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年下攻,不喜勿入。
若覺字體稍小,可按CTRL+滑鼠滾輪將字體推大。

-----------------------------------------------------------------------



  坦承之後便覺得輕鬆許多,宋天悅笑了笑,繼續緩緩說道:「就像你這幾個月以來老是小心翼翼、怕又惹我不高興一樣。」

  盧振宇愣住了,他沒料到宋天悅竟早就察覺到了這點。暗自擔心的事情被點明,他直覺地低下頭不知該如何回話,方才胡亂離題的功力盡失。

  這模樣在宋天悅眼裡看來覺得他真的好可愛。

  以前,宋天悅喜歡少年時期的盧振宇雖然銳利刺人、但看待世界仍然很純真的可愛模樣,那是三十歲的他所沒有的。重逢後,少年不再是少年,尖銳的言行舉止收斂了許多,純真的樣子也因為開始工作而漸漸淡化了,可是盧振宇在他看來卻依然可愛。

  真的是……怎麼看都好可愛呀。

  宋天悅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知道自己這種心態根本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嘴角彎揚的弧度就更大了。他撫著盧振宇抿緊的嘴唇,溫和地說:

  「振宇,我一直想找機會告訴你,其實我並不討厭你以前的脾氣,我們之前會分開是因為我們雙方面都有問題。不要把自己繃太緊了,我看了會心疼。」

  「你哪有什麼問題?」

  盧振宇嘟噥,宋天悅則搖了搖頭,他那時的心態的確不太對。

  那時的他對於一直為少年付出卻得不到想要的疼惜這點而覺得好累。宋天悅自以為誘使少年改掉許多他這個大人看不順眼的習慣對少年來說是有好無壞的,也許沒錯,但事實上,少年這就是在為他忍耐、為他而努力蛻變,誰說只有宋天悅在隱忍退讓?

  「我被逼去相親時不是什麼也沒告訴你嗎?還有,我以前犯了個很大的錯誤──」

  宋天悅手指一勾,讓低著頭的盧振宇抬起下巴望著他。

  「我那時真的很寵你,沒有把你當個大人看待,被生活搞得很煩的時候又要求你成熟一點不要來煩我,這是我的錯。以前就算希望你為我做點什麼,我也不太敢要求……振宇,這次我不會這樣了,我們都需要做點改變。」

  盧振宇愣愣地望著眼前的男人,男人的眼神看來溫潤迷濛,臉頰則微微泛紅,不知是啤酒或是說了這段話的關係?盧振宇的臉也跟著紅了,有些結巴地說道:

  「你、你希望我做什麼,都可以直說啊,我真的很樂意為你做任何事。真的!」

  宋天悅笑了,臉頰更紅潤了。他再度靠回沙發上、整個人非常放鬆的坐著,可以說是慵懶得毫無坐姿可言。

  他以前不曾這樣,即便是輕鬆的狀態下也不會如此軟綿綿的,盧振宇因此困惑地看著他。原本鬱悶的心情好點了嗎?他們剛才有說了什麼能讓宋天悅心情變好的話題嗎?

  「好啊,那就說定了,我如果遇到問題一定會讓你知道,你也不要這麼緊張兮兮的隨時戒備怕惹我生氣了,嗯?」

  「啊?……嗯。」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盧振宇傻傻的點頭應答了。

  「那,我有個問題。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老是喜歡叫我小月亮嗎?」

  「呃……嘿嘿……」被發現私底下還是這樣偷偷叫他了?知道裝傻沒用,盧振宇有些難為情地說:「我覺得這樣叫你很好啊。」

  「我都幾歲了,你還叫我『小』月亮?」

  「這樣很可愛啊!」

  宋天悅笑了,真拿這大男孩沒辦法。他覺得盧振宇對他的說法不以為然而嘟嘴的樣子才叫可愛,他這個三十好幾的人就……算了吧。

  「你不喜歡叫我天悅?」

  「沒有啊。我只是……更愛叫你小月亮。」

  「你喜歡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稱呼?」

  「嗯……對啦。」盧振宇終於老實點頭了。

  「那你該慶幸我習慣叫你振宇而不是小宇北鼻。」宋天悅揚起嘴角笑道:「不然,你就得學著適應『小宇北鼻』了。」

  意思是他並不介意?盧振宇眼睛一亮,小心翼翼地詢問:

  「我、我還是可以叫你小月亮嗎?」就跟以前一樣?

  「你高興就好。」宋天悅摸了摸他的頭,眼神裡帶著寵溺。

  盧振宇開心得發出嘿嘿嘿的笑聲,低頭在宋天悅的頸間蹭了又蹭,撒嬌的舉動讓宋天悅也笑了。

  「你心情有好點了嗎?」

  「……不提還真的忘了。」宋天悅又嘆了口氣。「剛才太專注在想要怎麼開口談我們之間的事了。不好,一想到婚禮的事實在很難好得起來。」

  「那就不要想了。」盧振宇伸手圈住男人的頭,彷彿這樣就能控制他的思緒,這孩子氣的舉動讓宋天悅揚起嘴角。

  「怎麼可能不想?也許是我潛意識裡不想面對這件事,所以才會記錯日期吧?不去,就像是把朋友拋下留他獨自在戰場一樣沒義氣,去了,坐在那種喜氣洋洋的場合裡一想到他往後都要欺騙著一個人、隱瞞某方面的自己過日子,就覺得好難過……」

  盧振宇拍著他的肩膀安慰他:「別難過了。你朋友的太太如果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其實算是他們家裡最幸福的。至於你朋友……那是他自己的選擇,我不會像他那樣,你也不可以拋下我!」講到後來又離題了。

  宋天悅一陣發楞,然後將頭貼在盧振宇的肩上枕著,喃喃低語:「是啊,沒錯,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最幸福。」

  順勢將他整個人摟進懷裡、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盧振宇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而開口說道:「我以前從沒問過你……你……那些前男友都是什麼樣的人?」

  講到前男友時盧振宇還特別提高了「前」的音量,宋天悅因此而笑了。

  「剛才不是還說不知道的人最幸福?」

  「唔,狀況不一樣啊,我現在有必要掌握所有情報,這叫做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而且……一般人通常都會問吧?」那個什麼仁的不就有問過他?哼哼……

  「那你之前怎麼不問?」

  「我、我聽了會吃醋啊。好啦,我承認我是大醋桶……」

  有點難為情的盧振宇真可愛,即使被他抱在懷裡沒看見他的臉,但光聽他說話,宋天悅的嘴角就忍不住往上揚了。

  「既然都已經是『前』男友了,就沒有必要介意了吧?」

  「不行,還是應該好好了解一下。你現在的朋友裡面還有沒有人對你感興趣的?也一起告訴我吧?真怕我一不注意你就被別人搶走了……」

  最後那句真是油腔滑調的甜言蜜語,但永遠都管用。宋天悅扯開嘴角笑了,感覺甜甜的。他很放鬆地窩在盧振宇的懷裡,任由大男孩摟著、輕吻著他的臉。

  那代替撫摸、不具情慾的親吻落在臉上好舒服,宋天悅忍不住喃喃地說:

  「我們以前好像沒有這樣坐在一起好好的聊過……」

  這句話讓盧振宇聽了覺得胸口好疼痛。

  是啊,以前兩人在一起時,他的腦袋裡常常只想著宋天悅溫熱誘人的軀體。男人有幾次想好好的討論些事情──大多是關於盧振宇的事,卻都被盧振宇的嘴唇堵住、最後在床上翻雲覆雨而略過了。

  「你喜歡聊什麼?以後我會好好陪你……」

  輕吻沿著臉頰慢慢移向男人的嘴唇,宋天悅沒有躲開,任由盧振宇低頭輕輕磨蹭他的唇。

  透過嘴唇感受到的溫暖熱度讓他覺得好安心,有個人陪在身邊,真的很好,很好……

  他轉身伸手也摟住了盧振宇,主動張嘴含著盧振宇的下唇輕咬吸吮,這舉動勾起了兩人的慾望,溫柔的輕吻很快蔓延成熱情的舔吮啃咬。

  兩人緊擁著、汲取著彼此口腔內的甜美,連宋天悅鼻樑上的眼鏡都阻擋不了兩人的熱情。直到宋天悅似乎快喘不過氣時,盧振宇才放開他的唇改而輕咬著他的耳朵、頸項,最後是鎖骨……

  男人愈來愈粗重的喘息聲更是讓盧振宇無法克制飆漲的情慾,他抬起頭,刻意在宋天悅眼前舔了舔唇,果真見到宋天悅看他的眼神更加灼熱。

  盧振宇勾起嘴角對宋天悅笑了笑,立即又低頭隔著輕薄的衣料一路向下親吻著他的胸口,腰腹,最後盧振宇半跪在地上,停在男人的褲襠前,用牙齒咬開了他的拉鍊……

  「振宇──」宋天悅明白他在想什麼,他想用身體吸引他的注意力,希望宋天悅的煩躁能因此消散。

  「嗯?」

  從喉頭逸出的低沉嗓音聽來勾人心魂,原本還有些理智的宋天悅只覺得熱氣沖上了臉頰,瞬間忘了方才出聲是為了想阻止這個打算用身體安慰他的大男孩。

  盧振宇滿意地看著宋天悅臉頰泛紅的模樣,更加挑逗地用那雙微挑的眼睛從下而上的仰望著他。稍長的髮絲垂了幾縷在眼前,為那隻眼睛添了點狂野與魅惑,那種蹲跪在他身下微微吊著眼看著他、完全服從的模樣真的沒人能抗拒得了,宋天悅的慾望完全被點燃了。

  盧振宇慢慢張嘴,用牙齒輕巧地扯開褲頭鈕扣,然後隔著薄薄的底褲含住宋天悅已被撩撥得隆起的敏感部位。

  「唔……」

  宋天悅直覺地伸手扯住了他的髮絲,盧振宇還分神轉頭用臉頰蹭了蹭宋天悅的手掌,撒嬌般的姿態讓宋天悅的身體更加火熱,喘息更加粗重。

  底褲被盧振宇的唾液濡溼了,男人敏感的部位被他撩撥到漲得發疼,盧振宇從包覆住男人的薄薄布料裡將男人熾熱勃發的部位掏出,再抬頭看了男人一眼,刻意的,笑著眨了一下他的桃花眼後緩慢地一點一點將男人的分身含進嘴裡。

  用溫軟的舌頭舔舐,用溼熱的口腔包覆吸吮……宋天悅舒服的逸出了輕嘆,終於不再苦悶的甜美嘆息聲讓盧振宇開心得更加努力取悅這個男人。

  盧振宇那雙微挑的眼睛因為情慾及男人堵在他嘴裡的熱楔而泛著溼潤水氣,這樣直直地仰望著宋天悅便已經夠誘人了,再加上他將男人含吮得很深,當宋天悅看見自己發熱的慾望整根沒入對方溼熱的嘴裡時,一切的畫面都讓宋天悅更加血脈賁張,忍不住收緊了手,將這個蹲跪在他胯間的大男孩更往自己身上按……

  喘息,呻吟,還有微弱的嗚咽聲包圍著兩人,最後宋天悅將累積許久的慾望都噴發在大男孩的嘴裡。

  他喘著氣,眼神迷濛地望著盧振宇不小心被他的體液嗆咳得臉頰都漲紅了的模樣,好想伸手拍撫這個摀著嘴拚命忍住咳嗽的大男孩,卻全身發軟得使不上力,才剛被快感席捲而過的身體暫時只能發軟的癱坐在沙發上。

  盧振宇咳得眼淚都掉出來了,眼睫毛沾著水珠、臉頰通紅的模樣看在宋天悅眼裡只覺得好可愛。

  他一邊咳著,一邊抽了張面紙捂著嘴、順便也擦掉繃出來的眼淚,知道宋天悅看著他,便輕聲地說:「我沒事。」

  那聲音些微沙啞,也許是咳嗽的關係,也許是被情慾浸染了,宋天悅只覺得全身好熱,方才的快感稍微退了些,他終於有力氣能抬起手撫摸盧振宇了。

  「我好了。」盧振宇又說了一句,然後低頭就著宋天悅伸過來的手掌,用熱紅的臉頰磨蹭著男人的手心,像貓咪撒嬌的姿態,讓人見了心生憐惜,卻又想欺負他……

  宋天悅揚起嘴角,溫柔的撫摸著他,然後將仍跪坐在地上的盧振宇拉上沙發,不顧盧振宇的閃躲硬是在他嘴角親了一下。

  「不行,有──」

  「有我的味道。」宋天悅咧嘴笑道。

  盧振宇的臉更紅了。宋天悅被挑起情慾時,眼睛反而比平時清明──他現在就是如此。那雙被慾望浸潤的眼微微瞇著,盧振宇能透過鏡片從漆黑晶亮的眼珠裡清楚看見自己的身影。

  他不自覺的舔了舔唇,拉著宋天悅的袖子輕輕搖晃、刻意用撒嬌的音調說:「我、我去漱口,然後,然後……你要跟我一起洗個澡嗎?」

  他的求歡變得好含蓄。

  宋天悅的嘴角更加向上揚,笑得好溫柔,盧振宇差點醉了,但是──

  「好啊,那今晚讓我在上面,可以嗎?」

 

    ◎

 

 

  盧振宇愣了,以為自己聽錯了,好幾秒都無法答話。

 

  在床上,他向來都是在上頭的,他喜歡壓著男人結實成熟的身體擺弄搖晃,他知道宋天悅其實也和他一樣,只是宋天悅當初太寵他,所以才任由他為所欲為……

  好吧,他承諾過男人能為他做任何事,只要宋天悅開心──

  「呃哦……好……」結結巴巴。盧振宇覺得自己彷彿又回到了過去,像當初在MOTEL裡那個慌張又害羞的少年時期的他。

  聽到他答應,宋天悅的笑容更加醉人,讓盧振宇有種快要融化在這個男人身邊的錯覺。他想,就算真的被做到明天直不起腰,也一切都值得了。

  兩人一起在浴室裡洗澡時,即使宋天悅摘下了眼鏡看得不甚清楚,但也知道盧振宇的臉一直是泛紅的,似乎真的很緊張。

  這模樣讓宋天悅忍不住嘴角一直揚起,好想逗弄他,卻又不忍他的臉頰摸起來的感覺像是快要燒起來了,只好作罷,乖乖地洗澡。

  當盧振宇進了臥房、被宋天悅壓在床上時,也許是不習慣處在下方,也許是緊張,他的身體僵硬得連宋天悅都忍不住嫌棄。

  「放輕鬆,你太緊繃了……」

  盧振宇心想,他的臉還有可能再更熱更紅嗎?

  他沒答話,只是緊緊摟著身上的男人、親吻著男人的嘴唇。

  當溫熱柔軟的唇瓣相互摩蹭吸吮時,能讓他舒服迷離到腦中只有對男人的滿腔情感,要是憑著本能與男人交纏的話,一定能忘記讓他害羞又緊張的事。

  而宋天悅卻在一陣親吻後,直接遞給他一瓶……潤滑液?

  都已經這麼害羞了還要他自己抹?盧振宇傻眼了,愣愣地和男人對望了幾秒,然後認命的低下頭。好吧……今晚就一次服務到底!

  正當他紅著臉扭開瓶蓋時,宋天悅卻拉住他的手。

  「不鬧你了。」

  男人笑著在盧振宇嘴上輕啄了一下,臉上帶點惡作劇卻也憐愛的神情讓盧振宇真的傻住了,怔愣了好幾秒後才意會到這個男人是在……捉弄他?

  「你……」

  盧振宇又羞又窘,但男人那難得淘氣的神情更讓他心跳加速、覺得微微暈眩。

  宋天悅竟也有這種表情?平時看來成熟的臉上帶著點孩子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好誘人……

  看到男人這副模樣盧振宇就明白了,往後的日子裡男人如果要整治他,他絕對毫無招架之力。

  「好啊,你騙我!」他佯怒,翻了個身撲上宋天悅,將正輕聲笑著的男人壓在身下。

  「你臉紅的樣子好可愛,呵呵……」

  「你你、你臉紅的時候也很可愛啊,我來讓你更可愛!」他貼在宋天悅的臉上拚命輕啃囓咬,逗得宋天悅一邊笑一邊努力縮著頭躲開這番牙齒攻擊。

  笑到沒力後,宋天悅便癱在盧振宇的身下喘著氣和這個大男孩對望。哈著熱氣的兩人都是臉色酡紅、眼角溼潤的模樣,在彼此眼裡都極具魅力,盧振宇很快的俯下身親吻宋天悅的嘴唇──瘋狂的熱吻,不再是嬉鬧而是情慾纏綿。

  這晚,真是非常熱情又和諧的一晚。

  儘管為了想看盧振宇臉紅的模樣而捉弄了他,但宋天悅最後還是任由他壓在上頭。

 

  宋天悅心想,沒辦法,誰叫重逢後的盧振宇更加惹人疼愛?他當然仍待盧振宇極好──好到隔天宋天悅差點沒體力參加朋友的告別單身派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