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BL劇情,不喜勿入

 


  巷口便利商店裡的那個晚班店員,笑起來時帥氣得連白天的陽光都遜色三分。


  孫微辛總是偷偷看著他。遠遠的從店外看著,或是進店裡結帳時偷偷瞄幾眼。那濃眉和輪廓深邃的臉,明亮有神的眼睛,還有厚薄適中、笑起來迷死人的唇……真是電得他發暈。


  長得好看的人孫微辛見過不少,但這張臉不管偷瞄了幾遍心跳總是會不由自主地加速;只要這天有見到他、偷看個幾眼心情就會很愉快,相反的如果發現店裡沒他的人影,那晚就悵然若失。


  這感覺就好像……暗戀?


  他知道自己很奇怪。撇開結帳時的對談不論,他根本沒有和對方說過任何話,只憑長相和笑起來的樣子就感覺怦然心動、單戀著對方,這樣實在很膚淺。但……算了吧,有比較好一點的暗戀方式嗎?那個人終是只能偷看幾眼的人吧,他也挺滿足於僅止偷看的程度,要是對方突然和他閒聊那才嚇到呢!


 


   ◆◆   ◆◆   ◆◆


 


  今晚他沒上班。


  遠遠的看見便利商店裡的店員不是他,孫微辛略感失望的將機車拐進小巷子裡。下了班騎車回家的路上順便看他幾眼已經是每日功課了,今天是悵然若失的課業未完成日啊。


  再拐一個彎快到家時,暗處裡卻突然冒出一個人。


  「啊──」


  「哦幹!」


  極力想閃開但還是撞到了。撞人的發出驚叫,被撞的爆出髒話,最後兩個人連同機車都摔在地上。


  「你搞屁啊!」


  「對不起、對不起!你有沒有怎麼樣?」


  顧不得橫躺在小巷子裡的機車,孫微辛急忙拉起先擦到牆、再跌坐在地上的人察看他的傷勢。是個很高壯的青年呢,站起來後路燈照在他身上產生的影子籠罩住孫微辛,令他忍不住一驚。好吧,就算被揍他也認了,誰叫自己不對。


  「Shit!腳扭到了!還有我的手!」


  對方非常不爽的攤開手掌──因跌坐在地上而擦傷的手掌流出了血、裸露在短袖外的手肘也是擦傷片片,讓孫微辛又是一驚。


  「對不起,我帶你去──」


  是他!


  抬頭想看著對方說話,孫微辛那滿懷歉意的話在看到背光的模糊臉孔時瞬間凍結、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腦袋一片空白。


  對方心情更惡劣的瞪著他,心想這人怎麼突然不說話了?但幾秒過後他的表情卻平緩下來了。


  「哦,是你啊。」


  他認識他?『是你啊』是什麼意思?孫微辛的心臟已經跳到快要不能承受的地步了。


  「喂?喂?你是嚇傻了嗎?我的手在流血耶。」笑起來連太陽都遜色三分的青年,現在正一臉不爽的瞪著他。「醒醒啊!你家在附近嗎?」


  「呃……是。」傻傻的點頭。


  「你家有急救箱嗎?」


  「有……」持續傻傻的點頭。


  「車子牽起來!載我回你家。」


  「啊?」


  「我的手在流血!這附近沒有藥局,所以載我回你家包紮!」


  有人快抓狂了。


 


   ◆◆   ◆◆   ◆◆


 


  顫抖個不停的手指勉強幫他把傷口裡沾黏的細砂石剔掉、擦上酒精及優碘、貼上大塊OK繃,然後……然後呢?孫微辛不知該如何是好。連剛剛進門時仍在發傻,還是毛巍瀚開口先要求要冰塊來冰敷扭傷的腳踝。


  他知道他的名字,因為曾偷偷的看過他別在胸口的名牌。偷瞄幾眼、偷偷看他的名牌,什麼都是偷偷的,但本尊現正大剌剌近坐在他眼前面露不悅之色……這情形真是讓他手足無措。


  「我想喝水。」


  「馬上來!」


  驚跳起來立刻衝去倒了杯水又衝回來,孫微辛暗罵自己真是糟糕,冰塊和水都是對方自己開口要求的,他真是不懂待客之道……


  毛巍瀚喝完了水把杯子遞還給他,然後放開腳踝上敷著的毛巾裹冰塊,抬頭看了一眼低著頭、表情大概是一臉愧疚的人。


  「算啦,其實我也有錯,我在想事情忘了要看路。你不要想太多啦。」


  孫微辛聞言抬起頭看了他一眼,見到他的臉又忍不住低下頭。


  「對了,我叫毛巍瀚。」


  他伸出了沒有受傷的左手,令孫微辛愣了一下。


  「呃……敝姓孫,孫微辛。」微顫著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孫微辛的心跳瞬間又飆升到快要爆表的程度。


  「哦,小辛?」


  毛巍瀚扯開嘴角笑了笑,令孫微辛感到一陣暈眩,根本沒在乎『小辛』這種奇怪的叫法。


  「你、你好……」


  「我想要再坐一下,等一下還要再冰敷。」


  「哦好,請、請坐……」


  他是怎麼了?一遇上令自己怦然心動的對象就連基本的進退應對竟變得比小孩還不如?孫微辛真氣自己!尤其是看到毛巍瀚聽到那結結巴巴的話而笑開的表情時更覺懊惱。


  「你自己一個人住?」


  「嗯,我老家在雲林。」


  「哇塞,好遠!不過我更遠,我家在台北縣。」毛巍瀚笑了,孫微辛也忍不住跟著笑了。


  「你家很乾淨耶,有人幫你收拾?」


  「呃……謝謝,我自己每個禮拜都會大掃除。對了,你剛剛怎麼會對我說『是你啊』?你……認識我?」


  「喔,你常來我們店裡買東西,熟客嘛!我記性很好哦。」


  「……這樣啊。」孫微辛又笑了,這次是嘲笑自己的有所期待。


  「你是做什麼的?」


  「我在郵局上班。」


  「噢,我還是學生,現在二技一年級,學的是西班牙文。Hola!」(Hola唸音:歐拉,西文中的「你好」之意。)


  「西班牙文?」孫微辛有點反應不過來,剛剛那聲「歐拉」就是西班牙語嗎?笑著說「歐拉」的毛巍瀚好可愛,像夏天裡的太陽般眩目,令他忍不住垂下了眼。


  「小辛……」毛巍瀚突然傾身湊了過來,令坐在對面的他嚇了一跳。


  「什、什麼?」


  「你臉紅了。」


  孫微辛像受到驚嚇般地看著毛巍瀚,手足無措的向後挪了挪身體。


  「呃我──」


  「你會做菜嗎?」


  「啊?」正在害怕自己的心情是否被對方看穿,沒想到接下來竟是這種問題,孫微辛久久才反應過來。「……會啊,但不常就是了。」


  毛巍瀚又笑了,好像聽到了滿意的答案。他笑著湊近緊緊貼在椅背上退到不能再退的人,瞇起的眼角電得對方心跳加速。


  「小辛,你喜歡我對吧?」


  孫微辛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僵硬的看著眼前的人腦袋裡一片混亂。


  「過來點,我的腳扭到了現在不能站起來。」


  因為毛巍瀚向他勾勾手指,所以孫微辛下意識地傾身向前,然後……他的臉上拂來一陣輕暖的呼息,毛巍瀚輕吻了他的臉。


  「你該不會真以為我對你有印象是因為你是熟客的關係吧?」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