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ognac干邑


 

 

我們誤以為人生漫長

事實上人生不過是一份  片段與片段所累積的資料夾

而銜接片段之間的  僅只是回憶

所以我們皆倚靠著回憶

串聯我們誤以為完整的片段  將之稱為人生

 

亦楊下課回到家,在鐵門外面,他掏出了鑰匙。

把鑰匙伸進鎖孔中的過程比平日裡來的緩慢,一圈又一圈的旋轉。

接著他發現了空了一半的鞋櫃,然後拉開紗門之後,地板上少了一雙他幫那個人買的便宜拖鞋。

連個也帶走,或許是丟掉了吧?

把鑰匙隨意的丟在客廳茶几上,懶得掛,亦楊顯得意興闌珊。

他在餐廳坐了下來,背包仍然背在身上,外套也沒脫,一身風塵,發起呆來。

忽然他的視線聚焦在冰箱門片尚未移除的留言,那是前陣子自己還做早餐的時候留給那個人的話語。

在一串叮嚀之後,那個人也認真的回覆了幾行字,大意是說著自己會晚回家的理由。

亦楊伸手把它撕了下來,太過粗魯的結果就是本來夾在冰箱上的紙條全灑了下來。

掉了滿地已經無法重溫的過去,一片一片,全是自己跟那個人生活的點點滴滴,累積的情感,不停的從紙片中放射出抵擋不住的酸楚,直逼著亦楊冒出冷汗。

他不敢走進房間,所以又攤回餐椅上。

在夜幕降臨之前到夜幕低垂,直到阿悠回到家,亦楊動也不動。

「你在幹嘛?也不開燈。」阿悠嘴裡說著正常的對話,卻也沒有伸手把燈打開,就著微微的夜光,摸進自己的房間。

這些日子裡,本來就對這類的事情頗為敏感的他早就發現室友跟男友的不對勁,知道對方即將搬走之後氣氛更加微妙,所以大概猜測出亦楊犯了什麼症頭,也不去揭他傷疤。

阿悠聽見關門聲,打開房門一看,亦楊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室內安靜的聽得見阿悠房裡打開的音響,裡面撥著一些搖滾的曲子。

映照著亦楊內心的寂靜,他看見了少了一半東西的房子,原本自己住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嗎?有這麼空曠嗎?

書櫃仍然擠滿了書,但是吊衣架上卻空蕩蕩的。

床被收的整整齊齊的,亦楊發現了床沿有著唯一的皺摺,或許是那個人坐著時留下來的。

那個人帶走了什麼,事實上亦楊並不十分清楚,他融入了自己的生活,所有的東西最後都變成兩個人共同享有的。

他放下了背了好久的背包,走進浴室。

空曠的感受沒有改變,在垃圾桶他發現了被丟棄的牙刷。

亦楊放空自己的腦子,洗好了澡,躺在床上。

整個下午佯裝鎮定的心在聞到枕頭上熟悉的氣味時騷動了起來。

他翻身坐起,憋著眼中將要承受不住的痛苦跑到了阿悠房門前。

阿悠聽見敲門聲打開房門。

「今天可不可以讓我睡這?」亦楊什麼都沒帶,默默的說。

「好,但是我這裡是單人床,你知道吧?」

「謝謝你。」

因為亦楊的來訪而決定早早就寢的阿悠關掉了燈。

兩個男的睡一張單人床是非常擁擠的,但亦楊卻因此平撫了自己身體上的孤單。

冬天的寒冷正盛,兩個人縮在一起,阿悠近距離看著眼前閉上眼睛略顯憔悴的亦楊,說出自己下學期要搬去跟朋友合住的事。

「你要不要一起來?考慮一下跟我說,他那裡還有一間套房。」總是比你觸景傷情好。

「嗯。」亦楊在心裡已經下了決定。

學生決定搬家之後的執行力總是很驚人,一個禮拜後在期末考的溫書假期裡,亦楊也打包好了自己的行李。

他偶爾會在工作的地方遇見將緯,雖然他總是避免跟他接觸,不過只要看見那個人,已經決定要辭職的意志就變的更加薄弱。

要是沒有在那裡工作,他甚至看不見將緯。

房間裡最後要收的是放電腦的書桌。

把電腦相關的傳輸線拔起來,尋找塑膠繩的時候,他在零亂的桌面看見一張明細。

上面羅列了將緯搬走時整理帶走的東西。

酒壺、襪子、領帶、襯衫等等,雜物日用品,項目前面都畫了一個框框,看來將緯整理好一樣東西就打一個勾。

一排的勾勾,顯示他該帶的都帶齊了。

亦楊笑了,沒想到那個人也有這種稚氣的舉動。

東翻西翻,找出一支筆,坐在書桌前,亦楊凝視著那張明細許久,然後他在一排項目最後寫上自己的名字,在前面也畫了一個空白的框框。

「將緯,你忘了帶走我。」

等三天後考完期考,他就要搬離這裡。

書桌在那天晚上被清理的一乾二淨,只餘留下那張明細,孤零零的躺在桌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將緯猶豫著要不要用自己還沒歸還的鑰匙打開門。

今天他從惠人那邊收到亦楊要離職的消息,將緯掙扎了許久還是跑來找他。

分手的最後,就把話都說開了吧,他可以理解男孩要離開自己的原因,雖然對方明顯的疏遠自己已經是明顯不過的暗示,但這麼不願意放手還是他成年以後的頭一遭。

他按了一下電鈴,之後用鑰匙打開了門。

看見了空蕩蕩的房子,跟滿地打包好的行李。

走進自已住了近半年的房間,裡面原本堆滿的東西都已經消失不見。

將緯倒不認為男孩為了躲避自己會需要到搬家的地步,但要搬去哪裡卻從沒聽男孩提起過才使他難受。

他們曾經那麼靠近彼此,是什麼原因變成現在這樣?

將緯在書桌前坐了下來。

情況是到了該要總結的時候,將緯終於體認到自己不得不放手的理由。

煩燥的攤靠在椅背上,男人在發現桌面上的紙條之後決定離去,他關上了那一道鐵門,在封閉的樓梯口發出一陣回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男孩跟以前一樣,在人群中很快的就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

男人在跟朋友談話,背對著自己,在遙遠的那一頭,只能隱約看見的側臉帶著熟悉的微笑,深黑色的頭髮順著耳後貼在脖子上,一成不變的襯衫,跟自己同居之後漸漸常穿的牛仔褲,他站著背又挺又直,微微傾斜的下巴卻給人慵懶的錯覺。

他冷漠又有距離,他挑食又吹毛求疵,他的手掌粗糙、胸膛厚實,他擁抱自己時總是用力的,但他親吻自己時是溫柔的。

他喜歡在別人耳邊說話,從不在意有沒有人回答,他從外頭回到家一定要洗手,要躺到床上一定會把外頭的衣服換掉。

他喜歡唱歌,雖然常常把歌詞接錯,但他也不在乎,只會唱些西洋老歌,只要自己也聽過,就會很開心的說起當年關於那首歌的青春往事。

然後摸摸自己的臉,用複雜的眼神說,你還年輕。

男孩知道有的時候他很在意彼此的年齡,也能感受到對方些許的焦急。

男孩知道有的時候在自己睡著以後,他會摟著自己,摸摸自己身上的刺青,想些自己沒想過要探究的心事。

要過多久自己才能將他遺忘呢?要過多久自己才能在睡前不再想起那些擁抱、親吻、被溫柔撫摸的感受?要過多久自己才能從對方上的氣息中解脫?要過多久,自己在回想曾經的這一切時能用一個微笑作結尾,不再那麼無奈又糾結?

男孩確定自己總有一天會笑看這一切,然後他因為自己的篤定感到惆悵。

如果真的會遺忘,那這一刻讓他多惦記一些,讓他在因此而多痛苦一些吧。

就讓他漫長的生命留下一道痕跡,為了紀念這一段相遇。

仔細的回想,他並不後悔。

他走近,喊了男人的名字。

「我有話要跟你說。」

男人點點頭,跟著男孩走到角落。

「我今天最後一天上班,惠人已經找到替我的人了。」男孩直視著對方的眼睛。

男人看著亦楊好一陣子,兩個人都沉默不語。

亦楊正想要道別,卻意外的被叫住了。

「你......你等等。」他有點急促的走進辦公室,亦楊也跟了進去。

將緯拿出了一個信封,轉身看見男孩在門邊,他靠近交給了他。

遞出信封時男孩看見了男人的掙扎,不禁好奇了起來。

「裡面是什麼?」

「就是......之前你打給我的鑰匙,我一直忘了還。」男人忽然緊張了起來,但他還是直直的看著亦楊的眼睛,像是要看出什麼端倪。

亦楊接下信封,兩個人對看了一眼,男孩忽然覺得有些不安,默默的轉身要走,卻被將緯一把拉住。

男人下了一個賭注,籌碼是真實的心。

他想贏的,是另一顆真心。

「你打開。」

男孩像是有了什麼預感,胸口鼓動,不敢置信的同時卻又毫無頭緒,只能依言撕開信封。

裡面有一張紙,跟兩把鑰匙,一把是自己的,另一把是什麼?

不願多想,他接著把紙片攤開。

那是一張羅列了雜物日用品的清單明細,如此眼熟,他果然在最後看見了自己寫的那三個字。

 

那三個字前面有一個自己親手畫的空白框框,現在他卻在裡面看見一個勾勾。

他抬頭,看進男人眼中原本自己以為的那些,好像全都不一樣了。

會嗎?事情原來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樣嗎?

 

「那是我家的鑰匙,你拿著,來找我,要搬來跟我住也可以,然後,換我照顧你。」

男人顯得有點害羞。

而亦楊在訝異之後輕輕皺著眉頭,微微的笑了。

 

 

 

    全站熱搜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