,駱航便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笑著說道:「欸,你都沒有稱讚我!剛才本來想叫你不要理這種人的,但是又好不甘心,好像我們吵不過他只好這樣講。改成『不要打他』就有氣勢多了吧?嚇嚇他也好,就算我們先落跑,聽起來還是贏對吧?哈哈哈~快點稱讚我!」

  陳盛良失笑,有種敗給駱航的感覺。這個人真是鬼靈精怪啊……

  但在覺得甜蜜的同時,他仍然有些恐慌。沉默幾秒後,還是憋不住開口說:

  「駱航,你不要同情我。我不想要這樣。」

  「唔……我發誓,我剛才心裡感覺很複雜,但真的沒有同情。」應該說是憐惜吧。

  「是嗎?那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你是怎麼長大的?這個問題其實從剛認識你時我就偷偷想過了,我很好奇。」

  「吃飯長大的。」陳盛良淡淡答道。

  駱航失笑。吃飯長大的?這真是有趣的回答呢。那帶著一絲自嘲的語氣,更讓他心頭的憐惜感滿溢了出來。

  他輕拉著陳盛良的衣服下擺,將一頭霧水的陳盛良帶到昏暗無人的角落,然後伸手扯開陳盛良紮起的頭髮,抬頭親吻仍然一臉茫然的他。

  暗處裡,兩人輕啄著彼此的嘴唇,駱航的手指插在陳盛良被挑散的髮絲間讓兩人的唇貼得更緊,他甚至探出舌尖撩撥著陳盛良……

  枯葉在兩人腳下發出細微的脆響,勾回了陳盛良一絲理智。他離開駱航的嘴唇,一邊深呼吸一邊阻止駱航。

  「有人會經過……」

  被撩撥起情慾的嗓音聽來低沉沙啞,讓駱航聽了更加心癢,用力將陳盛良推到一旁的樹幹上。

  「那又怎麼樣?」撲上。

  「你手……唔……」

  招架不住駱航的熱情,陳盛良還是半推半就地被他壓在樹幹上狠狠親了一回。許久之後,他們才結束這場已快要擦槍走火的熱吻,離開彼此的嘴唇大口呼吸。

  他們的臉頰偎靠在彼此肩膀上,激烈起伏的胸膛相貼著,親密得彷彿能感覺到彼此狂亂的心跳。陳盛良背靠著樹幹摟著駱航,那頭被揉亂的黑髮搔得駱航鼻尖發癢,駱航便抬手為他順了順長過肩的頭髮。

  溫柔的指尖讓陳盛良揚起了嘴角,因喘氣而起伏的胸口更覺得一片暖熱。

  駱航在外頭時可是很顧形象的,總是裝作一副斯文靦腆的模樣,但今晚卻在露天場所瘋狂親吻他?

  陳盛良知道駱航在向他暗示什麼,彎揚的嘴角忍不住漸漸成了露齒的笑容。

  再一次深呼吸,夏夜涼爽的空氣,還有駱航身上獨有的氣味,都被他深深吸進肺裡,盈滿他曾經覺得空虛的胸口。

  他收緊手臂緊緊摟著駱航,像個孩子在撒嬌似的,用擁抱傳達他對駱航的渴望……遠遠超過肉慾的渴望。

  安靜的擁抱讓兩人都有種微醺的錯覺,任由陳盛良抱了一會兒,駱航才拉開他的手臂輕聲說:「走吧,回我家。」

  陳盛良應了聲,乖乖讓駱航牽手一起慢慢走著。一段時間後,他想抽回手,駱航仍然握著不放。

  搶在陳盛良開口提醒前,駱航看著前方淡淡地說:「沒關係。」

  陳盛良根本不在乎別人的眼光,會想抽手,是因為他在乎駱航的感受、怕給駱航帶來麻煩。但是駱航此刻也懶得搭理別人的目光,反正這條路這麼暗,反正他老子天高皇帝遠,在小路上和男人牽個手應該傳不到父母那裡去吧?所以駱航想,沒關係,他並不想放開陳盛良的手,他還想再多握著他的手一會兒。

  「你小時候有沒有憤憤不平過?明明不是你的問題,為什麼就是有人要取笑你?」

  駱航突然開口問道。陳盛良愣了一下後,才應聲回答:

  「……嗯。」

  「我也有耶。有些話,難聽到完全不願意回想。」

  陳盛良聞言,握著駱航的手瞬間收緊。想到手裡抓的是駱航的手後又立刻放鬆,回復到剛才的力道。努力思索幾秒後,他也只能安慰駱航:

  「那是他們的問題。」

  「嗯,我那時也是這麼告訴自己。」駱航點點頭,想了想,又輕聲說道:「可是,我剛才突然覺得……如果我以後還讓人這樣對我,那就是我的問題。」

  陳盛良不明白駱航的意思,以為他是指自己方才對表舅的反應太軟弱,讓人這樣肆意嘲笑是他自己活該,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辯解,只能憋著一口氣。

  察覺到陳盛良的古怪,駱航立刻解釋:「我是指自己啦!我的意思是……我想以後我會很勇敢吧。」因為有你在身邊。

  「你覺得自己不勇敢?」陳盛良仍然不太明白。

  「很軟弱。」

  「我不覺得。」

  駱航聞言笑了。即使不明所以,陳盛良也快速反駁了他自貶的話。有時候,這種可說是盲目的相挺也並非不好,有個人在身邊支持他的感覺真不賴。他喜歡這種感覺。

  嘴角含著笑容,駱航開始很認真的想著,該怎麼向陳盛良開口說自家的事……

  夏夜裡,他們在昏暗的小路上手指勾著手指,對偶爾投射而來的目光視若無睹地一起走了頗長一段路。




 

創作者介紹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諾
  • 初次見面~阿拓好~
    才剛看完(14)而已就看到阿拓PO了番外讓我覺得這個時間看文真是對極了=v=
    小倆口的互動真的是讓我看了都不自覺嘴角上揚>\\\\< (有變態)
  • 您好:)
    我個人比較偏好這種小受比較強勢的配對(害羞)

    jokerknight1 於 2012/02/14 17: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