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喻捷準備出國前,回了高雄老家一趟準備把所有的行李都打包好。說著「我剛好有事,也一起回去」的謝子覺,不知為何的表情看來有點不自然。


  很久以後才知道,其實才沒有「剛好」,這個人根本是專程請假跟在他腳步後頭南下的。


  「你有沒有空?到時候出來一下。」


  兩人揮手道別、往各自的老家去時,謝子覺丟下這句話。


  不過『出來一下』的目的地居然是一間廟宇?


  江喻捷看著眼前的建築物,有點傻住。小覺帶他來這間廟是……?


  「帶你來拜拜。」


  「什麼?」


  「拜拜!」


  以為對方沒聽清楚自己說的話,謝子覺又重複了一遍。殊不知對方其實沒什麼宗教信仰,幾乎是個無神論者。


  「喔。」也沒有反駁,江喻捷乖乖的跟著他進入廟宇內。


  謝子覺帶他去的,是謝家從小到大都固定會參拜的廟,每年固定的時間,謝子覺的媽媽就會帶著所有的小孩一起去拜拜。就好像帶著小孩去見另一個長輩,讓衪看看,看孩子長成什麼樣子了、然後虔誠獻香,請衪保佑來年孩子們的平安。


  廟宇裡供奉的神明,對謝子覺來說就像是有參與到自己成長過程的長輩。因為江喻捷即將出國了,於是謝子覺帶著他去了,向這位看著自己長大的「長輩」求個平安。


  自己的父母都還不曉得之前常常在自家裡踏進踏出的江喻捷和自己是什麼關係,今天卻要帶著這個人來向看著自己長大的神明求平安……謝子覺還真要鼓足勇氣才踏得進廟裡去。


  「幹嘛要拜拜?」


  「求神明保佑你平安!」瞪。


  「噢……」聽不懂。


  很怕這個以後常常需要飛來飛去的人摔機,只是這種不吉利的話實在說不出口。又擔心他遠赴異鄉會水土不服,擔心他和同學之間會不會因為語言、文化差異相處不好?擔心他如果一個人在異地生病了怎麼辦?聽說那裡冬天會下雪,在台灣寒流來時這個人就冷得吱吱叫了,更何況是會下雪的地方……


  所有的擔心都出不了口,只能簡化成一句:求神明保佑你平安。


  謝子覺在一旁點香。江喻捷環視了一下廟內四周,再回神時,身邊的人分了他一半的香,要他跟著拜。


  江喻捷對於宗教這種事其實沒什麼特別的信仰。也許是兩人在一起時不會討論到宗教吧,所以謝子覺並沒發覺。


  對於宗教信仰裡的大部份說法,鬼神啊,輪迴啊,天父啊……江喻捷倒不會明說他不相信、不會對些說法嗤之以鼻。未被證明的東西不代表真的不存在,但是相對的,拿不出證據來讓他信服的事,他也不會接受就是了。


  而且,如果要論比較常聽到的宗教的話,江喻捷還比較喜歡基督教、天主教。因為燒香燒紙錢實在很不環保。再說,感覺上佛教比較顧著自己似的,基督教天主教之類的教會,還常常有修女牧師神父四處奉獻、散發愛心、任勞任怨的做著社區服務。感覺上這點是佛教道教裡封閉起來的尼姑和尚們似乎比不上的。


  身旁的謝子覺,平時氣燄在常人之上、自尊心那麼高的人,現在恭恭敬敬低頭合掌,收斂起平時的脾氣,對著前頭被供在高處無法觸及的一尊木雕像喃喃自語,而且那喃喃自語裡還聽得出來含著自己的名字──


  如果身邊這個低頭合掌的不是自己在乎的人,江喻捷會覺得眼前看到的景象其實很荒謬。


  但是,當轉頭看到他拿著香,閉著眼表情嚴肅莊重地為自己求平安時……那瞬間他差點落淚。


  曾經望著這個人被弟妹簇擁的背影,想自己是否有天在他心裡也能有個位子?江喻捷想,現在他知道答案了。


  那些在前一刻還認為「比較顧著自己」的善男信女所求何事?鮮少是國泰民安這種大論調,不過是為了自己或自己在乎的人罷了。


  這一刻,親身感受到時──


  香煙裊裊,朦朧了眼。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