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劇情,不喜勿入。

請勿自行複製轉載,謝謝。

 

 


 

 

 

  短暫的假期結束後,談威拍了型錄和幾個廣告,然後開始飛其它國家展開另一波宣傳行程與工作,期間還參與一些當地演出的試鏡。 

  因為鄭衡亞不會說英文、在海外時又對當地不熟沒辦法開車或跑腿,經紀公司另外在當地找助理陪同談威跑行程,於是談威出國時就沒有帶著他同行了。 

  這段這間,鄭衡亞也樂得去上WEMT(山野緊急救護技術員)的課程。 

  隔著時差的兩人,分開的時間有時長達數星期,有時相隔沒一周就因為談威要回台灣短暫工作幾天而又見面了。 

  談威在海外時每天都會傳電子郵件回來,電話則是他肯定鄭衡亞還醒著才會撥。 

  生活簡單的鄭衡亞沒有買電腦,他的個性也不可能接受饋贈,談威只好逼鄭衡亞收下暫時借給他的筆電,要他每天找地方上網收信。 

  信件的內容有時很短,鄭衡亞就知道談威這天很忙;有時談威還會有照片讓他知道自己今天去了哪裡、眼裡見到了什麼景色。 

  信件的結尾則是千篇一律的「我想你」,還有「好好照顧自己」。 

心中都會有股甜蜜感,讓他忍不住嘴角微揚。談威每隔二到三周才會親自在「梁承蔚」的官方部落格上更新一篇日記,可是他卻天天寫信給他…… 

  只要工作有空檔,談威就會儘量飛回台灣會情人。鄭衡亞心疼他工作忙碌,要他把搭飛機的時間拿去在當地好好休息比較實在。 

  「我見到你就是最好的休息。」 

  這句甜言蜜語讓鄭衡亞臉紅得不知該回什麼話才好,只能任由著談威了。 

  談威回台灣時,他們很珍惜在一起的短暫時間,要分開時,鄭衡亞那努力想掩飾捨不得他走的表情,讓談威見了既心疼卻又開心。 

  捨不得分離,就表示鄭衡亞在意他了。 

  可是,鄭衡亞得學習適應好多事情,談威的工作將來都得這樣飛來飛去,兩人相聚的時間既不固定又會被工作切割得零碎只是其中一件。 

  好不容易過了四個月後海外的宣傳與工作幾乎全都結束了,談威回到台灣時已經是春天了,比當初他們相遇的季節更晚了些。 

 

  鄭衡亞在談威的床上,笑著說他農曆過年和兄姊相聚時才發現他的小姪女、小外甥女都很喜歡談威呢,還跟他小時候一樣說了「長大要嫁給小蔚」的話,讓 

鄭衡亞的哥哥與姊夫當場立刻感受到寶貝女兒總有一天會被別的臭男人搶走的危機。 

  「哦?所以你是她們的情敵?」 

  「什、什麼情敵……」 

  亂沒正經的嬉鬧很快地結束在兩人緊密貼合的唇間。 

  談威回來了,和他在一起工作時,鄭衡亞就對時間變得很沒概念。 

  什麼時候起床、什麼時候回家睡覺都不是固定的,所以總覺得在不知不覺間一天一天就過去了。 

  轉眼間談威已經回到他身邊一個月了,又快到了母親節要請假去祭拜母親的時間。 

  當初談威撫著他的臉,像是嘆息般輕聲在他耳邊說道「要委屈你適應的事情還很多」──鄭衡亞現在深刻感受到了。 

  那時整個情緒都正值熱戀時談威就去海外工作了,他只要努力思念談威就行;現在他回來了,兩人不論是工作或私底下都相處在一起,鄭衡亞反而無所適從了。 

  他曾經對談威說會用平常的模樣來工作,可是一次又一次的……鄭衡亞發現原來他做不到。 

  工作的場合裡,有別於前一晚的溫柔相待,談威在別人面前用平常那副有禮卻漠然的樣子對待鄭衡亞時,鄭衡亞常常會楞住。

  而他對談威說話,總是忍不住含著股親暱、比對別人更多的關懷,然後在看到談威用眼神不著痕跡地提醒他以後才會驚醒過來。

  每當見到談威和美麗的女星或模特兒摟在一起拍照拍廣告時,鄭衡亞忍不住會想「俊男美女的畫面真好看」,然後心情就不由自主地莫名感到沮喪。

  他以為他能公私分明,沒想到卻不行。

  也許是當初信誓旦旦地聲明時的心境和現在的心情不同了吧。

  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給談威帶來麻煩。

  眼前的談威正在攝影師前擺著各種姿勢拍照,他在一群五官立體的烏克蘭美女簇擁下依然突出耀眼,更加散發著東方的神秘魅惑感,讓人見了想膜拜、想染指……

  但鄭衡亞倒是沒心情欣賞了,跟華哥點頭示意一下後就走向外頭的逃生梯去透氣。

  「唷,阿亞。」

  「翔哥、全哥,辛苦了。」

  「要來一根嗎?」與他打招呼的大哥正在抽著煙,見到他便禮貌性掏出煙盒地詢問。

  「謝謝。」鄭衡亞伸手抽出一根對方提供的大衛杜夫,心情不好時他就想抽煙。

  但想起談威說討厭煙味,也曾經答應過他在工作時不抽煙,鄭衡亞只得忍下,搖手向遞來打火機的大哥示意不用點火,他只想將煙管含在嘴裡就好。

  「喔,對哦,小蔚是拒煙大使。」兩位大哥笑了笑,收回手中的打火機。

  雖不中亦不遠矣,反正都是為了談威。

  鄭衡亞扯了扯嘴角笑笑。和他們閒聊了些事後他們就相繼回去工作了,鄭衡亞蹲坐在樓梯上,忘了計算時間流過了多少,直到想起談威說不定已經結束拍攝而急忙站起身時,正好見談威迎面走來。

  「呃……拍完了?」

  「沒,休息一下。」談威的視線往鄭衡亞手裡夾著的煙看了看,再看著他說:

  「沒打火機嗎?」

  鄭衡亞覺得有些尷尬,將香煙在指間折成兩半,說:「不是,我本來就沒有要點。」

  談威望著他,因為談威背對著逃生門出口,所以那眼神只有坐在裡頭的鄭衡亞看得到。

  那不是責難的眼神,談威一點都不在乎鄭衡亞曾答應過不在工作時抽煙的事、也沒有對逃生梯裡的煙味皺眉。

  談威的眼神裡充滿關心,似乎是在問沒有煙癮的鄭衡亞為何又開始找煙抽了?

  他剛剛是問有沒有打火機,如果鄭衡亞回答沒有,談威大概也會去為他借一個來吧?而不是像之前那樣立刻要求他不要抽煙。

  鄭衡亞低下頭,複雜的情緒翻湧而上。他知道談威關心他,也為談威前後雙重標準的對待感到有些甜蜜,但一想到談威轉身後,原本眼裡對他顯而易見的關愛在眾人面前時通通都會隱藏在淡漠底下……鄭衡亞的心情實在很不好。

  「有要吃什麼嗎?還是需要我去買什麼?」

  鄭衡亞抬起頭時已是笑臉,他也戴了張面具,邊說著邊往門口走去。

  「不用,我只是出來上廁所。」談威的聲音聽來像是嘆息。

 

    ◎

 

  晚上載著談威回家時,一路上兩人都很沉默。

  到了停車場將車停好下車後,談威開口說:「上來坐坐吧?」

  「我累了,想回家。」

  「放你回去,你會自己胡思亂想。」

  「…………」

  「上來,告訴我你怎麼了?」

  「不要。我偶爾也是有想自己靜一靜的時候。」

  談威嘆了口氣,伸手抓著他的手臂。

  「鄭衡亞,相不相信我敢在這裡和你拉拉扯扯甚至親你的嘴?」

  算他狠!鄭衡亞聞言心頭一驚,反射性地抬頭望向頂上的監視器,不敢賭談威說到做到的可能性,只好隨他上樓了。

  進了屋裡,談威卻不立刻逼鄭衡亞說話,只是為他倒了杯水後問:「餓了嗎?你晚上沒吃多少,要再吃一點嗎?」

  「不用……你怎麼這麼喜歡要我吃東西?」

  「我們作息不太正常,唯一可以控制的就是三餐要定時不是嗎?」

  所以談威才總是時間到了就要餵他吃東西?鄭衡亞低下頭覺得臉頰一片發熱。

  「明天早上六點半要出門,你晚上睡這吧?」談威伸手撫著他的臉,為手指下的熱度感到滿意。

  「……我想回家。」

  「阿亞,過來。」拉著鄭衡亞往沙發坐下,談威從背後親暱地環著他,將手指插入他的髮間輕柔地撫摸,讓他的心情好了些。

  「母親節要到了,放你三天假夠嗎?」

  鄭衡亞一楞,低下頭咬著唇。他說過的事,談威都放在心上……

  「上次說了……我請兩天假就好了。」

  「你可以多休息一天再工作。」

  他默不作聲,談威有些困惑,溫柔地摸著他的頭說:

  「怎麼了?還有其它煩惱的事?」

  難道談威以為他心情低落是因為母親節逼近的關係?就像去年那樣?

  鄭衡亞又是一楞,但也明白自己有些無理取鬧,他不說,談威怎麼知道?

  深深地吐了一口氣,他刻意淡淡地說:「沒什麼啦。我只是有點……適應不良吧。」

  「怎麼說?」

  鄭衡亞本來想繼續用沒什麼大不了的口氣答話,但身後的談威收緊了環在他胸前的手,感覺似乎有些緊張。鄭衡亞忍不住脫口說:

  「為什麼你可以分得那麼清楚?」

  「嗯?」

  談威楞了幾秒後,才會意到鄭衡亞指的是什麼。將他整個人摟進懷裡緊緊擁著,談威用一種親密的姿態將下巴靠在鄭衡亞的肩上說道:

  「你在氣我工作時對你太冷淡?因為──」

  「不是!我氣我自己遲早會給你麻煩。」

  「怎麼會?你在想什麼?」談威輕敲了敲他的額頭,似乎有些傷腦筋的苦笑了。

  「我沒有辦法像你分得那麼清楚,我做不到我曾經跟你保證過的事……」

  鄭衡亞低著頭情緒有些低落,但談威卻因為這番話而開心了起來。

  「你討厭我和那些女星摟摟抱抱?」

  「沒有啊,俊男美女的很好看啊。」嘴硬。

  「你不喜歡我在外面不能對你很好?」

  「……在外面本來就該收斂一點。」

  「你會因為我而感到焦躁嗎?」

  鄭衡亞這才發現談威這個心機鬼在誘導他說出一些事,他咬了咬唇,退卻了,默不作聲。

  見他不說話,談威親了親他的臉繼續自說自話:

  「阿亞,你會嗎?我會。你盯著那些男模看時我會很火大,你和小南講話有說有笑時我會很嫉妒,你在我去新加坡拍戲的時候和阿強約去太魯閣玩,我會忍

不住覺得我的情敵根本就是整個東台灣。」

  「哪、哪那麼誇張……」鄭衡亞漲紅了臉。

  「就是有。告訴我,你會嗎?」

  談威在他耳邊這麼說著,低沉魅惑又輕柔的嗓音讓鄭衡亞微微發顫,忍不住放鬆了自己靠在談威的懷裡。

  從身後抱住鄭衡亞的人開始在他嘴角淺淺地啄吻著,勾引他轉頭撲向他;但當鄭衡亞難耐地轉身將手環上對方的肩頭時,談威卻躲開了,只願抱著鄭衡亞、

輕輕吮吻著他敏感的耳邊與頸側……

  「你、你不要這樣色誘我……」鄭衡亞的呼吸變沉了,看似有些生氣,實則是害羞。

  「那你就不要上勾啊。」談威壞壞地笑了,眉眼間流露出一股讓人無法抗拒的魅惑。

  「你──」被那樣的笑容擊沉了理智,鄭衡亞撲向談威,將他按在沙發靠背上瘋狂親吻。

  談威被動地張嘴與鄭衡亞的舌頭交纏,感受到對方的渴求而愉快地瞇了瞇眼,伸出手捧著鄭衡亞的頭細細地撫著他的臉及敏感的頸側。

  直到鄭衡亞因呼吸不順而結束了這個吻,半跪著跨坐在談威身上,抹了抹濕潤的嘴唇喘息著、雙眼有些迷濛地望著談威……

  這副模樣讓談威的眼神忍不住深沉了些,但顧慮到明天的工作,只能忍痛在鄭衡亞的唇上輕啄幾口平復一下緩緩上升的慾念。

 

  「如果…如果……我說一開始的確是被你色誘上的,你會不會生氣?」鄭衡亞突然這麼問道。

  「不會,因為我早就發現我只能靠美色誘惑你了。而且我還知道你很寂寞,所以就算你只想找個人陪,我也是心甘情願的。」

  見鄭衡亞臉色漲紅、似乎很難為情,談威溫柔地親吻了一下他的臉,補充說道:

  「怎麼喜歡上的不是重點吧,重點是會不會走得長久?我在這圈子裡其實也累了,不想隨便找個人玩玩而已。阿亞,我喜歡你、想跟你在一起,當然會想辦

法保護我們的關係,如果我在外頭對你太冷淡希望你不要生氣,回來我會加倍寵你。不過你的樣子並沒有哪裡不對,別再想了。」

  鄭衡亞聽了這番話只是低頭咬著唇,看似懊惱,實則內心因此翻騰不已。

  為什麼談威說的每一句甜言蜜語都這麼地讓他意亂情迷?

  「你真的……太會說話了。」

  「阿亞,我說的是實話,也沒有誇大其詞。」

  「……我知道。」沒想到鄭衡亞喃喃地說:「你說過你不會騙我的,我沒有忘記。」

  鄭衡亞說談威很會講話,但談威覺得他自己才是。

  不是刻意雕琢的話語卻每一句都能左右談威的情緒。剛才談威原本還有些受傷,但沒想到接下來的這句話卻讓他覺得好甜。

  談威撫上鄭衡亞熱紅的臉,狠狠地給了他一個熱辣辣的吻。

  啃咬著他方才吐出平淡但實則甜蜜話語的嘴唇,纏著他濕熱的舌舔吮著……

談威讓鄭衡亞在他懷裡被濃烈的親吻給刺激得吸呼大亂,最後只能靠著他急促地喘息。

  「不過,我真的覺得很挫折就是了。我在色誘你之前可是拚命把自己表現得很好、想讓你愛上我的。」沒想到不敵一桶「深水炸彈」把他灌醉後好辦啊。

  「唔──」鄭衡亞低了頭,喘著氣努力地解釋:「那是因為……你就像月亮一樣啊。」

  「什麼比喻?」

  「想要撈月亮的人下場都很慘。」

  談威失笑,伸手將半跪著靠在自己身上的鄭衡亞從腰部摟緊了些,兩人親密地貼著,感受著彼此身上的熱度和蠢蠢欲動的情慾。

  「你對我誤會很深哦。」

  「才、才沒有。」

  「哦?那你說說看,你本來覺得我是怎麼樣的人?」

  「你……你很冷淡。」

  「我對你不冷淡啊。」

  「一開始的時候是啊。」

  「好好,是我不對,對不起。」談威認敗,笑著在鄭衡亞臉上親了一下。

  「你……你……」鄭衡亞嚅囁了許久,還是說不出下一句,談威只是笑著望著他,像是在等待,又似乎只單純欣賞他這副模樣。

  「談威……」鄭衡亞輕輕唸了他的名,突然伸手向後抓了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

  「我在這。」順著鄭衡亞的意思,談威抽出一隻手來到兩人面前與他親密交握。

  「我喜歡你。怎麼辦……」

  談威楞住了,沒料到鄭衡亞會如此乾脆卻又看來苦惱地直說了他夢寐以求的話,於是久久無法反應。

  「你說說看啊,怎麼辦?」將臉埋在他肩上,鄭衡亞不想讓他看到自己這樣的表情。

  投懷送抱的撒嬌讓談威終於清醒了過來,手指忍不住微微顫抖地緊握著他。

  「怎麼辦哪──」湧上的喜悅快將他淹沒,連聲音都是微顫的,談威扯開嘴角笑著說:

  「我也不知道,你想要我怎麼辦?我只知道現在我們兩情相悅,真是太好了。」

  在外頭能對著廠商和粉絲們笑容滿面地說著好聽公關話的人,現在卻沒辦法說好聽話哄他了?

  鄭衡亞緩緩轉過頭,露出一半的臉望著談威。那臉頰漲紅、眼珠透著茫然與鼓足了勇氣後才脫口而出的害羞模樣,讓談威托起他的下巴、側過頭在他嘴唇上落了個親吻。

  鄭衡亞的眼神轉為晶亮,撐起上身用手指輕觸談威的臉,看著對方因為喜悅而微微潮紅的臉頰,似乎有些覺得新奇。

  「你會臉紅耶。」

  「我也是會緊張的好嗎?」談威露出拿他沒辦法的表情無奈地笑了笑。

  「我讓你緊張嗎?」

  談威扯開嘴角笑了,深邃的棕色雙眸溫柔望著眼前跨在自己身上的鄭衡亞,讓他心臟不受控制地狂跳。

  「不只緊張,大概該有的情緒我都體會過了吧。像是好奇,生氣,嫉妒,無力感,覺得溫暖、安心……」

  鄭衡亞捧著談威的臉,張開大姆指輕輕地摩娑著;多少人想撫摸的俊美臉龐現在在他手上,表情溫柔的望著他……

  不過,鄭衡亞也知道這張臉在他身邊時,流露出來的也不是螢光幕前那副萬人迷的模樣,他這種莫名的虛榮感對談威來說倒是有些不公平就是了。

  「我好像還沒有體會過無力感。」

  「我並不想讓你體會。」

  談威失笑,那溫柔又拿他沒辦法的表情讓鄭衡亞看了臉紅。他大概可以想像談威接下來大概會說愛一個人應該就要讓他覺得幸福之類的話吧。

  這個人背了太多劇本,有時講話也會不自覺地說出艱澀的詞句,或似乎只有偶像劇裡才會出現的、讓人聽了會害羞的甜言蜜語。

  鄭衡亞有時會覺得很不真實,不過倒不會像其他和演員在交往的人一樣,會忍不住質疑對方對他的情意是否也是在演戲。

  鄭衡亞垂下視線,想掩飾表白過後的害羞與緊張,刻意淡淡說道:

  「一大早還要工作,睡覺吧。」

  「告白以後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要上我的床?」

  談威很惡劣的居然在這時候逗弄他。

  「衝著你這句話,我今晚睡沙發。」鄭衡亞睨了他一眼,耳根卻忍不住泛紅。

  「啊,沙發上我們的回憶也不少呢。」

  「談威──」這樣下去他只剩餐桌可以睡了,鄭衡亞不客氣地咬了談威湊過來想親吻的嘴唇。

  「你要逼我睡餐桌是吧?」

  談威楞了一下,隨即露出別有用意的笑容說:

  「餐桌啊……有時間可以試試哦。」

  「談威!」

  把他逗弄到臉頰漲紅的人,笑著摟著他獻上自己的嘴唇供他啃咬出氣,然後再給他深長又甜蜜的親吻……

  最後,只有甜蜜的喘息迴繞在緊緊相擁的兩人間。

  不管是苦惱於自己無法公私分明的鄭衡亞,或在外人面前刻意顯得淡漠、回家後卻對戀人加倍撒嬌疼愛的談威──

 

  一覺醒來之後,工作與愛情都還請對方多多指教。

 

                              ─完─

 

 


《月草》一文於2008/12月發行為個人誌,已完售。目前不考慮再刷,謝謝大家的支持

番外仍然在努力中>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kerknight1 的頭像
jokerknight1

長程初起

jokerknight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