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含BL劇情,不喜勿入。


 

 

    日常生活──午睡

 

  再怎麼相熟的兩人,有些生活習慣也得等到住在一起後才會發現。

  汪墨宇曾聽安特說過獸人會有午睡的習慣,因為他們常在夜間狩獵,所以白天得休息補眠。同居之後他才切實感受到這一點,並且發現沙杜斯的更多樣貌──

  「汪,睡覺了。」

  吃飽午飯,刷牙、洗碗後又休息了一段時間,沙杜斯向他招手呼喚。

  「喔。」

  汪墨宇擱下雕刻用的骨刀,吹了吹手裡的石頭,把桌面上的石塊碎屑清理乾淨,再洗了手,然後才慢吞吞地走向床。

  原本坐在床邊等著的人迫不及待地伸手拉著他一起躺下。

  有男人健壯結實的手臂護著也不怕撲床會撞痛身體,他放鬆地任由沙杜斯抱著鑽進被窩裡睡午覺──真的只是單純的睡覺。

  汪墨宇並沒有午睡習慣,冬季的兩人世界裡如果沙杜斯難得沒有拉著他做到昏昏欲睡,他很想利用這段時間畫繪本或做些木雕玩玩,甚至還想做一個新家的模型,沒想到沙杜斯總愛找他一起午睡。

  「汪,睡覺。」

  「你睡吧,我有事情要做。」

  「來睡,下午精神才會好。」

  「睡不著,我沒習慣睡午覺啊。」

  如果汪墨宇這麼說,沙杜斯就會使出絕招──

  「墨宇,那陪我睡。」

  低沉、磁性又略帶沙啞的聲音溫柔喚著他的名,汪墨宇第一次聽見時差點腿軟。

  他很難抗拒男人這樣唸著他的名字。如果他假裝不為所動,坐著床邊的男人接下來就會用更慵懶更無辜的語調請求他:

  「墨宇,陪我睡,一下就好。」

  這男人居然會這樣向他撒嬌!就為了希望他陪他睡午覺。

  於是汪墨宇放棄掙扎,只要沙杜斯在家就乖乖陪睡。

  被攬上床躺平後就是單純的睡覺,即使有摸摸親親之類的舉動也只能算是撒嬌,要擦槍走火的親熱也是在睡醒之後才動手。

  幾次下來,汪墨宇感受到原來獸人真的很看重午睡,往後當沙杜斯向他招手時,即使真的沒有睡意也不忍拒絕。

  因此他也養成一種惡嗜好,就是喜歡慢吞吞地往床邊走去,在這幾步路的距離裡看沙杜斯眼巴巴地望著他、甚至迫不及待伸手拉他入懷的模樣。

  當藍眼睛的男人閉眼熟睡時,暫時化身成人形抱枕的汪墨宇就會想些事情來渡過這段午後時光。

  他有時會想起以前兩人從南方上來的那些日子,想著那時總是默默照顧他的黑狼,偶爾會更自戀地猜想這個非要他陪著午睡不可的男人到底是在什麼時候喜歡上自己的?

  他也會思索將來兩個人的日子要怎麼過。目前的首要目標是好好學習織布,在這裡布料要用獵物換,換來的布料要做成衣服還得次再以獵物做交換,所以他最好能學會。

  雖然他對這門技術實在很不擅長又沒耐性。光是繞線這項單調的前置工作就得耗掉一上午,繞到他無聊得快瘋掉,但是自己織布能讓沙杜斯的負擔輕點,他非學不可。不過沙杜斯似乎看穿他的意圖,經常對他說不喜歡的事不要勉強。

  男人的氣息圍繞著他,伴隨他毫無邊際地神遊。

  那是一種青草和泥土香,混著一點因為長年狩獵而隱約透出的血腥味揉合在一起的味道,粗獷好聞。

  但這次實在躺得無聊了。汪墨宇覺得手好癢,桌上剛刻出雛型的石塊在呼喚他……

  石塊是沙杜斯帶給他的新玩具,一種質地軟密但高溫烤過後會堅硬無比的礦石。附近這一帶並沒有,這一大塊是沙杜斯出門狩獵走得遠了,又想起他也有雕刻的喜好就再多翻過一座山為他帶回來的。

  石頭溫潤的質地他很喜歡,有人記著他的喜好並且為他帶回來更讓他感動。他打算刻一隻狼再用炭染黑擺在桌上當裝飾。

  盯著沙杜斯的睡臉看了一會兒,汪墨宇決定起床繼續刻石頭。

  小心翼翼地抬手挪開摟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熟睡的男人絲毫沒有被驚動,依然繼續沉沉地睡著。他鬆了口氣慢慢爬起身披了件圍巾,躡手躡腳地往桌子走去。

  直到坐在桌邊手裡拿著石頭時,他才想到就算石頭質地再柔軟,刻刀磨過還是會有聲音的。

  不行,這樣會吵到某人睡覺。

  汪墨宇立刻放下石頭。想了想,突然嘿嘿嘿地笑了,決定來練素描,那個正在熟睡的某人就是最好的模特兒!

  伸手抓了自己先前片好的木板和炭條再度躡手躡腳回到床邊坐著,他拿著炭條,輕輕地在木板上勾勒出男人沉睡的側臉。

  微卷的黑髮,挺直的鼻樑,略薄的嘴唇,線條流暢剛毅的下巴……沙杜斯的睡臉讓他在不知不覺間看得有點入迷了。

  知道沙杜斯長得好看,但直到現在汪墨宇才覺得這男人就算不張開那雙藍眼睛也能讓自己看得失神。

  盯著他看了許久,男人依然沉沉地睡著。呼吸均勻緩慢,看來睡得很好。

  沙杜斯曾在摟著汪墨宇躺下時說一天中最喜歡的就是這段時間。汪墨宇那時心想:嗯,我也喜歡,因為某人真的是睡覺不是睡我,好乖好清純。

  汪墨宇突然明白了,是因為和自己在一起、在這房子裡睡覺,沙杜斯才這樣放鬆。不然他早在手被挪開的那瞬間就醒了,就像當初相遇時那樣,只要有一點聲音他就會立刻睜開眼。

  揚起嘴角,他在描繪著男人的臉和偶爾分神發呆中渡過午後時光。

  大概過三個小時左右沙杜斯就會醒來。

  汪墨宇最喜歡這時候。平常看不出年紀比他小的男人在睜開眼時表情會迷迷糊糊的,藍色眼瞳裡滿是慵懶,偶爾還會在枕頭上蹭一下才捨得起床……感覺可愛極了。

  這次也不例外。沙杜斯睜眼呆了幾秒,才發現睡前攬在懷裡的人早已爬起來坐在床邊看著他。

  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他直覺地對愛人咧嘴回以微笑。有點憨傻、像個大男孩般的模樣讓汪墨宇呼吸一滯,瞬間只想把他撲倒再滾回床上去。

  毫無所覺的男人坐起身,看到汪墨宇手裡的木板後好奇問道:「在做什麼?」

  那聲音裡含著剛睡醒時特有的低沉慵懶,汪墨宇更想撲倒他了。

  「睡不著,無聊畫畫。」把木板翻面讓模特兒本人驗收成果。

  「真好看。」男人用畫筆描繪不出來的溫柔眼神看著他讚美他。

  「哈哈,謝謝。不過這是在誇我還是誇你自己?」

  功力太嫩,招架不住這種調戲,沙杜斯有點窘,暫時只能傻笑以對。

  真是太可愛了。

  汪墨宇笑著在他臉上親了一下,心想自己和沙杜斯一樣,一天之中也最喜歡兩人一起共度的午睡時間了。



創作者介紹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