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然後,他們聊了很久。

  宋天悅仍然沒有回答盧振宇的請求,在此之前,他還有些話想和這個大男孩聊聊。

  他知道盧振宇一直提心吊膽在等他的答案,但……既然盧振宇說了「這次換我好好愛你」──那麼,宋天悅想,從現在起,這個大男孩可得好好適應他這個成熟卻保守、確定情勢利於自己才敢下注的的大人了。

  他主動問起盧振宇這幾年裡遇到的人事物,沒想到聽起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二專畢業後沒等多久就順利入伍了,服兵役時在廚房裡當伙房,只要長官吃得開心,他這大頭兵也就當得輕鬆快樂,接著退伍後快速換了兩個工作都沒什麼衝勁,在朋友介紹下便到目前工作的餐廳當學徒了。

  聽來還真平淡無奇,宋天悅以為他應該是遇到了一些人或事才會有所轉變,但看來卻又並非如此?

  「那你呢?你……呃……結婚了嗎?」

  盧振宇吞吞吐吐問出來的話,教宋天悅傻眼了許久後,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怎麼老是這樣?這種重點應該一開始就先問清楚才對吧?當初是纏著他親了又親後才問有男朋友了嗎?現在是告白的話熱情地說了一堆,然後才問他結婚了沒?

  宋天悅實在無法忍住,悶笑了許久後才看著盧振宇那困惑卻又不敢出聲詢問的表情,輕聲地說:「沒有。」

  盧振宇的驚喜卻只有一秒,便又怯怯地問:「是、是因為……我那時說的話嗎?」

  男人安靜不答話,盧振宇便明白了,他低下頭非常愧疚地說:「對不起……」

  輕輕的笑聲又響起,宋天悅笑著搖搖頭說:「沒什麼好道歉的,其實我那時也不對,一開始沒告訴你是因為覺得跟你說了也沒用,我想自己私下解決就好。不過這種想法本身就有點錯誤,如果你瞞著我幹這種事我也會發飆。後來我們愈吵愈兇的時候,我真的有一度覺得要是跟普通人一樣去結婚的話,日子應該會過得輕鬆點……」

  盧振宇無言以對。即使現在的他已經比過去成熟些了,以他的歷練卻仍不足以理解男人的處境與想法。但他至少學會不再把自己的價值觀強迫套在別人身上了,所以他沉默著,宋天悅似乎想對他說很多事,他靜靜聆聽。

  「你應該知道我後來搬家了吧?」

  「嗯……我有去找過你,我知道。」

  「是房東叫我搬的。」

  盧振宇聞言驚訝地轉頭,只見宋天悅望著夜空,用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說道:

  「老實說,我本來沒打算告訴你的。不過我現在不想讓你誤會……嗯,總之應該是我們那天吵得太兇了,我猜是鄰居去向房東抗議吧。隔天晚上房東就來找我了,很含蓄的說他想租給單純一點的房客,他願意把押金全數退給我,希望我儘快搬走。」

  「什麼叫單純一點的?你不單純嗎!?聽他在放屁!」

  宋天悅笑著拍了拍盧振宇的背。「好了,都過去了。」

  盧振宇真的好生氣。他們那天的確吵得很大聲,但從他後來去敲門時那個鄰居的態度裡就能清楚知道,房東絕對不是因為房客吵架太大聲這原因才要宋天悅搬家的。房東當時是用什麼表情對宋天悅講話的?是不是話中帶刺?他前一晚才被情人傷透心,隔天還被房東再刺傷了一次?

  「真的是氣死我了!你做錯了什麼?他憑什麼這樣要求你?」

  原來他不是為了想和他斷得乾淨才搬家的。

  得知了這個事實,盧振宇卻一點也不高興。他倒寧願是自己把男人氣得搬家眼不見為淨,也不要原來是因為這原因。這個男人還有沒有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受了別的委屈?男人承受的壓力是不是太大了,那時才會想要是結婚就省事多了?

  他居然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知道!

  盧振宇再度握緊了拳頭,力道大得讓手上的青筋都浮出來了,宋天悅見狀只能覆上他的拳頭輕拍撫摸,要他別介意。

  「說實在的,那是他的房子,他愛租給誰就租給誰。不要生氣了,其實也要感謝那個房東,他讓我那時氣到自己去買了房子,結果現在那一帶的房子都增值了呢。」

  宋天悅呵呵笑了兩聲,見盧振宇仍然繃著臉,只能拿他沒辦法的嘆了口氣。

  「好吧,不好笑就不要笑。不過我真的很慶幸搬了家,搬家的過程很累,但是可以分散當時的負面情緒,而且我仔細想了想,你說的也沒錯。我既然不愛女人,怎麼能走入一男一女的婚姻裡?」

  盧振宇聞言張嘴,宋天悅猜想他大概是想道歉,便搶先說:「你聽我說完!婚姻不單純只講愛情,我知道有時候就算是異性戀結婚也不一定是因為他們相愛。」

  「但我要真是結婚的話,就等於有個不知情的女人和我一起過生活,不只她,我還要跟她的家族交際應酬。她不會知道她的老公在想什麼,她要是對我好,我還會暗自內疚……這種生活光用想像的我就覺得好痛苦,每天都要過得那麼痛苦的日子,想想實在不是個好的選擇。」

  盧振宇緊握的拳頭放鬆了些,但仍困惑地問道:「你媽……不是會逼你嗎?」

  「嗯……」宋天悅苦笑:「可是年輕的時候已經聽從父母太多意見了,長大了還要這樣被擺佈,老實說我也厭倦了。可以說我翅膀硬了,我會好好照顧他們,但是我不想再聽他們的話了。能拖就拖吧,拖久了他們自然會猜到是怎麼回事。」

  宋天悅很無奈,但現實就是這樣。當家人的期許過高時根本不用談什麼出櫃的問題,光想就知道會撕破臉,只能這麼耗著。

  盧振宇鬆了拳頭,從宋天悅手掌下抽離而出,反覆蓋住這個男人的手。

  然後他握著男人的手指,開始輕輕地用自己的大姆指摩娑男人的手背。

  輕輕的,很溫柔的……那是在安慰他、希望讓他覺得好過點。宋天悅知道,他以前也曾在生病時被年少的盧振宇這樣安撫過。

  好舒服……想起身邊的大男孩方才對他說的一長串告白,宋天悅更是心情愉快,嘴角含笑。

  他將手掌翻轉向上也握住盧振宇,兩人的手心貼著手心,彼此摸到的皆是一片暖熱的體溫。

  盧振宇愣了一下,立刻更進一步的將手指伸入他的指縫間與他緊緊相扣交握。

  宋天悅還沒給出明確的回答,盧振宇不知道男人到底在想什麼,但男人既然和他掌心貼掌心了,他就要緊緊握住男人的手,緊緊的,讓兩個手掌間沒有任何縫隙,他真的不想要再錯過這個人了!

  這邊是如此緊張的心情,另一邊卻笑了。

  宋天悅輕鬆的笑著,看著盧振宇說:「你啊,沒注意到我從剛才就摸上你的手了嗎?真要你……的時候,反而楞得像木頭。」

  要他怎樣?怎麼中間有一段話模糊得讓人聽不清楚?盧振宇著急著望著身邊的男人,心跳得好急好快,男人卻嘴角微微向上揚著,溫潤的眼睛在夜裡看來更加矇矓,令盧振宇著迷得移不開眼。

  他像被勾了魂般,傻傻地望著身旁的男人發呆,直到男人看似傷腦筋的笑了,轉過頭望著眼前一片漆黑的海景時,盧振宇這才驚醒,發覺男人的表情看來像是……害羞?

  他心跳得更快,將男人的手握得更緊,緊到──

  「振宇,我的手要瘀青了。」

  「啊!對不起!」盧振宇下意識立刻鬆開手,接著又緊緊握住男人的手不放,聲音微顫的說:

  「我……我不想放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想好好愛你,和你一起走好久好久的路。我、其實我不是很喜歡走路,不過要是跟你在一起的話不管走多久都──欸我在說什麼,我是說,我、我很愛你,我不想再錯過你,所以、所以……」

  盧振宇因詞不達意而著急的模樣好可愛,男人揚著嘴角欣賞了一會兒,最終因為不忍他一臉緊張又惱恨自己口拙的表情,而緩緩開口了──

  「我也沒有叫你放手。」宋天悅笑著,伸出另一隻自由的手輕撫盧振宇的臉:「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最好都記得。」

  語畢,他便在盧振宇呆滯的臉上用力捏了一把。

  「啊──」會痛!

  「幫你證明不是在作夢,呵呵。」

  宋天悅說的話,還有那因為覺得害羞、想轉移氣氛而刻意淘氣得不符他平常行為的可愛舉止……讓盧振宇在回過神後,忍不住落淚了。

  「呃……有這麼痛嗎?對不起──」

  「不痛!不是痛……」

  原來,喜極而泣就是這種感覺。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