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盧振宇還是喜歡在晚上去海邊,但他不再對著海浪大吼了。現在的他只會帶瓶啤酒坐在沙灘上,一邊聽著海浪沙沙聲響一邊默默地喝著啤酒、抽著煙,喝完了再呆呆望著一片漆黑的大海好一會兒,然後離開。

  踩在沙上時,他總會想起當初那個男人為了阻止他吼叫驚擾旁邊的情侶而在沙灘上吃力狂奔向他的聲響,還有當看到那道喜歡有意無意掃過情侶的燈塔強光時,男人臉上那失笑的表情……盧振宇並不刻意,但他總能不自覺地想起許多和男人相處的過往時光。

  剛開始會覺得痛苦,尤其是和宋天悅相遇卻又明白兩人終究無緣後,但後來也漸漸就習慣了。盧振宇甚至覺得以前的自己太過於自我中心了,每次回想起那段戀情時,他仍可以感受到男人對他的好及包容,但他想不起自己又對男人好在哪裡?

  慢慢踱步離開沙灘,盧振宇將啤酒空瓶扔進一旁的垃圾筒裡,再叼著煙走向自己刻意停放在遠處的機車。這時已是凌晨深夜,遊客很少、空氣很清冷,他慢慢散步著──這習慣也是跟宋天悅學的,待在男人身邊時他才願意跟著男人緩下腳步慢慢走著、看著周圍的景象,他原本覺得這是老人才會有的行為。

  懶懶地望著四周,盧振宇想,那些停在路旁陰暗處的車子裡會不會有正熱情交纏的情侶?就像當年的他和男人一樣在狹小座位上忘情親吻著,整個世界好像只剩下那個小空間和他們兩人……正當這麼想時,他就被一對模糊的身影嚇到了。

  那不是他工作的餐廳裡的二廚林其和老闆嗎?

  即使天色昏暗,但透過擋風玻璃他仍清楚看到那個林其在車裡壓著他的老闆瘋狂親吻、而老闆也很熱情的回應,姑且不論他們都是男性,重點是……聽說他們是親戚?

  媽呀,同性相愛也就罷了,反正他也是啊,但是還亂倫就太勁爆了!

  盧振宇第一次覺得視力太好也不是件好事,他忍不住瞪大眼睛楞楞地看了好幾秒,然後驚覺會被發現而快跑離開。要是和其中的誰四目相望,到時候就真的尷尬了……

  林其在盧振宇心中的印象只是個會板著臉嫌他高麗菜絲切得不夠快不夠均勻、練習做的醬汁味道不夠有層次的二廚而已,想不到平常在廚房裡表情向來冷淡的林其居然也有這麼熱情的一面?老闆被壓在下面耶!噢,天哪……

  他必須要忘掉剛剛看到的,不然隔天上班看到林其,他拿刀切菜時一定會不小心切到自己的手!

  直到發動機車後騎了一小段路,他還在沉浸在剛剛的衝擊裡,隨即又被車子的喇叭聲和向他打來的遠燈嚇到了,一瞬間還以為是林其他們呢。

  幸好他尚來不及飆出髒話便看清車裡的人是誰,不然會更糗。

  「振宇?你又來海邊散心?」

  宋天悅拉下車窗,在車裡對他微笑。

 

    ◎

 

 

  他一方面沒想到會巧遇宋天悅,一方面還沒從剛才的衝擊中醒過來,只是楞楞地停下望著身旁也跟著停下的車子,張著嘴卻說不出話。

 

  「怎麼了?」

  「我……我剛剛被嚇到了。」

  「對不起,我剛剛一急喇叭按太大力了。」

  「呃,不是啦!是我看到很驚人的……呃……」盧振宇搔搔頭不知該怎麼解釋,只好直接跳過找別的話題說:「這麼晚了怎麼在這裡?明天不用上班?」

  「我來吹吹風。明天是周六,我有休假。」

  「噢……我忘了,呵呵。」盧振宇內心有些懊惱自己從剛才到現在一直很狀況外的反應,只能傻笑以對。男人是規律周休二日的白領階級,而他則是廚房裡的學徒,這瞬間他真有種兩人果然是不同世界的感覺。

  「你呢?明天要上班嗎?」

  「嗯,不過我輪晚班。你……沒有約會?」

  宋天悅笑了笑,表情看來卻有點無奈。盧振宇楞了一下,很識相的不再追問而想聊些別的話題時,宋天悅開口了:

  「要一起去走走嗎?」

 

    ◎

 

 

  那晚,他們又一起在沙灘上散步了。

 

  他們聊了一些彼此生活上的瑣事,像是盧振宇真的搬出那個家庭自己獨立租屋生活了,搬出來後,他那原本很冷淡的母親反而時常打電話關心他,讓盧振宇覺得感動卻又有些諷刺。

  還有現在的工作如何、同事是什麼樣的人、最近的嗜好是什麼,宋天悅甚至對他說「你其實頭髮留長比較好看」……他們聊了許多,就是沒有觸及到感情。

  就像幾年前他們第一次到海邊時一樣,慢慢走在沙灘上時,盧振宇心裡其實很忐忑、好想碰觸身邊的男人,但他不能再像當年那樣肆無忌憚,因為男人心裡已經沒有他了……

  不過像朋友般的相處也沒有不好,至少他們在那晚之後還能偶爾在電話上聊聊,盧振宇知道他掛心的男人現在過得很好,他告訴自己,這樣就夠了。

  他就這樣過著日子,把精力都花費在廚房的學習上。

  盧振宇會在退伍後選擇做廚師學徒並不是他真的對這行業很有興趣,而是他在學校所學的就是這方面的技能,烹飪是他得以維生的一技之長。他覺得基本上只要味覺正常、看得懂食譜的人煮出來的東西應該都不差,所以他對於料理原本並不抱有熱情。

  不過,反正他現在是單身,時間和精力都多的是,拿來投入正好。

  說到單身,從那晚後盧振宇倒是開始偷偷注意起林其了。

  第一次見到這個表情行為總是冷冷淡淡的二廚時,盧振宇只覺得這個人長得過份好看卻缺乏情感,不是他會感興趣的類型,他喜歡像宋天悅那種溫潤可親的──盧振宇總忍不住老是拿宋天悅當比較的樣本,這習慣一直改不了。

  反正他原本就不在意長相俊美的林其,對方要怎麼待他,他也沒意見。

  但廚房裡的同事總會有意無意的拿他們兩人相比,同樣都是年經人、長得都很好看、工作的態度也都不差,但論表現林其就是比較好。盧振宇也知道林其會這麼快爬上二廚的位置,並非因為老闆是他親戚的關係,而是他對料理真的懷抱熱情,這點是盧振宇比不上的。

  決定好好投入工作後,盧振宇的競爭意識和鬥志都被激起了,總之,他現在有的是時間、又對林其這個人感到好奇,於是便常常找他攀談、討教廚藝。

  也許是和家庭裡的感情很淡薄吧,盧振宇真的很難想像怎麼有人會喜歡上朝夕相處的「親人」?而林其似乎很討厭別人試探他和老闆的親戚關係,當聽到盧振宇有意無意地詢問他時,只見他表情更峻厲地說:「我們是很遠的遠房親戚,幾乎沒什麼血緣關係,而且公事上我們只是老闆和員工。」

  好,不問就不問。盧振宇摸摸鼻子很識趣地找別的話題聊,反正他只是有點好奇而已。別說愛了,如果要盧振宇對那沒血緣、從沒拿正眼瞧過他的「哥哥」溫和地說句話……天哪,光想他都要打冷顫了!

  雖然林其看來很冷淡,但盧振宇發現林其骨子裡其實應該是個很溫柔的人,他會替別人著想,指責底下帶的學徒時總是會把理由說明,雖然用的語句很簡短,但當盧振宇被罵時知道原因為何,就不會因為一頭霧水而感到憤恨。所以雖然被嫌菜切得不夠快或均勻、速度和品質無法兼得,水瀝得不夠乾淨讓廚師不好下鍋……等等,盧振宇也只能乖乖道歉、努力做到上頭的廚師要求的水準。

  盧振宇漸漸覺得林其這個人其實還滿可愛的,雖然不像其他同事一樣會和他嘻笑打鬧,但也不像自己先前想的那樣難相處。

  這天的工作告一段落後,因為隔天是公休日,除了急著回家陪老婆的大廚外,大家都非常輕鬆地聚在一起閒聊,甚至還凹了另一個二廚和外場領班請他們唱歌。

  「欸,林其!」盧振宇對著剛換好衣服從更衣室走出來的人喊道:「要一起去唱歌嗎?吳哥和德哥要請客哦!」

  「我是被逼的!我的錢包又要瘦了!你們以後要給我乖一點……」廚房裡一人之下的二廚吳哥含淚控訴。

  「乖哦~我會好好孝順你的。」盧振宇拍拍吳哥的肩膀。

  「很好,那把你的錢包拿出來!」

  「不行!我的要通通拿去做雞精!」

  這老梗的廣告笑話讓大家都笑了,林其也淡淡一笑,說:「謝謝吳哥和德哥,不過我要回家了,祝你們玩得愉快啦。」

  「還早嘛,一起去啊!難道你要回去陪女朋友哦?」外場的服務生可可拉著他的袖子,看來真的很希望他留下。

  「可可妳男朋友也要去耶,這樣不好吧?」

  「什麼鬼!我親愛的早就看過林其了!」可可回頭笑罵起哄的眾服務生們,紅撲撲的臉頰看來坦蕩蕩,並不在意別人的取笑。盧振宇也笑著拍拍她的肩說:

  「林其有異性沒人性啦,沒關係,君子有成人之美,我們就放他回去甜蜜蜜吧。」

  眾人又是一陣笑,連林其也忍不住笑出了聲、一副「被你打敗了」的表情。不過他倒是順著盧振宇的話尾說:「嗯,我要去甜蜜蜜了,時間寶貴,大家晚安~」

  林其淺淺的笑容中透著幸福的表情,真是教人嫉妒啊!盧振宇又忍不住回想到那晚看到的畫面,老闆平時親和的臉龐躍入腦中……呃,還是不要再想比較好。

  用力搖了搖頭,盧振宇隨即又轉身和同事笑鬧去了。唱歌唱歌~他現在的生活就應該要多點這種能把時間塞滿的娛樂才對呀!

 

    ◎

 

 

  結果幾天後,他也當了見色忘友的那種人。

 

  盧振宇在餐廳裡工作有段時間了,漸漸與同事熟了以後便開始相約出去唱歌、吃宵夜,甚至是夜遊。

  這天,一群早班的服務生約了下班後要去旗津吃海產,順便也約了休假中的盧振宇和幾個廚師、學徒一起騎著機車往旗津奔去。林其還難得的參與了這次的活動,騎機車載著男朋友剛好沒空陪在身邊的可可一起行動。盧振宇在一路上實在很好奇地偷偷看著林其和可可──男的俊美女的可愛,但互動上真的很像兄妹,毫無曖昧。

  吃完海產後一行人又提議要去燈塔附近看夜景,盧振宇便忍不住恍神了。

  迎面吹來的風有鹹鹹的海水味,每次聞到這股味道時,他的腦海中總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些和宋天悅相處時的片段畫面。盧振宇不願意,但身體總會直覺的有所反應。因為許多年前兩人剛開始交往時,常常選在深夜的海邊約會。

  那時初萌芽的戀情與生澀的甜蜜感,再對照現今的獨自一人……盧振宇忍不住往旁邊走去,漸漸脫離正在笑鬧的同事們。

  嘴巴有點癢,好想抽煙……正要掏出煙盒時,肩膀便被拍了一下。

  「嘿!憂鬱的帥哥!」

  原來是可可,盧振宇下意識更往旁邊退了一步。他其實不太了解該怎麼和軟綿綿的女孩子相處,畢竟他成長的環境裡較少有女性,現在工作的廚房裡就更不用說了,清一色都是體力較為豐沛的男人。

  「憂鬱這個詞不適合用在我身上啦。」

  「呵呵……你看起來好像在想誰?」

  「哪有。」盧振宇立刻否認。「妳去找林其玩啦,難得他答應跟我們出來。」

  「林其又不是我男朋友,幹嘛一定要黏著他?我也可以來找你啊。」可可笑嘻嘻地戳了戳盧振宇的手臂,更讓盧振宇不知該如何回應。

  「妳哦……妳男朋友知道不會生氣?」

  「才不會。好吧,老實說,我看得出來你對我沒意思才敢來鬧你的啦,不是什麼人我都敢這樣。我親愛的北鼻很相信我,我也不會挑戰他對我的信任。」

  盧振宇聞言一楞,忍不住嘆了口氣。這麼堅定又帶著甜蜜的宣言……又是一個深陷愛河裡的人。這世界只剩下他一個單身漢了嗎?

  「可惡,太閃了,我要瞎了!你還是去找林其好了,剛好湊一雙閃光彈!」

  「為什麼每個人都愛鬧我去找林其啦?我和他不可能啦!」

  可可笑著,裝作被氣鼓了腮幫子,盧振宇卻真的楞了。他當然知道不可能,因為他都親眼看到林其壓著老闆了,莫非可可也知道?

  「呃……為什麼?」

  「因為我們都是屬於愛別人比較多的類型啊。」絲毫不知盧振宇心裡在想什麼,可可表情自然地答道:「我們都比較適合愛人,不是被愛的那一方。我覺得振宇你也是。」

  盧振宇聞言忍不住苦笑。不,他才不是。

  他是不懂付出、只會向對方討索愛,討到對方耐心耗盡的那種混蛋。

  「好啦,不說這個了。」他拍拍可可的肩膀,指著一旁的同事說:「阿肉要放仙女棒耶!走吧~」

  見可可笑著奔向前去拿仙女棒,盧振宇才鬆了口氣地跟上。當他拿出打火機幫同事點了兩根仙女棒後,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嚇得他手滑了一下,差點被打火機燒到手。

  「喂──」這一聲簡直是用吼的。

  「……振宇嗎?我是天悅。你下班了嗎?我有打擾到你嗎?」

  盧振宇楞了一下,非常後悔剛才對手機大吼的行為。「沒有沒有!我今天休假!」

  接著,宋天悅幾句簡單的話,便讓他拋下同事匆忙地離開了。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