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他做了一個夢。

  夢裡是溫暖的夏天海邊。太陽很大,曬在身上熱辣辣的。

  他右手摟著一個人,左手拎著一瓶啤酒,很嗨地高唱「每當夏天我要去海邊」!

  陽光,沙灘,冰啤酒,懷裡有個美少年……人生最暢快的一刻不過如此。

  美少年在下一秒卻轉身不見了。

  金色陽光也跟著隱去,周圍變得好冷。

  寂寞感像瘋狗浪般襲來,他被捲進令人窒息的漩渦裡,慌得不知所措。

  然後自保的本能啟動,讓他驚覺這是夢。因為照常理來說,好好的一個人才不可能在眨眼間消失。

  他瞬間從夢中醒來。

  陸奕軍抹了抹臉,深吸了好幾口氣,想壓下胸口那股莫名的驚悸。

  他剛和看得順眼的男人過了一段很不錯的時光,回到家實在不該做這種夢才對。

  摸了摸四周,才發現棉被都被自己踢到床下,難怪做了個空虛寂寞冷的惡夢。

  「靠!」

  陸奕軍起身抓起棉被抖了抖,拎回床上蓋著繼續睡覺。

  迷迷糊糊間,他突然想起了前男友小伍的臉。和夢裡的美少年一模一樣。

  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吧?他恍惚地想。

  同樣的好看,同樣的溫順討喜,同樣突然默默離他而去。

  前年夏天,小伍大學畢業後返鄉,接著就沒再主動找過阿軍。那個暑假,陸奕軍看著好友終於追到喜歡的人,陷入比天氣更灼人的熱戀,他自己則莫名其妙地恢復單身。

  他皺眉,閉緊雙眼捲著棉被翻了個身,把自己裹得更緊。

  剛才因為想到什麼才驚醒?照常理來說?

  陸奕軍把頭埋進被窩裡,心想有時候,現實生活比夢境更沒有邏輯可循。

  還常理咧……照常理判斷,他根本不明白小伍為什麼和他分手!

  那年暑假,阿軍原本計畫要帶小伍去墾丁玩幾天,可小伍打從畢業搬東西回老家後就沒再來過高雄,兩人也沒再碰面。

  雖然不到完全切斷連繫的地步,但連一聲道別也沒有,偶爾在MSN上見到彼此的帳號是亮著時,也沒再打過招呼。

  沒有爭吵,不是因為劈腿而分手,沒有給彼此留下惡劣的印象。但……卻也不知為什麼就分開了。

  這算是被拋棄吧……

  陸奕軍用力捶了一下鬆軟的棉被。

  不管交往時是不是真的喜歡,被這樣拋棄的感覺都糟透了。

  天氣冷,做了不開心的夢驚醒,又想起不太美好的回憶……阿軍原本因林昆遠而溫暖起來的身體和愉悅的心情,迅速凍結。

 

    ◇

 

  「心情不好的話,衝出來的成品也會是苦澀的喔。」

  亞青偏頭看著正在試沖新豆的阿軍,後者頓了一下,也看了亞青一眼後繼續手上的動作。

  「生活,偶爾多體驗一種層次的滋味也不錯。」

  「憂鬱文青,昨天有休假耶還這麼消沉?」亞青挑眉問道。

  「這種憂鬱有讓我看起來更帥更有氣質嗎?」阿軍懶懶地反問。

  「嗯,不開口的話。」

  「切。」

  阿軍撇撇嘴,將沖好的咖啡倒一小杯放在亞青面前,再分小一杯給大山,最後一點留給自己。每回店裡進新豆時,他們都會各自試沖一點、交換品嚐,然後分享心得。

  亞青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後面無表情,阿軍立刻明白自己這壺的味道沖差了。他隨即喝了一口,然後一時之間也只能同樣面無表情地望著手上這杯咖啡……

  宏都拉斯的中焙豆子能衝出什麼層次都沒有的酸苦,這種功力也算一絕吧。

  明瞭亞青的個性,阿軍此時沒再嘻皮笑臉,立刻誠懇地說:「我保證等一下上班做出來的咖啡絕對不會這樣。讓我們為這些無辜犧牲的豆子默哀五秒鐘。」

  「阿門。」大山很配合。

  「這不是你平常的水準。你是怎麼了?」亞青關心地看著他。

  「沒有啊,專家說人在冬天容易憂鬱,我在趕流行。」

  阿軍半開玩笑地回道,然後把亞青和大山手上的咖啡杯收回來,倒掉裡頭沒喝完的咖啡,開始清洗吧檯上使用過的工具和杯子。

  知道他不想說,亞青也就不逼問了,隨即轉個話題開始小聲地討論上週的工作狀況,並且詢問阿軍和大山關於店內活動的想法。

  這是每週二的例行公事,店長亞青會儘量挑大家都不忙的時間開會,慣例檢討上週的工作、討論預定要做的計畫,每月中旬還會要求大家一起提出活動企劃。

  阿軍站在吧檯邊聽亞青說著話,表面平靜,內心其實就像外頭的天氣一樣陰沉。

  做了那個莫名其妙的夢後這兩天都睡不好,他不想一個人獨處卻不得不待在家裡。

  過年後阿軍準備要搬家,他得在過年前利用休假時間先準備好,這幾天只能窩在屋子裡整理。同時這段時間裡朋友們也都很難約,不是要大掃除就是忙著過年前兼差賺錢,很難找到人陪他喝酒打球。

  天氣冷,自己孤單一人,腦中又莫名開始浮現小伍的影像,心情更是加倍地差。

  陸奕軍對小伍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那個沒有道別就分離的夏天。

  他還記得小伍畢業要搬回家那天,他本來打算去幫忙,但小伍說:「我爸會開小發財來幫我搬回家,你不要特地請假來啦,而且……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跟我爸介紹你。」

  他那時想想也對,最後就沒去了。小伍離開時只說搬回家後不太方便,要阿軍別傳簡訊給他,以免被父母看到。

  接下來,小伍回家後便不再主動聯絡他。剛好阿軍那時在工作上突然被升職為吧檯組長,每天都非常忙碌,也沒有太把心思放在小伍身上,於是兩人有好長一段時間完全沒有聯絡。

  等到阿軍想找個人過夜,才想起自己是有男朋友的,但他打了幾次電話給小伍卻總是沒人接聽,那時他的心裡就有底了。

  直到某天,阿軍看到小伍那總是離線的MSN狀態寫著「登入國軍Online」,才知道小伍原來當兵去了。

  阿軍隨即明白,這個大男孩其實刻意把他隔離在某種範圍之外,他們已經不算是情侶了。

  後來,小伍退伍了,阿軍曾見到他的MSN帳號亮了幾次顯示在線,但他沒找小伍說話,小伍也從沒向他打招呼,他們彼此都沒有再交談。

  阿軍很平靜地接受了,畢竟一旦不再碰面,感情也早就淡了。

  小伍大概和他一樣,已經把他的MSN帳號從聯絡人列表裡刪除了吧。

  只是直到現在,阿軍都還是想不明白小伍為什麼那樣和他分手?又是什麼時候動了想分手的念頭?

  阿軍知道自己並不算是個好男友,他愛玩、桃花多、每次談戀愛總沒有計畫長久,但有糟到連一句道別都不值得給嗎?

  他交過許多男友,在短暫的交往後提過分手、也被提過,經驗豐富,但這是唯一一個連話都沒說就默默離開的。

  有些事情雖然已經過去,可無意間回想起來時,情緒反而比當時更加鮮明強烈。

  阿軍正好處於這種狀態,愈想心情愈不好,正低落時,抬頭剛好看見林昆遠拉開大門踏進店裡。

  白天的男人,依然是那端正斯文的溫和模樣,讓人看了心裡就莫名地舒服。

  門上的小風鈴發出叮鈴的清脆聲響,阿軍的心情也隨之明亮了些。

  亞青認得這個有一陣子沒上門的客人,她有些開心地暫停目前的討論,大山正想拿起MENU走近剛進門的客人,沒想到阿軍快他一步。

  阿軍的上班時間還沒到,他只是慣性提早來準備,這時不應由他接待客人。亞青看了他一眼,猜想他大概是和自己一樣開心吧,也沒在意,繼續待在吧檯前低聲地和大山交代一些事。

  阿軍揚起嘴角淺淺地對林昆遠微笑,讓後者的心臟瞬間多跳了幾下。

  年輕帥哥微笑的殺傷力真大……林昆遠鎮定地脫下翻領外套,心裡想道。

  「今天一樣坐窗邊嗎?」

  「嗯。」

  林昆遠挑了習慣的角落位子坐下,阿軍適時奉上水杯和菜單,輕聲說:

  「我們最近有進新豆,需要為您介紹嗎?還是您想先看一下菜單?」

  林昆遠頓了一下,想了想,說:「我想要味道濃厚一點,不要太酸的咖啡,你會推薦什麼?」

  阿軍流暢地介紹了好幾款咖啡豆和搭配的沖泡方法,待林昆遠點單後,他禮貌性地微笑,說句請稍等就離開了。

  林昆遠偏頭淡淡地看了他的背影一眼,拿出隨身帶著的書開始閱讀。

  原來真的能這麼若無其事,裝作他們不曾在別的地方碰過面的樣子。

  看來經驗很豐富,他得多學學。

  在投入書中世界前,林昆遠腦中如是想道。

  被評價的人渾然不知,在吧檯裡認真地煮一杯符合他平日手藝水準的美味咖啡。

  坐在咖啡香中,伴著一份帕尼尼三明治讀完了一本書,林昆遠又回覆常客身份,每隔一兩天就會來光顧。

 

 

 

 

創作者介紹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