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盧振宇也仍是照原本的步調過著日子。

  他仍然很忙,做著每天工時超長、被上頭的廚師使喚、耗盡體力的學徒工作。

  每當想起宋天悅時,他總立刻告誡自己不准再去打擾對方。刻意不接電話只傳簡訊的意思太明顯了,不管宋天悅和那男人後來怎麼樣,宋天悅已經含蓄的婉拒與他繼續聯絡了。盧振宇想,也許今後只能在節日時傳簡訊問候宋天悅了吧?

  這樣的日子裡,唯一有趣的插曲是有天他從廚房給菜的平台上探頭露出上半身和領班說話,被餐廳裡吃飯的客人拍了張照片,跟著在餐廳裡吃飯的心得一起放上網誌,還下了「好帥的廚師」這種評語。

  後來是常客告訴服務生在網路上看到了照片、還半戲謔地說「你們真的有這麼帥的廚師嗎?」──大家這才知道盧振宇竟被拍照了。那陣子同事們老是開玩笑說他是餐廳的台柱,如果想招攬女性客人,只要抓他和林其去拍宣傳照便可,還可以省下找模特兒這番工夫。

  就連老闆都在員工聚餐中跟著起哄笑說:「走吧,我帶你去拍張宣傳照。」

  當盧振宇回說「那林其要跟我一起拍!」時,老闆只是微笑著四兩撥千金沒答允,他還因此在心中腹誹了老闆一番,偏心得太明顯了啦!自己喜歡的就藏起來……

  就這樣,到了暑假,他即將二十三歲。

  暑假一到,餐廳裡便多了幾位短期工讀的學生。領班在面試時刻意挑選開朗的孩子來上班,所以餐廳就添了更加活潑的氣氛。

  盧振宇在開始工作後學著收斂起自己尖銳的脾氣、刻意表現得很爽朗的模樣,再加上廚房裡的同事也很愛與他打鬧,他看起來經常嘻嘻哈哈的言行讓那些新來的服務生總愛找他攀談。

  而只比盧振宇大了兩歲的林其,雖然長相俊美又是二廚,不過看來冷淡的舉止讓他相比之下不如盧振宇受歡迎。廚房裡的同事總調侃盧振宇是「人氣王」,讓他哭笑不得。

  只有盧振宇自己知道,他是不可能交女朋友的。

  那些來找他說話的小女生只會讓他感到困惑,因為盧振宇搞不清楚她們只是像可可那樣單純的喜歡和他說笑,或心存想更進一步的意圖?每當受到邀約時,即便是團體行動,盧振宇也會藉故推掉一些。下班後接到同事打來的電話,也是不著邊際的瞎聊幾句便找理由掛電話了。

  交際真的是門大學問呢。

  午飯尖峰過後的休息時間,為了不想再笑著應付那些總偷瞧著他的新同事,盧振宇藉口要刷地板油污而躲在後巷裡頭抽煙。

  好悶。天哪……為什麼有人會羨慕說「人帥真好」?帥有什麼用?只能得到一堆偷偷窺視他的目光和講過千百遍又不斷重複鬼打牆的話題,而他在意的人卻……

  盧振宇嘆了口氣,吸進的煙隨著嘆息長長地吐出。

  「振宇?」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盧振宇甚至懷疑根本是自己幻聽了。

  宋天悅微笑著,在巷子口看著他。

 

    ◎

 

 

  盧振宇楞了一下後立刻將嘴裡的煙丟在地上踩熄,然後走出餐廳放置雜物和廚餘、垃圾的小巷子,驚喜又有些膽怯地走到男人身邊,隨即卻又像觸電般往後退了一步。

 

  「呃……不好意思,我剛剛有抽煙。」

  宋天悅只是笑著搖搖頭表示不在意。「休息時間嗎?」

  「算是啦。你怎麼會來這?」

  「我剛好有事出來,想到你工作的餐廳好像在這附近,就來看看了。我中午有打給你,你的手機好像沒電了。吃飯了嗎?」

  「咦?沒電?」盧振宇驚訝地掏出口袋裡的手機,還真的因為電力不足而關機了。「不好意思,我沒注意到。今天比較忙,中午就邊忙邊吃了。那你吃了吧?」

  「吃了。」宋天悅微笑答道,盧振宇卻感到無措。他不知該接什麼話了,怎麼辦……

  也許是感受到盧振宇的緊張,宋天悅頓了一下後也不知該說什麼,兩人站在巷子口沉默著,有些尷尬。

  「對了,也許現在說不適合──」宋天悅緩緩開口說道:「不過……我和他分了。」

  「蛤?什麼?」

  原本睜大眼睛仔細聽著男人要說什麼的盧振宇,這下眼睛瞪得更大了。

  「當天就分了。」宋天悅又笑了笑,講出口後便覺得輕鬆了。

  「是、是因為我嗎?」男人身邊的位子現在空了,盧振宇該為此感到高興的,但他反而緊張了。是他害的嗎?

  「不是。」宋天悅搖了搖頭,淡淡地說:「我和他遲早會分的。」

  盧振宇困惑地歪了歪頭,嘴巴張張合合數次,就是不知該怎麼接話。

  宋天悅正想笑著對他說「不要多想」時,小巷裡卻正好探出個人叫他回去了。

  盧振宇楞楞的回頭應話,又楞楞的轉過頭望著男人,那明顯仍震驚而呆滯的表情讓宋天悅笑了,然後忍不住衝動地說:

  「回去吧,有空再聊。對了,我自己的手機是──」

  他唸出了一組號碼,然後就揮揮手轉身走了,好像在說有本事你就記下來吧。

  盧振宇還呆呆望著男人的背影好幾秒,然後才驚醒地立刻轉身拔腿跑回餐廳找紙筆要抄下剛才聽到的手機號碼。

  「啊啊啊──林其你幹嘛這時候跑出來啦!」殺風景啊!

  一旁的林其只覺得莫名其妙,看著盧振宇撕下桌上的紙張一角後又瘋狂翻找東西的模樣,猜想他是在找筆,便遞上了口袋裡的筆,然後忍不住問道:「他是誰?」

  「我愛人。」

  盧振宇完全沒有意識自己回答了什麼,扭開筆蓋後一心只想把剛才聽到的號碼寫下來,沒發現這答案讓林其楞了一下。

  他還真沒料到盧振宇會如此坦率的對他透露自己的性向,幸好其他同事都在遠一點的距離外應該都沒聽見。而且先不論對方性別為何,林其的視力也很好,看得出來那個男人的年紀還和盧振宇有段差距……不,不只年齡,他們在許多方面看來都差很多。

  「你一定很愛他。」林其由衷的這麼說。

  「嗯,對啊。」盧振宇呵呵傻笑了兩聲後剛好也寫完了手機號碼,這才察覺到自己講了什麼,立刻臉色大變。

  而林其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語氣平淡地說:「我剛才叫你,是因為這時間你該處理晚上要用的菜了吧?這種事情以後要自己記得。」

  話一說完,他便抽走盧振宇手中的筆離開了,只留下石化般的盧振宇。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