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太小,請按CTRL+滑鼠滾輪,可將字體推大。

 


 

 


  羅利閔快速點著滑鼠鍵盤與螢幕上的怪物搏鬥,太過沉浸在殺伐氣氛裡,一旁的家用電話響了幾聲後他才反應過來,快速伸手接過夾在肩上,繼續賣力砍怪。

  「小蘿莉,你在幹嘛?」

  「靠!拎北正港男子漢,你才小蘿莉,你全家都蘿莉──咦,葉孟傑你什麼時候也知道蘿莉這個詞了?」

  打從蘿莉這詞漸漸廣為人知後,父母為他取的名字就成了別人開玩笑的素材。不過比起堂堂男子漢卻被開玩笑叫蘿莉,羅利閔反而更驚訝於向來不看動畫漫畫、正經八百的老友何時也知道蘿莉為何物了?

  電話另一頭的人笑了,聲音聽來低沉溫和。「你交稿了?什麼聲音?又在玩遊戲?才中午就開始墮落。」

  「你神算啊?怎麼知道我剛才交稿了?」

  「你不是在MSN的狀態上寫了嗎?」普天同慶賀脫稿,一看就知道。

  「原來是這樣,還以為可以請你幫我算明牌咧。慶祝完工,放鬆玩一下哈哈哈。」羅利閔大笑三聲,幫編輯拚命趕了一個月的急件譯稿終於完成,現在只想放縱玩樂。

  「交了稿就出來走走,不要一直待在家裡。」

  「再說再說。」

  「這樣吧,慶祝你交稿,晚上請你去吃海產?」

  「累死了,不想出門。」

  「你這個阿宅,每次要你出門就說累。」

  「我就是阿宅!為了阿宅的名譽要死守家園!」

  「不要亂講什麼死不死的。」葉孟傑嘆了口氣。

  「拜託,只有老人家會在意這個,你才幾歲?」

  「廿九,只比你大幾個月。」葉孟傑輕笑,「我還在上班,不講了,晚上一起出去吃吧?我還要──」

  「欸,我剛弄完稿子真的很累,等一下要睡了。」羅利閔急忙打斷。

  「好吧,那你先睡一下,晚上買吃的過去找你?」

  「就等你這句話,你買什麼我都吃!不用買湯,我冰箱裡還有一大鍋牛肉湯,下班過來前記得打手機叫醒我。掰!」

  羅利閔開心地掛了電話,葉孟傑則是看著手機苦笑。

  每次都這樣,要約這個窩在家裡工作足不出戶的老朋友出來走走、呼吸外面新鮮空氣時就能聽見各種理由,若非必要,羅利閔這傢伙實在懶得踏出家門。

  「買什麼都吃?那你給我等著。」

  葉孟傑收起手機,腦中盤算起晚上將為羅利閔帶些什麼菜色過去。

 

    ◇

 

  「來了來了~」

  羅利閔睡眼惺忪地為葉孟傑開了門,一個多月不見,他現在的模樣讓葉孟傑忍不住愣了一下。

  敢情這傢伙在家裡工作翻譯時,除非萬不得已否則真的都不出門?他的頭髮已經長得過肩、瀏海也都蓋住眼睛了,整個人看來因為缺乏日曬而顯得蒼白……

  「看到鬼喔?進來啊。」羅利閔接過葉孟傑手上大包小包的食物,逕自往屋內走。

  「還真像活見鬼,地縛靈。」葉孟傑嘀咕。還好他還記得刮鬍子。

  「你說什麼?」

  「什麼都沒有。」

  羅利閔瞇著眼困惑地回頭望了老友一眼。他才剛睡醒,還有些恍惚,將手裡提的東西擱在餐桌上後,又打了個大呵欠說:「你坐一下,我去洗個臉。」

  「我先拿盤子盛菜。」葉孟傑朝他走向浴室的背影說道,忍不住叨唸了他一句:「你作息真亂。既然稿子趕完了,可以調整一下吧?」

  羅利閔頭也不回地擺擺手,不作回應。他的工作就是翻譯,一個譯稿結束了,接下來手上還是有稿子等著他翻譯,在家工作的人哪有幾個是作息正常的?

  等羅利閔洗了把臉、將過長的頭髮紮成馬尾從浴室出來後,葉孟傑已將他在睡前放進電鍋溫熱的牛肉湯、連同自己買來的熟食一起端上餐桌了。

  一覺醒來就有飯吃,真好。羅利閔的感動維持不到兩秒,當他看清餐桌上的菜色便忍不住大叫:

  「怎麼那麼多菜!?我要肉!肉!肉!」

  葉孟傑買的四道食物裡居然有三盤是蔬菜,唯一那盤帶肉的竟是苦瓜炒羊肉,苦瓜居然還跟羊肉一樣多!

  「你整天待在家裡沒出門運動,還想要肉肉肉?年紀也不小了,吃菜比較健康。」

  「什麼叫年紀不小了?我們還沒三十,人生都還沒爬上巔峰咧。這也太多菜了吧?沒有肉的人生很無趣!」

  「這盤明明就有肉,你自己燉的湯裡也有一堆牛肉。是誰說我買什麼他都吃的?」

  葉孟傑平靜地指著那盤苦瓜炒羊肉,羅利閔則一臉悲憤。

  「葉孟傑你陰我。明明知道我愛吃肉……」

  「你像馬鈴薯一樣整天『種』在椅子上工作,多吃一點菜,對身體好。」

  「馬鈴薯都嘛圓滾滾的,我哪裡像馬鈴薯?」

  「發育不良的細長馬鈴薯。」

  「我靠!士可殺不可辱,什麼叫發育不良?拎北這叫精瘦!有型!」

  長期待在家中工作的人,因為活動量不足通常都會比較肥胖,但羅利閔天生吃不胖,體型始終偏瘦。

  望著他一臉憤憤不平的表情,葉孟傑忍不住嘴角上揚,點點頭說道:「精瘦有型的馬鈴薯,快點坐下來吃飯長肉。」

  「好想揍你。」羅利閔咬牙。

  「那你快吃啊,壯一點才打得過我。」

  羅利閔瞇了瞇眼,惡狠狠地瞪著身形高大結實的葉孟傑。無奈他只是個平凡人,沒有能以目光刺穿人的超能力,看了兩眼後便認清事實乖乖坐下吃飯。

  葉孟傑遞了飯碗和筷子給羅利閔,看著他動筷之後忍不住笑了。

  「果然是先夾肉。」

  「我的最愛啊!」羅利閔吞下苦瓜羊肉,又從湯碗裡撈了兩塊牛腩。

  「吃點菜。」葉孟傑輕推了一下眼前那盤空心菜,示意羅利閔下筷。

  「等一下就吃,你也吃啊,幹嘛一直看我?最近工作不順利,吃不下?」

  「看你有多愛吃肉。」

  「就跟我愛你一樣愛!」

  「別以為這樣講我就真的吃不下。」葉孟傑也夾了一大筷羊肉往嘴裡送。

  「啊啊啊不要跟我搶……」羅利閔開始埋頭猛吃。

  「吃慢一點。」葉孟傑忍不住又說:「不是我要唸你,整天窩在家裡工作都不出門,作息不正常,吃飯時間也跟著不正常,又愛吃肉,還吃那麼快──」

  「唉唷,葉『馬麻』……」羅利閔翻白眼打斷他的話:「你被什麼東西附身了?今天怎麼突然變成娘兒們了?看到我就一直唸。吃飯吃飯!拜託你不要用娘兒們的招術攻擊我,我害怕!」

  「什麼娘兒們,我是關心你。」葉孟傑失笑。

  「中場休息吧你,吃飯黃帝大,有什麼事吃完再說。」羅利閔橫了他一眼,再度埋頭猛吃。

  「吃慢一點,不跟你搶肉行了吧?」

  「我這是感動的表現,一睡醒就有人帶飯來給我吃,人生真美好~」

  「那你要不要謝主隆恩?」葉孟傑挑眉。

  「愛卿免禮!」羅利閔回道。

  「靠。」反而被佔便宜了。

  「是你自己挖坑給自己跳的,別怪我。哈哈哈~」

 

    ◇

 

  吃飽喝足後兩人一起整理了餐桌,羅利閔負責洗碗,葉孟傑拿著抹布將餐桌擦乾淨,然後整理起方才帶來的東西。

  「我買了蘋果和柳丁給你,蘋果幫你冰進冰箱,柳丁放桌上,要記得吃。」

  「喔,謝啦。柳丁拿幾顆來,等一下切給你吃。」

  葉孟傑遞了四顆柳丁給羅利閔,看著他後腦紮起的馬尾,忍不住說:「你的頭髮留好長了。」

  「對啊,該剪了。不然你等一下拿剪刀幫我剪?」

  「……你是認真的嗎?」

  「別懷疑,我是個說話誠懇做人實在的阿宅。」

  「你連出門剪頭髮都懶?」

  「拜託,我連腰酸背痛想按摩都懶得爬出去,直接找可以到府服務的按摩師來了……別想歪啊,人家沒做黑的,我也是正直好青年。」羅利閔故作害羞。

  葉孟傑揉了揉太陽穴,突然覺得這老友讓他很頭疼。

  「有空多出去走走,呼吸新鮮空氣。」

  「這裡是十五樓,空氣就很新鮮了。」

  「也要出去運動,你好像愈來愈瘦了。」

  「我有跑步機,在家裡也可以運動。你不要以為自己常跑健身房,練出一身肌肉就可以笑別人瘦弱啊……」

  羅利閔不服氣地轉頭瞄了葉孟傑一眼。

  他很羨慕葉孟傑的身材,高大挺拔,結實精壯,從海軍陸戰隊退伍至今身材依然保持得很好,不像他從小就偏瘦。羅利閔天生就吃不胖這點的確很令人嫉妒,但同時卻也不易長肉。男人哪,外表還是看起來雄壯威武一點比較好。

  「哪有笑你,瘦弱是你自己說的。你這樣整天關在家裡,都不覺得無聊?」

  「怎麼可能會無聊?看電視、打電玩、上網到處逛……光ニコ就可以逛很久,我哪有時間無聊?你不看這些東西才無聊。」

  「尼扣?」葉孟傑面露困惑。

  「呃……有點像YouTube那種的影片共享網站,反正是你不懂的世界啦。」

  「噢。」葉孟傑似懂非懂,他聳聳肩繼續說道:「你別太沉浸在那些二次元的東西裡,正常的生活要過,自己的身體要顧──」

  「啊啊啊你今天到底來幹嘛?」羅利閔受不了了,趕緊打斷轉移話題。

  「想跟你拿之前借你的DVD,你看完了沒?」

  「好像有兩片還沒看吧……電話裡怎麼不講?早知道我就帶出門給你。」

  羅利閔雖然不喜歡出門,但該懂得的禮貌還是懂的,他向葉孟傑借了一堆DVD,最後卻讓物主親自上門來拿,實在失禮了,雖然這個相交多年的老友肯定不會在意。

  「本來想說啊,結果有人說他累了不想出門。」葉孟傑似笑非笑地望著表情愧疚的羅利閔。

  「呃……不好意思啊,我等一下整理好拿給你。」

  「沒關係,你先給我《西班牙公寓》就好,我表弟說想看那片。其他的等你看完下次再約出門拿給我。」

  「欸,幹嘛千方百計要我出門?」羅利閔聽出了葉孟傑的企圖。

  「關心你啊,阿宅。」

  「拜託你把這份力氣拿去追個美眉。」

  「那你呢?就沒想過要再找個男朋友?不出門怎麼找得到?這種東西可是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的。」

  「你可以幫我介紹啊,就靠你了兄弟!」

  葉孟傑聞言一愣,過了好幾秒才回過神來。

  「你連出門找對象都懶?」

  「麻煩。」羅利閔撇撇嘴,向葉孟傑遞上一盤剛切好的柳丁。「拿去客廳吃。」

  葉孟傑乖乖端著盤子走向客廳,然後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吃水果一邊閒聊。

  「是出門麻煩,還是認識新對象麻煩?」問清楚好對症下藥。

  「全都很麻煩。」羅利閔挑了挑眉。

  「看你這樣,我倒希望你是那種天天泡酒吧玩一夜情的人,起碼不自閉。」

  「我哪裡自閉?」

  整個人全身上下都自閉。葉孟傑心想。

  如果羅利閔當初沒有遇到那個人,他的個性是不是就不會是現在這樣?

  但這句話葉孟傑怎麼也問不出口。

  打從大一那年因同社團而相識算起,兩人認識至今已經十一年了。這十一年來,葉孟傑看著羅利閔愈來愈厭倦與人交際,近兩年更是長期待在貸款買下的房子裡,連大門都懶得踏出去。

  回憶兩人初相識時,羅利閔不過只是個喜歡看動漫、有些靦腆的大男孩。因為有張白淨清俊的臉孔,再加上待人又溫和有禮,所以當時的羅利閔雖然被動害羞了點,但身邊總不缺朋友。

  一開始他們的交情並不深,頂多是社團活動時聚在一起、或者偶爾大家湊在一起出去玩。直到大二,葉孟傑在某個聚會時無意間聽說,原來羅利閔這一陣子眼角總含著笑、看起來特別可愛,是因為他談戀愛了。

  這原本沒什麼稀奇,可令人驚訝的是他的對象竟然是研究所的學長,是個男人!

  葉孟傑記不得那瞬間自己是什麼感想,他只記得眾人八卦愈說愈過火、甚至開始拿羅利閔白淨的外表做文章,那些話讓一旁沉默的他聽得不太愉快。當時的女友小妍察覺到他的不悅,怕他開口制止眾人會搞僵氣氛,便淡淡地誇了羅利閔幾句,說他的長相看了就覺得很舒服、待人也很有禮貌又體貼,以做朋友的角度來說,實在是個無可挑剔的對象……那番有些過火、近乎人身攻擊的閒聊才消了下去。

  後來不知道羅利閔從誰那裡聽見了這事,便開始和小妍走得近了,讀日文的羅利閔偶爾幫迷戀日本偶像的小妍翻譯雜誌裡的訪談、幫葉孟傑翻譯日系產品的使用說明書;讀英文的小妍同樣也在翻譯上互通有無,至於讀工科的葉孟傑,則是默默地包辦了他們所有的電器機械的組裝和維修……於是就這樣,三人漸漸熟稔了起來。

  但自始至終,他們都沒見過羅利閔的男友。小妍偶爾會私下向葉孟傑抱怨這件事,她覺得那個人連情人的朋友都不想見,實在看不出來他有多愛羅利閔。

  葉孟傑那時認為小妍想太多了,朋友是朋友,情人是情人,何必非得通通摻和在一起不可?後來再回想起來,才覺得小妍的想法也有幾分道理。如果真心喜歡一個人,怎麼可能會對他身邊較為親密的朋友不好奇、不會想藉機相處觀察看看?

  大四那年寒假過後,和羅利閔較為親近、知道他是gay的朋友間都開始流傳一個八卦消息:羅利閔的男友疑似腳踏兩條船,而且另一條船上藏著的還是女高中生。

  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但葉孟傑和小妍私下花了點時間查證過,那消息是真的,羅利閔那麼喜歡的情人不但劈腿,還找了個年紀更輕的,原來他是個雙。

  葉孟傑想著該怎麼告訴羅利閔,但小妍卻認為什麼事都能說,唯獨感情這東西太複雜難解,沒觀察清楚前最好不要插嘴,以免這攤爛帳最後牽扯到自己身上……

  這時,暗流洶湧的傳言早已一發不可收拾,不僅限於幾個關係較好的朋友間,連原本不知情的同學也都知道了,原來羅利閔是個gay、他的男友劈腿了……大家都知道,只剩事主自己不知道。

  就在葉孟傑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打算直接告訴羅利閔前,羅利閔卻更早一步不知從哪聽見了那些閒言閒語,進而將一切掀上檯面和男友攤牌了。

  「你他媽的知道他劈腿又是個雙的為什麼不告訴我!?」

  羅利閔後來怒氣沖沖的找上原本信任的好友、謠傳中查證過事實的葉孟傑質問,而葉孟傑只是默默任他揍了幾拳,毫不駁辯。

  當時的朋友幾乎都知道那個人劈腿、還男女通吃,可都沒有人要告訴羅利閔。還有人在私下說得狠,說男人終究是要結婚傳家接代的,劈腿和未成年女高中生交往又怎樣?和羅利閔交往才奇怪。

  那些不小心流進當事人耳裡的閒言閒語,讓羅利閔非常難受。

  當他還不知情時,那個人的朋友們瞞著他也就算了,就連自己的朋友都還用著與平常無異的模樣與他說話閒聊,羅利閔無法像想那些人內心裡其實都在想些什麼?是不是用一種看好戲的心態在看待他曾經那麼認真投入的愛情?

  但更麻煩的在後頭,這件事在同學朋友間傳著傳著,居然傳回外縣市的老家去了。羅利閔在沒有心理準備下被迫出櫃,面對了一場家庭戰爭……

  大四下學期的那段日子,可說是羅利閔最不願回想起的時光。所幸有小妍和葉孟傑陪在他身旁,羅利閔後來愧疚地向葉孟傑道歉,葉孟傑挨那幾拳可說是無辜透了。而他只是拍拍羅利閔的肩膀輕聲安慰:「下一個肯定比他好。」

  「沒錯,下一個肯定比他好!下次罩子絕對要放亮點不會再找個雙的!」

  羅利閔眼眶泛紅咬牙附和;葉孟傑依然只是默默地拍了拍他的肩。

  從那時起,羅利閔便有厭倦與人交際的傾向。

  大學畢業後,葉孟傑入伍,然後和出國留學的小妍分手了;羅利閔則繼續讀研究所,因為近視度數過重而免役。等葉孟傑退伍重回平民老百姓的自由生活時,才發現羅利閔變得很孤僻,只願意在網路上和人來往,對於一般的社交活動則毫無興趣。

  直到兩年前,他足不出戶的情形愈來愈嚴重,連水果和衛生紙都寧願直接在網路上購買而懶得出門,葉孟傑逼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羅利閔某天出門去大賣場時,正巧碰見攜家帶眷的前男友了。

  那個男人推著購物車在挑選生活用品,身邊跟著老婆抱著一個粉嫩可愛的三歲小女娃,一家三口看來平凡卻幸福……

  羅利閔沒說,葉孟傑都能想像得到在那瞬間他心裡有多苦澀。

  就這樣,葉孟傑看著個性原本就比較內向的羅利閔走不出心裡的那道坎,愈來愈孤僻、愈來愈討厭外出……

  「你沒有自閉,只是非常自閉。」葉孟傑下了結論。

  「口胡!我明明是個開放的男子漢!」

  葉孟傑看了他一眼,默默地把盤子連同最後一塊柳丁推到他面前示意他吃掉,然後轉頭看電視。

  「喂,接話啊。」

  「給我時間參透一下何謂開放的男子漢。」

  「靠,你懷疑『開放』就算了,連『男子漢』都有意見!?」羅利閔拿起那最後一塊柳丁,用力塞進葉孟傑嘴裡。

  被柳丁攻擊的葉孟傑只能悶聲發笑,解決完嘴裡的水果後他拎起盤子和果皮,從沙發上站起身往廚房走去。

  「欸等等!你坐著就好了,我來收。」羅利閔開口阻止,搶下他手裡的東西。

  「順手而已。」

  「你是客人,都讓你買飯來了,怎麼還好意思讓你做這些?去坐著看電視。」

  「拜託,我們都多熟了。」葉孟傑完全不在意。

  「不行不行~」羅利閔非常在乎待客禮節。

  「誰不行?」

  「我不行──啊靠!你才不行!」男人怎麼能說自己不行?

  「哈哈哈~」扳回一城。

 

    ◇

 

  「組長,這是你要的報表。」

  一雙柔嫩好看的手將資料夾輕輕放在桌上,葉孟傑聞言抬頭,笑著點頭道謝。

  「組長,下禮拜五晚上我們想和業務部的同事去唱歌,組長有時間能賞光嗎?」

  葉孟傑對眼前的女同事又是溫和一笑。「下禮拜五?沒問題啊,晚上約幾點?」

  「晚上七點!」女同事開心答道。她隨即覺得自己的反應似乎有些過頭了,立刻將音量放低:「就在公司附近那家✕✕KTV,我們約在大廳,有同事會回去帶家屬,其他人下班後可以一起慢慢走過去。那個……組長也把女朋友帶來吧?」

  「還沒追到呢。」葉孟傑扯開嘴角,仍是淡淡的笑。「時間和地點我記住了,謝謝。到時候我會帶一桶烤雞請大家吃,如果有其他要分攤的再麻煩妳跟我說?」

  「應該沒有了,我們會再另外買點吃的帶進去。謝謝組長提供烤雞。」

  女同事似乎鬆了口氣,開心轉身離去。葉孟傑則低下頭繼續手上的工作。

  公司裡的女職員私下將葉孟傑封為黃金單身漢,因為他個性好相處、長相俊朗、最重要的是已漸漸爬上主管職位前景看好……雖然聽說他有喜歡的人,卻從沒見過對方和他一起出現在公司同事的聚會裡。所有的女同事都對那個人好奇極了,但又有些逃避,不想見這事成真。

  這些葉孟傑都是知道的。平常同事間的聚會他樂意參與,但若是女同事私下的邀約甚至是追求,葉孟傑一律都會婉拒,面對同事好奇提問的感情事,他則以「有喜歡的人」帶過。

  於是在這公司幾年下來,儘管一直是單身狀態,欣賞他的上司也不會熱心地為他介紹對象。男同事曾打趣問他,怎麼會喜歡人家這麼多年都沒追到手?公司裡倒追他的又沒少過,怎沒想過乾脆吃窩邊草就好了?

  葉孟傑只笑著回答:「沒辦法,我太喜歡那個人了。」

  他是故意說的,這些話既能擋掉別人對於他感情私事的好奇心,也能讓女同事對他不再感興趣。沒想到這話傳出去後,多少傾慕他的女同事在心碎自己沒機會的同時,卻又忍不住更喜歡他了。當然,後者可說是葉孟傑失算。

  葉孟傑不希望同事和下屬對他懷有公事之外的情緒,一來是他真的不喜歡談辦公室戀情,二來是──

  的確有個人,已在他心裡佔個位置了。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