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提醒:本文後續將內含少許互攻情節,雖然不會描寫太深入(咳),

   但介意的話請不要繼續閱讀,謝謝QvQ/


 

    〈序章〉

 

  他坐在床邊,看著床上熟睡的男人。

  這張親吻了兩年多的臉龐他應該是熟悉的,但偶爾卻還是覺得眼前這個年長了他幾歲的男人好陌生。

  他說不清那種陌生感從何而來,也不明白該如何將它抹去,他只知道每當他感覺兩人還很陌生時心裡總會竄起一股煩躁,這讓他不知所措。

  他傾身為男人蓋好薄被,颱風來襲的夜裡氣溫變得微涼,得注意保暖。

  男人睡得香甜的模樣讓他靜靜地看了許久,然後忍不住伸手輕撫那張睡臉。

  手指如同親吻般一遍一遍地在男人的臉上輕柔撫過,他心想也許今後沒什麼機會能再如此觸碰這個男人了。

  他隱約察覺到分離的前兆:男人背著他計畫一些事情,並且鼓勵他出國打工遊學,卻毫不在意這將使他們分開大概一年,這期間完全無法碰面。

  一想到這點,他的胸口就一陣一陣地鈍痛。

  他們接吻過,愛撫過彼此身上最私密的部位,還有無數次比親吻撫摸更激烈黏膩的接觸。但從開始至今,連接他們的也僅止於此。

  男人疼愛他、關心他、會給他許多鼓勵和建議,卻從不描繪兩人的未來。

  好幾次他都想問男人一個問題,卻又害怕這問題會破壞兩人目前的平衡。

  床上的男人沉睡著,對於在他臉上輕撫的手指毫無所覺,似乎什麼也干擾不了他。

  看著男人的睡臉,他的胸口翻騰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既甜又酸,還有更多的是苦澀……

  只有此刻,他才敢將那問題低聲地,像是喃喃自語般地問出口──

  「林昆遠,我是你的誰?」

 

 



 

    第一章

 

  十二月中的高雄偶爾還很溫暖。

  下午兩點半,陸奕軍停好機車,抬頭看了看頭頂上的晴空豔陽,脫下讓他熱得半死的鮮黃色羽絨外套,拎起隨身帆布包推開工作的咖啡店大門。

  他走進吧台,向早班的工作夥伴點頭打招呼,然後往後場走去。正在洗杯子的店長笑說:「今天太陽大才看得出來阿軍你的外套這麼閃,遠遠看像一根會走路的香蕉。」

  明亮的黃色在陽光底下看來鮮豔奪目,再加上羽絨衣特有的蓬鬆感更加膨脹了這種視覺效果,就連陸奕軍自己也覺得將這種黃色穿在身上好像有點太招搖了。

  但即使白天是大太陽他還是得帶著這件外套出門,因為一入夜氣溫就會驟降,他下班時間已經將近晚上十一點,在冬天夜裡騎車非常需要禦寒外套。

  陸奕軍伸出食指抵在嘴唇上,對店長故作神秘地低聲說:「掩護我,香蕉星人現在要換制服潛入藍星。」

  「快,基地現在很安全。」店長亞青很配合香蕉星人。

  陸奕軍笑著走進後場的休息室,打了上班卡。

  他將帆布包和羽絨外套放進置物櫃裡,戴上沒有度數的棕色膠框眼鏡,梳理好原本隨性抓整的頭髮,拎起半身式的深灰色圍裙抖了幾下後繫上腰間,再在胸前別上標示著「副店長.阿軍」的名牌,然後轉身看著釘在牆上的全身鏡整理儀容。

  進門時鮮艷招搖的香蕉星人,瞬間化身成含蓄內斂的咖啡店員。

  鏡子裡的青年穿著合身的淺灰色制服襯衫,寬肩窄腰,雙腿修長。他擁有深邃英俊的五官,即使被刻意戴上的膠框眼鏡遮掩了些許風采但仍令人眼睛為之一亮。那雙特別漂亮黑潤的眼睛、略薄的嘴唇再搭上梳理得整齊的半長黑髮,看起來帶著一絲禁慾疏離的氣質。

  套用店長亞青的說法就是:讓人很想扯開他的制服襯衫卻又不敢放肆。

  但這只是一種偽裝,私底下的阿軍和「禁慾」這個詞完全沾不上邊。

  將制服領子拉挺,整理好全身儀容後,阿軍推開休息室的門準備上班。

  他在一家開幕不久的咖啡店上晚班,店面雖然是新的,但老闆和他上一間工作的咖啡店是同一位。

  這間新店之所以開張,是因為某天老闆坐在自己的咖啡店裡,突然覺得自己這間在網路上頗受好評的店實在太大又太熱鬧了,她渴望擁有一家安靜的小店,於是在離本店不遠的幾條街上再開了一家咖啡店。

  在店裡工作了四年的阿軍和更資深的亞青被調往這家新店,從開店前的準備工作一路參與至今。

  新開幕的咖啡店並沒有沿用本店的店名,老闆為它取了新的名字,也沒有特意向老顧客打廣告。新店僅販售咖啡、少量茶飲、茶點和簡單的帕尼尼三明治。店面裝潢以偏冷淡色調為主,桌子間隔距離也大,完全按照老闆構想被打造成一個冰涼安靜的小店。

  新店才開張不到三個月,生意普普通通,店裡因為客人不多、也不販售正餐,的確很符合老闆渴望的安靜,平常僅需兩個人就能處理好店內大小事,和以前一班通常有七八個員工並且十分忙碌的本店相下真是冷清許多。

  這麼平淡的生意讓亞青和阿軍都有些擔心。

  但他們也樂觀地相信再努力一點,過不久這間小店的忠實顧客會愈來愈多。

  不是他們自誇,他們的飲品、食物和服務品質都很優良,而且小店裡氣氛很好,這個月裡上門的客人愈來愈多,其中漸漸地有些客人看來眼熟了。

  當然,小店的生意愈來愈好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所有的店員都是俊男美女。

  他們的老闆向來喜歡用略高的時薪聘用長得好看的員工。

  之前在本店工作時,店長經常會在網路上搜尋網友對於店裡的評價然後拿出來分享,阿軍常常在看到形容服務生的部份時忍不住失笑。

  男的帥女的美,服務生感覺有挑過──大多數的網友都下了這樣的評語。阿軍看了都會心想:被你發現了,我們老闆說這就叫賞心悅目。

  其實外貌好看的人從事服務業反而容易被客人挑剔。

  只要微笑沒有掛在臉上,「長得好看有什麼了不起」之類的批評常常就會立刻出現,店裡值班的主管最常因此對顧客陪笑臉道歉,然後還要回頭安撫覺得委屈的同事。

  阿軍自然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調適得很好,練就了一番表裡不一的功夫,在客人面前他是一個溫和親切但帶了點神秘感的英俊店員,在同事面前則──

  「yoooooooo~小青兒、大山,我上班了!」

  店裡現在沒有客人,阿軍本性畢露。

  「可以不要叫我小青兒嗎?我會一直聯想到白蛇傳。」店長亞青語帶無奈。

  「那小青兒妳要叫我姊姊嗎?」年紀其實比較小的阿軍對她眨了眨眼,開始扮演起姿態端莊又帶點嫵媚的白素貞。

  「我不介意你演許仙。」

  阿軍一臉誠懇:「那個內定給大山了,我犧牲點變性演白娘子沒關係,真的。」

  「你要叫他老公?」

  「古裝劇都叫相公。」阿軍再次一臉誠懇地糾正她。

  「我只是路人!路過去煮水果茶喔!」大山委婉地嫌棄許仙這個軟腳蝦角色,繞過兩人去切水果準備煮茶。

  「其實你有一點還滿像白娘子的,就是讓人真的很想把你這妖孽壓在雷峰塔下。」亞青皮笑肉不笑地對著阿軍說道。

  「你想演法海?好好一個美人,剃光頭實在太犧牲了。」阿軍一臉惋惜。

  「可以把你永遠壓在雷峰塔下面的話我會考慮犧牲一下。」

  「噢~來吧,沒關係,我兒子會中狀元然後把我救出來。」

  「實在應該錄下來,讓那些寫情書給你的女高中生看看。」

  「她們會因為我又帥又會搞笑所以更愛我。」阿軍面不改色把話接得很順。

  一位客人推開玻璃門進來,門板上掛著的風鈴發出溫柔的叮鈴聲,三人的閒扯淡瞬間結束。

  正背對著大門切水果的大山繼續安靜地做著手裡的事,店長亞青笑著迎向客人帶他入座,而提早進店裡其實上班時間還沒到的阿軍則立刻切換回工作模式,站在吧台旁向剛好和他視線相交的客人露出淺淺微笑、有禮地問好,然後查看今天早班的營業明細。

  調到新店後陸奕軍的職稱從吧台組長升級成副店長,雖然不如以前忙碌但要負責的事情變多了,每天他都會主動提早半小時上班察看前一天和當天早班的售出明細,檢查所有材料的庫存,以售出明細和庫存為依據機動性地補貨。有些原料累積到一定的量可以直接打電話請廠商送貨,有些則要自己騎機車去幾條街外的本店載回來補給。

  這些事並不難,以前在本店裡陸奕軍已經能拿捏要領,比較難的是他得時常補充咖啡和茶飲的知識,甚至還得時常做筆記。

  現在工作的店和以往不同,開在商業區和住宅區交界小巷裡的新店,比以前更容易接觸到對咖啡或茶有獨特喜好的白領階級,要是表現得讓他們覺得不夠專業,阿軍認為丟的可不只是自己的臉。

  他比以前更積極地閱讀各種書籍,如果提早上班的這段時間裡沒有客人,阿軍還會和店長還有大山一起討論關於烘豆和煮咖啡方面的經驗,或交流一下客人提問的問題。

  到了三點整,工讀生大山做好手邊的事情後打卡下班,阿軍則繼續和店長一起上班到四點,等到五點半時將有另一個工讀生妹妹和阿軍一起工作到晚上十點半。

  每天的生活差不多都是如此。

  下午三點多,方才上門的客人結帳離開,不久後又有另一位客人推開玻璃門進來。阿軍微笑著向他問好,他點了一杯淺焙的肯亞豆,坐在窗邊拿出帶來的書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四點整,亞青打卡下班,整間店裡只有阿軍和那位客人,咖啡香氣和輕柔的音樂在這個安靜的空間裡緩緩流動。

  在自己獨自上班的這段時間,阿軍更有餘裕觀察客人。

  坐在窗邊的男人看起來三十出頭,十二月的白天還不冷,他穿著簡單的黑色V領短袖上衣搭配米白色的休閒長褲,外加一件進室內後就脫下的淺灰色翻領外套。

  在這幾週裡,這個男人已光顧過數次,阿軍對他印象頗深。

  他的口音聽起來不像本地人,穿著和舉手投足間的感覺也不像附近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更不像觀光客。

  他總在平常日的下午出現,沒有固定喜好、隨興地點咖啡。喝完咖啡後他會看書報,玩手機玩iPad,有時則是什麼都不做單純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每次都是待兩個小時左右就會離開。

  阿軍非常喜歡他的外型。

  男人的長相端整,鼻梁上的半框眼鏡更為他添了份斯文的氣質。他的身高只比一八六的阿軍矮了些,修長的身型偏瘦卻不單薄,裹在短袖底下的臂肌看來結實但不過分壯碩,想必是個習慣健身運動的人。

  他的穿著看來很有品味,講話時給人的感覺很有禮貌、不會擺出有錢是大爺的架子,當他揚起嘴角淺笑時,那溫潤柔和的表情讓阿軍會忍不住多看兩眼。

  是的,陸奕軍喜歡的對象向來都是男性。

  他偏好斯文溫柔的人,不喜歡性格太銳利、憤青的類型,這個男人剛好很接近阿軍的喜好。

  此外阿軍也感覺得出這個男人同樣是圈內人、似乎也挺欣賞他的外貌,每次來店裡時總會多看他幾眼。

  換作以前,阿軍會憑著衝動搭訕這個男人。反正男人看來對阿軍也挺有興趣的,而且他也因為目前身邊沒有情人正感到寂寞……

  但現在的阿軍可不敢隨便亂來。即使喜歡這個客人,他也僅止於在閒暇時偷偷欣賞一下而已。

  以前的他在本店裡只負責吧台,現在可是副店長,要承擔的責任變多了,顧慮的事也多了──他可不希望這個男人在激情褪去後,連帶也不再來店裡了。

  這間店才剛起步,非常需要願意一直上門的客人,損失一個都不行!小店沒本錢流失客人!

  自己居然會為了店裡的生意著想而忍耐著不搭訕看得順眼的客人……阿軍心想,看來自己真的有稍微成熟一點了,能克制住衝動,他真感動。

  因為想到這件事而忍不住笑了,阿軍又偷偷瞄了那位客人幾眼,隨著音響流洩出來的音樂,動作俐落且安靜地穿梭在吧台和後場廚房之間工作。

  坐在窗前的客人偏頭看了他一眼,覺得眼前這畫面真好看,嘴角也隨之微微彎揚。

  溫暖的冬日下午,當匆匆經過的路人好奇地從窗外張望這間由老屋翻新裝潢而成的咖啡店時,常會因為店裡色調微涼的佈置和安靜美好的畫面而忍不住多看幾眼。

 

 

創作者介紹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