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為BL劇情,不喜勿入



  隔天晚上下課後,王漢恩又在校園外遇見了大黃。

  看到大黃手上抓著那頂沒歸還的安全帽,王漢恩忍不住笑了。

  前一晚大黃陪他到了加油站後,他問大黃接著要怎麼回家?大黃只是表情酷酷地說「就這樣回家。」──接著,王漢恩只是進辦公室打卡、換制服,再出來時就沒見到大黃的蹤影了,直到白天下班時,他才發現大黃沒有將安全帽還給他。

  因為不確定是否還能再遇見大黃,王漢恩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便再買了一頂新的安全帽。而現在,大黃抓著那頂安全帽直盯著王漢恩看,好像非常期待與他會面,等到王漢恩騎著機車停在大黃面前時,他甚至自動戴上了安全帽。

  「嗨,大黃,又見面了。」王漢恩笑著打招呼。

  如同往常一般,大黃對招呼語沒有反應,正當他只自顧自地抬起腿準備坐上機車後座時,王漢恩的一句話讓他腳一滑,差點跌倒──

  「你昨天忘了把安全帽放在我車上耶。」

  什麼?那不是要給他的嗎?!

  大黃非常錯愕,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讓王漢恩也感到困惑了。

  「呃……你這麼喜歡那頂安全帽?」

  大黃還是沒回話,只是板著臉扯開安全帽的扣子,看似要將帽子歸還,王漢恩只得趕緊再補一句:「欸,我的意思是說……你要的話,好歹也拿新的啦!吶,跟你換。」

  王漢恩脫下早上新買的安全帽遞到大黃面前,和他交換了原來的那頂。

  大黃愣愣地看著手上嶄新的安全帽,又看了看王漢恩,臉上雖然依舊沒什麼表情,但王漢恩卻能感覺到他似乎很開心。

  是錯覺嗎?王漢恩總覺得大黃的好心情不是因為得到了一頂新的安全帽,而是因為那是他送的……

  王漢恩隨即搖頭笑了笑,覺得自己這樣的想法好像太過自戀了。

  大黃戴上了新的安全帽後立刻坐上機車,語氣很期待地說:「走吧!」

  「你今天還要陪我上班?」

  「對啊。」

  難道他的衰運還沒結束嗎?王漢恩沉默了幾秒,突然轉頭問大黃:「我最近是怎麼了?」

  大黃歪了歪頭,一臉「我也不知道」的表情。

  「我舅舅說,我這幾年的運特別不好,他叫我要忍耐。可是……有些事好像已經不只是運氣不好這種程度而已吧?」

  「你不會有事。」大黃立刻回話,語氣平淡卻篤定。

  王漢恩本想笑著反問:「你說了算?」──但看到大黃望著他的眼神後,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那雙眼銳利且專注,讓王漢恩乍看之下仍然覺得像是獸眼,但盯著他時感覺卻很忠誠,彷彿是在望著自己要誓言守護的對象……

  如果不是現在地點不對,王漢恩還真想試探這個男人。但現在,他只能立刻轉回頭看著前方說:「那我們走吧,上班上班~」

  一路上兩人都很安靜,直到經過昨晚光顧過的雞排攤後,王漢恩聽見大黃失望的喃喃自語:

  「今天沒有要買給我嗎?」

  「什麼?」他瞄了一眼後照鏡,發現大黃轉頭一直望著背後。「雞排?你想吃雞排?」

  「我要吃!」

  這下換王漢恩錯愕了,難不成大黃剛才一臉期待的模樣,是為了雞排嗎?

  原來是這樣啊,他好像可以理解大黃剛才那種有些受傷的感覺了……

  「好好好,我們去買。」這次買三塊,撐死你!

 

    ◇

 

  想當然爾,區區三塊香雞排才撐不死大黃。當王漢恩在下一個路口的小公園前停好車回頭時,仍舊只看到隨風搖晃的空袋子。

  「你也吃太快了吧!」

  除了驚嘆大黃狼吞虎嚥的功力與腸胃勇健之外,王漢恩不曾對這個男人起過疑心。於是,在他平常習慣走的小巷被封閉的這幾天裡,大黃就這樣每晚陪他一起走著他不喜歡的那條大馬路去上班。而極度缺乏睡眠導致腦袋不太靈光的王漢恩,也從未懷疑過這個男人出現的時機為何總是如此巧妙?

  除了第一天晚上那麼驚險的經歷外,接下來的這幾天都沒遇到什麼事,只是每當經過途中一塊荒涼空地時,王漢恩總隱約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裡頭虎視眈眈地盯著他看,讓他右半邊的身體一陣發麻。

  這就是大黃會再來找他的原因吧?

  王漢恩心裡也大概有底了,當巷子裡的工程結束、他可以再鑽著小巷去上班時,想必大黃就不會再出現了。

 


   ◇


 

  夜晚的校園有別於白天,即使學生穿梭其中,校園仍然給人些微清冷又矇矓的感覺。

  那些隨風搖晃的樹枝,空曠的操場與球場,走廊盡頭的廁所與樓梯間,還有在夜晚時未被使用的教室……樣樣都非常有想像空間。

  王漢恩早已習慣,就算真的看見了什麼也是視若無睹。今晚如同往常一般,他和同學一起快步走向下一堂課的教室,每個人都臉色蒼白且腳步虛浮──因為大家都一樣,睡眠嚴重不足。

  「靠,我覺得我快要飄起來了。」

  「太好了,那順便拖我走,走得好累。」

  同學間的對話讓王漢恩笑了。校園真的好大,每次要換教室時總要走得氣喘吁吁。他轉頭正想調侃同學幾句,卻看見不遠處站了個年輕的女性也正望著他們,看來沒什麼特別的,但他就是知道那其實並不是人……王漢恩立刻又轉回頭,若無其事地笑著和同學閒聊:

  「你很虛欸,才這樣就要飄起來了,那期末總評圖怎麼辦?」

  「幹,林北兩天沒睡,白天還要跑工地,真的快要往生了……」

  「我也是,剛才那個溶劑臭不臭根本都聞不出來啦。幹,三天三夜沒睡,什麼感覺都沒有了,肝死掉也不知道啦!」

  「小黑不要死啊,下禮拜就要期中評圖了,評完才可以死!」

  「你傻啦?真要死的話還在乎什麼評圖啊!當然是現在直接掛掉比較划算,這樣就不用評圖了,多好!」

  同學們你一句我一句的開著死不死的玩笑,王漢恩在一旁臉都白了。看不到的人真好,都不知道這番怎麼死比較划算的玩笑話,吸引了好幾個面露嫉妒的鬼魂往他們靠近,還有個臉被削掉一半的男性用僅存的一隻眼,惡狠狠瞪著正在笑說「做人太痛苦了,死掉就可以睡到爽」的同學……

  「快走啦!還有五分鐘就上課了!」王漢恩趕緊扯開話題。

  「再快一點我就要嗝屁了啦……」

  被叫小黑的同學又回了這麼一句,突然間,有個女鬼竄到小黑面前,伸出乾扁得像雞爪般的腳朝他的小腿上踹了一下,小黑立刻跌了個狗吃屎──

  「欸欸,你還好吧?」王漢恩著急地靠向他問道。

  「幹,想睡想到腳軟,差點摔死!」小黑被攙扶起來後,捂著膝蓋低啐。

  王漢恩嘆了口氣說:「你喔,不要開口閉口都不離死──」發現自己也說了,他立刻住嘴,幸好那群鬼魂只是將視線集中在他身上,並沒有更靠近一步。王漢恩鬆了口氣,不顧小黑才剛摔了一跤,用力推著他快步走向視聽教室。

  但「他們」似乎對活人這種口無遮攔的玩笑話感覺很不爽,竟一路跟進了視聽教室裡,配合老師關燈用幻燈片上課的方式,在王漢恩眼中,這一切看來還真驚悚。怕被感應到腦中的想法,他連「原來鬼魂也是會折射光的耶」這種苦中作樂的想法都不敢有。

  而對一群極度缺乏睡眠的學生來說,在溫度宜人的視聽教室裡關燈上課,簡直就等於恭請他們閉上眼睡覺一般,於是許多人真的坐著睡著了,剛才那群同學也不例外。王漢恩用眼角瞄著一個女鬼非常火大地踢著小黑的肩膀,他心想,小黑想必睡得不好……

  一整節課王漢恩都心神不寧,無法像其他同學一樣坐著打瞌睡。他一直用眼角偷看著那些被激怒的鬼魂、煩惱他們接下來會不會跟著同學回家?如果是的話該怎麼提醒同學?直到即將下課時,轉眼之間突然沒再見到任何一個飄在半空中的影像,他這才放心地向同學說再見。

  一下課王漢恩就開心多了。今晚他排休,小巷裡的工程依告示牌上看來也到今天就結束,於是他昨晚就和大黃約定好待會兒要請他好好吃一頓。

  既然大黃愛吃肉,那就請他去吃燒肉吃到飽吧?依照他在短短幾分鐘內可以吃下三塊雞排的驚人食量,希望燒肉店老闆等一下不要變臉才好……

  正當王漢恩一邊笑著哼歌一邊發動機車時,眼前的草地上竟突然竄出一顆長髮飄飄的人頭,用快掉出眼眶的赤紅眼珠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後又迅速消失!

  王漢恩嚇了一跳,右手差點失控用力催下油門。幸虧他反應快立刻收緊剎車,不然也許會撞上周圍某個也正急著騎車回家的學生。

  那個女鬼好眼熟,不就是剛才氣得狠踹小黑的鬼魂嗎?王漢恩嘆了口氣,覺得自己真無辜。

  這位姊姊,我又是哪裡得罪您啦?拜託妳就不要再生氣了啦嗚嗚嗚……

  為了預防可能再度來襲的驚嚇,王漢恩只能小心翼翼地騎車,那種龜速在一群急躁的機車群裡顯得有些突兀。直到好不容易安全地出了校門口,在老地方見到大黃等待的身影時,他終於才鬆了口氣。

  「嗨,大黃,見到你真好!」

  「怎麼這麼慢?」感覺到王漢恩有異樣,原本一臉期待的大黃,表情也隨之凝重了起來。

  「呃……剛才被嚇到,所以……你等很久了嗎?不好意思──」

  「誰嚇你?」大黃震怒。

  「就一個女孩子……應該是吧,因為只看到頭。沒什麼事啦,她只是突然跳出來瞪了我一眼,大概是太生氣了,因為我同學剛才一直開玩笑說什麼死不死的……」

  王漢恩笑著淡淡說道。他其實不喜歡向別人提起自己看得見鬼魂的事,這種事太玄了,不相信的人只會認為他在胡扯;相信的人則可能會隨著他的一舉一動而杯弓蛇影,他不想這樣嚇人,於是周邊的朋友幾乎沒人知道這件事。

  但大黃不一樣,他也是看得見那些影像的,向大黃傾訴時完全不需顧慮太多。王漢恩這才發現,原來說出來後感覺竟是這麼的輕鬆,難怪童話故事裡的理髮師要挖洞說出國王有對驢耳朵……

  相較於王漢恩的舒坦,大黃反而快氣炸了。他只不過嫌那群鬼魂聚集在教室裡頭害王漢恩上課一直心神不寧,於是便趁王漢恩低頭整理揹包時把他們趕走,沒想到接下來他只是離開一下先站到校園外的路口等人,就發生這種事?那女人怎麼這麼愛記恨?

  「看來他們很討厭那種死不死的玩笑話?」王漢恩一臉困惑地問道。

  無法將實情告訴被遷怒的王漢恩,大黃頓了幾秒後,只能順著他的問句回答:「不珍惜自己擁有的東西,當然令人生氣。」

  「嗯,你說得有道理。」王漢恩點頭表示讚同,忍不住又說:「他們生氣的時候看起來還真可怕啊……」

  「不要怕,他們不敢靠近你。」大黃淡淡說道。

  看著面無表情的大黃,王漢恩心想,這道理他自己也知道,因為他有石頭保護嘛!但如果入眼的影像太驚悚,當然還是會忍不住覺得可怕,這是一種本能反應,他自己無法控制。眼前這個男人看來似乎無所畏懼?真好啊……

  「你都沒有害怕的東西嗎?」王漢恩忍不住如此問道。

  「害怕是什麼?」

  連害怕都不知道?這也太強了吧?王漢恩愣了幾秒後才回答:「就是……讓你覺得很不安,甚至會全身發冷又發抖的感覺。」

  大黃想了一下,然後沉默不語。

  這就是害怕?那當然有啊,他最怕的就是被拋棄。

  記憶中的那個孩子,在他還是幼犬時明明那麼愛和他玩耍、又常常餵他好吃的東西,但當他漸漸長大以後,那個人就對他就愈來愈冷淡,最後甚至丟棄了他,讓他在陌生環境裡掙扎求生,最後痛苦死去……那種無助又難過的感覺,他不想再嚐一次。

  但這種事好像不適合坦白說出來?大黃只能沉默著。

  等了許久後都不見大黃回話,王漢恩只能聳聳肩自己找別的話題。他有時候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和大黃相處,這傢伙不想講話就不講,真是性格到了極點。

  「走吧,我們去吃燒肉你覺得如何?我知道有一家燒烤店超好吃的。」

  王漢恩笑著對大黃招手,示意他上車,但大黃卻難得地猶豫許久,然後抓了抓他的外套袖子,小心翼翼地問:「我們可以買了以後帶去沒人的地方吃嗎?」

  王漢恩愣了一下,忍不住心想莫非這是某種暗示?大黃酷著臉輕輕抓他袖子的模樣好可愛,讓他沒想太多便直接點頭答應了。

  「好啊,買了帶去公園吃?你想吃什麼?」

  「肉!」

  「你真的很愛吃肉欸……」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