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哇靠,我要是女高中生的話,這簡直就是援交!」

  隔了一天再度坐上宋天悅的車去吃晚飯,盧振宇突然爆出這句話。

  依舊是口無遮攔哪,但宋天悅已習慣地搖頭笑笑不當一回事,直接對他說:「記得繫上安全帶。想吃什麼?」

  宋天悅的下班時間稍晚,再加上要開車來接盧振宇一起吃飯,等到盧振宇坐上車時已是晚間七點多,發育中的少年有些饑餓過頭了。

  「隨便吃路邊攤就好啦,這附近有夜市,吃夜市裡的吧!」

  沒料到會有「路邊攤」或「夜市」這種選項,宋天悅不禁楞了一下。他有好多年沒吃過路邊攤了呢……

  「夜市的話可能不太方便停車,還是這路上看到什麼想吃的就叫我停下吧?」

  「都可以啊。我好餓哦,為什麼不讓我去找你比較快?」

  「為了避免讓你的朋友或是你自己再度無照駕駛,還是我來載你比較好吧?」

  看著饑餓的少年在副駕駛座上扭來扭去,宋天悅笑著如此回話,讓少年停止扭動也跟著笑了。

  「厚,他不載我去找你,也是沒有駕照就騎車到處跑好不好?」

  宋天悅失笑,還來不及說什麼,就聽到盧振宇很興奮地說:

  「欸欸土魠魚羹!就吃這個吧,停車停車!」

 

 

    ◎

 

 

 

  有哪個上班族會帶援交的對象來吃土魠魚羹?

 

  就算有,看到長得漂亮的人竟是這種吃相,性慾和食慾大概也瞬間都沒了。

  看著眼前正淅瀝呼嚕地吃著魚羹的盧振宇,宋天悅真想這麼調侃他。

  「吃慢點,沒人跟你搶。」

  「我好餓!」

  「好啦,明天我會儘量早點下班。」

  「蛤?」正狼吞虎嚥的美少年動作一頓,抬頭望向宋天悅。「明天還有哦?」

  「你爸媽回家了?」

  「還沒啊。」

  「那就一起吃飯吧?臉頰沾到了,擦一下。」

  宋天悅抽了張面紙遞給他,盧振宇楞楞地接下後擦了擦臉,表情看來很困惑地說:「你真是個好人耶,可是……你幹嘛不直接給我錢讓我去吃飯?這樣你方便我也方便。」

  這問題讓宋天悅傻眼,他還真沒見過有人可以天兵到被請吃飯,還得寸進尺地要求對方直接給錢省事的。這世道是怎麼了?

  就在他還反應不過來時,少年又笑嘻嘻地說:「不過,我很喜歡跟你吃飯耶,還好你不嫌麻煩。謝謝啦!」

  少年的笑臉再度讓宋天悅傻了幾秒。

  心動於那張笑臉時,也了解了少年的確只是個心直口快、毫無心機的孩子罷了。

  宋天悅垂下了眼,有些羞於自己過於複雜而失真的臆測。盧振宇根本沒發現這一切,他繼續埋頭猛吃,活像剛熬過饑餓三十。

  直到吃完了大碗的魚羹和小菜後抬頭,他才發現宋天悅還吃沒幾口,很困惑地說:「吃很慢欸,你不喜歡嗎?這家的土魠魚很新鮮耶。」

  「是嗎?我吃不太出來。」回過神,宋天悅笑了笑說:「而且不是我慢,是你吃太快了。慢慢品嚐食物的味道不是很好嗎?這樣也比較好消化啊。」

  盧振宇覺得這真的是年紀大、重養生的人才會講的話。他皺了皺臉,也很直接地說:「厚~你老頭子哦?」

  「是啊,之前有人說跟他比起來我很老呢。」

  「誰?」困惑了一下後恍然大悟,盧振宇笑罵:「哇靠,你很愛記恨耶!」

  「證明我還沒老到記憶力衰退的地步啊。」

  哈哈大笑的盧振宇,只能再度稱讚他真會說話,不愧是做業務的。

  少年的笑臉青春洋溢、明亮動人,宋天悅難以自制地心跳加快。為了掩飾那瞬間的怦然心動,他又抽了張面紙給少年。

  「左邊的臉又沾到了,再擦一下。」

  盧振宇接過面紙胡亂地在臉上抹了幾下後正要抬頭,宋天悅更急忙低下頭舀著魚羹吃,以免少年要是又露出笑臉會再度讓他失神。

  吃了幾口後察覺到盧振宇在發呆,宋天悅只得抬頭再看著他說:「有吃飽嗎?要再來一碗嗎?」

  少年聞言眼睛一亮、然後笑得瞇瞇的,那表情似乎在說「就在等你這句話啊」!

  宋天悅立刻將桌上的菜單條塞給少年,成功地掩飾了那瞬間的怔愣。「想吃什麼儘量點,就算你吃光這裡的土魠魚我還是付得起的。」

  「哈哈,謝謝哦,那我就不客氣了~」

  美少年快樂地在菜單上勾選著想吃的食物的模樣,的確會讓人想搶著為他付帳單──只要沒看到他接下來可怕的吃相的話。

  宋天悅忍住笑意,埋頭繼續吃著自己的那碗魚羹。

  當老闆送上續點的菜讓盧振宇要展開第二輪的狂吃時,剛好吃飽的宋天悅開口和他閒聊,想找個機會暗示他吃相要好看一點。

  「我現在才看到你沒穿制服。」

  正張大嘴巴準備大快朵頤的盧振宇頓了一下,隨即表情木然地邊嚼著塞進嘴裡的炸魚塊邊說:「我不喜歡穿制服。」

  「為什麼?制服不好看,讓你穿著看起來不帥?」

  「不是啦!」盧振宇忍不住笑了,表情和緩了些。「就不喜歡啊。我……我學校很爛啦。」

  「哦。」宋天悅看著表情有些不自然的他,明白了即使是看起來大喇喇的少年,其實還是會在意別人的眼光。

  「你知道嗎,我高中是讀第一志願的。」

  「啊?」

  「大學也是哦。」

  「噢……」

  少年勉強維持正常的表情看來像是在說「你故意的嗎?」──宋天悅笑了,接著說:「可是呢,我現在的主管學歷只有私立大學畢業。老實說,我當年穿著X中的制服在街上走是很得意啦,不過現在想想也還好嘛。」

  這才聽出宋天悅是在安慰他,盧振宇扯開嘴角笑了,卻又有些彆扭。

  「少來,你看到我的制服後一定也會覺得那間學校真爛。」

  「我想一定不會──因為我不是本地人,對這裡的學校完全不了解。哈哈~」

  盧振宇跟著笑了,覺得這個大人安慰他的方式真是有夠亂七八糟的,可是他喜歡!

  「你是外地來的哦?」

  「嗯,我老家在北部。」

  「好好喔……我以後想去北部,可以離開家裡真好。」

  宋天悅笑了笑,沒錯,他當初的確也是為了和家裡離得遠遠的才會到高雄來找工作,所以他不會對少年說出那些別人對他說的話。什麼「離家之後你就會想回家了」、「還是家裡比較好啦」……

  他那自詡家教良好,洗腦孩子只能以台大為志願的父母逼得他喘不過氣。好不容易服完兵役被送出國唸書、接著回台灣後步入社會工作了,宋天悅便迫不及待地仍然選擇遠離故鄉。自己一個人,在父母看不到的地方工作,和不同的男人談了一場又一場的戀愛,再也不用擔心被發現,放心的熱戀與失戀……

  「想離開家裡的話,可得好好努力。」宋天悅拍了拍盧振宇的肩膀。

  「喔。」少年其實還不太了解何謂「好好努力」,只是下意識的應答罷了。宋天悅也知道,但只笑了笑沒多說什麼。

  「你穿西裝耶,還有打領帶!」

  「嗯……我的工作需要穿得比較正式。」

  大概是剛剛的話題讓盧振宇注意起他的穿著吧,宋天悅突然覺得室內有點熱,一邊說話一邊微傾向前脫下了外套。

  「穿西裝來這種店吃東西真怪,不過你這樣穿很好看。」

  被美少年如此稱讚真是愉快,宋天悅笑了笑,沒發現當他低頭將外套擱在腿上時盧振宇看著他發楞的表情。

  「對了,你穿那麼多耳洞,教官不會唸嗎?」

  「不要給教官看到就好啦。」盧振宇笑嘻嘻地說。

  「怎麼會想穿那麼多耳洞?不痛嗎?」

  「我超怕痛的,痛死了!我跟朋友打賭啦,賭輸的要穿一整排耳洞。」

  宋天悅楞了一下。「所以……你賭輸了兩次?」

  「對啊,超衰的!」

  「那如果第三次輸了,洞要穿在哪裡?」

  「嗯……對哦,要打在哪裡咧?」盧振宇聞言很認真地思考。

  「還真的在想啊?不要隨便拿身體賭注好嗎?」宋天悅失笑。

  「你也覺得男生不應該穿耳洞嗎?」

  「我的重點明明是不要拿身體當賭注。」宋天悅看著他的耳朵,想了想說:「我不反對啊,只是不需要打滿滿一排吧?你戴單邊的耳針應該會很好看。」至少比現在好。

  「單邊哦……聽說耳環戴單邊是同性戀的意思耶?」

  少年抬頭曖昧地笑著,宋天悅也輕扯嘴角笑了,淡淡地說:「八百年前的傳說了。」

  「戴單邊耳環害我被誤會的話你要負責。」

  「負責?不好吧,這樣太委屈你了,被老牛吃嫩草。」

  「哇靠,你真的很愛記恨耶!好啦好啦,你不老,跟我比也不老,可以了吧?」

  宋天悅聞言露出滿意的表情,再度被盧振宇取笑。

  結果閒聊尚未來得及發展到「吃相」這話題上,盧振宇便風捲殘雲般將桌上的食物再度一掃而空了。

  結完帳上了車,宋天悅還沉浸在可惜沒聊到重點的思緒裡,低頭繫著安全帶時便看到盧振宇的手指摸上了他胸前的領帶。

  宋天悅驚訝得屏住呼吸,只見少年湊向他,低頭好奇地在領帶上摸了幾把後做了結論:「好好摸哦……」

  靠得那麼近,少年長長的睫毛和白晢皮膚上的小雀斑清楚地映入他眼瞳裡,宋天悅的心跳瞬間變得好快。

  不妙,莫非是和上一個男友分手後空窗太久了,這個美少年光是靠近就讓他心頭猶如小鹿亂撞?真危險……

  「怎麼對我的領帶這麼好奇?」故作鎮定,宋天悅笑著發動車子駛離停車格。

  「我沒戴過嘛。」

  「總有機會的,可以請你爸爸教你啊。」

  盧振宇沒有回話,宋天悅便明白自己說了他不喜歡聽的,雖然不解但也沒有追問,只是再找了別的話題與他閒聊。

  直到抵達盧振宇家門前卻見他一臉不太想下車的表情時──宋天悅當然沒有自戀到認為美少年捨不得和他說再見,他想起每當閒聊到關於家庭方面的話題時盧振宇都不太願意回答,這少年是否家裡也有本難唸的經?

  但這不關他的事,宋天悅現在只想趕快跟少年說再見,免得因為對方無心的舉動或那張好看的臉而又心跳加速,這實在不是什麼有趣的事。

  「我走了,明天我會儘量在七點以前來接你。」

  「要記得在我餓死之前到。」

  「好,小雨傘你要撐著點,撐大一點。」

  「靠!」盧振宇笑著搥了一下他的肩膀,終於甘願下車離去。

 

 

    ◎

 

 

 

  但是,隔天宋天悅並沒有依約去找盧振宇。

 

  美好的周五夜晚,他臨時得和重要的客戶應酬吃飯。盧振宇並沒有手機可以聯絡,宋天悅傍晚時照著當初手機上顯示的來電號碼回撥了好幾通都沒有人接聽,最後他放棄通知盧振宇他得失約了。

  當夜晚來臨、應酬到了酒酣耳熱之際,苦等不到他的少年終於受不了地打來怒吼,宋天悅只能低聲地一再道歉、還得快速地結束對話回到應酬的談話裡。

  盧振宇想必氣壞了,也許正飆罵著不堪入耳的髒話吧。的確是宋天悅不對,但是對不起,儘管如此,在輕重緩急上這個客戶比盧振宇重要多了……

  那天的應酬直到深夜才結束,礙於時間考量,宋天悅直到隔天下午才回撥電話打算和盧振宇好好地道歉,沒料到卻是個婦人接起了電話,說盧振宇和朋友出門了。

  怔愣一秒後宋天悅很快地便反應過來,也許是少年的父母回家了。得知少年並沒有手機後,他很有禮貌但保守地只留了自己的姓名,說明隔天晚上將會再撥一次電話──但盧振宇依然不在家。

  看來被放鴿子的少年真的很生氣哪。但也不好意思一直撥電話到他家裡,宋天悅只好被動地等待,也許少年過幾天氣消了會再打電話來向他追討那頓爽約的晚餐,也許還會半夜打電話鬧他呢……

  但是並沒有,一週、兩週過去了,少年根本沒再撥打過他的手機,宋天悅明白少年不會再找他了。

  也許是真的氣極了,也許是父母回來了所以不需要供他吃飯的人了,不論如何,他知道再不會和這少年有所接觸了。

 

  就像在街上和人擦身而過一樣,儘管驚豔於對方的面孔或氣質,也許還有幾秒間的眼神交會,但交錯而過後什麼也不會發生。

  少年俊美的影像漸漸在宋天悅腦中淡化了。








接下來要挑戰每天一PO~XD
明天應該會放預購資訊。這篇基本上會貼完本文,8月的新刊裡會收錄番外。

這是我寫過年紀差最多的一對了O_Oa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