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一路上兩人輕鬆地閒聊,宋天悅照著盧振宇的指示到了旗津海岸邊停好車後,盧振宇便開心地朝向沙灘飛奔而去。

  「唔哇厚厚厚~~」

  少年開心的笑聲、吼叫聲讓宋天悅哭笑不得,深夜寧靜的海邊四散著互相依偎的情侶,一個毛頭小子一邊奔跑一邊大笑,還真是有點殺風景……

  但不用多久,宋天悅就發現比盧振宇更讓情侶掃興的東西了。遠處的燈塔不時打來強光照射海灘,似乎還會有意無意地掃過正縮在暗處卿卿我我的情侶,成雙成對的男女只得起身默默移動。

  「哈哈!」盧振宇似乎也察覺到那像是在惡作劇般的燈光,跑回宋天悅身邊低聲笑著,被宋天悅輕敲了敲頭。

  少年的興致不減,隨即又往前奔跑,直接跨過欄杆跳向下頭的沙灘一直往海邊跑去。

  宋天悅緊張地盯著他,生怕他會直直衝往海裡還不停下。想想又覺得這種行為跟溜狗的人好像,擔心地看著鬆了繩子就向前一直衝的寵物會走丟……還來不及為這想法而笑,就被少年對著海浪大喊的舉動又嚇到了。

  「王~八~蛋~~」

  「跩屁啊你!會讀書了不起?」

  「我比他們差,當妳兒子讓妳很丟臉對不起喔──」

  宋天悅急忙費力地在沙灘上奔跑向前制止他。「振宇!小聲點,會吵到別人!」

  「厚,拜託,這附近又沒有住人,我又不是吵到別人睡覺。」盧振宇反而拍了拍宋天悅的肩膀,無視那些對他們投以白眼的情侶說:「我鬼叫我的,他們親他們的啦!這裡又不是只讓人家談戀愛用。」

  這話還真是讓宋天悅無言以對,只能愣愣望著身旁的少年用力地嘶吼,將所有的鬱悶夾在瘋狂大吼中潑向大海。

  鬼吼鬼叫一陣子後應該是累了,盧振宇喘著氣一屁股坐在沙灘上,對宋天悅笑說:「哇好爽!叫一叫好多了,天悅葛格要不要試一試?」

  「你可以不用那麼強調『葛格』這兩個字。」宋天悅笑著又輕敲了一下他的頭,也跟著坐下望著眼前漆黑的大海。

  「明明是你要我這樣叫的。」少年噘嘴嘟噥。

  「你確定我有要你叫『葛格』?」

  宋天悅仰頭閉著眼享受迎面拂來的海風還有那沙沙浪聲,忘了注意少年接下來有沒有回話,好一陣子後他喃喃自語:「來海邊真好。」

  「對啊,我不開心的話都會騎車來這裡大叫。」

  宋天悅愣了一下,還沒開口盧振宇就搶著說:「我知道,你要說我不應該無照駕駛對吧?」

  「不,我看開了。我現在會告訴你,騎車小心一點,不然出事你麻煩就大了。」

  不知是輕微的恫嚇或是宋天悅態度轉變驚人,盧振宇愣愣地看著他好一會兒都沒反應,呆模呆樣讓宋天悅忍不住笑了。他也有讓少年吃驚的時候,呵呵……

  「知道啦,我會注意啦,誰沒事喜歡出車禍啊。」盧振宇抓了抓頭,又看著前方的大海說:「你心情不好時也不會想在海邊大叫哦?」

  「不會……我怕吵到別人。」而且被投以異樣眼光時也會覺得不好意思。

  「幹嘛那麼壓抑?」

  盧振宇笑嘻嘻地這麼說,讓宋天悅又是哭笑不得。個性奔放的少年在夜空下如此耀眼,他看了一眼就立刻轉頭望向漆黑大海,想捺下那一點點羡慕與開始不規律的心跳。

  「你不知道?大人都是很壓抑的。」

  「積太久不好哦,傷身體。」

  少年曖昧的笑話讓宋天悅不客氣地在他頭上又敲了一下。

  「厚~我的頭要凹了!」

  「別怕,木魚天天敲也不會凹。」

  「木魚是什麼?」盧振宇愣了一下。

  「……和尚唸經時敲的那種啊,沒看過?」宋天悅也跟著愣了。

  「哦~哇災(我知道)啦!沒仔細聽還以為是哪種吃的。」

  「你餓了嗎?」

  「有一點耶,要是下午來的話這裡很多攤在賣烤小卷的說……」

  宋天悅忘了原本今晚想尋歡的念頭,跟相差十餘歲的少年在沙灘上閒扯淡得很愉快。漆黑的大海傳來的沙沙浪聲也很能撫平內心那股焦躁的情緒,即便是遠處燈塔惡作劇般不定時會打來強烈燈光也不掃兩人興致,聊到了深夜才在宋天悅覺得不妥之下抓著盧振宇上車準備回家。

 

    ◎

 

 

  拍掉身上的沙子上車後,車上的時鐘顯示凌晨兩點十三分,宋天悅發動車子時還有些擔心地問:「現在你回家會被罵吧?」

 

  「安啦~就跟你說了沒人管我啊,把我帶去賣也沒人會緊張。我還不想回去,等一下去看日出吧?」

  「你……明天不是還要去打工?」宋天悅輕嘆了口氣。

  「是『今天』了,禮拜六是下午的班,我可以的啦!」

  「你啊,還是回去好好休息吧,餐廳的打工不輕鬆吧?」笑著輕拍了一下盧振宇,宋天悅正要踩剎車打檔時,卻被剛才笑嘻嘻的少年抓住了右手臂,還來不及問怎麼了就被少年的問句嚇到──

  「你是不是同性戀?」

  宋天悅呆了,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迴避這問題,也不知道盧振宇為什麼這麼問?

  「你剛剛不是真的只到那附近閒晃吧?」

  這問句實在太尖銳也太明顯了,宋天悅因此回過了神,淡淡地說:「是啊,我其實要和你去同一個地方。所以你也知道那不是間普通的酒吧?」

  盧振宇沉默了,似乎沒料到男人會這麼爽快地承認,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什麼,只能呆呆望著宋天悅。

  「怎麼了?需要找我諮詢嗎?」

  男人淡然處之的態度讓盧振宇莫名有些惱火,他收緊手指抓著男人的手臂說:

  「你會想帶我去開房間嗎?」

  「什麼!?」太出乎意料的問句果然讓宋天悅傻眼了。

  「我不想回家,我想跟你在一起。」

  盧振宇覺得自己的臉好熱,一定是紅透了。因為緊張,他看著宋天悅的樣子像是在瞪人,想不到宋天悅也雙目睜大地看著他幾秒後,居然笑了。

  男人輕聲笑著,胸膛微微起伏,低沉的笑聲更是讓盧振宇感到無措,他咬了咬嘴唇問道:「我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嗎?你之前都會偷偷看我,我還以為你喜歡我的臉……」

  宋天悅用自由的左手捂著嘴像是想止住笑,但他其實和盧振宇一樣有些緊張,笑容只是種掩飾。

  少年難得臉紅害羞的模樣好可愛,讓他見了心跳得更急速。一個美少年對他說「想跟你在一起」,這是多麼大的誘惑,宋天悅得很小人的將對方想成其實是計畫要仙人跳才能抑制住自己心頭的騷動。

  宋天悅知道自己條件很好,不論是外貌或經濟能力都不差,但……十幾歲的美少年怎麼可能會喜歡他?這種年紀的少年,會看上眼的應該不是他這種類型的才對。

  「你怎麼知道我是在偷看你?」

  「我從小被人看習慣了,很好發現的好不好?」

  宋天悅無言以對了,他捂著嘴唇沉默了幾秒才緩緩地說:「好吧,我承認,你真得很好看,任何人看到你都會多瞧兩眼……」

  這種回答激怒了盧振宇,他倏地轉身曲膝跪坐在位子上湊向宋天悅,接著用力拉過宋天悅的手臂逼他也傾身向前,在兩人貼得極近的狀態下他在男人面前問道:

  「那你呢?你喜歡嗎?」

  「我喜不喜歡是重點嗎?」

  「當然是啊!我都說我想跟你在一起了!」

  「振宇,你……你有試過跟女孩子交往嗎?」

  「我對女生沒興趣啦!你以為我在開玩笑嗎?」

  盧振宇靠得太近,激動的呼吸噴拂在宋天悅的臉頰上。察覺這一切快要失控,心跳得極快的宋天悅刻意輕聲地說:

  「振宇,退後一點唔──」

  盧振宇抓住他的雙手後立刻將自己的嘴唇貼上,宋天悅在猝不及防下被狠狠地親吻了。不顧他的眼鏡阻礙,極沒技巧又衝動地啄吻,牙齒在唇上磕碰……少年甚至連運用舌頭溫軟舔吮都不會。宋天悅被眼鏡壓得鼻樑疼痛,難以忍耐地後退卻抵到了椅背,讓盧振宇更能放肆大膽地親吻著被困住的他。

  掙脫不開少年執著的鉗制,宋天悅只得用手肘搥了一下喇叭,趁盧振宇那瞬間被喇叭聲音驚嚇而稍微鬆手之際,才得以推開這個衝動又蠻力十足的少年。

  「你──」宋天悅一邊調整好歪掉的眼鏡、一邊擋住盧振宇再度試圖想湊近的臉,語氣不太穩定的說:「這種事,去找你喜歡的人做。」

  「就是你啊!我就想跟你做!」

  儘管這話不太有誠意,宋天悅還是覺得臉頰開始發熱、心跳加快了。

  「你……你還小。」

  「我總會長大的。」

  「那時我就更老了。」

  十幾歲的孩子難以理解的歪頭望著他,彼此對視下,在昏暗的車內也看得出兩人都是臉色潮紅呼吸微促。宋天悅看著少年眨著眼,那泛著水氣的桃花眼裡還夾著情慾,赤裸裸又熾熱的,讓他忍不住臉紅著先移開了視線。

  盧振宇因此趁他不注意下又貼了過來,在他臉上落了個親吻。宋天悅想偏頭躲開,隨即聽到對方說的話便愣了──

  「你為什麼就是不要我?」

  少年有些受傷的表情打動了宋天悅,但他卻也覺得自己無法搞懂年輕人的心思。有時執著的事物並不是真的因為愛,只是因為想得到而已,宋天悅也曾年輕過,他明白。所以盧振宇到底為何突然如此熱情?露出的表情為何像是個得不到愛的孩子?

  「我不是……那個、你先退後……」

  「啊──難道、難道你有男朋友了?!」

  宋天悅仍在想著該如何回答時,盧振宇卻大叫出聲嚇了他一跳。小孩子果然做事考慮不周全,這種事情在強吻之前就應該先問清楚才對吧?

  盧振宇緊張的樣子好可愛,看他咬著嘴唇一臉不甘心的表情,宋天悅的嘴角忍不住緩緩上揚。

  「你、你真的有有……有……」還結巴了,更可愛。

  「沒有。」

  少年立刻笑了,表情瞬間充滿光采,讓宋天悅有種錯覺車內似乎變亮了。

  「振宇,去找和你年齡相仿的吧,你應該喜歡小非那型的才對吧?」

  「為什麼我非得喜歡小非不可?」

  「……我明明是說『小非那種類型的』。你看,我們年紀差太多了,有代溝。」

  「你真的很介意我以前說你老?」

  「就算你沒說,這也是個事實。」

  「你不喜歡比你幼稚的人?」

  宋天悅沒有答話。事實上,他想了想以後發現自己並不介意。從以前到現在交往的類型似乎都是他照顧對方比較多一點,宋天悅在這一刻才發覺原來自己對這種會撒嬌耍賴的小底迪沒什麼抵抗力,真是……

  盧振宇趁他發呆時再度湊近,在他臉上又親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說:「既然你沒有男朋友,難道我不行嗎?你沒有不要我對吧?」

  那直盯著他的桃花眼透著期盼與不自覺的誘惑、還有一絲絲的脆弱,讓宋天悅在心跳急速鼓動下難以搖頭說不。

  少年怯怯地再度襲上他的嘴唇,不同於方才的強勢與急躁,似乎是怕他拒絕所以才這麼的溫柔、軟軟地磨擦著他的唇,但仍然青澀得難以取悅男人。

  宋天悅伸出手想推開,但舉在半空中猶豫了一會兒,最後緩緩放下了。

  「不是這樣的。」

  嘆了口氣,他張了嘴輕輕含著盧振宇的上唇,唇瓣間溫軟的摩娑讓盧振宇呼吸瞬間急促了起來。

  男人極有技巧地引導少年的唇舌教他親吻,嘴唇相觸間便能感受到他應該是個閱歷豐富的男人,察覺到此點的盧振宇不由得心頭酸味直冒,更是努力地模仿宋天悅在他嘴唇上口腔裡的挑逗,撩撥著男人的情慾……

  「唔……」

  少年的唇舌間仍有淡淡的煙味,宋天悅討厭煙味,卻不排斥這種若有似無的煙草味。他們熱烈舔吮親吻著彼此的唇舌直到肺部強烈抗議後才分開,當宋天悅靠在盧振宇肩上喘氣時,覺得自己似乎也染上了對方那股淡淡煙味……

  少年的手指撫上了宋天悅的嘴唇,好像很眷戀那美好滋味,宋天悅順勢啄吻了一下貼在唇上的食指,接著溫柔地撫著盧振宇的耳後,讓青澀的少年微微顫抖、呼吸更加急促了。

  「我送你回家。」

  沒想到如此親暱的撫摸後卻說出這種話,盧振宇傻了。

  「我不要!」

  「振宇,聽我的,這麼晚了你該回家休息了,我載你回家。」

  「剛剛那樣算什麼!?我要是現在回去就再也見不到你了吧?」

  宋天悅急忙安撫地親了他一下。「我有說不要再見面嗎?」

  「你……」盧振宇又開心又困惑。

  「真的很晚了,我也有點累了,改天再約吧?你禮拜天有空嗎?」

  「也要打工……幹,我要搞到半夜十二點才能下班!」

  宋天悅微微蹙眉,他知道髒話只是少年不輕意間的口頭禪。盯著盧振宇那漂亮的嘴唇想著該怎麼改掉他這個習慣時,正好見他俊美的臉龐又貼近想親吻撒嬌,宋天悅便順勢張嘴咬住盧振宇的雙唇,像是嬉戲般的輕啃囓咬。

  「要是不講髒話,親起來的感覺就更好了……」

  盧振宇聞言愣了,隨即哼了一聲卻沒反駁,宋天悅知道他是聽進去了,像是獎勵般的微張了嘴任由少年溫軟的舌尖侵入索求。

  少年真是個好學生,接吻及方才的手指輕撫撩撥都立即學會了,兩人都沉醉在甜美的親吻裡,直到宋天悅感覺到對方的手意圖想解開他的扣子時才勉強回過神來,輕輕推開壓在他身上的盧振宇。

  「你什麼時候休假?」

  「禮拜一和四。」盧振宇雙眼發直地盯著宋天悅伸手抹唇的動作,傾身想再度撲上,宋天悅又是笑著將他推回座位上。

  「那我們就禮拜四見吧?我下班就打電話給你?」

  「咦?嗯……沒騙我?」

  盧振宇那種害怕再度被放鴿子的神情讓人見了心生憐愛,宋天悅主動湊上去給了他一記輕吻。

  「奸詐的大人如果要騙你,不會說這種謊。」

  少年因此笑了,也回以「啾」一聲的響吻。

  那泛著薄紅的俊美臉孔、極度開心而笑瞇了的雙眼電得宋天悅瞬間忘了呼吸。

  他覺得胸口似乎充滿了輕暖的熱流,對於和這個少年談戀愛的事,突然間他竟不感到排斥了。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