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雖然盧振宇讀的是餐飲,卻不曾為宋天悅做過飯。

  還沒認識這個男人前,盧振宇在剛上高職時曾興致勃勃的主動做了頓晚飯,他自覺味道還不賴,但母親的反應卻很平淡,連句「看來以後晚飯可以讓你煮了」的話都沒說。

  也許是不想誇他、也許是知道他的個性不太可能放學後乖乖幫忙做晚飯……盧振宇不願去猜測理由為何了,最傷人的莫過於不發一語的沉默。反正親生兒子飯做得再好吃,也比不上前妻的兒子正在讀國立大學這種事來得令她感到驕傲。

  盧振宇再也沒想過要為身邊的哪個人做飯了。即便後來認識了宋天悅,他知道這個男人肯定會捧場吃光並且適度地稱讚他,所有當時因為得不到而失望的情緒男人都可以為他撫平……但,他就是不想。

  宋天悅曾有意無意地暗示他可以找一天兩人優閒地在家裡吃飯,但盧振宇沒有回應後,宋天悅就不再提起了。

  沒想到他為男人煮的第一道食物,居然是稀飯。

  宋天悅在春夏季節轉換時得了重感冒病倒了,發高燒的那天他躺在床上連伸出手拿手機的力氣都沒有,直到第二天終於才接了公司和盧振宇輪番轟炸的奪命連環CALL

  一聽男人那虛弱的聲音後,盧振宇便立刻殺奔到男人家中抓著無力出門的男人去看病,接著把男人帶回家後再拎著男人的鑰匙出門買食材為他煮粥,好讓他接著能吃藥。

  盧振宇對生病很敏感。他的親生父親據說就是因為一開始的小病沒放在心上,等到嚴重時卻來不及醫治而過世了。宋天悅從沒在漏接他的電話後過了一夜還沒回電的紀錄,好好一個人突然這樣病到連接電話的力氣都沒有,實在教他害怕。

  緩慢地翻攪著鍋中的粥,盧振宇突然覺得很焦躁。

  重感冒的人腸胃很虛弱、胃口又不好,他本想煮雞蛋粥,但又想到其實雞蛋並不是好消化的食物,在反覆猶豫著不知該煮什麼給男人吃才好時,突然想起學校裡上課時曾聽過山藥煮粥對胃腸挺好的,只得買條山藥和雞肉回來煮。

  除了實際上煮菜的手藝還不錯外,盧振宇在學校裡的課業根本就是一團糟,營養學這種東西自然也沒學好過。好吃的菜他當然會煮,但現在生病中的男人吃什麼最好呢?──面臨這種窘境時,他這才覺得原來課本上的那些理論也是該好好記下的。

  將煮好的粥盛到碗裡稍微吹涼後,盧振宇輕輕搖晃床上的宋天悅示意他起來吃點東西,但男人僅只是睜眼焦距不清地看了看天花板後又閉眼繼續睡。

  「小月亮,起來吃點東西。」

  被不斷搖晃後,男人終於受不了了,開口用氣音虛弱地說:「我吃不下。」

  「不行啊,你要吃藥。快點起來吃一點。」

  拗不過少年的堅持,男人勉強爬起來吃了兩口,但還熬不到等五分鐘接著吃藥,便臉色發青地吐了──幸好床邊有垃圾桶。

  盧振宇更加不知所措,他從國中以後就不曾病得這麼嚴重過,也不知該怎麼照顧病人。他回想起幾個月前,因為著涼而感冒發了低燒被男人察覺,難得兩人白天就能在一起,他卻被男人帶回家、硬是被逼著在男人的床上安份睡了一覺。朦朧中,盧振宇記得男人的手指溫柔地在他臉頰和額頭上輕撫、還為他拿毛巾擦去了冒出的冷汗……一覺醒來後,他發了汗就好了。

  那也是盧振宇第一次進到男人家中,從此以後兩人的約會大多在男人的床上渡過。MOTEL雖然有情調,但他卻更喜歡男人的屋子和那張有著男人的味道的床。

  回想起這件事,盧振宇不禁嘴角微揚,趕緊去擰了條冷毛巾貼在男人仍熱燙的臉上,然後輕輕地來回撫摸男人的臉頰希望讓他覺得好過一點。盧振宇這才發現生病中的男人好憔悴,眼周及鼻翼旁的臉頰皮膚有些鬆垮,那是他在同年齡的朋友臉上看不到的老態。

  真的是大了他十幾歲的男人呢……盧振宇出神地望著沉睡的宋天悅,輕撫著他的臉頰,卻愈看愈覺得這男人好好看。

  男人醒著時的眼睛溫潤有神,端正的五官很耐看,斯文卻非秀氣,整個人透著一股優雅親和的氣息,如今病了閉著眼淺淺地呼吸、臉龐透著慘白的病態,教盧振宇見了忍不住心生憐惜。

  柔軟的,卻好疼痛的感覺在胸口不斷滋生,盧振宇更加溫柔地撫摸宋天悅的臉。過了許久後男人突然睜開了眼,翻身弓著背在床邊又是一陣乾嘔。盧振宇心疼地拍著他的背,聽見他有氣無力的說要水便連忙幫他倒了一杯,看他漱了口吐掉後卻沒再喝水下肚,躺回床上閉著眼表情痛苦的繼續睡了。

  「你這樣不行,都沒吃東西也沒喝水……」完全不知該拿男人怎麼辦,盧振宇傷腦筋的低喃似乎吵到了男人,他吃力地睜開眼,扯了扯盧振宇的手指說:

  「回去吧,會傳染。」

  「神經病喔你!」盧振宇愣了一秒後忍不住開罵。「生病的人管好你自己就好啦,你退燒以前我都不走!快點睡,醒了好一點就可以吃東西吃藥了!」

  男人居然趕他走?雖說是關心他,卻也教盧振宇火大。難道他不是個在脆弱時值得依靠的人嗎?

  硬是用手掌捂住宋天悅的眼睛逼他睡覺不許反抗、另一手則握住他的手不放,氣鼓了腮幫子的盧振宇只感覺到手掌下壓著的男人不再有意見、很乖地閉眼睡了,但沒發現男人的嘴角揚起了若有似無的淡淡微笑。

  有人陪在身邊,真好……

  生病時人會變得很脆弱、異常的怕寂寞,少年緊握住他的手掌很溫暖,讓發燒同時身體卻也發冷的宋天悅覺得好安心。他放鬆地睡著了,睡夢中發的汗讓少年為他擦去了,醒來時迷迷糊糊間吞下少年餵他的粥和藥,然後摟著少年繼續睡。

  隔天中午醒來時已好了許多,宋天悅更被少年因為照顧他而蹺課的事嚇得整個人都清醒了。堅持一定要火速開車載少年去學校的途中,宋天悅聽見少年對他說:「我要考四技二專。」

  樂見其成的男人從沒想過少年突然有了目標是自己的緣故,他只記得病到爬不起身出門看病買藥時,是少年上門照顧他的。

  可以說少年的年紀尚輕沒什麼顧慮才能連平常日白天都守在男人身邊,但不可否認的是,那的確是能讓人心動的溫暖。

  宋天悅在不知不覺間,對少年投入了遠比當初設想還多的情感。

 

    ◎

 

 

  誰來告訴他這個沒拿正眼瞧他的老太婆到底是哪根蔥?

 

  盧振宇這晚臨時不需打工,他興沖沖到了宋天悅住處前按門鈴,沒想到開門的卻是個一見到他就皺眉的老太婆,害他立刻轉頭看了看門牌以為自己走錯門了。

  宋天悅沒有給他備份鑰匙,盧振宇也覺得沒必要,他反而很喜歡那種按了門鈴男人就會為他開門、笑著迎接他的感覺。

  上了二專後,他們固定一周兩次的約會仍然泰半是在男人家中渡過,盧振宇會帶著自己當天練習的菜餚作品給宋天悅嚐嚐,然後宋天悅會幫他翻譯那些他在外文網站上看到卻看不懂的西餐或調酒的資訊,兩人可以天南地北的聊很久……盧振宇很喜歡這種相處模式。

  而且約會很珍貴的一周平均只有兩次,其他時間他都得打工賺零用錢,所以這個擋在門口又面色難看的老太婆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是誰?」

  婦人講話的腔調標準到讓人感覺銳利,盧振宇的態度也不自覺尖銳了起來──

  「妳又是誰?」

  「你這小鬼怎麼這麼沒禮貌?沒事按什麼門鈴,去去~」

  盧振宇見婦人想關上門便連忙伸手頂住,惹得婦人表情更加嫌惡。

  「哪來的小太保──」

  「媽?怎麼了?」

  宋天悅的聲音傳來,讓盧振宇聽了驚訝得鬆了手。這個衣著高貴打扮整齊、一見他就滿臉鄙夷的婦人,居然是宋天悅的母親?這對母子也差太多了吧?

  「沒事,不過就個小太保。」

  宋天悅打開門,婦人的話飄了出來,三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盧振宇的臉非常臭,宋天悅愣了一秒後有些尷尬,婦人則是壓根不認為自己的兒子會認識這樣的小鬼。

  盧振宇今天上課時被同學惡作劇拿溼麵糰抹了胸前上衣,乾了之後衣服上到處是斑駁的米黃色塊狀物,而他的頭髮前幾天又剛好被朋友又抓去當實驗品染了一頭螢光粉紅色的怪模樣還沒染回來──在一般大人的眼裡,他看來的確就是個打扮怪異又很邋遢的少年沒錯,宋天悅並不意外自己的母親會對他露出這番輕視的表情。

  「隨便批評別人,妳又好到哪裡去?死老太婆!」

  「振宇!」

  朝盧振宇做了個眼神拜託他別再回話弄僵氣氛後,宋天悅轉頭對母親說:「媽,他是我們公司的工讀生,是我東西忘在公司拜託他幫我拿來的,妳先進去坐一下吧。」

  「你看看他,這麼沒教養!你們公司怎麼有這樣亂七八糟的工讀生?叫他東西給你趕快走,欸對了,陽台那包垃圾順便叫他拿去倒。」

  婦人當盧振宇不存在似的自顧自說著,宋天悅只得將她輕輕往屋內拉。

  「媽,他是我公司的工讀生,不是我的。我出去一下,妳等會兒。」

  「還不都一樣,反正你是他主管,跑腿清潔之類的不是工讀生該做的嗎?順便教育教育他,這麼沒禮貌,不知道父母怎麼教的?」

  趕在宋天悅關上門前,宋母的話從門縫裡逸出更讓兩人氣氛尷尬。宋天悅拍拍盧振宇的肩安撫他,輕聲說:「對不起,我媽突然來了。她就是這樣子,你不要生氣……」

  盧振宇氣憤地揮開他的手,就算對方是宋天悅的母親,對他露出那種像是看到什麼低等生物般的輕視眼神,叫他如何不生氣?

  「搞屁啊,她要住在你家?」

  「嗯,大概待個兩三天吧。對不起,這禮拜沒辦法……」這句話更是刻意壓低了音量,生怕被旁人聽見。

  「算了,我走!」

  他轉頭直接走人,宋天悅連出聲喊他也沒有,讓盧振宇更加憤怒。

 

    ◎

 

 

  之後兩人大吵了一架,宋天悅的媽媽瞧不起他,盧振宇就把氣出在宋天悅身上。

 

  怎麼會有那麼自以為優越的人?宋天悅瞎掰說他是公司裡的工讀生,那個臭老太婆就叫他「順便」倒垃圾?到底是誰沒禮貌?

  「你媽也太狗眼看人低了吧!」

  「振宇,我只能跟你說對不起。但是她好歹是我媽,別這麼說……」

  「所以咧?我就活該被他罵小太保?」

  「對不起,我──」

  「你為什麼就不幫我講句話?為什麼要我乖乖站著被你媽瞧不起還不能回話?」

  「振宇,真的很對不起,你聽我──」

  「對不起,我才要說對不起!我就是父母都沒有教所以才這麼沒禮貌!是你媽把你教得好,還可以來教我該有什麼樣的禮貌。」

  「別這麼說──」

  「不然要我怎麼說?反正你就這麼想在媽媽面前當規規矩矩又正常的乖兒子,我不過是個可以陪你睡的小愛人,在你媽面前哪有你當乖兒子重要?」

  這話真的很酸又傷人。平常兩人好的時候有多甜蜜,盧振宇現在心情惡劣時對宋天悅的態度就有多差。

  而宋天悅只能一直忍耐著,畢竟當時那些對話聽來,儘管盧振宇的應對很不成熟,可是他的母親也沒好到哪裡去。他只能一直忍耐著少年的酸言酸語並且一直安撫,但他突然覺得好累……

  和小他這麼多歲的孩子在一起,要花費的心力真的是太多了。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