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上一篇因為是限制級,所以在網誌上設成需要密碼才能閱讀。

提示應該寫得很清楚了,請不要留言詢問,我會很囧的刪掉哦~

 

 


 

 

  白天醒來,鄭衡亞睜眼不見談威,還兀自埋在棉被裡掙扎害羞了許久,想著下了床該怎麼自然地和他說話。 

  直到他慢吞吞地撐起身體穿上談威為他折好放在床邊櫃上的衣物後,看見上頭還擱了張紙條才想起談威今天要出門試鏡。 

  紙條上叮嚀著鄭衡亞要把準備在冰箱裡的餐點溫熱了吃,要是累的話再睡一下,還請他等他回家…… 

  鄭衡亞臉紅地放下紙條,有些難以想像這是談威寫的。 

  字裡行間透著絲絲甜意,彷彿可以看見執筆的人當時臉上溫柔疼愛的表情…… 

  他不禁想起昨夜的瘋狂歡愛,後半段因為沉浸在快感裡所以什麼也記不得了,但在此之前談威那雙望著他的眼眸和對他溫言軟語、耐性誘哄的模樣……鄭衡亞怎麼忘得了?一想到就不自覺地臉紅心跳了。

  漱洗完後鄭衡亞走進廚房,溫熱冰箱裡談威為他準備的食物,自己一人坐在餐桌前一邊吃著一邊無聊地打量這間談威一個人住嫌大的房子。 

功能齊全但極簡的設計看來有些冰冷,倒是符合之前談威給他的印象。 

  這種室內設計有質感又實用,令人欣賞,但……不是鄭衡亞會選擇的類型。就如同在酒醉那晚之前他從沒想過談威與他之間的可能性。 

  空蕩蕩的屋裡只有餐具相碰的聲音,不知是在別人的屋裡不自在或是寂寞,鄭衡亞覺得胃口不太好,只吃了幾口就不餓了。 

  因為談威的紙條裡寫著要是覺得無聊的話屋裡任何東西都隨他取用,所以當鄭衡亞翻找了櫃子裡的DVD,看見談威說讓他試鏡胃痛了整天的《習作簿》時,便好奇地將光碟塞進放映機裡、窩在沙發上看了起來。 

 

  這部片的外盒上寫著一句話:我們每天都在練習愛人。 

  雖然老套但仍很吸引了鄭衡亞興致勃勃地想研究,可是片子剛開始的那十幾分鐘卻無聊得讓他看到快睡著。國片都這樣步調沉悶嗎? 

  鄭衡亞忍不住想著即使是俊美迷人的談威,要是放進這種緩慢又奇異的運鏡裡,看起來大概也不怎麼樣。 

  但隨著劇情轉折與主角的精湛演技,開頭那些看似鬆散而跳躍的情節都一一被串連了起來,鄭衡亞便被吸引得目不轉睛直盯著螢幕。 

  原來這部電影是在描述一個大男孩在成長的過程裡,遇到了各種類型的人,就像是寫著習題一樣。 

  主角在一個又一個的人身上學習著不同的事情,學著拿捏人與人之間的微妙距離、學著在被傷害之後還要有勇氣繼續愛人。 

 

  耐心看完後,鄭衡亞內心有股澎湃的感動。這部片不是只狹隘地描述男女之間的情愛,讓人看完後會忍不住一直回想著那些曾經與自己交會過的人、當時發生的事還有在他們身上學到的東西。 

  鄭衡亞能理解為什麼談威在試鏡時會胃痛了,也能理解他為何露出不甘心的表情。 

  這是部好片,需要人平靜且耐心欣賞,然後觀眾會從中得到很多感動、會隨著主角的際遇而想起自身許多青澀或甜美的回憶。

  最後,即使不記得電影的情節了,某些畫面還是會深深烙在腦海裡,不時地被想起──要是能參與演出的確是種榮幸。

  但談威以往作品的形象並不太符合這個主角,這就是導演最後沒挑中他的原因吧?

 

  這是一個平凡人的故事,電影裡的大男孩是在跌跌撞撞裡學會愛人與被愛。

  可談威給人的感覺比較像是高高在上的王子,一堆人會為他自動獻上一切求他垂憐,他根本不需受到這些挫折就能得到比別人更多關愛。

  一想到此,鄭衡亞不禁擔心起談威。

  他出眾的優雅氣質的確讓他在人群中很耀眼,可是……正因為如此,談威的戲路似乎也比別人窄了許多。

  影片放映結束了,連工作人員列表都跑完了,鄭衡亞卻仍呆坐在沙發上,望著回到DVD選單畫面的螢幕神遊。

 

  直到談威傍晚回家時,見到的就是昏暗的室內還有一臉呆滯昏昏欲睡的鄭衡亞。

  開了燈坐到他身邊,談威伸手輕撫鄭衡亞的臉,溫和地喚他回神。

  鄭衡亞轉過頭呆呆望著人的模樣好可愛,談威湊近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說:

  「我回來了。」

  鄭衡亞聞言楞了一下,本來正在聚焦的眼神又散掉了。談威不解,但見他似乎在思考也就不打擾,靜靜地坐在他身邊抬手摸摸他的頭。

  談威不知道,這簡單的一句話讓鄭衡亞的胸口突然好疼痛──

  已經很久沒有人對他說『我回來了』。

  他的父母早已雙亡,撇開各自成家立業的兄姊不談,他身邊根本就沒有會等他、或讓他等待的對象。

  他在人群裡漂流著,漫無目的,也沒有停泊港。總覺得未來的人生就像是孤獨的遠航,他是寂寞的船長。

  而現在居然有人對他說『我回來了』──

  這幾個字聽起來多麼的甜蜜,像是電流般強勁衝擊了他的胸口,讓他有種想哭泣的衝動。

  鄭衡亞反覆咀嚼著這句話,同時也明白了自己有多麼的寂寞。

  寂寞到……簡單的幾個字居然讓他在這瞬間完全愛上了談威。

  在他髮間輕撫著頭皮的手讓鄭衡亞舒服得微瞇了眼,胸口因為那句簡單的話而漲滿甜蜜的喜悅,他的耳根熱得發紅,慢慢地靠向對方。

  這是他清醒時第一次自己主動靠上來。談威順勢環上鄭衡亞的肩膀摟著,內心裡萬分高興。

  「剛剛在看《習作簿》?」

  「嗯。」

  「覺得不好看?」不然怎麼一副快睡著的樣子?

  「好看啊,難怪你去試鏡會胃痛……」

  鄭衡亞瞄了一眼放在小方桌上的DVD包裝盒,好奇地問:「魏宇卿現在在哪裡?」

  這個演員長得也挺不錯的,演技又是如此的有渲染力,為何現在沒沒無聞?

  「你找我問別的男人的事?」聽似開玩笑的口氣,實則飽含醋意。

  鄭衡亞楞了一下,覺得臉又更熱了。談威湊向他親了親那張泛紅的臉,他轉頭不知是想說話或迎合,兩人的嘴唇相觸然後親吻。

  像是嬉戲般舔咬著對方的嘴唇,一來一回地相互啄吮輕磨,甜蜜的氣氛完全就是戀愛中的人相處時的模式。

  交纏的嘴唇終於分開時,鄭衡亞低頭輕喘,談威將他按在自己肩膀上,抬手擱在鄭衡亞的頭上不斷撫摸著,讓他乖乖地靠在他肩上。

  「餓了嗎?有想吃什麼嗎?」

  談威是不是怕他餓死?每到了吃飯時間總迫不及待地餵他一堆東西。

  「呃……你放在冰箱裡的東西我還沒吃完。」

  「不喜歡?我下次改做別的。」

  「不是啦,是我沒什麼胃口。」

  「哦──不舒服嗎?」

  將他摟緊了些,談威看他的眼神有些擔心,而鄭衡亞卻聯想到昨夜激烈的情事、燒紅了耳根。

  「不、不是啦……」

  這樣可愛的反應讓談威扯開嘴角笑了,低頭湊向他又是一陣甜蜜的熱吻,最後親吻還延伸到了他的耳根頸側。

  「唔……」

  鄭衡亞喘著氣靠在談威身上任談威擁抱撫摸,還無意識地握住對方托著自己下巴的手,像個孩子般想抓著些東西的樣子教談威更加憐愛地親吻他。

  溫柔的耳鬢廝磨讓兩人的身體燥熱了起來,鄭衡亞卻又捨不得這樣的氣氛燃燒成激情交纏,感覺到談威在他身上愛撫的手掌開始帶著情慾,他忍不住開口說話:

  「你今天試鏡順利嗎?」

  「這個嘛……你對我沒信心?」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事,又像是知道鄭衡亞的意圖,談威笑著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後結束這極有可能擦槍走火的親吻,卻不放開握著他的手。

  「當然有啊,可是……要是聽到這種話,壓力會很大吧?」

  「是嗎?要是你對我這麼說的話,我只會覺得很開心。」

  臉紅。鄭衡亞覺得談威說甜言蜜語時真是有夠不害臊的。

  「……我以前比賽最怕教練說『我對你有信心』了。」

  「游泳比賽嗎?」談威問道。之前逼他說求學時代的事情時有聽聞了一些。

  「嗯。我都會想要是輸了怎麼辦?」

  「怎麼可以還沒開始就先想輸?」談威笑著輕彈他的額頭。

  「做人總是要把退路先想好啊。而且……教練對我的期望真的太大了。」

  鄭衡亞垂下眼,想起一些事而忍不住感嘆,無意識地開始扳玩起談威握著他的手指。

  「怎麼說?」

  「教練說我很有天份、很期待我的發展。可是其實我沒什麼時間練習,放學就要回家幫忙家裡擺攤做生意了,只有上學時間能在學校練習而已。」

  當時就算是體育班的學生也需要繳交游泳池使用的場地費,那些錢都是惜才的教練為鄭衡亞支付的,只求他能繼續練習精進。

  可是當時苦於家裡的負債,下了課就得直奔回家幫忙的鄭衡亞還是辜負了教練的期待。

  「比賽的成績不好?」

  「一直都還不錯啊,只是教練覺得要是好好訓練會更好。」

  「沒密集練習成績還不錯的話,你的確很有天份吧?」

  「嗯,是啊。可是……很多事情,只憑著天份是不夠的。」

  所以鄭衡亞才會佩服談威,要是他空有臉蛋,或只是演技有天份卻不敬業、不持續努力,絕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績。

  鄭衡亞第一次地如此直接地應答,那既不謙虛但也不驕傲的模樣讓談威覺得新奇而不語地瞧了許久。

  「如果你那時有好好訓練的話,我會不會在奧運頒獎典禮上看到你?」

  「有可能哦,我會上新聞,標題還會打上『台灣之光』,嘿嘿~」

  「這麼不謙虛?」

  談威笑著再彈了彈他的額頭,輕鬆的對話讓鄭衡亞很快遺忘了當年教練失望的臉龐。

  「所以試鏡很成功囉?」

  「失敗。」

  「什麼?」鄭衡亞吃驚得音量都忍不住提高了。不是說要對他有信心的嗎?

  談威笑了笑,看來有些難為情。這模樣讓鄭衡亞更是傻眼,他從沒見過、更不曾想過這個人臉上會有這樣的表情,看起來……可愛極了。

  「哪──」談威湊近鄭衡亞,像是為了掩飾剛才的表情而給了他一個甜蜜的親吻,然後在他耳邊說:

  「導演私下跟我說,他猜我應該是在談戀愛了,說我現在不適合演憤世嫉俗的角色。」

  這句話轟得鄭衡亞立刻臉色漲紅發熱,讓談威看了心情非常愉快,摟著他沒再說話,兩人靜靜地窩在沙發上互相倚著對方。

  然後等到鄭衡亞的臉稍微退燒了以後卻開始擔心了起來。

  「那、那你……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就是你在談…戀……」無法說出完整的那個詞,鄭衡亞的臉又紅了。

  「我談戀愛的對象不就是你嗎?你說該怎麼辦?」

  「談威,不要鬧了。他講的話有別人聽到嗎?」

  鄭衡亞第一次連名帶姓的叫他,卻發現兩個字的姓名叫起來實在沒什麼份量,無法表達出他惱怒又著急的情緒,更不開心。

  「你在擔心我?」

  「廢話。」下意識地就脫口而出了,鄭衡亞沒注意到對方因此挑了眉的表情,只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說道:「你是明星耶,記者最愛亂寫你的新聞了,要是他們聽唔唔──」

  談威突然欺上用嘴堵著他,讓他再也說不了話。

  這個吻來的突然又濃烈得驚人,談威的唇緊密地貼合著他、熾熱的舌尖撬開他的雙唇急躁地探入糾纏著他的舌頭。

  狂野卻不粗暴的舔吮讓鄭衡亞隨之興奮,伸手環上談威的肩頭緊緊抱著他,欲拒還迎地和他的舌頭推磨纏繞、回以同樣熱情的親吻。

  兩人的嘴唇與舌頭交纏著,拚命地汲取對方口腔中的甜美與熱度,激烈得快不能呼吸後終於分開,鄭衡亞急促地喘著氣,談威卻像是不滿似的咬了鄭衡亞的下唇,有些狠,讓鄭衡亞吃痛地張大了迷濛的眼望著他。

  「你啊……」談威喘著氣,又像是嘆息,「為什麼你都沒有想過自己?」

  鄭衡亞一楞,被熱吻攪和得混沌的腦袋還無法細細思考,談威便又欺上纏著他再來一場深吻。

  張嘴與他唇舌交纏時,總覺得方才的話帶著極度的關愛,讓鄭衡亞忍不住微微顫抖,覺得身體更加燥熱了。

  談威放開他時,他整個人只能軟軟地靠在他身上拚命喘著氣,回想著剛才那句話的意思。

  「我、我……關我什麼事……」

  「哪不關你的事,我在談戀愛的對象不就是你嗎?」

  「唔……」不行了,鄭衡亞的臉要燒起來了。

  兩人稍稍平緩了呼吸後,談威又貼著鄭衡亞輕輕啃咬他的耳垂、敏感的頸窩,讓他又輕喘了起來。

  「不、不要鬧了!講正經的……」

  「好,不鬧。阿亞,你乖乖聽我說。」

  談威那略為低沉的迷人嗓音在鄭衡亞耳邊輕聲呢喃,麻癢的感覺讓他有些恍惚,見此談威好放棄吃豆腐的機會,將鄭衡亞摟進懷裡親密地抱著,慢慢說道:

  「做任何事之前,先為自己想一想好嗎?我不喜歡你總是忘了想到自己。」

  「我哪有……」

  「還敢說沒有?海邊那一次呢?跟你在一起心臟要夠強才行。」

  這句話聽來似乎是數落?卻讓鄭衡亞覺得莫名的甜,甜到全身發軟了。

  「怎麼突然講到這個……」

  「因為你剛剛只想到我怎麼辦。你有沒有想過你該怎麼辦?」

  「………」沒有。

  他不是生活在鎂光燈和各方窺視下的公眾人物,也沒有身為商品、受人愛慕而不能隨性公佈自己感情生活的顧慮,何需思考那麼多?

  鄭衡亞只想到那些導演可都是觀察力很敏銳的,說出來的話當然可信度極高,要是被別人聽到可不得了了。

  「我、我又不是明星!」

  「可是,你跟明星談戀愛了。」

  低沉溫醇的嗓音不疾不徐地這麼說著,讓鄭衡亞聽得連脖子都紅了。

  他忍不住深吸了口氣,卻不否認只是低下頭拚命想掩飾害羞的模樣讓談威開心極了。

  「放心吧,是導演私底下跟我說的,沒別人聽到。」

  「喔喔……」

  正鬆了口氣的同時,談威卻離開他身邊蹲跪在他雙腿間,用一種親暱卻不容鄭衡亞逃避的姿勢環著他的腰、直視著他說:

  「阿亞,我又要開始工作了。」

  「嗯……我也是啊。」

  「工作的時候,會遇到很多人。會──」

  「呃我會用平常的樣子你不要擔心!」鄭衡亞快速地打斷,保證自己絕不會給他麻煩。

  「我不是這意思。」談威苦笑,挺直了上身仰頭親吻他的嘴唇。「相反的,就是這樣我才擔心。」

  「怎、怎麼會……」

  「我會和女星在鏡頭前親熱,會抱著很多模特兒拍照,會沒辦法和你一起去逛街,就連在電梯裡親嘴也不行。」

  鄭衡亞從沒用這種角度看過談威。

  環著他的腰、蹲跪在他雙腿間的人由下而上望著他的表情明顯有些苦惱,而那姿態簡直就是在撒嬌。

  雖然這姿勢親暱得讓鄭衡亞有些害羞,卻也捨不得移開視線,仍舊呆呆地臉紅望著身前的人。

  「哦,那……又怎麼樣?」電梯裡有保全監視系統,就算談威不是大明星,鄭衡亞也不會和他在裡頭情不自禁地接吻。

  這回話卻讓談威傷腦筋地笑了。

  「我本來擔心你會在意,可是現在更擔心你不在意。」

  鄭衡亞楞住了。

  剛才他還認為不須付出自然有一大票人甘願為他奉獻的談威,現在蹲跪在他面前,露出拿他沒辦法的模樣……

 

  不但沒有被愛慕的優越感,鄭衡亞甚至還覺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該怎麼辦?他該怎麼和談威相處?雖說談威毫不設防地向他坦露了一切的樣貌,但他又了解了這個人多少?

  「那是工作啊,你不是很喜歡你的工作嗎?」鄭衡亞只能這麼說。

  「……嗯。但不是跟人打情罵俏的部份。」

  「我知道。」鄭衡亞忍不住笑了。

  他仔細端詳著眼前這個表情正經又小心翼翼的談威,看著他深邃又溫柔的眼眸時不禁一楞。

  他知道談威的五官好看,但從沒像現在這樣,覺得這雙眼睛如此迷人到讓他忘了呼吸。

  鄭衡亞對這樣的眼神很陌生,因為他不曾看過談威這樣看著別人。

  心臟忍不住狂跳,鄭衡亞想撫摸眼前這張他所熟知、現在卻又覺得彷彿第一次見到的俊美臉龐,可是伸出的手卻遲疑地停頓在兩人間,談威立刻笑著握了他的手往自己臉上貼去。

  觸到他溫熱的臉後手指像被燙到般抽搐了一下,談威有些不解他如此的反應,轉頭輕輕親吻了他的手心。

  「談威……」

  鄭衡亞忍不住叫了他的名。

  「我在這。」

  「你有失戀過嗎?」

  「當然。你以為我無往不利嗎?」

  蹲跪在地上的人看似無奈地笑了笑,讓鄭衡亞忍不住彎腰湊向前親吻他。

  兩人互相遷就的姿勢讓親吻瞬間升溫,令人難耐地想得到更多……

  談威直起身壓向鄭衡亞,而他順勢環住談威的肩膀擁抱著,緊緊相貼的嘴唇饑渴地相互磨擦吸吮,溫熱的舌尖纏繞著彼此,汲取著對方的溫度與情慾。

  直到饜足地分開後,兩人都臉頰潮紅地將頭抵在對方肩膀上急促喘著,呼出的熱氣噴拂在彼此的頸側,就算是寒冷的冬天也無法為他們降溫。

  談威眷戀地以大姆指摩娑著鄭衡亞熱紅的臉,在他臉頰上啄了幾口,喘息尚未平復又想貼緊鄭衡亞來場激烈的親吻……

  這種衝動卻在看到鄭衡亞睜著濕潤的眼睛望著他時頓住。

  那眼神像是想跟他說些什麼?談威輕啄了一下鄭衡亞的眼角,換了個坐姿將背抵在沙發扶手、從後頭環著鄭衡亞打橫坐著,兩人用親暱的姿勢窩在沙發裡。

  鄭衡亞想說什麼,他都可以陪他慢慢聊。

  「怎麼了?」

  「呃……我可以聽嗎?」

  「哦。」談威笑了笑,將下巴擱在他肩上緊緊地抱著他。

  「我讀十一年級時──好像是等於這裡的高中吧?那時候正意識到自己對演藝圈有興趣,因緣際會認識了一個在兼差當模特兒的大學生,他很看好我走這條路,算是我決定要踏進演藝圈的關鍵人物吧。總之後來我們就在一起了。」

  「後來大學我選了戲劇系時家裡就斷了我的經濟支援,那一陣子還滿慘的,第一次體會到貧窮和餓肚子的滋味。」

  「你家裡真的討厭你走這條路啊。」

  「是啊,不過現在想來也不是不好,至少那些經驗是很珍貴的。我最窮的時候還有為了要繳房租和學校裡要用到的戲服而去跳過……嗯應該是你們說的猛男秀吧?在派對裡脫到只剩緊身內褲對女孩子扭腰擺臀,希望她們多塞一點小費給我。」

  鄭衡亞驚訝的忍不住轉頭看著談威,他神色自若地笑著說:

  「怎麼?你也想看?我很樂意跳給你看哦,不用塞小費。」

  「呃……不用了,真的。謝謝!」不用想也知道小費要塞在哪裡,鄭衡亞光是想像就快噴鼻血了。

  「喔,真可惜。」談威笑著輕嘆了口氣,繼續說道:

  「當時上課以外的時間我都很努力的一直打工,他似乎有點不諒解我有困難卻不找他幫忙吧。他說,他覺得我很難懂,他好像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我,也覺得我不是沒有他就不行、其實並不需要他,所以就和我分手了。」

  「怎麼可能沒有他就不行……」孤獨了許久的鄭衡亞因為這句話而感嘆地喃喃自語。

  「是,我們不會因為失去誰就活不下去,就算再痛苦還是可以繼續過自己的日子。」

  談威將鄭衡亞摟得更緊,想起當時的有口難言與傷心,忍不住露出無奈的苦笑。

  「你只是不想麻煩他吧?」

  「是啊,而且那時覺得開口求助很遜,再說這是我自己決定要走的路,既然不可能回去求我父母繼續金援我,就該努力撐下去。」

  「嗯,你撐過來了。」

  談威笑了,繼續說道:「我後來還有去求他復合,不過他已經有新男友了。原來他也不是沒有我就不行哪。」

  鄭衡亞伸手輕拍談威交疊在他膝上的手,似乎是在安慰他,談威翻手握住鄭衡亞的手,兩人的手心緊緊相貼,互相感受著對方的體溫。

  安靜了一會兒,談威又說道:「也算是學到點東西吧。」

  「比方說?」

  「比方說……要適時的示弱,還有要讓對方知道我在關心他。」

  「唔……」一想到談威現在的對象可是自己,鄭衡亞就忍不住又臉紅了。

  「為什麼想聽我失戀的事?」

  「呃……」

  「你對我好奇嗎?」

  「有一點……」

  「我對你也很好奇呢,你喝醉酒的樣子真可愛,我還想再看看你別的模樣。」

  「那是是可怕吧,再也不敢了。」好丟臉啊!

  談威笑著親了親鄭衡亞的額頭,說:「你喝醉酒沒關係,吐再多我都幫你清,但是最好控制一下不要再提到前男友的事了,因為你現在和我在一起。」

  談威不在乎他之前和誰在一起,他甚至不想知道。

  鄭衡亞聞言楞了一下,意識到談威居然是個醋桶,臉頰燒紅的同時卻也差點忍不住就笑出來。

  「你為什麼那麼喜歡台東?」

  「呃……」鄭衡亞不知該怎麼形容。

  因為台東太陽很大、台東人很淳樸,他可以在那裡放肆享受灼熱的熱情。可是台東也很清冷、很空曠,彷彿可以包容他所有的悲傷與寂寞。

  「可以說是……心情好或不好都能去的地方吧。」

  「阿亞,你也是個悶葫蘆。不開心的時候想說什麼都可以對我說,不要憋著。想問什麼,只要你發問我都會直接告訴你,拜託你問。」

  談威緊緊抱著他,在他耳邊輕嘆,那種拿他沒辦法的語氣、從背後熨燙而來的

體溫都讓鄭衡亞忍不住微微發顫。

  「如果我那天沒有喝醉酒──」

  「我還是會想辦法色誘你。」談威毫不遲疑地截斷他的話。

  「為什麼要用色誘的?」

  「因為你看來似乎比較喜歡我的身體。」

  「……並、並沒有,你的人也很好啊。」有點心虛。

  「哦?比方說?」

  「呃……像是你很敬業又認真。」

  「那不是應該的嗎?」談威失笑。虧他還期待著鄭衡亞的答案呢。

  「可是很多人都沒有,而且你不耍大牌。」

  「這個嘛……我記得很久以前有個前輩說過,要是自認為大牌,就應該拿點風範出來,遲到或是刁難工作人員之類的,太難看了。」

  說得真好。鄭衡亞忍不住點頭,想起一件事時更讓他扯開嘴角笑了,語氣溫柔地說:

  「我還喜歡你對待粉絲的態度。就算有的很瘋狂,你也不會像別的明星一樣,既要他們狂熱支持、又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露出自以為了不起的樣子嘲笑他們。」

  「不喜歡的話,離開視線以後就可以不要想了,不需要那樣。」

  「嗯,我喜歡你這種態度。」

  談威這次真的開心地笑了,緊緊擁著鄭衡亞,親了親他的臉。

  這一夜,兩人捨不得睡地聊了許久,就如同那些開始熱戀的戀人般,什麼都可以拿出來講,即使是再無聊的事對方也會專心地聽著、什麼都想了解。

 

 

 

 



 

本文僅發表於BS2個板、PTT的BB-LOVE版及此網誌。

除此之外皆為無授權之盜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