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也許是因為太寂寞了吧。

  望著枕在他的大腿上小憩的談威,鄭衡亞有些恍惚。

  忙碌的城市裡,每個人都陷在自己的泥沼中有自己要努力的事。

  鄭衡亞已經太久沒有個親密的人陪在身邊了,好想念那種有人與他分享著生活上的瑣碎雜事、互相溫暖彼此的甜蜜,還有彼此打氣、從一個又一個的泥沼中抽身而出的患難與共……

  或許是他太過渴望有個能寄託的對象了,即使疑惑為何這個條件優異的大明星會挑上他,卻也無法掙脫對方刻意的誘惑與邀約,就這麼隨著談威的步調走了。

  談威好愛膩在鄭衡亞身邊,兩人相處或坐在沙發上時總是喜歡摟著他,更喜歡將頭枕在他的大腿上閉眼小憩……

  鄭衡亞很喜歡肌膚相觸的感覺,所以當對方湊過來時其實內心挺高興的,不過他也訝異原來談威這麼黏人。這個平時不太關心旁人的人待他卻是溫柔體貼。

  鄭衡亞伸手為談威輕輕梳理著落在頰邊的頭髮,然後靜靜地看著他閉上眼的俊美面容。不管看了多久似乎都不會膩,為什麼有人就是能長得如此好看?

  假期裡,鄭衡亞丟下回家的談威,和幾個朋友去台東悠閒地待了幾天,一開始的確是放鬆了在台北工作所累積的壓力,但當接到談威打來的電話時,鄭衡亞卻發現自己會想念這個人。

  見到美景會希望談威也能看到,所以拍了好多照片想給他看;見到普通的景色卻也會想到談威,因為大明星看過太多美好、刻意修飾過的事物了,不知道他見到普通的東西時,會是什麼神情?

  談威在電話中的聲音聽來有點悶,鄭衡亞也不知該說什麼逗他開心,只能聊聊當天去哪兒玩、做了些什麼事。

  鄭衡亞說著話時,總覺得手機那頭的談威是很認真在聽他說話的,只要話尾一頓對方就會立刻接話。這讓鄭衡亞不自覺地說得更加投入的同時,也想到一開始兩人在台東相遇,當時這個大明星有禮卻漠然的態度。

  談威待他真的不一樣了,明顯地比對待朋友多了更多。

  是因為感受到這點,所以在台東那幾天才會想著談威嗎?

  輕撫著眼前英俊的臉孔,鄭衡亞更加迷惘。

  知道鄭衡亞離開台東回台北後,談威便迫不及待地逼問了他租屋處的地址、直接殺過去把他擄回家,僅存的兩天假日裡兩人就這麼膩在一塊哪兒也沒去。

  鄭衡亞之前猜得沒錯,不工作的日子談威的確只想待在家裡,尤其現在還有他在,兩人一起吃飯,睡覺,聊天,看DVD……他們之間似乎愈來愈契合。

  為了要撥開談威耳邊的髮,鄭衡亞伸手時卻不小心戳到了談威的臉,似乎驚醒他了。

  「對不起。」

  談威只是笑笑,眨了眨眼稍稍清醒後,起身坐在鄭衡亞旁往他臉上親了一下。

  「覺得無聊嗎?」

  「沒有啊……我在想事情。」

  「哦?想什麼?」

  「呃……明天要開始工作了。」

  「你剛剛想的不是這個吧?」談威摟著他再親了一下。

  為什麼他都知道自己在想什麼?鄭衡亞忍不住覺得可怕,這樣都不能做壞事啊!

  不過談威也沒有再逼問他,順著他的話說道:「明天你休假吧,只有試鏡的行程而已,不用跟去。」

  「喔。」鄭衡亞點點頭,為多了一天休假而開心。轉頭看看靠著他又把眼睛閉上的談威,突然想問他:

  「你會緊張嗎?」

  「試鏡嗎?會啊。明天要試的角色我很喜歡,和之前接的類型不太一樣。」

  談威張開眼換了個姿勢說:「而且有的時候對方會突然拿另一場的劇本要我臨時發揮,有的還是大家一起試的,表現的如何大家都看得到。長得再好看,演得爛有什麼用?」

  「面子問題……」

  「對。」

  兩人都笑了,鄭衡亞忍不住說:「我以為你會回答『不會』。」

  「哦?我應該要用很普通的口氣說『就跟平常拍戲沒什麼兩樣,認真演就對了』?」

  談威笑著伸手摸鄭衡亞的頭,頓了一下後繼續說道:

  「在別人面前我會這麼說。」

  鄭衡亞楞了,看向慵懶地靠在他身上的談威。

  所以,談威對他展現了不會在別人面前輕易顯露出來的一面?

  一思及此,鄭衡亞感到有些虛榮及甜蜜。

  「所以你每次試鏡都戰戰兢兢?」看來不像。

  「是啊,不過愈喜歡的角色當然就愈緊張。」

  「多緊張?」

  「會整天胃痛。兩年前《習作簿》那個男主角我試了兩次,結果最後給魏宇卿演了。」

  不是挺有名的國片,所以鄭衡亞當時沒看過,那個演員的名字聽來也沒什麼印象,鄭衡亞不知該接什麼話,只能問:

  「那你覺得他演得好嗎?」

  「很好。」談威扯開嘴角笑了,難得不甘心的表情。「看了以後就知道為什麼導演不選我。」

  鄭衡亞看著談威那樣的表情發楞,然後突然伸手戳了戳談威的臉。

  「做什麼?」談威並不閃躲,還轉頭張嘴輕輕囓咬伸過來的手指。

  「你是談威?」

  「我是啊。」

  鄭衡亞突然沉默了。

  剛才談威的表情讓他瞬間認知到,這個人在他面前的確是毫不設防地流露出了私底下的樣貌,他是談威,不是那個工作時的「梁承蔚」。

  談威不是用工作時那副萬人迷的模樣和他交往的,而他卻一直用看大明星的那種框框來看待談威,這對談威來說並不公平。

  「你在想什麼?」

  「我……不知道……」

  「怎麼會連自己在想什麼都不知道?」談威傷腦筋的笑了。

  那看似拿他沒辦法的表情讓鄭衡亞覺得有些甜蜜,情不自禁地湊向談威的唇親了一下。

  談威笑著回以真正的親吻,甜美的,誘惑的,讓人體溫上升的親吻。

  「阿亞,今晚再留下來好嗎?」

  「嗯。我…我……」將頭埋在談威的肩上喘著氣,鄭衡亞突然對他好奇了起來。

  「怎麼了?」轉頭在鄭衡亞臉頰上啄吻著,談威開始蠢蠢欲動。

  「我可以問問題嗎?」

  「當然,沒什麼不能問的。」

  「呃……」鄭衡亞卻陷入思考,不知該從何問起。「我、我不知道要問什麼。」

  談威失笑,似乎也被他搞迷糊了,只好反過來詢問:「想問關於我的事?」

  「嗯。」

  「什麼樣的事?」太好了,鄭衡亞終於對他表示好奇了。談威感動到忘了剛才自己滿腦子兒童不宜的計畫。

  「呃……」

  見鄭衡亞那副茫然的模樣,他笑說:「需不需要向你自我介紹一下?」

  這句話讓鄭衡亞也笑了,說:「好啊。」

  「我叫談威。」

  「我知道。」

  「你要回答『我叫鄭衡亞』才對吧?」談威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繼續說:

  「我今年虛歲二十七歲,家裡主要成員有父母和兄弟各一,我是老二。」

  「我上面有哥哥和姊姊。」見他停下,鄭衡亞舉一反三地接話。「你家裡有爺爺奶奶嗎?」

  「有啊,我有很多奶奶。我爺爺娶了四房,我的親奶奶是二房。」

  「哇塞──」鄭衡亞真的傻眼,忍不住將驚嘆詞脫口而出。

  談威扯開嘴角笑笑,太過複雜糾葛的豪門親情與恩怨講起來還真像老套的電視劇,不過要是鄭衡亞有興趣知道,他倒不介意說給他聽。

  「所以我有很多叔伯姑姑和堂、表兄弟姊妹,再加上有的叔伯在外頭還有私生子女,多到真的很難記得。」

  「私生子女?」簡直就是電視劇才會有的情節,鄭衡亞忍不住楞楞地重複了這個詞。

  「是啊,我家比較複雜。」

  「你家裡不喜歡你走演藝圈嗎?」

  「非常反對。」談威露出一絲苦笑,「老實說,這就是為什麼我會有藝名的關係。他們不希望我帶著原本的姓在演藝圈裡發展,我其實也不想要,幸好起碼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意見一致,省得麻煩。」

  「所以……你之前說的不是實話?」

  「什麼?」

  「你跟我說藝名是之前的經紀公司幫你去找老師取的、說這樣會大紅大紫。」

  「的確是啊,我也沒說謊。」

  「心機好重喔。」

  「哈哈。」談威在鄭衡亞的唇上親了一下,見他並不在意才鬆了口氣。

  「以後你問什麼我都會老實回答。」

  這話讓鄭衡亞臉紅,所以談威更是在他臉上親了好幾口。

  「我……你……」他嚅囁著,怎麼也無法對談威說出「你真的喜歡我嗎?」、「喜歡我哪一點?」這種疑問。

  「問哪,我什麼都會說。」

  親暱的氣氛讓鄭衡亞有些恍惚,不自覺地脫口說了──

  「我搞不懂,為什麼……」

  談威將他摟得更緊,細碎的吻從臉頰游移到嘴唇。

  輕輕地啃咬吸吮著鄭衡亞的下唇,將舌尖探進撩撥得他全身發軟、氣喘連連後才放開他,改而輕咬他的耳垂,談威在鄭衡亞耳邊刻意用低沉誘人的嗓音說:

  「鄭衡亞,我在意你很久了。」

  被挑逗得臉色潮紅的人迷濛地望著談威,眼裡有著一絲困惑。

  「我做人有這麼失敗嗎?我不會跟你開這種玩笑。」

  「我不是……」察覺到他自嘲的話裡有些洩氣,鄭衡亞無措地抓著自己的頭。「我只是……以為你會找更有趣一點的人。」

  「有趣?你也不無聊啊。」談威拿他沒辦法地笑了,撥開他的手幫他順好被抓亂的頭髮,說:

  「你以為喜歡一個人要談什麼條件?」

  鄭衡亞語塞,談威第一次對他說了「喜歡」這個詞,讓他心跳得好快。

  「條件好的人多的是,可是像你一樣的人我卻沒遇過幾個。」

  談威的這句話,徹底把他融化了。

  

  ◎

 

  夜晚的臥房裡燈光昏暗,彌漫著令人臉紅心跳的情慾氣息。

  鄭衡亞靠在談威懷裡,任由對方從背後抱著親吻撫摸。

  他隨談威的要求又留下過夜了,原本以為只是睡前的親吻,但當談威的手掌伸入衣內,嘴唇間的親吻也更加甜蜜熾熱。

  鄭衡亞張嘴接受談威探入的舌,不屬於自己的體溫燙得他微微顫抖,卻也讓他渴望接觸更多……

  知道鄭衡亞喜歡,談威摟著他討好地親吻著,他們的嘴唇相互摩擦,舌頭交纏、吸吮舔舐著彼此濕暖的口腔。

  如果沒有感情的話,舔吻不過就是黏膜接觸,可是現在卻是催化情慾的媒介。

  兩人的體溫熨燙著彼此,呼出的氣息噴拂在彼此的臉上更是加熱了周圍的溫度。

  甜蜜的親吻中談威脫掉了鄭衡亞的睡衣,手掌在他身上不安份地游移著。兩人嘴唇分開後,鄭衡亞喘著氣靠在談威懷裡,感覺到親吻轉移到敏感的耳邊後更是連吸了好幾口氣。

  「你……」

  「不喜歡?」

  「唔──」

  談威舔咬著他的耳朵勾引得他全身更加燥熱,忘了剛才自己為什麼要出聲想阻止了。

  手掌撫過鄭衡亞的胸口後,談威將他的下巴托高露出脆弱的頸子,嘴唇一路往下輕咬親吻著他的頸項、感受到他興奮狂跳的脈搏。

  在他的鎖骨間流連著吸吮啃咬了好一會兒,談威滿足於自己在鄭衡亞身上烙下的輕微痕跡、徹底挑起他的情慾後才又回到他的嘴唇上。

  鄭衡亞主動渴切地含著談威的唇舔吮著,談威溫柔地回應,手指卻不安份地觸上他的乳尖壓揉。濃烈卻不激烈的親吻和在胸口肆虐的手指將鄭衡亞折磨挑逗得渴求更多的撫觸,他忍不住側過身轉向談威,也伸手探進談威的睡袍裡,迷亂地撫摸他精心鍛鍊的身材。

  談威笑著將鄭衡亞壓在床上,再度細細地吻過他熱燙的耳垂,頸子,鎖骨……最後停在兩邊的乳頭上輪流吸吮著。

  帶著鼻音的呻吟淺淺逸出,敏感的地方被這樣對待讓他全身更加火熱,手指插入談威埋在他胸前的髮間忍不住輕輕拉扯。

  待談威的嘴放過他時,指尖卻接續而上,像戲弄他似的在被唾液濡溼的乳尖上輕撫壓揉,溼滑的皮膚讓指頭不太受控制、也讓撫觸帶著奇異得教人忍不住顫抖的情色挑逗……

  「不要……」

  「好,不要。」

  笑著親吻安撫鄭衡亞後,談威卻將啄吻持續往下游移,舔咬著鄭衡亞彈性極佳的皮膚,嘴唇滑過他敏感的腰桿、下腹,那輕輕摩擦而過的麻癢讓他忍不住顫抖……

  最後談威脫了他的睡褲,停在細嫩的大腿內側,牙齒刻意細細啃咬著、輕吮著留下淡淡的痕跡。

  更教鄭衡亞難耐的是談威的手掌隔著薄薄底褲搓揉著他愈來愈火熱的下體。

  「小威……」

  「別告訴我你不要。」

  笑著剝掉他最後一件底褲,談威湊近他耳邊,用帶著情慾的嗓音說:

  「我要色誘你,請你上勾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