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為BL劇情,不喜勿入。


 

 

  才覺得高雄的冬天也很溫暖,隔天就迅速變冷了。

  阿軍顧不得一直穿著這件明亮鮮豔又蓬鬆的羽絨衣會為他招來多少目光,他推開玻璃門快速走進店裡,直到深深吸了好幾口溫暖的室內空氣後才捨得將外套脫下。

  「嗨,我上班了。」

  低聲向早班同事打招呼後,阿軍才發現吧台前坐著一個綠眼睛、混血臉孔的男人,是他在本店裡曾經帶過的後輩同事,正似笑非笑地望著他。

  新店開張後,原先一起工作的夥伴偶爾會抽空來這裡坐坐。每次見到老同事時亞青和阿軍都很開心,甚至懷念那種大家都很忙很累、但不用為營業額傷腦筋的日子。

  「唷,良仔!下班了?你們那裡今天忙嗎?」

  擁有混血臉孔的男人名叫陳盛良,骨子裡其實是個只會講中文的道地台灣人。阿軍開心地朝他點了點頭。

  「還好。那個外套……跟你一樣顯眼。」

  阿軍笑了,這話稱讚的究竟是他的外套還是他的外表?

  「這樣晚上騎車回家才安全啊,全身都穿暗的很危險。你坐,我先進去穿圍裙。」

  「等一下,這個先給你。」陳盛良從背包裡拿出一個包裝細緻的盒子:「駱航寄來指定要送你的新年禮物,提早到了,你可以跨年的時候再拆。」

  「噢,謝謝啦。我現在就要提早跨年哈哈。」阿軍笑著收下,轉身往後場走去。

  他本來想虧一下陳盛良:「你小情人送我的耶!」──可是亞青和大山就在一旁,雖然大家都是同事,但陳盛良和他們並不熟,阿軍心想別在他們面前聊到私事比較好。更何況陳盛良的情人同樣也是個男的。

  阿軍邊走邊拆包裝,進了休息室把手上拎著的東西都塞進置物櫃,讀起盒子裡手寫的小卡片,看著這份新年禮物扯開嘴角笑了笑,心裡真服了陳盛良的情人。

  那個年紀比他們小、還在讀書的年輕人,實在很會做人。

  阿軍和陳盛良不論在職場或私人交情都很好,目前暫時不能陪伴在男友身邊的駱航知道這點,於是在三人一起吃了頓飯、彼此碰面交談過後,駱航偶爾會透過陳盛良送些禮物給阿軍。

  今年駱航出國到歐洲讀書,從歐洲寄東西給陳盛良時甚至都沒忘了阿軍的那一份。

  駱航挑禮物的技巧很高明,質感好,但也不會太貴,有時只是去了哪裡所以順道帶回來的地方特產,讓人收禮物時在心理上不會造成負擔,也不會覺得對方在刻意討好,只覺得這樣很貼心,然後更樂意和對方交朋友。

  而且這些禮物全部都是透過陳盛良親手送來的,就算陳盛良什麼也沒準備,收禮物的人下意識裡還是會將他和送禮的那份心意連結在一起,會因此覺得溫暖,無意間也會多關心照顧陳盛良一些──這才是駱航的目的。

  阿軍很佩服駱航,不論是交際的手腕或是為喜歡的人所付出的心力,他都由衷佩服。至少阿軍自己就不曾為誰而做到這種程度。

  因此,阿軍決定暫時遺忘自己之所以曾擔心地陪著失魂落魄的陳盛良大醉一場,然後還得使盡吃奶的力氣把人從酒吧扛回家去,就是因為駱航先前對待陳盛良的態度反覆無常的緣故。

  反正這兩個瞎折騰的笨蛋後來也湊在一塊成為情侶了,只要駱航將來不再折磨他的好友,阿軍對這個人的印象會一直維持在不錯的程度上。當然,即使沒有禮物可收他也還是會關心自己的好友。

  將禮物收進置物櫃裡,阿軍開始著裝準備上班。

  繫好圍裙轉頭要拿名牌時,櫃子裡鮮黃色的羽絨衣讓他多看了一眼。

  這真的是……太顯眼了。當初到底在想什麼,竟會挑這種顏色結帳?

  阿軍笑了,但連自己都說不清這瞬間閃過心頭的是什麼滋味。

  買顏色鮮豔的外套,是前男友小伍說服他養成的習慣。

  阿軍喜歡穿暗色系的衣服,而且總是上晚班,每天騎車回家的時間都是深夜,小伍覺得這樣很不安全。就算阿軍會注意路況,深夜開車的人也未必會注意到穿得一身黑的他──於是小伍幫阿軍買了一件紅色外套,叮囑他晚上騎車時記得穿著。

  這說法很合理,從此阿軍買外套時總會挑顏色搶眼的買。

  即使和小伍已經分手一年多,這個習慣也沒有隨著小伍離去而改變。

  阿軍自認不是多麼專情的人,他談過幾段極為短暫的戀愛,時間都不超過三個月,還有更多是連戀愛關係都稱不上的一夜情,他不會對已經揮手道別的人有所留戀……

  但他最近卻偶爾會想起小伍。

  那是他交往最久的對象,他們在一起的時間長達半年──是的,那已經是阿軍和同一個人交往最長久的紀錄了。

  他想起小伍讓他養成的習慣,想起他們就是在這樣的冬天裡在一起的,然後因此覺得有點寂寞……

  也許是因為季節的關係吧。阿軍心想,寒冷的時候總是會想找個人抱著。

  當看到身邊的朋友大多正談著戀愛、而他現在卻沒有固定交往的對象時,總覺得特別地冷。

  好想找個人一起渡過冬天……

  「啪。」

  整理好服裝儀容,關掉休息室的燈,戴上沒有度數的膠框眼鏡,阿軍走向前台,將剛才一閃而過的莫名思緒甩進昏暗的員工休息室裡。

 

    ◇

 

  阿軍走出休息室時,坐在吧台邊的陳盛良正和亞青低聲交談。

  他對陳盛良點個頭打招呼,先讀了一下電腦螢幕上不短但也不長的銷售明細,然後走近陳盛良坐著的吧台邊。

  亞青和陳盛良正在討論「老家」和「新家」裡的客群,並且比較其中的差別。

  雖然老闆名下這兩間咖啡店的店名和風格都不相同,但大家原本都在同一間店裡工作,所以他們私底下還是習慣戲稱原先規模較大、生意極好的店是「老家」,老闆後來從老家裡調人出來開設的則是「新家」。

  阿軍一邊翻閱今天的進貨單,一邊靜靜地聽著他們閒聊,偶爾才會開口插話。

  亞青對於客人的喜好非常敏銳,因此店裡的庫存一直控制得很好,行銷也推展得很順利,專注聽她說話沒有壞處。

  讓阿軍安靜旁觀的另一個理由是陳盛良。

  幾年前的陳盛良不會這麼輕鬆地和不熟的同事閒聊,甚至侃侃而談。

  他們因為工作而認識,阿軍當時是晚班的吧台組長,負責指導剛到職的陳盛良。

  「我只會講中文。」綠眼睛、長得一副外國人臉孔的陳盛良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阿軍印象深刻,他記得很清楚,陳盛良在剛接觸時有禮貌但是很冷淡,工作認真卻不熱情。阿軍暗自心想這個人從外表到內在都給人很強烈的距離感,不是那麼好親近。

  那時行事風格比較「隨心所欲」的阿軍和某個男服務生在休息室裡親吻,然後不小心擦槍走火、愈來愈親密的肢體接觸讓陳盛良撞個正著──

  男服務生渾然不覺,剛好面向門口的阿軍則是臉色驟變,而陳盛良卻只是挑了挑眉,默默退了出去,離開前不忘幫他們把門反鎖。

  阿軍當天立刻就找陳盛良談這件事。

  他並不以自己的性向為恥,但他同時也明白多數人對於同性戀會有什麼反應,他猜想看來並不像圈內人的陳盛良也許會覺得跟這樣的前輩工作,感覺不太好……

  沒想到陳盛良只是淡淡地表示他不在意,甚至說阿軍喜歡誰都和他沒有關係。

  阿軍覺得這個人很有趣,開始試著和他交朋友,不再只把他當同事看待。

  他們的個性幾乎完全相反,陳盛良一直都很淡漠、對很多事情都不太在乎,就算看著阿軍和那個什麼都不知情的男服務生迅速「和平分手」然後交了一個又一個的情人,他也是什麼都沒說。沒有規勸,更沒有嘲諷。

  還是阿軍自己忍不住好奇發問:「你沒什麼要對我說的?」──陳盛良才回他一句:「你是玩咖,懂的規矩應該比我多吧?」

  這到底是在誇他,損他,還是在關心並且暗示他要注意安全?

  阿軍心想,這個人真是冷淡無趣得太有意思了。

  直到陳盛良認識了駱航,他開始有了轉變。談戀愛後更是明顯。

  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阿軍暗自感到不可思議,並且連自己都搞不清楚是因為陳盛良談戀愛的對象居然也是同性而吃驚、還是因為他的改變而驚訝?

  唯一肯定的是,這樣默默觀察好友的改變還挺有趣的。

  和亞青的討論告個段落,陳盛良轉頭問阿軍:「你下下禮拜要上管理課嗎?」

  他們的老闆會定期為員工付費報名進修課程,主題從咖啡茶飲到管理課程都有,只要是正職的員工一定得參加,但可以自己挑選想參與的開班時段。

  「管理?沒有。」阿軍搖頭:「這邊和老家不一樣啦,現在整間店我只有兩個工讀生可以管。亞青和我要上的是行銷方面的課程。」

  陳盛良想了想,點頭表示明白了。

  以前還在同一家店時,陳盛良總喜歡找阿軍一起上這種老闆要求的進修課程。

  擁有綠眼珠、混血面孔的陳盛良太引人注目,長相俊美的阿軍能幫他分散講師的注意力,以免講師在上課時老愛點名要陳盛良回答問題,甚至因為他的混血外表就稱讚他中文說得真好。

  「還有誰會和你一起去上課?」阿軍問道。

  「只有小冠和蓓蓓。」陳盛良面露沉痛。這堂逃不了的課他實在沒什麼興趣,人數太少,他的長相又太醒目,這下子在講師面前連打呵欠都要小心翼翼了。

  「放心,小冠會罩你。哥哥我可以安心放下你了。」阿軍伸手拍拍陳盛良的肩膀。

  「他是好人,但是我不能沒有你,不要走~」

  「還不能沒有你咧,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演了?」阿軍失笑。

  「帥哥,真的不能沒有你。」陳盛良一臉認真。

  阿軍長得好看,尤其是那雙深邃的眼睛極度會放電,即使擁有異國臉孔的陳盛良站在他身旁,大部份的目光都還是集中在阿軍身上。和阿軍在一起時,陳盛良比較沒有那麼引人注目。

  「沒辦法,我有新歡了,不能和你在一起。」阿軍開始演了起來。

  「長得帥的人果然都很薄情。我也要去開發新歡。」陳盛良繼續面露沉痛。

  向來很能讓別人翻白眼的阿軍先撐不下去,忍不住笑了出來。

  陳盛良以前不會這樣開玩笑,甚至不會開口稱讚阿軍的外套很顯眼,這是他和目前的情人在一起後才有的改變。

  阿軍很好奇,真的會因為遇到一個人就有這麼大的變化?

  本想虧說「還新歡咧,你不是已經有真愛了嗎?」但阿軍還是笑著換了別的話題,沒在其他同事面前提到這種私事。

  過了一會兒,大山打卡下班,陳盛良接著道再見離開,沒多久店裡唯一的客人也結帳走了。

  亞青坐在吧台邊整理單據,阿軍則開始調製晚班要用的鬆餅糊。

  沒有客人時,亞青總會有些焦躁,她藉由和阿軍閒聊來驅散那股情緒:

  「阿良之前有來過?」

  「有啊,只是剛好妳上班時都沒遇到。」

  「他也是待很久的員工了,不過我和他不熟。」

  「放心,妳不寂寞,沒幾個人跟他熟。」明白亞青的習性,阿軍一邊做著手上的工作一邊笑著陪她說話:「他看起來不是很好接近,其實人不錯。」

  「我不知道你和他感情那麼好,看來我要多關心員工。」亞青打趣說道。

  「唉唷,我跟妳感情也很好啊,不要吃醋嘛店長大人~」

  阿軍拋了個媚眼,亞青直打哆嗦:「你這個小妖精──噢不,我不該說這種台詞的,沒噁心到你我自己就先不行了!」

  「功力太淺,還需修煉。」阿軍一臉恨鐵不成鋼。

  「神哪,來道天雷吧……」亞青望向窗外灰濛濛的天空。

  「不要這麼想不開。」

  「幫你申請的!」

  「哈哈哈──」

  阿軍在沒有客人的店裡大笑,爽朗的笑聲果然讓店長大人的焦躁少了一些。

 

 

 

創作者介紹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