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含BL劇情,不喜勿入。


 

 

 

 

  隔天晚上九點多,葉孟傑深吸了一口氣,按下羅利閔家的門鈴。

  沒多久,他聽見裡頭傳來碰撞聲和「靠!」的一聲,錯愕之餘還沒回過神來,大門已經被粗暴地打開了。

  「下班啦。」

  依舊是一樣的招呼語,只是羅利閔這回皺著眉,看來似乎在忍耐著什麼。他慢慢地向後退,葉孟傑就愣愣地隨之進門。

  「怎麼了?」

  「衝出來的時候擦到門,靠,有夠痛的!」

  「還好吧?等等先拿冰塊敷一下。跑那麼急幹嘛?」葉孟傑立刻將手上的公事包和帶來的水果放在一旁,拉著羅利閔往沙發坐下。

  「沒事啦!」掙脫拉著他的手,羅利閔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

  好問題,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跑那麼急?

  打從一小時前收到葉孟傑傳來「我下班了,等一下過去」的簡訊後,他整個人就魂不守舍。為了讓自己放鬆一點,羅利閔便自言自語笑著調侃自己:「莫非你是害羞了?哈哈哈!」──沒想到這句玩笑話卻讓自己更加坐立不安。

  愈想愈有種被自己打敗的無力感,他怎麼老是做些讓自己更加困窘的事呢?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明白羅利閔的想法,葉孟傑還以為他是反感這樣的碰觸,收回右手暗自在背後握了握拳,表面上卻還是神色自若地說:

  「小心點,坐一下吧,水果我先幫你冰到冰箱裡。」

  「欸,沒那麼誇張,我自己來,你坐你坐!」

  對待客之道有某種程度偏執的羅利閔立刻跳著站了起來,剛才擦撞到門板的膝蓋又是一陣抽疼,他吸了口氣,著急地抓著葉孟傑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葉孟傑困惑地看了他一眼,怕他更激動膝蓋會更痛,便依著他乖乖地坐在沙發上。

  還以為羅利閔厭惡兩人間的肢體碰觸才會掙脫他的手,可是接著他卻又如此自然地搭著他的肩……葉孟傑暗忖,難道是自己多心了?

  看著羅利閔微跛地走進廚房,葉孟傑有些心疼,忍不住又站起來跟在他身後。只見他隨手將那袋水果放在流理台上,然後轉身似乎是想拿杯子倒水給客人喝,葉孟傑還來不及出聲提醒,羅利閔就已經被嚇得脫口而出:

  「靠!沒事幹嘛跟來!?」

  「呃……抱歉。」

  「走路都沒聲音,差點被你嚇死!昨天晚上也是,明明在線上幹嘛還裝離線?」

  「我在加班做PPT,怕同事看到會敲我,而且……」

  而且,他不敢奢求、也沒想過羅利閔竟會注意他是否在線上。

  心裡想的終究沒有說出口,不知該怎麼安撫羅利閔,他只能訥訥地再補了一句:

  「對不起。」

  葉孟傑的回話讓羅利閔覺得自己有些過份了。明明沒那意思,為什麼話裡老是帶著刺?怕他因此受傷,更怕他不高興,羅利閔急忙擺擺手說:

  「我沒別的意思,你、你不要在意,我只是很害羞。」

  害羞什麼?他頓一下,立刻又補了一句:「宅男都是很害羞的!」

  又是一個此地無銀三百兩。

  這回葉孟傑聽懂了,立刻抓著羅利閔的手逼他看向自己。

  「幹、幹嘛啊?」又嚇了一跳。

  「我以為你在生氣。」

  「蛤?為什麼要生氣?」羅利閔突然有點狀況外。

  「因為我喜歡你。」

  「呃……」聽了更害羞了。

  「所以你現在不氣我了?」

  「我沒有生氣……」

  「覺得我煩嗎?」

  「沒有啊。」

  「你昨天晚上說我讓你覺得煩死了。」

  「對不起,我亂說的!你也知道,我常常亂講話,對不起!」一想起昨晚的話,羅利閔愧疚地連說了兩個對不起,又忍不住繼續解釋:

  「因為我不管做什麼都一直想到你,覺得好煩,所以──靠!你在套我話?」他終於回過神來,整張臉瞬間刷紅了。

  「想到我什麼?」

  「沒什麼!」羅利閔的視線左右飄移,他開始想掙脫葉孟傑握住他肩膀的手。

  「這句話也是亂說的?」

  「…………」這該回答是,還是不是?他為什麼老是挖洞給自己跳?

  「利閔。」

  「不要這樣叫我,很奇怪。」羅利閔的臉更紅了。

  他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抵抗葉孟傑刻意壓低了些音量、略為沙啞地輕喚著他的聲音。聽來溫柔,卻又帶了點撩撥……該死的性感。

  「很奇怪還是很討厭?」

  羅利閔低下頭,沒有回話。

  「我問你一件事──」葉孟傑傾身靠近身高略矮的他,捕捉他的視線。

  「我的MSN會掛離線,是因為不想讓女同事敲我。」

  「……然後呢?」

  「你聽了有什麼感覺?」

  羅利閔瞇了瞇眼,想像了一下這男人的MSN在深夜裡還熱鬧地一直「登登登」的情景……

  超不爽!

  一股酸味在胸口迅速蔓延開來,再遲鈍也知道這感覺叫吃醋。羅利閔抿著唇,拒絕回答。

  葉孟傑雙眼灼灼地望著他,繼續追問:「如果你沒感覺的話,一定會回答我的,對不對?」

  臉上快要散去的熱度再度湧上,羅利閔心想自己的臉一定很紅的同時,也察覺到抓著自己的那雙手在微微顫抖。

  他忍不住抬起頭望著眼前的人。原來,這個男人其實也沒表面上看來這麼的鎮定。

  仔細一看,他才發現葉孟傑變瘦了,神色看來有些倦乏。昨晚做簡報做到凌晨一點都還沒睡,今天又加班到快九點才下班來找他,最近想必很忙吧?

  可是葉孟傑準時發送的簡訊裡從來不提這些事,即使加班到深夜收到那樣的MSN訊息,仍然溫和地和他說話,叮嚀他別老是熬夜……

  「怎麼了?」

  葉孟傑不明白,原本逃避與他視線相交的羅利閔為何又突然直盯著自己?不過看見那對瞳孔裡映著自己身影的感覺實在很好,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臉,於是那張原本有些泛紅的臉頰變得更紅更熱了。

  羅利閔突然想起了那個侵略性十足的親吻,想起這男人當時乾燥微涼的嘴唇……

  這時葉孟傑微微一動,羅利閔還以為他又要像當時那樣親吻他了,立刻向後退了一步,反射性地脫口說:「停!一下子來太猛的我受不了!」

  葉孟傑聞言一愣,無辜地說:「你以為我要做什麼?」

  「沒、沒什麼!手放開!」

  羅利閔伸手想推開葉孟傑,沒想到卻被他反手抓住,牢牢地握在手裡。

  「那這樣可以嗎?」

  「什麼?」

  「太猛的不行,牽手可以嗎?」

  羅利閔噎住了,不知該如何回答。剛才到底是哪根筋不對說出那種話!?

  他的沉默讓葉孟傑更大膽地傾身湊近他,用一種很曖昧的距離,溫柔和緩地問道:

  「你做什麼都會想到我,不討厭我,聽到女同事晚上敲我MSN會不高興,既然這樣,把我當成談戀愛的對象試試看,可以嗎?」

  「你少自以為是我才沒有在想你也沒有不高興牽手什麼的太太太太太太肉麻了!」

  羅利閔很激動,葉孟傑卻笑了。

  「笑什麼!?」

  「你緊張的時候,話特別多,講得特別快。」

  「@#$%&*$%#&*!」

  還以為葉孟傑是個溫和的老實人,沒想到一旦抓到機會,攻擊起來可是很凶猛的。竟然句句都讓他無法招架……

  「當你是答應了。」

  「你──」

  「嗯,我知道,宅男都是很害羞的,所以我幫你說出來就好。」

  葉孟傑又笑了,那笑容裡有點狡黠,有點寵溺。羅利閔在臉紅的同時,也讀出了那雙眼裡還有著一絲絲的不安。

  怕什麼呢?大概是怕不管在別人眼裡的自己條件有多好,喜歡的人還是有可能不喜歡他吧?

  羅利閔的胸口湧起一股溫熱又微酸的感覺,他突然覺得眼前這個故作鎮定、對著他耍無賴、把所有能用的招術全都用上的男人好可愛。

  可愛到讓他也好想摸摸他的臉,親近他,碰觸他,然後再做點其他的事……

  如果只是好朋友,會產生這些感情嗎?

  如果只是好朋友,會想對他做那些事嗎?

  如果這些答案都是否定的,他為什麼還要搖擺不定,這樣折騰一個喜歡他的男人?

  他的個性向來不是這麼不乾脆的,而這個男人也值得被好好對待。

  羅利閔的思緒漸漸清明了起來,他突然正經地叫了男人的名字:

  「葉孟傑。」

  「嗯?」

  葉孟傑看似從容地應答,其實心驚膽顫。羅利閔差點笑了,葉孟傑真該慶幸他沒有把人耍著玩的惡劣嗜好,不然他遲早會被他嚇死或氣死。

  「剛才有一句,我真的是亂講的。」

  「什麼?」

  「說你太自以為是那句。然後,我還想做一件事。」

  「嗯?」

  葉孟傑一時反應不過來,那傻傻的表情讓羅利閔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抓著葉孟傑的衣領拉向自己,想趁他還沒回過神時在他的嘴唇上親一口,沒想到最後卻偏移落到他的臉頰上。

  果然,宅男就是有色無膽啊……

  放開葉孟傑,羅利閔輕拍著自己心跳劇烈的胸口調侃自己。他舔了舔唇,還來不及評價葉孟傑的臉親起來滋味如何,就被按在牆上狠狠地親吻了。

  「唔──」

  某人有色心又有色膽,不像他只敢親臉,而是貨真價實的唇貼著唇磨蹭吸吮。於是許久之後兩人的嘴唇分開時,羅利閔整張臉都紅透了,他拚命喘著氣,推推方才壓得鼻梁隱隱作痛的膠框眼鏡,瞪著同樣也是喘息不已的葉孟傑,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你……你……」居然把舌頭伸進來。

  即使沒說完葉孟傑也好像懂了,他笑了笑,再度湊近羅利閔,將額頭輕抵在他的額頭上。

  那輕輕的,和胸腔共鳴的笑聲讓羅利閔的心跳又加快了些。他還不太習慣這樣親暱的肢體接觸,可是葉孟傑望著他的眼神,還有那股淡淡的男性體味都讓他有些暈沉,他幾乎喪失了思考能力,就這樣愣愣地乖乖待在男人的懷裡,沒想過要躲開。

  六月的天氣有些悶熱,沒多久兩人便開始冒汗,怕羅利閔覺得不舒服,葉孟傑伸手為他拂開額前已經過長的瀏海後便鬆手放開他。

  那動作自然得像是已經這樣為他做了許多次,羅利閔直到溫熱的軀體退離自己一步後,才意識到那樣的舉動其實很親暱。他忍不住想,這男人是不是在腦中已反覆模擬過許多次了?

  「腳還痛嗎?吃飯了沒?」

  葉孟傑的問句將羅利閔拉回現實,他愣了一下,有些錯愕,又覺得好笑。還以為會被追問為什麼主動親吻他的臉,沒想到──

  「一開口居然是問這個……」

  「你作息這麼亂,又不按時吃飯,當然要問。還有,你撞那一聲連外面都聽得到,在家裡幹嘛跑這麼急?」

  說得真對,無法反駁。羅利閔在默認的同時,胸口也覺得有些暖暖的。

  那拿他沒辦法的語氣裡,除了無奈之外,還含著如此明顯的情意……以前怎麼就沒聽出來?

  「腳還好,沒什麼事啦。剛才有吃飯了,你呢?」

  「嗯,加班前吃了碗麵。」

  「吃麵?那很快餓吧?」羅利閔抓抓頭,轉身走向冰箱。「你要不要喝點湯?我昨天剛好燉了一鍋鳳梨苦瓜雞,啊,還有滷肉可以配飯吃,你如果想吃菜還有涼拌洋蔥小黃瓜花椰菜還有──」

  葉孟傑笑了,他抓著羅利閔的手,中斷了他又開始變多變快的話:

  「別緊張。」

  「什麼緊張?我沒有緊張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緊張了不過就是親嘴而已我只是有點不好意思你才緊張咧!」

  羅利閔臉又紅了,他真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原來想清楚是一回事,做起來又是另一回事。眼前這男人怎麼就不會臉紅?

  「好,沒有沒有,我的確很緊張沒錯。」葉孟傑笑著輕拍羅利閔的肩膀安撫他。

  表面上葉孟傑神色自若,但其實心跳劇烈到連自己都有點承受不住,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克制住自己想抓著羅利閔不放的衝動。

  好想再親親他,好想逼他親口承認他其實也是有點喜歡他的。

  方才的一切簡直像是在作夢,在今晚之前,葉孟傑連想都不敢想會有這樣的發展。

  可是他也知道,目前這樣大概已經是這個害羞宅男能承受的極限了,要是再逗弄羅利閔、再追問多餘的問題,說不定他真要生氣了。還是適可而止比較好,免得他又好幾個月不搭理自己……

  抽回放在羅利閔肩上的手,葉孟傑決定見好就收。

  「我要準備走了,晚上回家還要繼續加班。明天再來看你?」

  「蛤?這麼快?」

  羅利閔頓了一下,意識到這話聽起來好像他很捨不得葉孟傑離開似的,輕咳了一聲又立刻補問一句:「最近怎麼這麼忙?」

  見羅利閔似乎想和他聊聊,沒幾步已經走回客廳的葉孟傑立刻停下,讓羅利閔可以靠在沙發上和他說話。

  「公司兩個月後要去德國參展,我們是第一次去,有很多東西要準備。」

  「要一直忙到下下個月?你該不會最近天天都加班到很晚吧?」

  「嗯,不過還滿有挑戰性的,可以學到很多東西,有工作忙總是好事。」葉孟傑笑了笑,輕描淡寫。

  而且,在今晚之前,他的確需要這樣的忙碌來轉移一部份的注意力……

  羅利閔似乎聽出了弦外之音,沉默了幾秒,決定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

  「葉孟傑,我承認我開始有點喜歡你,可是老實說,真的才剛開始,就……有那麼一點而已,不可能比得上你喜歡我的份量。你要給我一點時間。」

  雖然這句話有點破壞氣氛,但當羅利閔肯面對自己的心情後,他也希望能將自己想的事都向對方說明白,因為他不想再讓葉孟傑猜測他的心情、為此忐忑不安……

  「我知道。」被如此告白的男人絲毫不受打擊,仍然對他溫柔地笑了笑:「至少你開始喜歡我了。剛才在捷運上,我還在想要是你真的跟我絕交怎麼辦?」

  原來這男人沒什麼自信?

  難道是因為過去在他面前罵雙性戀罵得太狠了?羅利閔突然覺得有點心虛。

  「呃……如果我知道你是雙的,當初就不會在你面前講那些話了,就像你們也不會在我面前開同性戀的玩笑一樣。我、我不是在怪你一直沒告訴我這件事,也不是在為自己找藉口,只是想跟你解釋一下,其實我一直很想跟你道歉,那天……那天講的話太過分了,對不起。」

  葉孟傑急忙搖頭:「是我的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就一直沒說,所以才搞成這樣,我才應該說對不起。我保證,以後不會了。」

  以後不會了。

  這句話讓羅利閔微怔,臉又開始發熱了。

  能這樣好好的對談,然後接著無所顧忌的相處真好……

  「我先走了。」葉孟傑伸手輕撫那張不若往常那般蒼白的臉,忍不住又叮嚀他:「膝蓋還痛的話記得先冰敷,不要熱敷,晚上別熬太晚。我明天晚上再過來。」

  羅利閔回過神,急忙對拿起公事包準備離開的他說:

  「欸,累的話就不要來了。我最近也很忙,等下禮拜交了稿再去找你。」

  葉孟傑轉過頭,只見羅利閔眼神飄移、不太敢直視他。這麼害羞的模樣好可愛,他握了握拳,忍住想湊近親吻他的衝動,正要點頭應好時又覺得不對,立刻搖頭說:

  「不要出來了,我來找你就好。」

  「蛤?你以前不是很愛叫我出門嗎?」

  「你的腳在痛。」

  「才撞一下而已,當我是骨折喔?」

  「現在天氣熱,出門會中暑。」

  「晚上出門怎麼會中暑?」

  「呃……晚上很暗,視線不良,你近視度數重出門危險。」

  是這樣嗎?

  羅利閔挑了挑眉,聰明如他怎麼可能沒猜到?

  「我知道,你是怕我出去被路邊的小帥哥拐走吧?說不定下次出門還能遇到同一個路口來回繞了兩次的迷路帥哥,甚至是像你高中同學那樣對我笑的哦哈哈哈唔──」

  開玩笑的話被溫熱的嘴唇堵住了。

  葉孟傑像餓虎撲羊一樣地撲上來,羅利閔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堵住了嘴,只能任由他凶猛激烈地親吻自己,最後甚至被推倒壓在沙發上狠狠地吸吮啃咬……

  許久過後,當羅利閔終於被放開、終於能大口喘氣時,他全身發軟地癱在沙發上,腦中只有一個想法──

  容易吃醋的男人真是惹不得!

  他的口腔裡還殘留著男人的熱度和氣味,溼潤的嘴唇也不知是自己或是這男人舔吮所造成的……方才仍對自己有所顧忌的男人,竟然因為一句玩笑話就失控了?

  羅利閔有些恍惚地想,認識這麼多年,他現在才知道葉孟傑原來是個醋桶……

  而這個很重的醋桶現在仍壓在他身上捨不得起身,帶著薄繭的手指眷戀地在他的臉頰和鎖骨上流連輕撫,親吻也細細地緩緩地落在他的頸邊耳邊……比起情慾,這樣親密的撫觸更像是撒嬌、像是在自己的東西上烙下印記。

  羅利閔喘著氣,感受著男人也不平穩的心跳和呼息,一邊腹誹這男人愛吃醋,一邊又覺得他的舉動實在幼稚得很可愛。羅利閔忍不住彎起嘴角呵呵笑出聲,然後伸手摸摸他的頭,像是在安撫一個小男孩。葉孟傑因此在他的鎖骨上啃了一口,以示抗議。

  「我真的要回去了。」

  過了好一會兒葉孟傑才緩緩起身,為羅利閔整理好凌亂的頭髮、戴好剛才被壓歪的眼鏡,又親了他一口後才捨得放開他。

  再不離開,今晚大概就別想回去了。在某些時候特別少根筋的羅利閔實在讓人有些把持不住……

  站起身後,葉孟傑不忘交代:

  「別出門了,你還是乖乖待在家當個細皮嫩肉的阿宅就好。」

  「滾吧你!」

  細皮嫩肉?這男人一反先前的戰戰兢兢,現在竟敢調戲他了?羅利閔掙扎著從沙發上爬起來,狠狠瞪了葉孟傑一眼。

  無奈他的氣勢不足,再加上被親吻得微腫的雙唇和泛紅的臉頰,在某人的眼裡看來那白眼簡直跟欲拒還迎的勾引沒兩樣,於是他又被傾身湊近的男人輕啄了一口,差點再跌回沙發上。

  「我走了,門幫你鎖好,等一下記得從裡面反鎖。」

  深怕自己失控的葉孟傑不敢再逗留,迅速拎起公事包走人。

  而一再被吃豆腐,還不太習慣親密接觸的羅利閔只能脹紅著臉,擠出兩個字送他:

  「快滾!」

  許久以後,等羅利閔冷靜下來想了想,突然覺得自己的行為好可怕。

  「天哪這跟小說裡的傲嬌少女有什麼兩樣?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他不知道,這種煩惱在葉孟傑眼中卻是可愛得不得了。

  今晚的兩人依然各自和工作拚搏。不過在痛苦的熬夜過後,他們最終都帶著與昨晚截然不同的好心情,傻笑著入睡了。

 

    ◇

 

  結束對總經理的簡報後,葉孟傑從會議室回到座位上,他低頭揉了揉太陽穴,長期加班的疲勞在低頭不被人看見時盡顯於臉上。

  幸虧這份簡報沒有被其他部門打槍,也很得上司欣賞,加班算是值得了。可是簡報成功並不代表工作就到一個段落了,反而是另一段工作的開始。

  和上司討論過後,葉孟傑一邊在腦中算著接下來的工作計畫,一邊拿起私人用手機瞄了一眼,嘴角逸出一絲笑意。

  羅利閔傳了簡訊給他──

  有雞湯一鍋等你來喝。

  自從那晚後,彼此都被暫時超量的工作纏身的他們開始互傳簡訊。與一般陷入熱戀的情侶不太相同,他們的話題和措詞都很普通,簡訊的內容通常都是葉孟傑叮嚀羅利閔不要熬夜,或是「我晚上過去找你」;而羅利閔則是「累的話今天就不要過來了」或是像這種煮了食物通知他來吃的訊息。

  葉孟傑瞄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和信箱確定目前沒有緊急要處理的事務後,開始一手整理出公差回來要報銷的單據,另一手慢慢地回著簡訊:

  今天要加班到很晚,不好意思,我明天過去。 

  沒多久,羅利閔又來了通簡訊:

  客官,本店提供外送服務,可以為您在晚餐時間內保溫直送公司樓下哦~

  因為對方的體貼而感動的同時,葉孟傑也差點忍不住笑出聲。有時他真的很佩服羅利閔在說話行文間的幽默,但羅利閔卻謙虛地表示這種異於常人的幽默感只是身為阿宅的基本必備技能。

  時間久了,葉孟傑也被潛移默化,他毫無自覺地順著羅利閔的話回道:

  老闆,我比較喜歡內用。你別出門了,我明晚過去。

  殊不知,他這句話竟讓羅利閔想像過度,在家裡抓著手機兀自臉紅地罵道:

  「內用?用餐還是用老闆?我看內用只是順便,來調戲老闆才是你的目的吧!?」

  當然,他是不可能把這些話發在簡訊裡送出的,不然可就真的給了葉孟傑很好的調戲素材了。

  這一頭,誤會大了的羅利閔瞪著螢幕苦思該打些什麼話調戲回來才好?而另一頭無辜的葉孟傑,則是嘴角噙著自己都沒察覺的笑意開始埋頭工作。

  當他整理到一張陪客戶搭計程車的收據時,突然動作略頓,過了一會兒才回神,笑了笑繼續填寫報銷單。

  這張收據讓他想起許久前的某一天,他和上司搭計程車拜訪客戶的往事。

  當時的司機不小心開錯了路、誤闖單行道,和客戶約定的時間漸漸逼近,他們卻還繞不出眼前這條路。他的上司很急,一邊催計程車司機想辦法繞路走、一邊親自打電話向客戶道歉,懇求客戶再多等他們一會兒。

  無奈台北的單行道又多又長、有些巷口又不准轉彎,再加上當時車流擁擠,司機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將車開回正確的路線上,他們最後足足遲到了十幾分鐘。

  那時在車上除了焦躁之外,更讓葉孟傑也聯想到,他的暗戀就好像是誤闖了一條不在預設路線上的單行道。

  他想不明白怎麼會駛上這條路?他無法回頭,也找不到能逃脫的轉彎口,於是只能一直往前走。

  這一路上他總覺得希望渺茫,無法用「前面會有好事等著你」來激勵自己。畢竟,單行道上怎麼可能會遇到有人迎面而來?

  而今他已脫離那條漫長的單行道,戀情雖然才剛萌芽,但似乎已能預見將來的茁壯……

  迅速整理完那疊單據,葉孟傑又從桌上抽出一疊文件夾準備製作下一階段的企劃書和簡報。看著那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圖表,他下意識就聯想到時常得盯著電腦和紙稿的羅利閔。

  羅利閔的眼睛真的很不好,只要一抽掉他的眼鏡,他幾乎就是任人擺佈的狀態……

  咳,上班時間,不宜浮想聯翩。葉孟傑搖了搖頭,將不小心偏移的思緒矯正回來。他一邊確認圖表上的機械結構,一邊想著這時節裡什麼水果是有益眼睛健康的?他明天得買一些水果給羅利閔帶過去才行……

  而此時的另一頭,羅利閔也是一邊翻譯著手上的稿子,一邊認真地思索簡訊上該打些什麼內容將他的「客官」調戲回來才好?

  葉孟傑很快就會發現,脫離那條單行道後,和羅利閔一起生活的日子裡不僅幸福,還很……呃,有趣極了。


      【全文完】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