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被老同學翻到我的腐網誌發現我不為人知(?)的一面,那就來講點他的事好了
同學的暱稱叫老爸,和他在講電話時常常被我朋友誤以為是我爸XD
目前的職業是苦命軟體工程師(應該是吧)老爸前一陣子常常台北-高雄這樣的跑,高鐵的票快累積到可以做撲克牌組了吧XD
常常搞不清楚他人到底在哪裡,有時打電話給他時他會說:「我在台北啦!」(我們是高雄人)
有次周末相遇閒聊時問他最近還要去台北出差嗎?他說下周一還要再去,周五才回來。
我開玩笑的叫他一定要幫我買銅鑼燒,那個滕子銅鑼燒好好吃啊!比星野的還好吃!而且那時還不能線上購買,只能在台北的門市買>Q<

老爸說他很悲情的在內湖出差,內湖鳥不生蛋,所以沒有銅鑼燒可以買。嗚我好傷心~QQ(就只知道吃!)
他說只有第一次時聽到要出差會很興奮,後來就怕了。去台北出差根本跟坐監沒什麼兩樣。
早上從內湖的汽車旅館醒來→搭同事的車去見客戶→在客戶公司裡聽簡報、幫客戶解決問題、測程式→晚上回汽車旅館。

因為都在內湖一帶,非常偏僻,根本就沒辦法晚上下了班出去玩玩、看看台北的夜生活。
我說:「蛤?都沒有夜生活哦?好可憐的感覺O_O」
老爸:「夜生活?有啊,就一群男人關在一個房間裡……

(老爸,你不愧是我相交多年的朋友,居然說出這麼妙的句子。)

寫程式。『快寫!這個明天要交了!』、『幹!寫不出來~~』這樣。台北夜生活。」

哇靠,上一句還很妙,下一句居然這麼悲慘!XD|||||
我在路邊笑到不行,想像這個苦情的畫面。老爸還在一本正經的跟我解釋為什麼回到汽車旅館裡還要繼續苦命地寫程式。

有天晚上在MSN上聊到他又要去台北的事,老爸說:「我想進公司啊!不知道我的座位還在不在?他們有沒有拿來亂堆東西?」
.......好苦情的感覺可是我笑了~XD|||
真想問他「你那些在公司辦公室裡的同事應該還認得你吧(汗)」


遇幾天,msn狀態是:不支倒地的好青年
老爸以為我感冒昏倒了,msn上慰問我一下。我說「不是,是沒靈感、寫不出來啦~~~」

老爸說:「可以改寫苦命的工程師的故事呀。」

呃老爸……你是在說你嗎?你確定你真的知道我在寫什麼東西嗎?(暴汗)
我說:這有什麼好寫的,我才不要寫一群男人關在汽車旅館裡.....寫程式的故事!=__=|||

這話題觸碰到老爸的開關,於是他開始跟我抱怨這天的悲慘遭遇。
開頭還先問候了一下我老師。呃…我們是同學耶,我老師不就是你老師嗎?:p

他說就程式一上線刷第一槍就掛了,改別人寫的程式改到瘋掉,還不如自己重寫。
開完會都晚上八點多了,便當都冷了、不知吃了會不會中毒。
我忍不住吐槽說不會中毒,只是會胃痛。

然後罵起了某地方的人,寫那什麼鬼東西全部都用參數寫,光要看懂就看半天!
我又忍不住吐槽說:他用簡體中文寫,你也是要看半天........

老爸也吐我槽:那個~不好意思 程式都是用英文寫的啦
我知道啦!只是個玩笑OK?XDD

那時的時間是晚上11點多,老爸說他們還在開會,明天早上還要交程式。
你說說,這麼苦情的工程師到底有什麼好寫的?晚上11點多還在開會、開完會還要熬夜寫程式,哪來的時間和另一個人聊程式以外的東西啊?
寫些因為不爽對方推卸責任或程式寫太爛而打起來的打架故事還比較精采…XD|||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