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含BL劇情,不喜勿入。


 

 

 
 

.戀人之間總會問的

 

  「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你可不可以回答我?」

  下大雪的夜裡,吃飽飯刷完牙後,有點無聊的汪墨宇趴在桌上看沙杜斯編著預備用來棞綁獵物的皮繩,心裡突然冒出個疑問。

  「嗯?」

  「你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沙杜斯微怔,朝汪墨宇看了一眼,然後瞬間臉紅了。

  「欸欸,什麼時候?」汪墨宇更加感興趣地湊了過來。

  「唔,很久了。」

  這不是廢話嗎?汪墨宇斜睨了他一眼:「當然,不然難道是因為今天午飯我做滷肉給你吃所以才愛上我的?」

  沙杜斯語塞,頓時覺得臉好熱。要他開口形容那一瞬間的場面,感覺真不好意思。

  「到底是什麼時候?」汪墨宇愈湊愈近,整個要貼到他身上了。

  「那你呢?」沙杜斯往旁邊挪了一步,難得不敢讓他靠近。

  「我哦?不知道,想不起來了。」

  沙杜斯愣了一下,瞇了瞇那雙藍色眼睛,顯然不是很滿意這答案。

  「想不起來?」他拍乾淨手上的皮屑然後一把將汪墨宇拖進懷裡,大有要逼他想起來不可的架勢。

  「拜託,這才是最高境界好嗎,就是一直相處,等到哪天突然一回神,才發現你這個人我已經喜歡得不得了了!」

  汪墨宇面不改色地告白,沙杜斯的臉更紅了。

  這傢伙總在奇怪的地方純情……汪墨宇心想。

  「所以呢?你呢?老實告訴我嘛~」

  「……」

  沙杜斯的視線左閃右閃,就是不跟某人閃閃發亮的眼睛對上。最後汪墨宇伸手捧著他的臉,眼裡滿是好奇,又覺得他這樣害羞閃躲的模樣很有趣而津津有味地欣賞。

  沙杜斯乾脆抬手將他往獸皮地毯上一推,直接堵住嘴做別的事轉移注意力。

  「唔唔唔──」太卑鄙了!居然來撲倒這招!

  汪墨宇奮力掙扎,最後還是逃不過被吃乾抹淨的命運。

  不過就算被吃乾抹淨,在那之後回復力氣了還是可以發問的──

  「說嘛~到底有什麼好害羞的?」

  「我沒有害羞。」沙杜斯立刻否認。

  沒有嗎?

  汪墨宇臉上曖昧的表情讓自己被男人壓著強調「真的沒有害羞」、兼之再度「轉移話題」了一次。

  他明白了,原來他的男人在遇到這話題時就會變得特別純情、特別害羞,純情到連說都不好意思說,甚至會藉以撲倒他做不純情的事來逃避的地步。

  於是這變成了往後他拿來調戲自家男人的最好話題。

  而沙杜斯則想:打死他也不好意思說出口,當這個人在牛族部落裡落寞地笑說自己無家可歸時,他的心就被勾走了。

  從此目光只在這個人身上。





創作者介紹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