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者勿入。


 


  雖然在照不到陽光的陰暗處,但那雙眼睛卻因為淚水而折射著光,讓談威看到裡頭強烈的羨慕與哀傷。

  那副模樣前所未見,他甚至有一瞬間懷疑那不是鄭衡亞吧?

  鄭衡亞的眼睛向來溫和,人因為沒有什麼脾氣所以極少露出過於明顯的情緒,他從沒在他的眼神裡見過如此鮮明的寂寞。

  他看起來就像個孤單的小男孩,羨慕又嫉妒地望著別人家庭和樂融融的景象。

  那表情讓人覺得……好疼痛。

  談威不自覺地盯著眼前的人,以往在這種時刻他只會想到要把這種表情學起來,將來的戲劇演出裡也許有用得到的一天。但現在他的腦袋裡卻什麼也沒想,只是近乎發楞地望著他。

  因為談威的視線望著他,所以眾人的目光也往他身上聚集了,很快地鄭衡亞就發現自己被一堆人注目了。

  竟然在這種場合莫名其妙哭了而且還被看到,他覺得真的是丟臉極了,尷尬地笑著一邊抹掉臉上的淚水一邊轉過頭去,穿過一群工作人員、消失在舞台棚子的後方。

  談威只能把注意力再度轉回到眼前的粉絲身上。

  「不好意思。」

  「不不不~」多賺到幾秒停留在偶像面前的時間,女孩幸福得什麼話也講不出來了。

 

  ◎

 

  活動在進行了將近三小時後結束,談威在工作人員及保全的簇擁下離開。

  看到剛才消失的鄭衡亞又默默出現在一旁時,他不知為何突然鬆了口氣。

  是擔心他嗎?或只是認為不用再花時間去找個工作時突然消失不見的人真是太好了?

  談威沒有細想,周圍的粉絲們瘋狂推擠著,尖叫及相機閃光燈此起彼落,他最好快速回到保姆車上,以免給主辦單位或附近的商家帶來困擾。

  好不容易回到車上後,又耗了些時間車子才順利駛離現場。談威一邊和經紀人討論剛才的活動一邊看著沉默的鄭衡亞不知在包包裡翻找著什麼東西,然後抽出看來準備已久的毛巾,裹著從車上小冰箱裡拿出的冰敷袋遞給談威。

  他將毛巾貼在漲痛的手腕上,果然舒服了許多。

  「還有這個。」把同樣裹上了長毛巾的熱敷袋遞給談威、指了指他的肩膀。

  雖然肩膀不舒服的程度不像手腕那麼嚴重,但維持了同一姿勢許久,的確也很需要溫熱的安撫。

  除了毛巾外的東西都是公司準備的,雖然身為助理的鄭衡亞幫他做這些事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但鄭衡亞還細心地額外自備柔軟的毛巾來緩和冷熱敷時帶給肌膚太過直接的刺激……累了一天的談威還是忍不住輕揚了嘴角。

  「謝謝。」

  「不客氣。」

  鄭衡亞答完話就默默地坐在一邊,其實是因為剛才活動裡突兀而引人注目的舉動感到不好意思、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過其實現在在車裡的人也不會問他「剛剛是怎麼了?」──這種男兒落淚的場面,識相或冷漠一點的人都不會提問。

  正好,這車裡的人有的識相、有的冷漠,共通點是大家都關注「梁承蔚」,

  所以話題仍然繞著主角打轉。

  可是,談威卻開始注意起鄭衡亞了。

  他剛剛睜眼落淚的表情好特別,說不上美麗或好看,卻有一股能狠狠抓住他目光的情感。那眼神裡的那種情緒不知道他能不能演得出來?

  談威一邊和經紀人討論著下周在別縣市舉辦的簽唱活動,一邊注意到鄭衡亞頻頻看著手上的錶,他忍不住分神想著接著並沒有行程要趕吧?

  待會要和工作人員一起去吃飯慶祝第一次的簽唱會舉辦得很成功,然後去找中醫師針灸按摩右手,最後再跑一個訪談節目後今天的工作就結束了,算是排的很輕鬆的行程了。難道鄭衡亞待會和人有約嗎?

  十分鐘一到,鄭衡亞也無視他們正在討論事情,做個「打擾了」的手勢後即伸手向前取下談威敷在肩上腕上的東西,然後換了個新的熱敷袋用毛巾裹著後再遞給談威。

  「肩膀的晚上回家再繼續,這邊的要冷熱交替。」鄭衡亞指著手腕部位這麼說。

  原來這才是他頻頻看錶的原因。

  意識到自己對他的一舉一動開始好奇了起來並且想知道原因,談威表面上只是笑著說了謝謝,內心裡卻覺得……這轉變也實在驚人了點。

  不過還好,依鄭衡亞溫和卻可直說是無聊的個性來看,大概很快就會讓他厭倦了吧?

 

  ◎

 

  談威發現丁有南交給公司的那批活動相片裡獨缺了鄭衡亞的那幾張,照規定來說他應該活動結束後立刻原封不動地全部繳交,但看來應該是有動了些手腳吧?於是活動現場又遇到時,談威私底下跟他說了謝謝:

  「小南,照片的事謝謝你。」

  「快別這麼說,阿亞是我麻吉捏!更何況公司要這種相片做什麼?」

  丁有南笑嘻嘻地回話。他也是聰明人,自然知道梁承蔚不可能只是因為自己把他拍得很帥就跑來道謝。明人不說暗話,他也開門見山的說:

  「這件事就你知我知,拜託不要讓華哥知道,不然我就沒機會幫你拍照啦!」

  合約裡明確記載攝影師只能拍、不能擅動任何影像,活動結束後應立刻繳交底片或記憶卡。雖然只是刪幾張無關緊要的相片,但這種事可大可小,為梁承蔚拍活動的隨行紀錄可是個競爭激烈、也對職業生涯幫助頗大的肥缺,他可不想因此被虎視眈眈的競爭者給擠下。

  談威笑了笑,露出「一言為定」的表情,然後說:

  「我要那幾張照片。」

  「厚……好啦,下次我再拿給你。」

  他怎麼知道他有留下來?真是太可怕了。

 

  ◎

 

  看著那幾張照片,談威覺得那天的悸動又再次湧上了心頭。

  照片很美,遠比他眼見的更要來得強烈。

  刻意開大的光圈模糊了背景只拍出鄭衡亞望著遠方的樣子,少掉了周圍的雜物,於是當時的情緒在照片上看來更為鮮明。

  原本只想看看就好,但最後談威卻決定要把檔案存下來。做這種舉動時,談威不免覺得他和丁有南好像是什麼變態偷窺狂,還在當事人不知情的狀況下偷偷保留了對方的東西。

  只能說是莫名的鬼迷心竅吧。

  意外的是,愈是帶著另一種不同的心情觀察鄭衡亞,就愈是覺得他其實挺有趣的。

  雖然鄭衡亞看起來呆呆的,但其實做事很謹慎又細心。

  撇開忘了辦護照那次的事不說,只要對他交代過的事他一定記得,觀察力也夠好,跟在旁邊看了一次就知道下次遇到同樣的狀況該怎麼辦。

  還有鄭衡亞雖然平常很遲鈍,但對於陌生人的警覺性很夠,總能在那些無所不在的粉絲、狗仔、甚至是只單純想趁亂拍照來發點小財的閒雜人等來打擾談威之前就挺身擋著,讓他們別來煩他。

  即使有一堆人都知道「梁承蔚」的喜好與習慣,但從鄭衡亞嘴裡說出「我知道,你喜歡……對吧?」這種話,聽起來總是最舒服的。

  也許因為鄭衡亞只是單純地詢問,沒有刻意討好的意圖吧。

  鄭衡亞的眼神總是很乾淨,彷彿不會沾染上這圈子的任何習氣,那些五光十色的誘惑也與他無關,他只是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而已。

  這些在先前談威就觀察出來了,但再仔細一點地看他,更能發現些有趣的小事──

  鄭衡亞在擋著那些熱情的粉絲時表情總是有些無措。談威知道有些粉絲會因為推擠而難免整個人都貼在鄭衡亞身上,這時他的表情就像在說:「別、別這樣,妳不害羞,我會啊!」──每每見了教人總忍不住想惡作劇地把他更往前推。

  還有當鄭衡亞專注地看著眼前的東西時,總會不自覺微歪著頭。雖然眼神很認真,可那副樣子讓談威真想從他臉上戳下去,不知道那微微歪斜的角度會偏到什麼程度?

  雖然鄭衡亞平常的模樣看來很溫厚沉著,但遇到會跟他開玩笑的人時,其實也玩得挺開心的,表情看來就像個孩子。

  就像現在,結束了另一個簽唱會行程、大家一起在養生火鍋店聚餐吃飽喝足後,談威和華哥在座位上討論著廠商來洽談的代言,工作人員也陸續地離開包廂回家了,而鄭衡亞和丁有南則在圓桌的另一端嬉鬧著。

  丁有南今天不曉得為什麼特別興奮,明明已持續工作了一整天,而且他下午還被激動追逐梁承蔚的粉絲給推開,要不是一旁的鄭衡亞機警拉著他,想必他大概會被一群女生給踩扁吧?但他現在仍精神奕奕地鬧著鄭衡亞,逼他把鍋裡的湯底通通吃完。

  「欸,做人不可以浪費食物。」

  「我是人,你就不是?」鄭衡亞笑著反擊。

  「猜拳,輸的吃光!」

  「才不要。」

  「你怕輸!」

  「對啊,我好怕。」鄭衡亞難得露出痞樣,一副「你奈我何」的樣子。

  「我要拍張照紀念一下……」

  丁有南拿出單眼相機,喀擦喀擦拍了幾張杯盤狼藉的桌面,接著作勢要拍鄭衡亞。而鄭衡亞認為相機的記憶卡是公司的,所以丁有南不可能真的按下快門拍他這個不相關的人,於是大方地擺出搞笑的健美先生姿勢,沒想到接著居然聽到「喀擦」一聲──

  鄭衡亞的臉立刻變了,那表情讓談威見了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欸你還真的拍下去!」

  「會怕就好,哈哈~」

  「厚……」

  鄭衡亞和丁有南聚在一起時的表情總是很豐富,像個大男孩,而不是他平常那種沉穩的大人模樣。

  他不是只有靜靜地傾聽、安份做自己的事那種溫和敦厚的表情。原來他笑起來時那麼可愛,臉頰上還有小小的酒窩。

  吃驚的表情也是,瞪大的眼睛教人見了忍不住莞爾,就好像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動物一樣,讓人又想欺負又想疼愛。

  談威忍不住想,說不定鄭衡亞的個性並不像外表這樣看來的無趣,而是因為這個圈子的工作型態讓他繃得太緊,能毫不設防地就結交的朋友又太少的緣故吧?

  華哥又和談威討論了一下明天的行程後才離開,鄭衡亞有時真納悶怎麼有那麼多工作可以讓他們討論個沒完?但不停歇的工作在這圈子裡其實算是好事對吧?

  看著已經玩膩「逼對方吃下剩菜」這個遊戲、將話題轉移到台東美景的兩人,

  談威笑著說:

  「有吃飽嗎?」

  「有,超飽!小蔚這頓謝謝你了!」丁有南笑嘻嘻地向他敬了個禮。

  「那我去結帳囉。」

  鄭衡亞機伶地立刻為他遞上皮夾,但那眼神卻讓談威瞬間覺得有些不悅。

  就是平常那種普通的眼神──很溫和、隨時注意著談威卻不帶奉承的目光。他剛剛看著丁有南時的眼神明明不是那樣的,雖然多了股嬉鬧,但生動多了。

  結完帳後眼見丁有南沒有交通工具,談威便客氣地說:「要順道載你一程嗎?」

  「麻煩你啦,路過石牌那邊時把我丟下車就行了。」

  見鄭衡亞將車開過來,兩人立刻一前一後上了車。讓與明星擦身而過的人們驚喜回頭卻只能對著揚長而去的車子望之興嘆。

 

  ◎

 

  談威沒料錯,鄭衡亞的確很無聊。

  他工作時就是那樣──看起來呆但警覺性高,溫和的、態度卻是堅定的,他總是這樣地面對追逐談威的熱情粉絲和記者、還有那些靠近他意圖不明的人。

  面對談威時則是機伶的、細心的,但卻不刻意奉承討好,他只是單純的把自己該照顧明星的本份盡好。

  但談威也不算對。鄭衡亞工作時的確就是這個樣子,那不工作的時候呢?談威不知道,因為他們每天都是因為工作而見面。

  除非觀察鄭衡亞在休息時間與其他工作人員笑鬧的樣子,不然談威實在也沒什麼機會見到他工作以外的樣貌。

  那晚丁有南搭了談威的便車,坐在前座時也許因為意識到在後座的車子主人累了,所以丁有南完全沒有與鄭衡亞談笑。但前座的那兩個人就是散發著一股只有談威和鄭衡亞相處在車內時所沒有的奇妙氛圍。

  談威在後座看著,總覺得眼前的氣氛好熟悉,仔細想了想,原來就像當時他在台東那樣。

  那時在台東,鄭衡亞開著他的車,他就坐在一旁。雖然都不吭聲、各懷心事,

  但總有同一個目的地。沒有任何利害關係,所以也不需要討好彼此,於是因此都很輕鬆自在……

  待丁有南下車後,車上的氣氛似乎又回到工作狀態下那股熟悉的感覺。

  因為他們已經不同於當時在台東的狀態了。現在他是僱主,而鄭衡亞則是領他薪水的人。

  一想到此,談威忍不住莫名的有些浮躁。

  鄭衡亞發呆的時候很可愛,深夜裡在一旁等著收工要載談威回家時,那副「再不收工我就要昏倒了」的樣子很有趣,最教談威難忘的是他那時笑著想掩飾流淚尷尬的模樣……

  每當談威轉頭看到鄭衡亞待命在一旁望著他、隨時聽他吩咐的樣子時,總不由自主地想到這些畫面。

  談威發覺自己最不想要看到臉上表情討好的人,是鄭衡亞,還好他不會。

  最不想要再看到乖乖地用敬業工作的態度面對他的,也是鄭衡亞,偏偏這個人最乖。

  莫非真是鬼迷心竅?

  冷冷地看著鄭衡亞站在一旁發呆的樣子,談威覺得有股無名火在心中熊熊燃起。

  鄭衡亞發呆沒有關係,反正自己正在忙著拍型錄也沒有需要用到他的時候,但他居然盯著一旁的男模發呆……

  早上這場廣告型錄拍攝的地點是在私人豪宅的游泳池畔,雖然時序才剛入秋尚未感覺涼意,但因為是為明年春季款的商品所拍的型錄所以場景設計的春意盎然,廣告公司順從廠商的意思找來好幾個身材健美的男模一起入鏡,畫面真是賞心悅目的不得了,讓人非常能感受到「春天到了」的氣氛。

  談威明白美好的事物人人都會欣賞,也知道他在工作時鄭衡亞偶爾會在一旁偷偷地瞅著那些一起合作的男明星、男模,這對鄭衡亞來說也許是工作唯一的福利了,所以談威向來不在意,更何況他也覺得這次公司找來一起拍型錄的男模看起來挺可口的,但──

  鄭衡亞看得入迷的樣子也太明顯了吧?

  雖然目光不給人壓迫感,但總是有點怪。更讓談威感到不滿的是他的身材比男模更健美、臉也比男模好看,鄭衡亞有時也會害羞地不敢直視他,但這小子現在居然看著別人目不轉睛?

  話說回來,為什麼他要為了鄭衡亞的舉動而心生浮躁?

  拍了一段時間後中場休息,鄭衡亞發呆歸發呆,但該醒的時候還是會醒,這時間談威習慣補充卵鱗脂,於是他拿起背包裡的礦泉水和卵鱗脂遞給談威。

  「謝謝。」

  鄭衡亞輕聲地回說不客氣。他後來才知道工作人員總是對「梁承蔚」特別好並不完全因為他是人氣當紅的大明星,而是他在這圈子裡是出了名的有禮貌。

  不要說那些廠商或導演什麼的,就連對一般的工作人員也是客客氣氣的,不像有些明星對工作人員頤指氣使的態度教人不敢領教。

  接下來的拍攝行程順利在中午之前就結束了,跟工作人員道再見後談威的下一個行程是和贊助商吃飯。

  捧著大筆錢財請「梁承蔚」代言了好幾年金飾、珠寶與名錶的廠商,因為董事長的寶貝女兒很喜歡他,於是廠商公關那邊總會定時的找名目約他出來與擔任總經理秘書的董事長千金吃飯、喝下午茶。

  第一次聽到這種事時,鄭衡亞簡直不敢相信。原來不是只有女藝人才需要陪吃飯,就算是梁承蔚這種當紅的男明星也要?

  談威那時看他明顯吃驚的表情只是笑笑,後來在遠遠的一旁看到飯局後他就明白了,那位美麗的千金小姐的確只是單純地想看看他,一起吃個飯、愉快的聊天而已,赴這種飯局並不會讓人覺得屈辱,與廠商關係打得好,周邊產業的代言機會也多又穩固,何樂而不為?

  這種約會華哥並沒有陪同,坐在只有兩人相處的車裡,談威感到有些煩悶。

  看著前座的鄭衡亞專心地開著車,談威突然很想捉弄他。

  只有自己的情緒如此浮躁,真是太不公平了。

  「阿亞,你覺得哈勇的身材好看?」

  「誰?」

  「哈勇,你今天一直看著的男模。」他在自我介紹時說這是他的泰雅族名字,

  所以談威立刻就記住了。

  這話題似乎真讓鄭衡亞有些吃驚,他頓了一下後才緩緩地回話:

  「……還不錯啊。」

  「難道你不覺得另一個長頭髮的丹尼爾比較好?他腰部的肌肉練得很好看。」

  「呃……的確是。」腰部的肌肉可是很難練的。

  「所以哪一個才是你喜歡的型?」談威淡淡問道。

  「什麼?」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目光都只放在男人身上?」

  這句話炸得鄭衡亞魂飛魄散,他嚇得手一滑,險些讓車子撞上一旁的安全島。

  被發現了嗎?他看那些男人的眼神有如此明顯嗎?剛才他不是望著泳池在發呆、想著以前上救生員訓練課程的事嗎?怎麼會是盯著男人看呢?

  那談威又是怎麼看他的?

  會像那些恐同的人一樣誤會他一定對他懷有過份的遐想嗎?會對此感到輕蔑嗎?

  會從此用異樣的眼光看他嗎?這會影響到他在工作上的評價嗎?

  鄭衡亞腦袋裡一片空白,不知該用什麼說詞來應對。而生性老實的他在知道已經被發現了的狀況下,也不會再嘴硬說謊來圓場,於是只能結結巴巴地一直說不出話。

  「我、我我──」

  「幹嘛那麼緊張?」談威笑著這麼說,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

  雖然他說得輕鬆,但鄭衡亞仍心跳劇烈、惶恐得連看後照鏡都不敢,就怕看到談威的表情。

  他早該想到了,談威如此聰明、觀察力又敏銳,怎麼可能不知道?

  雖然聽說這演藝圈裡多的是同性戀,但整天跟在身邊的私人助理是的話,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鄭衡亞咬著唇完全不知該回什麼話,只能默默地開著車。談威見他臉色有點發白,發覺自己作弄他過了頭,感到有些後悔卻不想道歉。

  「你該不會被我嚇到了吧?」

  「……沒有。」

  認為自己必須要回話,於是鄭衡亞勉強開口說了兩個字,卻讓談威覺得不知該拿他如何是好。

  看來鄭衡亞真的被嚇得不輕,於是沒有想過,談威會知道他的性向也許是因為其實他一樣也喜歡男人的關係。

  談威不禁感到有些挫敗。不過就算鄭衡亞知道談威也喜歡男人,照他的個性大概也不會對此有什麼妄想,一思及此,談威的心情就莫名地更是不佳。

  忍不住想要欺負他,既然他不會對他笑得像對丁有南那麼開心,那看看他別種情緒的表情也好。

  驚覺自己的念頭很怪異卻又不願承認,談威轉頭看向窗外,車內兩人一片詭異的寂靜。

  直到車子即將抵達餐廳,鄭衡亞才打破沉默輕聲說了句話:

  「快到了。」

  為了這次的飯局,那位千金小姐把位於小巷內的高級料理店整間都包了下來,手筆之大要是平常的鄭衡亞見了可是會偷偷驚嘆,只是今天他已經被嚇得什麼感覺也沒有了。

  一到了目的地,談威自己開門下車,鄭衡亞說了句:「你要離開時再打手機給我吧。」然後就將車子駛離了。

  這舉動讓談威傻眼,望著倒退著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車子,根本不會讚嘆鄭衡亞倒車開出小巷的功力高超,而是感到又氣又好笑還有些愧疚。

  他這舉動根本就是落荒而逃,被嚇到不顧工作了嗎?忘了這場飯局他也得跟著嗎?

  為了避免落人口實,這種跟廠商吃飯的場面談威一定會帶助理出席的,鄭衡亞不是不知道,結果他居然開著車跑了。

  搖了搖頭,只能轉身自己進去了。

 

  ◎

 

  談威吃完飯後,的確手機一撥鄭衡亞就乖乖回來了。畢竟是個有責任感的人,

  為了工作他還是硬著頭皮開車回來接人了。

  一上車看到鄭衡亞不發一語、倒車時即使轉頭看著後面,視線也絕對沒有和談威對上,看來中間這段時間他很不好受。

  「你有吃飯嗎?」

  「嗯……」

  這種回話到底是有還是沒有?談威看著後照鏡裡鄭衡亞那有些木然的眼神,忍不住輕聲嘆氣了。

  「阿亞,我沒想到你會嚇成這樣。」

  「我……」

  「我沒有別的意思,請你不要在意。」

  鄭衡亞不知該回什麼話,只能咬著唇沉默。

  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剛才逃開的短短兩小時裡,腦子內已經把所有最可怕的事都想過一遍了。丟工作沒關係,反正他好想回台東,可是他不能承受被嘲笑或是被胡亂猜想。

  鄭衡亞最受不了的是自己要被同性用「哇靠!同性戀,不要靠近我,我不愛肛肛好!」這種莫名其妙的異樣眼光看待。

  雖然他不心虛、也沒有做錯事,可是每當別人因此散發出敵意的態度時,他就難免會因為慌亂而顯得手足無措。

  鄭衡亞知道談威對他很信任,某種程度上還有些依賴他,而正因為他也很欣賞談威,雖然談威的個性冷淡了點但待人有禮、很聰明又敬業,於是鄭衡亞更害怕在談威的眼裡看到負面的情緒。他不想被自己欣賞的人看不起。

  談威想了想,終於決定還是跟他交換一下「秘密」,就當作是把他嚇得這麼慘的賠禮好了。

  「這麼說吧,你沒有想過我是怎麼知道的?」

  「我、我……我不知道。」

  鄭衡亞覺得心臟快要從胸腔裡跳出來了。他真的很拙於面對要談到這種私事、好像要把自己赤裸裸地攤在陽光人供人審視的場面。

  「你怎麼沒想過……也許我也是?」

  「沒、沒有。」

  他毫不思考就脫口而出的話,讓談威覺得無力又想笑。

  「那,你應該要好好想想才對。」

  「什麼?」

  談威不說話了,只是嘴角含笑地望著後照鏡裡的鄭衡亞。

  感受到後方投射而來映在後照鏡上的視線,鄭衡亞也沒膽去看,只能用力瞪著眼前的路況。

  整段對話都讓人一頭霧水,聽談威的口氣不但連調侃也沒有,反而還有一種神秘感?

  鄭衡亞覺得自己都被弄糊塗了,為什麼現在最重要的好像不是他這件事,而

  是搞懂談威說的話?

  對於這種拐彎抹角、需要用腦力思考的對話鄭衡亞本來就不在行,再加上心中忐忑,所以一直沒有搞懂談威到底想說什麼。

  而始作俑者似乎也不急著要他快點懂,其實還滿愛看他一臉困惑的模樣,於是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下午接受平面媒體訪問、然後再繼續漫長的拍攝另一組型錄和廣告,直到晚上收工了,鄭衡亞看見另一個俊俏的男模搭著談威的肩膀笑著不知在說什麼,他才恍然大悟──

 

  「咦咦咦咦咦……」

 

  ◎

 

  當真是自己想的那樣嗎?他中午說的那句話是這意思嗎?

  載著談威回家時,鄭衡亞忍不住從後照鏡裡一直偷偷看著談威,經過一整天的拍攝他也累了,正靠在座椅上閉眼小憩著。

  有可能嗎?談威也只對男人動心?

  可是就這些日子的觀察,談威也和一些工作上遇到的美女們很曖昧啊,但雖然曖昧,卻也沒見他和誰密切往來過。

  工作那麼忙,如果有閒暇時間的話,談威似乎也喜歡拿來睡覺或待在家裡,所以到底是……?

  「你想講什麼直接講吧。」閉著眼的談威冷不防地說了一句。

  「嚇、嚇死我了……」

  他眼睛不是閉著的嗎?怎麼還知道自己正在偷瞄他?

  「膽子這麼小?」談威張開了眼,笑著瞅著他。

  「唔……」

  他果然是膽子小,談威一張開眼他就不敢偷看了。連忙把視線移回前方的路況上目不轉睛。

  從他的舉動就知道他大概猜出來了,談威似笑非笑地說:

  「怎麼想那麼久才懂?」

  開玩笑的口氣不知是在抱怨或是調侃,於是鄭衡亞也不知該怎麼回答。他只想苦著臉對談威說:

  大爺,我跟你沒心電感應啊……

 

  心中的大石頭似乎可以放下了,但鄭衡亞仍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還是很尷尬啊,他很拙於面對這種「敞開心胸說出自己私事」的場面,好彆扭。

  見他不說話,談威又說了一句:「所以,我真的很抱歉嚇到你。」

  「沒,我……不會啦。」不知該回應什麼,鄭衡亞只能搖搖頭。信他有如此頑皮的一面,也很難對他的舉動感到生氣。

  「啊!」鄭衡亞突然叫了一聲:「難道──」

  談威今天會這麼問,莫非是他也喜歡其中的哪個男模!?

  「喂,不要在腦袋裡亂想。」

  雖然鄭衡亞沒說出來,但從眼神裡談威就能看得出他在胡思亂想。

  「喔……」

  鄭衡亞只得乖乖開車,反正好像沒事,今後的日子大概是照舊這樣過吧?

  多少女性愛慕的當紅偶像,居然是個同性戀?要是有一點點風聲洩露出去的話,媒體一定會像聞到血腥味的鯊魚般瘋狂圍上的。

  談威敢讓鄭衡亞知道,大概也是看準依他的個性絕不可能告訴別人吧?

  「快到家了。」鄭衡亞輕聲說道,讓談威又想起了一件事:

  「你中午該不會以為我會叫你滾回台東吧?」

  聽到台東鄭衡亞的眼睛瞬間一亮,讓談威笑了。那模樣好可愛,但求之不得的表情還真教人生氣。

  「不可能。」

  微笑著從嘴裡吐出這三個字的談威,讓鄭衡亞覺得他看起來真像個惡魔。

  俊美的惡魔,讓人即使無心愛慕卻也無法逃出他的掌握。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