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ognac干邑

 


 

 

有時候會忍不住為自己找藉口。

無非是想讓自己好過一些,可以不必直接的去面對一些現實生活中的難題,尤其是那種擺明沒有答案的。

我沒有辦法從容自若的說自己是個正直、誠懇、落落大方、善良單純的人,可是我又是個怎麼看都平凡、走在街上到處可見、沒有什麼大目標、人生還沒脫離成績代表一切、在家應付父母、出外只會花錢的普通學生。

沒有任何特點,有時卻又愛故作清高,怎會是這樣一個無藥可救的樣子?

跟我自己內心的期待完全不符合,灰暗的一面輕而易舉告訴我,我的真實面目。

短短的幾行道盡了我能自我剖析的地方。

看來我還是個簡單的人。

沒有任何值得探究的層面,沒有蘊藏的內涵。

這樣算不算是心理上出現問題的自我嫌惡?可是我實在想不出自己的任何值得一提之處,我沒有辦法自食其力,慾望卻不比別人少,腦筋並不聰明,卻時常擺出一付被眾人期待的嘴臉,害怕沒有立場所以故佈神秘,總覺得只要別被深入了解就沒有人會發現自己齷齪的真相。

為什麼我總是沒有辦法自在的活著?是因為生活的安逸讓我有太多時間去想這些不切實際的問題?

我為什麼自卑?

從自卑演變而出的是保留和放肆的兩極反應,兩者矛盾的背後其實都有著我內心的顫抖。

我說過很多很多的謊言,數不清的謊,可以說是擅長說謊的我,三分謊言七分真實總是不會被揭穿的方式。

我說謊為了保護自己,對方的不去探究則是為了避免麻煩。

我說謊為了保護自己,對方的信任是因為不想受到傷害。

我說謊為了逃避責任,對方想知道真相是為了替自己解決問題。

我說謊為了逃避責任,對方追究的原因是他也不想負起責任。

我希望我的謊言被揭穿後得到的是擔心和安慰,有時候我會因此說些小小的、容易被揭穿的謊言,這是一種變相的求救方式。

謊言如預期中的被發現了,可是我已經不是別人眼中的孩子,我已經失去了被寬容的權利,要獨立的年紀沒有人會再去體貼自己。

這是應該的過程,但是我卻像是生了一場不會痊癒的病一般不能神智清醒地進入狀況。

我停滯在連自己都不知道是何時的過去年代,懷念那時的時光,想再看一眼那時圓滿得如此美好的月亮。

懦弱的我。

逃避的我。

卑劣的我。

自私的我。

多想告訴自己,和自己一般的人到處皆是,他們不也活得那樣自在?

我想輕鬆一點輕鬆一點。

不!我是個不堪到連自己都無法忍受的人。

到這種時候我的內心還吶喊著,誰來救我。

無恥。

我竟然還渴望有人來救我啊!

沒有人會來的,誰願意呢?

我想靠自己站起來,我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骯髒,我想自己悄悄地揮別這一切令人作嘔的。

已經發臭了,我快要藏不住了。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