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捺熄指間的香煙丟入垃圾筒後,盧振宇仍挺直身體吹了一陣刺骨的冷風,直到他被低溫刺得疼痛的鼻腔聞不到任何味道後才慢慢走進室內。

  餐廳裡,一天的工作已經結束,盧振宇把後巷的地板刷洗完進屋,有些同事甚至已經下班離去了。

  和大廚閒聊了幾句,他脫下廚師服、套上羽絨外套,道了聲「明天見」然後下班了。踏著快速的步伐,他往愛人的住處走去。

  工作的餐廳在熱鬧的馬路旁,但走了約莫十分鐘的路程往旁邊的巷弄拐進去,四周則是寧靜的住宅區。

  偶爾有人與他交錯而過時,總驚豔於他俊美的長相而盯著他看,但盧振宇只專注地走自己的路,眼神含笑也是因為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待會即將見到愛人。

  事實上,盧振宇從小就習慣被人注目了,他有天生好看的長相,年輕時更有誇張的穿著打扮,那些驚訝或驚豔的目光從來沒少過,如果有人無視於他的存在,他反而才會覺得奇怪。

  和大樓保全點頭打了招呼,他拿著磁卡刷過重重門禁,中間還走過小庭園後再搭電梯上了樓。這樣的大樓不是他租住得起的,每每來到這裡總會感受到和愛人之間的差距,年齡,收入,社會地位……

  但他的愛人不在意,他也就不多想了。

  盧振宇的嘴角噙著笑,關上大門落好所有的鎖,還未開口便聽到有人說:

  「回來了?」

  清朗澄澈的男聲從房內傳出,讓人聽了覺得辛苦工作一整天的辛勞消減不少。盧振宇脫下工作鞋擺好後,正好瞧見戴著銀邊眼鏡的男人踱步走出房門。

  三十八歲的男人,棉質家居服底下的身材勻稱,沒有中年發福的傾向,溫和的臉龐上因微笑而帶了些細紋,那模樣教人心動。盧振宇三步併作兩步地靠過去在他唇上親了一下。

  「回來了。小月亮今天有沒有想我?」

  男人笑了笑,對「小月亮」這種暱稱已全然麻痺,回以親吻後說:「想啊。你累了一天了,先洗澡吧。」

  唔,每天都是一樣的,那句「想啊」回答的特別短促。盧振宇不甚滿足地纏著男人再親了幾口,然後才笑嘻嘻地拿衣服洗澡去。

  男人任職於福利極優、上下班時間正常的外商公司,盧振宇下班後通常已接近男人的睡覺時間,隔天男人起床時他則正在酣夢中。而規律地周休二日的男人也和假日需要上班的廚師不同……盧振宇因此很珍惜與愛人相處的時間,男人給他備份鑰匙,所以他幾乎天天來過夜。

  他們分開過幾年,盧振宇將分開的原因歸咎於自己那時年輕而太過於幼稚及任性。所以當他們復合時,他總想努力表現出自己體貼的那一面。他為男人做飯帶便當,每天的菜色都是他精心設計的,絕不教男人吃膩。

  也因為是廚師的關係,盧振宇下班後身上總帶著油煙味,剛開始怕身上的油煙味男人不喜歡,到男人家裡時小心翼翼地隔開些距離,沒有平常習慣的親吻招呼,可是男人會默默地瞅著他,好像在說「怎麼不給我親吻呢?」

  男人的眼睛很溫柔,墨黑的眼珠幽深朦朧,有股莫名的魔力教人見了會移不開眼。他向來喜歡男人看著他,用那種渴望的眼神──當然就更喜歡了。於是他不再顧忌身上的油煙味,反正男人喜歡他的親吻更勝一籌。

  洗掉工作一整天的疲勞與味道後,盧振宇用力甩掉頭髮上的水珠,一邊拿毛巾胡亂擦著一邊大步走出了浴室。

  男人腿上擱著一本書、坐在床上靠著床頭軟墊合眼休息,表示他準備要入睡了,只是在等著晚歸的愛人出來要對他說晚安。盧振宇滑上床抱著男人,在他臉頰上又親了幾下。

  「頭髮吹一下吧。」男人轉頭笑著輕撥他半乾的溼髮,親吻因此襲上了嘴唇。

  兩人的唇舌糾纏著,溼髮尾端的水珠落在男人的頰上也滴進了書裡,盧振宇舔吮著男人的唇,抽開他手上的書本隨手甩在一旁,更加親密地將男人摟進懷裡恣意愛撫。

  被撩撥的男人發出了輕哼,當盧振宇的手指輕揉過男人的乳尖而後滑向發熱的下身時,卻被男人喘著氣制止了。

  「唔……停,明天我還要上班……」

  盧振宇不放棄地將男人往旁邊壓倒,隨即覆上他繼續渴切地親吻著。舌頭纏著舌頭,熱吻熨燙著彼此的口腔,男人吸氣的聲音明顯、還逸出了微弱的呻吟,讓盧振宇更加興奮地撫摸著他,想扯下他的睡衣與他歡愛一番。

  男人雖沉醉於濃烈親吻,卻也不伸手擁抱盧振宇。當親吻轉移至敏感的耳邊不再堵著嘴時,底下的男人因麻癢而微顫著,喘著氣輕聲說:

  「振宇……停……」

  他明明很喜歡。

  盧振宇含著男人的耳垂,舔著,細細輕輕地咬著,感受男人在自己身下喘氣又欲拒還迎的輕顫……這感覺太美好了,他捨不得停下。

  男人總是無法拒絕他的,從以前到現在,只要他纏著不放,最後屈服的一定是這個人。男人寵他、從不忍拒絕他,儘管現下男人因為隔天還要上班而不想配合他向來激烈的歡愛,但只要賴在男人身上磨蹭一陣子,男人就會由著他了。

  當牙齒放過男人的耳垂來到鎖骨時,男人最近疲累的模樣也竄入了他的腦海裡。

  工作很忙吧?男人和他不同,可是個背負許多壓力的白領菁英呢。

  就算現在只來個一回,明天上班肯定更沒精神吧?

  哼了一聲,盧振宇咬了一口男人的頸子又抬頭親了親男人,暈暈然的男人只感覺到盧振宇拖著他的腰挪了個方向、讓他好好地睡上了自己的枕頭。

  盧振宇為男人蓋上了棉被,摟著他卻不再挑逗,兩個人急促熾熱的喘息在男人呆呆的凝視下漸趨平緩。

  「嗯……?」

  男人瞅著微微噘嘴的盧振宇,墨黑的眼珠裡閃著困惑。這個年紀小了他十來歲的年輕戀人,每當不滿時總有這麼孩子氣的小動作。

  「你最近很累嗎?」

  「嗯,有一點……」男人楞了一下後笑了笑,浮現而出的細紋與小小的眼袋讓盧振宇心疼。

  他伸出手用大姆指輕輕摩娑著男人的臉頰和眼下,男人瞇了瞇眼、嘴角上揚,然後開始不敵睡意而眼皮半合。

  「你才三十八耶,怎麼這麼虛。」低聲咕噥,卻仍教男人聽見了。男人苦笑著伸手摸了摸他的半乾溼髮,輕聲說道:

  「最近有幾個大案子擠在一起,過陣子會好一點。你的頭髮拿吹風機吹一下吧,別放他自己乾,這樣不好。」

  年紀大的人果然比較注重養生。要是以前盧振宇總會這麼回嘴,但這次他只是持續溫柔撫著男人的臉、嘴唇掀了掀,最後吐出:「好啦,我知道。你快睡吧。」

  男人要是仍有精神的話,肯定會爬起來抓著吹風機幫他吹乾。但現在男人卻只閉眼躺著,似乎陶醉於盧振宇的指頭在臉頰上的輕撫,連原本摸著他溼髮的手也垂下貼著棉被,這副昏昏欲睡的模樣讓盧振宇更加溫柔地摩娑著男人的臉。

  沒多久男人便睡著了,他將男人的手輕輕放進棉被裡掖好被子後,才輕手輕腳地抓了吹風機離開臥室。

  聽男人的話將頭髮弄乾,盧振宇開始準備明天要給男人帶的午飯便當。

  住宅區裡不宜深夜還開抽油煙機,而男人的年紀也快到了該少吃油鹽的時候了,盧振宇動作輕巧地在男人的廚房裡儘量不動鍋鏟地做著少油煙又清爽的菜,很快地,便當盒裡裝滿了各色健康又美味的菜餚。

  公司居然讓你累到連和我「相親相愛」的體力也沒有?哼哼,沒關係,看我用食補把你的精力補回來!

  盧振宇得意地輕笑數聲,將完成後頗具份量的便當盒放入冰箱,然後收拾廚房準備和心愛的男人一起睡覺去。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