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平安回到住處後,王漢恩取下掛在胸前的石頭,將它勾在窗簾架的掛勾上。

  這是他每天在家時的習慣動作。舅舅當初送他這塊石頭時曾交代他,最好讓石頭多多曬太陽、曬月亮。

  王漢恩當時抓了抓頭,心裡想:這就是傳說中的吸收日月菁華嗎?但是舅舅啊……現在都市裡哪能曬得到月光?路燈和隔壁鄰居家的燈光還比較亮。

  後來他便在房間的窗簾架上設計了一個長型掛勾,項鍊勾在上頭時不會隨風搖擺、碰撞到窗框,這樣就不怕傷到石頭了。每天回到家後他就將石頭掛在窗前,當他白天在家拚命做作業或睡覺時,石頭就在窗前曬太陽;當他休假在家的夜晚,石頭也能在窗前曬月光──雖然他不曾從房裡的窗戶看見過月亮。

  掛好他寶貝的石頭後,王漢恩便踱向浴室刷牙洗澡準備好好睡一覺。每次受到巨大的驚嚇時,他都用睡覺來平靜自己的心情,所以即使明天還有一份設計史報告要交,但他還是決定要先睡再說。

  身上多處擦傷讓他洗澡洗得齜牙咧嘴,也讓他想起今晚遇見的大黃。

  王漢恩想,大黃和他寶貝的石頭好相似,身上都散發著一股讓人覺得心安的氣場,彷彿只要有他在就什麼也不用擔心……不過大黃看來比沉穩的石頭兇惡多了。

  可見大黃應該不是石頭變身來保護他的。

  哈哈笑了兩聲,王漢恩覺得自己真是會苦中作樂。幸虧如此,不然打從見到腳踏車阿伯起,所看到的影像就足以嚇瘋他幾百次了。

  看著身上這些擦傷,他又想起了兒時發生的那件事──

  在他還沒上小學時,媽媽常帶他回鄉下的外婆家。在那裡,一出門就是大片的田野,田裡有黃牛也有脾氣差不好惹的水牛,不遠處還有蒼翠山林環繞,就連水溝裡的水也是清澈見底,甚至還有小魚和蝌蚪在裡頭慢慢游。「我家門前有小河」這首歌,讓王漢恩小時候總以為外婆家門前的水溝就是小河流。

  每次回外婆家,他就像野猴子般到處亂跑,在田地樹林裡抓蛇抓昆蟲,甚至騎著外公的腳踏車四處遊晃,美其名為探險。

  腳踏車對兒時的王漢恩而言還太大,他得站著用力踩才行,每出去一趟總踩得他氣喘吁吁、回家後還會「鐵腿」,但這絲毫不減他「探險」的興致。

  某個天氣陰涼的下午,他又踩著外公的腳踏車在田野間竄來竄去。腳踏車飛快的在鄉間小路上疾馳,迎面拂來的涼風讓他閉眼幻想自己是世界第一快車手,「飆車」的滋味真是美好……

  突然,車輪輾過一個物體,讓他身體一歪,狠狠地摔倒了。當他從地上爬起來時,立刻驚聲慘叫。

  他輾到了一隻狗。

  那隻狗流著血倒臥在地上,看來是死了,小小年紀的他被嚇得忍不住當場哭了起來。

  他覺得好害怕又好愧疚,於是一邊哭一邊鼓起勇氣,用力抬起軟軟的狗屍放在腳踏車後座上,帶到外公的田裡埋了起來。

  從那天起,他只要回外婆家,總會偷偷拿食物去「祭拜」那隻狗。這習慣一直持續到他上了國中父母離婚、他不再回外婆家後才終止。

  長大之後每次回想起這件事,王漢恩都猜想那隻狗應該早就死了,因為他身上有許多撕裂傷,連蒼蠅都成群靠過來了,冷靜一想就知道不是被他輾死的。

  兩年前他被護目鏡上的人臉嚇得奔回外婆家找舅舅時,因為已經隔了好久沒回去,向長輩道完再見後,他還四處晃了一下,再去當年埋葬那隻狗的田裡停留了一會兒。

  經過十年的時光,許多事都改變了。外公和外婆都衰老了,以前會陪他半夜去釣青蛙的舅舅雙鬢也白了,門前那條水溝更不再有魚兒悠游……就像他的童年一樣,成了再也無法重塑的美好幻影。

  王漢恩心裡有些感慨,忍不住對埋了那隻小狗的田地笑著喃喃自語:「想當年,你真的把我嚇得半死耶……」

  但後來回憶起這件事時,它卻如同童年裡的每段回憶一般,想起來都是美好的,令人懷念的,不帶任何的負面情緒……

  站在外公的田裡發呆了許久,王漢恩對著那塊地又輕聲說了一句「希望你現在過得好」後便離開了。

  每次回憶起那隻狗時,王漢恩都會在心裡想,希望牠現在無病無痛過得很好。全身帶著傷死掉已經很可憐了,還被他騎車輾過,牠一定很痛……所以當王漢恩看著自己身上的傷口想起那隻狗時,他又在心裡默唸了一次:希望你現在過得很好。對不起啦,當年我真的不應該閉著眼睛騎車……

  洗完澡後擦了點藥,生性算是樂天的他爬上床倒頭就睡。因為太累了,他很快便陷入昏睡狀態。

  於是,他那想像力豐富的腦袋並沒有幻想到有一種可能──

  是的,大黃就是那隻狗。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