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過了幾週後,身上的擦傷癒合了,忙碌的生活也讓王漢恩幾乎要忘記大黃了。

  天氣漸漸變冷,學校的課業也變得繁重,他每天都在交不完的圖、模型、報告中掙扎翻滾,還得抽空讀期中考的科目──這也是他當初為什麼會選擇做加油站大夜班的主要原因,半夜客人少,他可以把大部份的時間拿來寫報告、做作業、讀書。

  晚上十點,王漢恩騎著機車離開校園準備去上班,同時在腦中排著明晚前一定要完成的行程,而且怎麼排都排不出可以上床好好睡覺的時間……

  這三天來他總共只睡了不到八小時,走路時腳步變得很虛浮、頭腦也開始有些不清醒。王漢恩自己也覺得不太妙,每次只要熬夜過頭精神變差,看到「某些影像」的次數就會暴增。但沒辦法,他得再撐幾天才行,等一下打工時還要抓緊空檔畫一份圖、整理關於日式木造官舍的資料準備做報告。

  當你決定要唸設計類科時,就等於已經決定要捨棄你的肝了。

  忘了是從哪兒聽到這句話的,王漢恩只記得當時心想:說得還真他媽的貼切。

  作業好多,好像永遠也做不完,他現在連騎車停紅燈的空檔都可以睡著……

  正想著自己這種狀態實在很危險時,王漢恩看到前方路邊站了個人,似曾相識的身影讓他直覺地向那個人靠近……

  「嗨,大黃。」

  看清是誰後,王漢恩笑著打了招呼。他還以為不會再見到這個神秘人物了呢。

  而大黃卻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什麼話也沒說。

  那對淺淺的金棕色眼眸透著一股戾氣,明明看來很兇狠,王漢恩卻不感到害怕,只覺得大黃沉默得讓他有些尷尬。他正想著是否該繼續說幾句話時,大黃卻自己坐上了他的機車後座。

  「咦?這是……要搭便車嗎?」王漢恩一頭霧水。

  「……吃飯。」

  「什麼?」

  「你上次說要請我吃飯。」大黃的聲音聽來有點悶。

  「噢,對對,吃飯──」王漢恩哈哈乾笑了兩聲,心裡想,這位大黃先生的行為模式還真讓他摸不透啊。「可是我等一下要打工,對不起啦,還是你哪天晚上有空,我再請你吃大餐好不好?」

  「不好,就是要今天。」

  王漢恩再昏沉,也隱約覺得不對勁。為什麼一定要今天?

  但直覺告訴他,就算問了大黃也不會說。他很識相的跳過這個問題,直接問道:「好吧,那你想吃什麼?」

  「肉!」大黃快速回答。

  「肉?這時間哦?那我載你去夜市吃牛排好不好?」

  「不用,等一下路邊就有。」

  路邊?王漢恩想了一下,腦中只浮現了下下個路口的阿亮香雞排。每次經過都覺得好香好香……

  於是他載著沒戴安全帽的大黃去買了雞排後,又在下個路口的小公園旁停下,打算陪他一起吃剛炸好的雞排。

  可是當王漢恩停好機車回頭時,只見剛才遞給大黃的袋子正掛在他手上隨風搖晃,袋子裡頭看來應該是空蕩蕩的了。

  「咦?雞排咧?」王漢恩有些錯愕。

  「吃掉了。」

  「這麼快!?」

  大黃沒有回話,只是張眼望著他,表情看來有些無辜。

  袋子裡原本裝的可是兩塊雞排呢,大黃到底是怎麼在短短的兩分鐘內把那兩塊雞排解決掉的?看來他真的很餓。

  王漢恩也沒多想,只拿他沒輒的笑了笑後問道:「你還會餓嗎?還想再吃什麼?」

  「接下來要陪你上班了。」

  「什麼?」

  「陪你上班。」

  他沒聽錯,原來大黃真的說要陪他上班?王漢恩呆了一會兒後,因為睏到不行而近乎停工的腦袋才意會到,這大概才是大黃來找他的最主要原因吧?難道等一下會遇到什麼事?

  他神情複雜地看了大黃一眼,然後將手上剛脫下的安全帽遞給大黃。

  「給你戴著。」機車萬一發生車禍,後座的人傷勢通常都比較嚴重,所以王漢恩把安全帽讓給一臉困惑的大黃。

  只見大黃伸手接過,有些笨拙地往自己頭上套了之後就準備再度坐上機車,這讓王漢恩忍不住出聲提醒:

  「等一下,安全帽要扣好。」

  大黃聞言卻歪頭看著他,一臉茫然。

  王漢恩只得自己伸手幫大黃扣上安全帽的繫扣。他忍不住在心裡偷偷地想:怎麼感覺有點笨笨的?個子這麼高壯,臉長得又兇狠,可是歪頭的樣子看來還是很可愛呢……

  「好了,走吧。」

  幫乖乖站著的大黃戴好安全帽後,王漢恩正要轉動車鑰匙,卻聽見大黃對他說:

  「鏡子要弄上來。」

  「嗯?呃……我晚上不看後照鏡的。」

  「鏡子要弄上來。」大黃很堅持。

  王漢恩掙扎了好一會兒後,才慢吞吞地將後照鏡往上扳。他對這東西有著莫名的心理障礙啊……

  大黃滿意地笑了,先行坐上車後伸手扒了扒前方的坐墊示意王漢恩也快點坐上來,那副孩子氣的模樣讓王漢恩忍不住跟著笑了,對後照鏡的抗拒心理因此減少許多。

  他發動了機車,如同往常一般,先去快打烊的麵包店裡買了幾個打折麵包準備當晚餐和宵夜,再繞著小巷子前往加油站上班。

  但平常習慣走的小巷子今天似乎因工程而封起來了,王漢恩只好乖乖繞回他不喜歡走的大馬路。在這條路上,他見到了腳踏車阿伯、遇到了護目鏡倒映出來的那張人臉……全都是不願想起的回憶。

  王漢恩空出左手摸了摸胸前的石頭,又想起背後坐著來路不明、卻讓他莫名感到安心的大黃,這才能專心地騎車。

  晚上十點多的馬路上,車子少但車速都很快,只有他將時速保持在五十上下。但因為這車速實在有點慢,王漢恩覺得他那原本就昏沉的腦袋更加鈍重了起來。

  天哪,真的好想睡好想睡……

  正當他想瞇眼打呵欠時,右前方空地裡突然竄出了兩隻驚惶吠叫的野狗!

  王漢恩嚇了一跳,直覺就想將車頭往左邊拉,後照鏡卻在這時刷過一道光線讓他心生警覺──他立刻用力收緊雙手的剎車、將車頭偏向右邊,硬生生地把車子停在右方路肩上。

  同時,左邊有一輛小發財車呼嘯而過。

  即使騎得不快,瞬間緊急剎車還是讓王漢恩的身體傾向前、狠狠撞上自己的車頭。他噫了一聲,自己也搞不清楚是疼痛還是驚嚇,讓他感到一陣暈眩、背脊發涼……

  如果剛才大黃沒堅持要他把後照鏡扳上來,他現在會怎樣?

  如果他剛才也像其他人一樣,騎車時速快到七八十的話,現在會怎樣?

  王漢恩愣愣地望著前方愈跑愈遠的那兩隻野狗,腦袋一片空白。

  直到大黃輕輕戳了戳他的肩膀,他才回過神來,轉頭緊張地問大黃:「你還好吧?」

  「嗯。」

  「真的嗎?我剛才剎太快了,你有沒有撞到哪?」

  「沒有。只有你撞到。」

  「好險!還好後面沒有機車,不然就慘了。你沒事就好,我超痛的耶,哈哈……怎麼每次遇到你的時候我都這麼遜?」

  王漢恩鬆了口氣苦笑著揶揄自己,大黃沒笑,反而伸出手撫摸他的膝蓋。

  那是他剛才狠狠撞上自己車頭內側的部位,撞得很痛,明天大概會浮出瘀青。王漢恩皺了皺眉,卻不是因為痛,而是大黃這樣來回撫摸輕揉的舉動很曖昧……他看了大黃一眼,只見大黃盯著他的膝蓋,臉臭得嚇人。

  王漢恩不懂大黃在氣什麼,但他明白,如果大黃不是打從心裡想要護著他,臉上就不會出現這樣的表情。一思及此,膝蓋上的悶痛似乎減輕了許多,取而代之的,是心頭漾起了莫名的騷動……

  「沒事啦,頂多瘀青而已。」王漢恩稍微挪動了雙腿,刻意笑著輕快說道。

  大黃聞言收回了手,淡淡地說:「嗯,走吧,去上班。」

  以為大黃看穿了他的異樣所以才隨著他轉移話題,王漢恩有些彆扭地轉過頭坐好,催了油門繼續慢慢地騎往加油站。

  因為沉浸在一股微妙的情緒裡,於是王漢恩沒察覺到,大黃轉頭朝右邊的空地看了一眼,冷冽的眼神盈滿怒氣與殺意──

  想都別想。他不是你可以抓交替的對象。

  至少,有我在的時候,誰都別妄想。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