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發表在威向(架空)的論壇過,不過剛剛快陷入昏睡狀態時不知為何突然想到居然沒發在自己的網誌裡。
趕快來貼一下,偽裝自己有更新網誌







之一.江喻捷-思念


 
  江喻捷總覺得下雪時有一種聲音。很緩慢,很低沉,很單調地撕扯著他的聽覺神經……很討厭。


  那聲音隨著雪花落下襲捲而來,令他有種身處在有著強力噪音馬達的冷凍庫裡的錯覺。


  曾經對謝子覺說「那裡的雪下到我快瘋掉!」的話一點都不假。冰冷的溫度已經讓他很吃不消了,再加上那只有他自己感覺得到的聲音……每到下雪的季節,江喻捷就會覺得自己濱臨某種臨界點。


  開始毫無理智的痛恨白色、聽到馬達聲會焦躁、平常可以說是迷戀的公式和書籍入眼卻會失神的看不懂……


  後來,他才明白,下雪的冬天是他思念最氾濫成災的時候。


  因為凜冽的寒氣捲走臨行前向那個人汲取的溫暖,室內空調雖宜人卻令他意識到那個人不在自己身邊。


  他才知道,原來兩情相悅後的思念並不比單戀好過。


 


◆◆   ◆◆   ◆◆


 


之二.謝子覺-幸福感


 
  那個人在他身邊時,總是激烈又外放地宣示自己的存在。


  每天每天,黏在身邊說著N遍「我最喜歡你了,小覺你喜不喜歡我啊」這種挑戰他腦神經極限的話。


  那個人還有種奇特的記憶力,老是在普通的日子來個驚喜,理由是「今天是我們第一次相見的日子耶」、「今天是小覺對我告白說『我也是』的紀念日」……有時候會忍不住臉紅著反駁他「這種事情不用記!」


  不過人的適應力是很強的,時間久了,那些一開始令謝子覺不知所措的話語,到後來通通都能面不改色的接收。而且覺得說的人還不膩真是件神奇的事。


  習慣了那個人說話的調調,習慣了他表達情緒的方式,習慣了他在身邊的感覺……因為同樣的模式久了所以就會習慣了,於是,後來也習慣了他不在身邊的日子。


  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後自己吃飯,運動,和朋友交際,接遠方的他打來的國際電話、傳來的電子郵件,睡覺。一個人。


  剛別離時的寂寞漸漸被淡忘,原本的習慣慢慢有所改變,但有些東西卻未曾消失過──


  也許是因為遠在重洋外的那個人幾乎每天都用電子郵件和越洋電話轟炸的關係,也許是習慣了聚少離多的等待……想念他時也會寂寞,也會感到酸楚,但總有種柔軟的氛圍隨著腦海裡浮現他的影像時一起出現。所以,在很多日子流過後,耍過脾氣、幹過最瘋狂的事以後……還是靜靜的,等到他回來了。


  繼續用與自己的內斂相比之下迥異的姿態,兩個人一起過著生活。


  然後,謝子覺才感受到,等待可以習慣,可是自己的愛情不會是習慣。


  不管那個人有沒有知覺到自己的想法,每次意識到對他的情感時,就會忍不住嘴角微揚。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